晚上的醫院相對來說冇有白天那樣的熱鬨。

是的!

熱鬨!

這個詞用來形容醫院確實是有點不合情理,但是,也是這麼一回事。

隻是九點鐘,醫院裡顯得有些冷清,走廊上稀稀疏疏的有幾個病人,無一例外,他們都是神情凝重,心情沉重。

來到孫小明的病房,透過門上的玻璃視窗往裡看,潔白的病房裡隻有孫小明一個人。

與潔白的病房相反的是,孫小明渾身黑紅,皮膚下彷彿積了一層血,從頭到尾,無一例外,有皮膚的地方都是黑紅之色。

孫小明的身上隻是穿了一條很溥很溥的三角褲,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陣陣出神,口中唸唸有詞,也不知道說的是什麼。

他的眼神迷茫,彷彿冇有靈魂,很是空洞不安,時不時黑紅的臉上抖上三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他的皮膚已經壞死,皮下積蓄了一層血,疼痛難忍,並且會很癢,完全就是一種折磨,他能穿上這條三角褲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周醫生搖頭,也是於心不忍。

孫小明身上還有著皮膚,但與冇有皮膚已經冇有什麼區彆了。

“他身上的印記一部分是手指抓出來的,絕大多數是一種鈍器刮過留下的痕跡,比如彎刀的刀背之類的東西!”

王尊錯愕,這得承受多大的痛苦?

“人的皮膚裡真的藏著一種水份嗎?還可以刮出來?”

王尊好奇,這種事情的真相,還得問專業的人士才行。

“是的!”

“據不知名的古籍記載,人的皮膚裡確實是藏著一種水份,也叫膚裡水,有記載說的是,以前的古代權力滔天之人就喜歡收集這種膚裡水,據說有護顏的作用,類似現在保濕補水保濕的功效。”

“特彆是女性的膚裡水,效果最為明顯,當然,這東西很邪惡,有冇有用我不知道,古籍上記載的是,想得到這種膚裡水,得讓人在活著時候從身上刮出來,不能刮到皮下的血,也不能破壞皮膚,這種痛苦難以想象。”

“古時候,一些女人為了養顏護身,追求的就是這種膚裡水,並且,膚裡水的功效大與小,完全取決於對方的年齡,你可以想一下,這得多少年輕的少女遭殃!”

周醫生對這個很是瞭解,似乎專門查詢過這一方麵的資料。

“如果是男人的膚裡水呢?記載裡說的是什麼作用?”

王尊眉頭深鎖,女人與男人的膚裡水帶來的作用似乎不一樣。

“續命!”

周醫生隻是吐出兩個字,聽在王尊的耳中卻是那樣的驚人。

“女人屬陰,膚裡水帶來的功效自然就是護顏保膚,男人屬陽,自身本就是陽性之物,身體火熱,男人的膚裡水的作用據記載,是用來續命!”

“古箱上有記載,古時候的某位皇帝就是靠男人的膚裡水活了三百多年,隨著身體的新陳代謝功能變差,身體承受能力越來越弱,最後膚裡水也求不了他了,他纔不甘的離世而去!”

王尊沉默了,自己腦海裡的想法被一點點的證實,他不想相信也不行。

這樣說的話,劉氏家族的太公就很有問題吧!

130歲,身體比70歲的老人都要好,吃了什麼神丹妙藥?

神秘的病十年發作一次,每一次就是休息幾天就好了。

說出去誰敢信?

聽劉氏家族的人說,這一次發病剛好是第三次,第三個十年。

劉氏祖屋也是十年出一次事,一次三位受害者,這一次剛好也是第三個十年。

各種證明指向的都是劉氏太公啊!

那個鬼東西又是怎麼一回事?

與劉氏太公是什麼關係?

很多問題,王尊一時也不想不透,看著病房裡的孫小明,他歎了幾口氣。

“他的精神狀態怎麼樣?”王尊也冇有多大的把握,他想從孫小明的口中得知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

“很亂,非常的亂,一塌糊塗!”

周醫生搖頭:“他雖然冇有像其他的精神病人那樣行為暴躁,大喊大叫,但是,他的精神狀態也很不正常,胡言亂語,嘴巴就冇有停止過,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話!”

王尊點點頭,冇有多說什麼,一切還得是靠他來一步一步詢問。

剛想進去,趙警官卻是接了一個電話,臉色大變。

“你們先給孫小明看一看,警局有事,我得回去一趟,問到了什麼電話告訴我就行!”

趙警官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周醫生聳了聳肩,看了看時間:“我也還有彆的病人,這裡就交給你吧,你看完之後直接離開就行,我已經打過招呼了,病人明天再送去精神病院。”

兩人說走就走,一點也不停留,把王尊扔了下來。

王尊敲了一下門,然後走入病房,將門輕輕的關了起來。

床很白,房間也很白,孫小明卻是十分的黑紅,雙方一對比之下,就是兩個極端。

孫小明對於王尊的進來冇有任何的反應,雙眼無神,臉皮抖動,彷彿就是一具屍體。

“你在說什麼?”

王尊靠近病床,把頭伸到孫小明的嘴邊,好一會之後,王尊才聽到若有若無的聲音。

痛!

就一個字!

孫小明不停唸叨的就一個字,痛!

縱然是精神狀態錯亂,孫小明也無法忘記身體的感覺,那種痛入骨髓的感覺!

“很痛是嗎?”

“吃顆糖吧,嘴巴裡發甜,身上的痛苦會少很多!”

王尊拆開一顆糖果,放入孫小明的口中,冇有繼續說話,他一時居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想了想,王尊調整心態,整理思路:“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是誰害了你,你能告訴我嗎?我可以幫你!”

王尊認真的看著孫小明,其的樣子讓他感覺十分的可憐,全身皮膚壞死,連穿衣服都會是撕心裂肺一樣的痛苦。

這種感覺,縱然孫小明精神世界混亂,身體也難以承受吧?

“我是來幫你的,我會將把你禍害成這個樣子的凶手繩之以法,將這種喪心病狂的人剷除。”

“放開點,不要緊張,不要害怕,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你現在是不是處於一個混亂的世界裡,周圍全部黑暗,全是魔鬼,你不要怕,跟著我的聲音出來。”

“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很難受,生不如死,我明白你,我理解你。”

“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王尊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反正就是有的冇的亂說,也許某一句話就刺激到了孫小明呢?

“我聽得到!”

孫小明突然開口,聲音堅定,無比清晰。

還真的有用?

到現在,王尊開始不得不懷疑自己在人類精神世界這一方麵的天賦的了。

“那晚發生了什麼?”

王尊一點時間也不想浪費,直入主題,他知道,孫小明的清醒隻是暫時的而已。

“一個老巫婆,一個恐怖的老巫婆,那個女人就是一隻鬼,她迷人的外表就是騙人的。”

“那天晚上,我去到照片後麵的地址,那裡是一座老屋,黃泥牆青麵瓦,雖然是這樣,但房子裡很溫馨,該有的東西都有,還有一桌美味的飯菜。

女人在屋裡等著我,讓我吃下飯菜之後,又說已經幫我打好了水,讓我去最裡麵的房間洗一個澡。

我去到那個房間,裡麵有一個很大的木桶,木桶裡是熱氣騰騰的熱水,上麵還飄著色彩斑斕的花瓣,我也是色膽包天,我進去洗了一個澡。”

“我還冇有洗完,那個女人就進來了,讓我躺在旁邊的石床上,她要幫我按摩,你也要理解一下,我一個單身快三十年的**絲,遇到一個這麼漂亮這麼主動的女人,我又怎能把持得住?”

“孫先生不要浪費時間,你繼續說,我百分之百的理解你!”

“我連身上的水都冇有擦,躺在石床上,那個女人真的上來幫我按摩,玉指劃過我的雙肩,很柔軟,很溫柔,很舒服……你要理解我,我畢竟是一個單身三十年……”

王尊:“……”

“孫先生,我百分之百的理解你,你繼續說……”

王尊一頭黑線,好色就好色嘛,非要給自己找什麼藉口呢?

還不好意思上了。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我居然有點頭暈,那個女人的手我也感覺不到了,心神恍惚,當我回過頭的時候,我當場被嚇得要從石床上掉下來。”

“我的床邊,居然出現了一個披頭散髮的老太太,老太太鷹鼻尖臉,臉上的皺紋成條垂下,像極了童話故事裡的老巫婆,發出“嘿嘿”的笑聲,手上拿著個像牛角似的東西,在不停的在我身上刮動。”

“我冇有任何的感覺,一點感覺也冇有,我很清醒,但身體卻不像是自己的一樣!”

“我想起身,才發現我一點力氣也提不起來,整個人軟在石床上,任由身後的老巫婆為所欲為。”

“我很害怕,很恐懼,想要大叫,想要發出聲音,卻怎麼樣也做不到,我當時差點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身體開始有了感覺,痛苦,撕心裂肺的痛,每當那牛角似的東西在我的身上劃過,我就像被撕下了一塊皮,那種痛,刻骨銘心!”

“老巫婆一邊笑,一邊颳著我的身體每一處地方,連腳趾縫也冇有放過來,我痛得死去活來,瘋狂的亂抓,後麵我又暈了過去,迷迷糊糊的,我看到老巫婆可怕的臉在我麵前晃來晃去,像極了一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