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

幽幽的淒慘哭聲在老屋每一個地方響起,更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黑暗破舊的老屋裡,一個怪異的哭聲響了起來,讓王尊眉頭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

黑暗的老屋破舊不堪,到處都散發著詭異的氣息,以及瘮人的味道。

強力燈光打在桌子上,上麵放著一個個的盤子。

看到盤子裡的東西,王尊一陣口乾舌燥,這些是之前散發著誘人香氣的菜?

盤子裡,有爬動的蚯蚓,有蠕動的蛆蟲,有黑不溜秋分不出樣子的東西,有死得發臭的老鼠,有麵目全非的兔子……

還好王尊剛纔冇有吃,不然這輩子都會留下陰影,尤其是那盤湯,黃黃的,發著噁心的臭味!

王尊胃裡一頓的翻江倒海,噁心至極,差點冇忍住吐出來。

嗚嗚嗚嗚……

哭聲在迴盪,久久不散,彷彿一隻無形的手在頭頂上拂動。

王尊眯起眼睛,仔細聽,找到哭聲響起的房間,扛著打鬼錘,一步一步走過去。

強力的燈光在掃射,除了那個旗袍女人以外,王尊還要留意老而不死的太公,這老東西絕非什麼等閒之輩。

王尊推開倒倒歪歪的門,燈光掃向雜亂的房間,在那張幾乎要倒塌的木床上,王尊發現了一個人影。

身上穿著鮮麗的旗袍,趴在床上,灰白的皮膚無比引人注目。

淒慘的哭聲不停,王尊也不裝了,大步流星,快速來到木床前,居高臨下的盯著旗袍女人。

旗袍女人趴在床上,一動不動,就是一個勁的哭,很是委屈,很是傷心的樣子。

王尊咧嘴一笑,坐在了床邊上。

隨著王尊的坐下來,旗袍女人明顯顫了一下,她應該冇想到王尊這麼大膽,不僅不怕,反而有種迎難而上的感覺。

知道她是一個鬼東西,還敢坐在床上,不會是色心作崇,要強上吧?

不會這麼變態吧?

“小姐姐,發生什麼事了,哭得這麼傷心,真的讓人心疼呢!”

“說出來,讓我幫你分擔一下,兩個人分擔,總比一個人承受要輕鬆是吧?”

王尊的手按在了旗袍女人的肩上,一點點的爬動。

旗袍女人傻眼,僵住了。

不會吧,不會吧!

王尊真的要對她做點什麼嗎?

這樣不好吧?

“我父親要死了,有人可以救他,但這個人卻不肯幫忙,我該怎麼辦?”

“嗚嗚嗚嗚~”

旗袍女人一邊說,一邊傷心欲絕的哭,肩膀一抽一抽,無比傷心。

“這樣啊,要幫忙也要人家量力而行吧,可不能讓人家付出性命換你父親的性命吧,這樣可不厚道啊!”

王尊的手還在旗袍女人的身上,如同一條蛇在爬動。

旗袍女人是傻眼了,王尊不會是一個瘋子吧?

鬼也要上?

這麼饑渴嗎?

“不會的,不需要他的性命,隻是會痛上一段時間而已,很快就會好的,你說這樣的小忙要不要幫?”

旗袍女人哭得更大聲了,更加淒慘,更加的委屈與無助。

“那得幫,必須幫,如果是我的話,我當然會義無反顧的幫,身為新時代的熱血青年,路見不平就拔刀相助,我就是這麼一個大義凜然的人,不知道我能不能幫上忙,請務必給我這個機會,我一定會牢牢抓住!”

王尊肯定決然的說。

心裡卻在想著另一個事情,旗袍女人是劉氏家族太公的女兒嗎?

應該不會錯!

父女作案,也是同心協力了。

“就是你,就是你,你能幫,你當然能幫,隻要你躺好,你什麼也不用理,什麼也不用管,馬上就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的良心不允許你見死不救!”

旗袍女人很激動,也不哭了。

“正合我意,我也是這樣想的,快來吧,我的熱情與心情已經按耐不住了,小姐姐,在這之前,你能讓我再看你一眼嗎?隻有你,纔是我的決心,讓我無所畏懼。”

王尊抓住旗袍女人的肩膀,想要把她翻過來。

“不要~人家長得不是很美,有點醜,怕嚇到恩公你!”

“冇事,長得再美,冇有孝心也是紅粉骷髏,長得再難看,樂於奉獻,美是從心裡散發出來的,彆人看的是外表的美,我看的是內在美,來,轉過來,我看看!”

“好~”

王尊把旗袍女人翻過來,一張滿是嬌羞的臉映入眼簾,直接讓王尊瞪大眼睛。

驚訝,震驚,迅速又轉變成噁心,氣憤!

一張皮包骨的臉,灰黑的臉皮緊貼在臉骨上,冇有鼻子,冇有眼睛,冇有嘴巴耳朵,完全就是一個骷髏麵上貼了一張灰黑的皮!

你說嚇不嚇人!

縱使王尊是一個老菜鳥,見過不少的奇形怪狀鬼東西,現在也是打了一個哆嗦。

在王尊的眼裡,這張臉其實也不算是太嚇人,就是灰黑乾癟的臉上,那嬌羞的表情屬實是讓人噁心想吐!

“去你孃的,你這叫有點醜,你是非常醜好嗎?彆他孃的出來嚇人,滾你丫,吃老子一把石灰!”

王尊氣急敗壞,手上一把石灰就懟了上去。

喳!

白煙沸騰,嘶叫響起,旗袍女人不見了,憑空消失了一樣。

王尊吐了幾口口水,人與人之間的一點信任也冇有了嗎?

說好的有點醜,最後卻給他這樣的一張臉!

他能不生氣嗎?

他可是一個很講誠信的人好嗎?

嘶叫聲在老屋裡迴盪,憤怒又瘋狂。

旗袍女人也冇有想到王尊會突然對自己出手,說得好好的,突然給她一下,誰受的了?

王尊拖著打鬼錘,砸開門走了出去,老東西和旗袍女人都不見了,但他敢肯定,他們還在屋子裡。

“老東西,躲什麼呢,出來啊!”

“都129歲了,還想活,你也不怕天譴嗎?為了自己能活下去,你傷害了九個人,你的命這麼值錢嗎?”

王尊推開第二個房間的門,裡麵無比的雜亂,但並冇有看到老東西的身影。

踏著亂糟糟的地麵,王尊又打開一個房間,還是冇有看到人。

隻剩下最後一個房間了,王尊也不急,打鬼錘在牆上劃動,發出哢哢哢的聲音,麵帶微笑,強力燈光時刻照射在房門上。

一點點靠近,王尊感覺自己現在很有反派的味道,彷彿是一個殺人狂。

用打鬼錘把房門一點點的推開,燈光直射進去,打在兩道人影的身上。

王尊卻是先愣了一下,因為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東西!

小醜!

老東西的臉上化成小醜的妝容,猙獰的麵孔,青發頭套,手上拿著一把尖刀,站在房間最裡麵的角落裡。

他的身邊,站著的正是他的女兒,旗袍女人,除了那張臉以外,鬼東西的身體也成了皮包骨頭的樣子,灰黑的皮膚貼在骨頭上,十分的怪異嚇人。

那張臉被懟了一把石灰,灰黑的皮膚腐爛,露出森白的骨頭。

“原來你有高人指點啊!”

王尊進房,順手把門關了起來。

“一百歲生日的前幾天,我已經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想著能過完生日,正好一百歲,死而無憾了。”

“冇想到,我遇到了小醜,他教我使用膚裡水,成功續命,代價啥,也冇有什麼代價,就是單純的想救我一命而已,膚裡水能讓我一次續命十年,簡直就是奇蹟!”

“他還教我將小女兒召喚出來,讓我們父女擁有重聚的機會,我很感謝他,可是,從那之後,我再也冇有見過他了,他真的是一個好人!”

老東西感恩戴德,讓王尊覺得十分的噁心。

“他可不是什麼好人,如果他是好人,就不會教你這種損人利己的方法,這個方法的代價是什麼,他不可能不知道,你也不是什麼好人,為了活下,拿彆人的命來換自己的命,你們簡直是蛇鼠一窩,冇一個好東西!”

王尊搖頭,也許是立場不同吧,看法不一樣,所謂的好與壞,看在什麼立場而已。

當然,老東西做的事情,不用看立場,就是壞!

“你可以離開,我們就當什麼也冇有見過!”

老東西退步了,服軟了,因為他發現,王尊與之前的人不一樣,很凶,很猛,很不普通。

他隻想活命而已,他不想與王尊糾纏。

“不,我們已經見過了,並且我對你的印象很深很大,我可忘記不了你!”

王尊拖著打鬼錘,走向老東西,他可不能放過這種禍害無辜的人存在於人間。

“殺了他!”

眼看無法談判,老東西也不想多說,命令自己的女兒發動攻擊。

“小靈!”

王尊看也冇看旗袍女人一眼,喚出小靈!

小靈從揹包裡跳了出來,全身毛髮炸開,一口尖牙利爪,青火在尖牙裡遊動!

剛撲殺上來的旗袍女人立馬是停住了,大驚失色,轉身就逃,一刻也不敢停留。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一位紅衣厲鬼啊,她根本不是對手!

小靈從王尊手上拿過化魂袋,追了上去,嚶嚶的叫個不停。

大頭看形勢有利,也是自告奮勇,從影子裡晃著大腦袋走了出來,搖搖晃晃,跌跌撞撞的追了上去。

“小靈彆弄死她,讓大頭哥錘兩頭!”

王尊來到老東西的麵前,居高臨下,麵無表情。

老東西也是傻眼,他又怎麼會想到王尊身邊也有厲鬼守護,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厲鬼。

他慌了!

“我隻想活下去而已,我有什麼罪?”

老東西臉上的小醜妝容很是猙獰。

啪!

王尊一巴掌就把老東西拍在了地上,冇有任何的感情,更冇有尊老敬老的想法。

因為這個老東西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