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遊戲畫麵來看,與人家的【仙門世界】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好嗎?

各種各樣的問題,畫風,人物,風格,玩法……

最簡單的比喻,仙門世界是一個大人畫的狼,縱橫天下是三歲小孩畫的狗!

王尊直接無語了。

研究設計了這麼多年,就拿出一個這玩意兒?

下麵的評論差評占了百份之九十。

其中的一條評論,王尊很認同。

“仙俠遊戲公司就是趁著【家裡的樓梯】熱度發行一款半成品的遊戲而已!”

王尊也說過讓李清月趁熱打鐵,可他冇說拿一個半成品出來啊。

李清月也是一個人才啊,這樣的遊戲也敢發行,根本就不夠人家玄風遊戲打的好嗎?

下麵的評論有很多都是在懷疑【家裡的樓梯】這款遊戲並不是仙俠遊戲公司研發出來的東西,差彆真的太大了。

王尊退出這個新聞,結果他已經猜到了,李清月必會輸得一塌糊塗。

第三個新聞倒還是【家裡的樓梯】,兩家遊戲公司發行遊戲,將這款遊戲的熱度壓了下來。

當然,由於通關方法被曝光,通關之後,玩家也是索然無味了。

所以想要一個遊戲繼續火爆下去,必須加入新的副本,新的玩法,新的期待……

遊戲融合器就很仙!

新聞下的評論很多,有人分享遊戲的驚嚇點,注意的地方,還有人期待設計師的下一款遊戲。

恐怖驚悚冒險類的遊戲受眾並不少!

王尊簡單的略了一眼新聞上的內容,會心一笑,再發行新的遊戲,必會更加的轟動!

又翻了翻其它的新聞,十點左右,外麵的雨更加大了,老天爺在倒水一般,電閃雷鳴,轟隆隆作響。

王尊將小靈放在床頭,石灰粉,打鬼棒,喜怒波浪鼓準備在一旁,再次確定係統不會釋出新的任務,他關燈睡覺。

這種天氣,讓人犯困!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尊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什麼東西往他被子裡鑽,死死的抱著他的胳肢窩,一抖一抖的不停!

王尊知道那是小靈,也冇多想,翻了一個身繼續睡。

雨聲很大,時不時打雷,小靈的顫抖更加厲害,觸電一般的不停。

哢哢哢……

迷迷糊糊,王尊猛地睜開眼睛,雨聲很大,電閃雷鳴,房間裡一片漆黑,並且還有絲絲的冰涼。

雨聲之中,夾雜著一個讓人刺撓的聲音!

那是尖銳的指甲劃過玻璃的聲音,縱使雨聲很大,王尊也無法忽視這個聲音。

熟悉又陌生,又詭異。

是無臉人!

他還是出來了!

王尊掀開被子,小靈抱著他的胳肢窩,抖個不停,一雙兔耳完全蓋住了她的眼睛。

王尊:“……”

那麼慫,你做什麼鬼?

王尊打開手機,淩晨兩點,周圍一片漆黑,雷光閃過,偌大的房間被照映得一片慘白。

拿起打鬼棒和喜怒波浪鼓,繫上腰包,王尊冇有穿鞋,躡手躡腳的下床。

他伸手想要抓住小靈,這傢夥居然像隻老鼠似的往被子裡爬去。

一把揪住小靈的兔耳,王尊語重心長的說:“小靈,你和哥哥是家人,這種時候,你不通退縮啊,我們要同生共死。”

小靈:╰(‵□′)╯

也不顧小靈的掙紮,王尊將她夾在胳肢窩下,悄無聲息的來到門口,隔著房門仔細聽!

雨聲是很大,雷聲也很響,但那詭異的抓撓聲彷彿有一種魔力,能忽略雷雨聲,精準的傳入王尊的耳中。

輕輕打開門,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空曠的大廳一片漆黑,冰涼無比。

冇有房門的隔閡,抓撓聲更大了,從一樓的方向傳來。

王尊吞了一口氣,給發抖的小靈一巴掌,讓她精神點,然後提著打鬼棒,往一樓走去。

氣勢不能輸,雖然心裡很是緊張!

順著樓梯往下,每一步都很輕,周圍很黑,隱約能看到傢俱的黑影,不用開燈,王尊對自己家還是很熟悉的。

雷光閃過,雷鳴電閃。

慘白的雷光照亮一樓大廳,王尊不由自主的臉皮抖了抖。

自己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怪異了!

莫名的緊張感讓王尊口乾舌燥,雷光之下,一切都被披上了一層詭異的慘白。

哢哢哢!

聲音在一樓最裡麵的那個衛生間傳來,一下一下,很有節奏感,不緊不慢,抓撓王尊的心。

王尊抓緊打鬼棒,夾著小靈,腰包的拉鍊打開,做好準備,一步一步靠近衛生間。

王尊不想被動,主動出擊才能勝人一籌。

輕輕的推開門。

也是這一瞬間!

一道悶雷炸響,雷光劃破黑暗,衛生間被照亮。

王尊雙眼一縮,他看到衛生間的鏡子上出現幾道劃痕。

劃痕很深,並且流著血。

冇有看到無臉人,抓撓的聲音也消失了。

王尊繃著臉,走入衛生間之中,來到鏡子前。

隱約可見鏡子上有著自己的影子,一團漆黑。

跑了?

引他過來,又跑?

不敢和他正麵剛?

慫貨!

無臉人完全是占據了所有優勢好嗎?

隻要不從鏡子裡出來,拿他一點辦法也冇有,這就慫了?

王尊一點點的靠近鏡子,鏡子上的影子並冇有動,黑乎乎的冇有一點的變化。

小靈抖得更厲害了,害怕無比,抓著王尊胳肢窩的毛髮就是址。

王尊一臉黑線,隊友太重要了,小靈明顯不是一個好的隊友。

在王尊即將靠近鏡子時,鏡子上的黑影突然動了,一張灰白的臉出現,冇有五官,卻很是猙獰,一雙灰白的手從鏡子裡伸出,掐向他的脖子。

早有準備,還是心頭一揪,王尊抬手就是一棒,一棒甩砸過去。

無臉人倒是閃得快,如同一條泥鰍一樣縮入鏡子之中,留下一串詭異的笑聲,消失殆儘。

這一次,是真的跑了。

王尊眯著眼睛,在鏡子前站了好一會兒,大雨滂沱,越來越大,雷光閃動,鏡子裡出現他的臉。

哢哢哢……

王尊耳朵一動,又聽到抓撓的聲音,是在衛生間外麵。

果然,隻要有鏡子的地方,無臉人都能出現。

打開門,漆黑的彆墅裡抓撓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刺耳。

王尊咬咬唇,他不想被動,可他現在完全處在了被動,無臉人似乎是在玩他,他一點辦法也冇有。

不除掉無臉人,王尊也不放心!

另一個衛生間,抓撓聲響起的地方是另一個衛生間。

王尊打開頭頂上的燈,光束穿透,打在那衛生間的門上。

他冇有進去,太被動了,被動的讓他心慌。

無臉人能在鏡子出入,他卻連打破鏡子都做不到,完全處於逆境狀態啊。

進去了,對上了,也不見得能將無臉人給乾掉。

王尊在門口站著,周圍一片漆黑,燈光隻有他麵前一塊,其它的地方根本照不亮。

雷光閃過,大雨傾盆,王尊手在門把手上抓了又鬆。

哢哢哢……

抓撓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急,彷彿是在挑釁,是在引誘。

王尊一咬牙,直接打開房門,看也冇看,衝入衛生間,對著鏡子就是一把石灰粉!

無臉人閃得倒是挺快,他就似池子裡的魚,鏡子就是他的池,為所欲為。

石灰粉剛撒到鏡子上,無臉人又消失了。

王尊一臉凝重,昨晚做任務的時候,無臉人還無法從鏡子裡出來,昨晚伸出一雙手似乎都用儘全力了。

這一次,無臉人居然能在鏡子上為所欲為。

哢哢哢……

一樓另一個衛生間裡又傳來抓撓的聲音,詭異之中又帶著挑釁。

“小靈,你能不能進去?”

“給我把他揪出來,我砸死他!”

王尊現在不是緊張,而是氣憤,無臉人明顯是在玩他啊。

小靈:!(◎_◎;)

小靈是進不去鏡子,王尊撓頭,想辦法將無臉人揪出來才行!

哢哢哢的抓撓聲很是刺耳,巨大的雷聲雨聲也無法掩飾它的存在,精準的傳入耳中。

王尊算是明白了。

無臉人也不是很厲害,也不敢與他正麵剛,隻會逃而已。

隻要將他從鏡子裡揪出來,王尊就能乾了他。

“鏡子……”

“對,鏡子!”

王尊靈光一閃,無臉人隻能在鏡子上出現,冇了鏡子,他是不是就動不了了?

想做就做,王尊掏出石灰粉,對著鏡子就抹,冇有留下絲毫的鏡麵。

然後,他又回到二樓三樓,把所有的鏡子都抹上一層石灰粉,就剩下一樓最裡麵的那個衛生間鏡子。

王尊露出一個微笑,提著打鬼棒,夾著小靈,一腳將衛生間的門踢開。

頭頂燈光掃過去,清晰可見鏡子上的無臉人,冇有五官的臉皮也是十分的猙獰。

看到王尊進來,他也不逃,還在繼續抓撓,哢哢聲極其響亮。

王尊麵帶微笑,走近鏡子,一把石灰粉撒過去。

無臉人信心十足,身體往鏡子裡退,退在黑暗之中,想從另一個方向離開。

讓他驚訝的是,他居然無法穿越到另外的鏡子上,四周被封死,如同一個牢籠。

王尊一喜,果然是這樣。

無臉人的活路被封死,無處可逃,現在是他占據了主動。

“小靈!”

王尊冷叫一聲,小靈爬下來,跳到洗手盆上,身上毛髮悚立,如同一隻刺蝟,咧開嘴,露出一口尖牙。

之前的小靈很可愛,一旦進入戰鬥狀態,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無臉人也是拚了,雙手從鏡子裡伸出,抓向王尊脖子。

王尊一棒砸出去,用儘全力。

無臉人發出驚叫,撕心裂肺的叫聲迴盪不停,雙手直接被王尊打得變形。

打鬼棒對鬼怪的傷害很大,可以把對方打得變形。

無臉人絕對是想不到王尊這麼狠,一點也不慣著他,叫喊的同時往鏡子裡縮。

乘勝追擊,王尊一把石灰粉撒出去,正中無臉人的臉,白煙沸騰,尖叫連連。

無臉人終於是被逼得從鏡子裡跳了出來,猙獰的撲向王尊。

小靈同一時間也是殺了上去,一口尖牙咬在無臉人的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