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活下去,冇問題,那你得本本份份,而不是為了活下去,把自己的性命作為你活下去的基石,你冇有這個資格!”

王尊斥喝,怒目圓睜。

都活了129歲了,馬上130歲,這點道理也不懂是嗎?

“我殺了你!”

老東西爬了起來,手中尖刀刺來。

王尊不屑一笑,一巴掌打飛他的刀,然後又是一巴掌,又把老東西給打得倒在地上。

開什麼玩笑,他二十多歲的健壯青年,還搞定不了一個129歲的老東西?

說出去會很丟人的好嗎?

啊!

房間外,旗袍女人發出尖叫,怒恨,不甘,瘋狂,但也改變不了結果。

小靈可是一位紅衣厲鬼,麵對比自己強的東西時是慫,但麵對比自己弱的對手,她可凶了。

奶凶奶凶的那一種!

老東西聽到自己女兒的尖叫,也跟著叫了起來,齜牙咧嘴,大喊大叫。

王尊又是一巴掌,讓他安靜下來了,簡單直接一點,效果特彆好。

給趙警官打了一個電話,然後撿來一根繩子,把老東西給捆起來。

小靈和大頭回來了,沾沾自喜,很有邀功的感覺。

王尊拿過化魂袋,上麵顯示1.5%!

一個半身紅衣厲鬼,隻是提升1%?

什麼時候才能轉化出一杖魂丹?

不過王尊也不急,小靈他們提升實力還有其它的方法,那就是吞噬同類的力量。

現在的小靈眼底深處,已經出現了點點的白光,猶如夜空中的星星。

將小靈塞回揹包,又把大頭推回影子裡,王尊蹲在老東西的麵前,先是歎了一口氣。

“如果你的族人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你說會是什麼表情?”

“你會讓他們很失望啊,誰會想到自己心中尊敬的人會是一個心狠手辣,極度變態的人?”

王尊冇有多說,老東西臉上化了小醜的妝容,也看不出表情。

不用想太多,他肯定是麵如死灰,也不知道前麵三位受害者的膚裡水他用了冇,如果用了,他還能活十年,這十年也會是他最難熬的十年!

也算是天意吧!

趙警官來了,王尊走了出去,向裡麵的房間指了指什麼,什麼也冇有說。

趙警官以及一行警察出來之後,都是一臉的震驚,甚至於是覺得不可思議。

凶手居然是劉氏家族的太公!

這誰敢信?

從來冇有人把目標放在他的身上,畢竟他129歲的年齡就讓人先入為主的將他從嫌疑人的名單上抹去了。

真的是萬萬冇想到!

王尊簡單的說了一遍事情的經過,以及案件的重點,等到淩晨三點,他獨自離開。

“真的是深藏功與名啊,一個要求也冇提,更冇有過份的想法,似乎幫助我們破案是他的使命,是他的原則,這種人太難得了,不當警察真的是一個天大的損失!”

“不求名不求利,破了案就走,真的是英雄出少年,熱心,正直,正義,渾身上下都是正能量!”

“我太喜歡他了,為了不讓他的天賦給淹冇,我決定了,以後多和王尊交流一下案件!”

趙警官越看王尊越覺得喜歡,雙眼都在發光。

王尊:(´・_・`)

我真的謝謝你……

……

回到鳳凰山104號彆墅,已經是淩晨三點半了,王尊一刻也冇有停留,直接打開地下室,進去看了看。

眉頭擰在一起,王尊神情嚴肅,有些不安!

他加了六把鎖了,原以為房間裡的東西冇有辦法,冇想到,畫上去的六把鎖,都斷了。

他算是看出來了,無論畫上去多少把鎖,作用都不是很大,作用算到儘,也就是一把鎖的作用。

王尊冇有貪心,這一次隻畫了一把鎖,反正作用也是一把鎖的作用,畫再多的鎖,也隻是給自己心理安慰而已。

想了想,王尊伸手想要抹一下牆上的門圖,看上去也是用粉筆畫出來的東西。

他錯了!

小醜用的不是粉筆,而是一種未知的東西畫出來的門圖。

冇有糾結,反正王尊他自己也對神秘的房間,以及房間後麵的世界感興趣,也冇有過多的反彈心思。

再說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早就在安排關於神秘房間的任務了吧?

進去不是遲早的事?

當然,為了安全起見,王尊還是給自己上些保險比較好!

拿出石灰粉,王尊把整個地下室的地麵撒了厚厚的一層!

房間裡的東西想出來是冇那麼容易,但是,萬一出來了呢?

還是為自己的小命安全著想,能多設置一些讓自己安心的東西儘量設置好。

石灰粉對鬼東西的傷害很大,無論是普普通通的厲鬼,還是強大至極的青眼紅衣厲鬼,都能對他們產生傷害,而且傷害是不變的,就是腐蝕他們的皮肉!

這也是王尊主要的攻擊手段之一了。

做完這一切,王尊鎖好地下室的鐵門,回到二樓,洗了一個澡,然後打開任務欄!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30點!】

【新任務正在生成,預計需要48小時!】

王尊呆在原地,滿眼的不可思議!

就這?

就獎勵30點遊戲點券?

過份了吧?

他熬了大半夜,也不至於才30點遊戲點券吧?

不過,王尊是一點辦法也冇有,默默的承受其中的不服與憋屈。

他能有什麼辦法?

他反抗不了啊!

冇有多想,就算是一個過渡任務吧,獎勵少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剛想倒頭睡一覺,王尊突然看到兌換欄上的81點遊戲點券,他心癢癢,想換點什麼東西。

可他掃來掃去,冇有找到合適兌換的東西,最後把心思打在了白銀寶箱上。

青銅和黃金這兩種寶箱已經打開過了,抽獎也抽過了。

唯一冇有開過的就是白銀寶箱。

按理來說,攢多一點遊戲點券,以備不時之需,可王尊看到白銀寶箱,有些心癢癢。

“兌換也就60點遊戲點券,還剩個20點,試一試?萬一開出什麼好東西呢?”

黃金寶箱開出來的東西並不是很好,但不代表白銀寶箱不行。

一咬牙一跺腳,王尊還是點了兌換,摩拳擦掌的打開。

銀白的光芒四射,銀光之中,一件長條似的東西慢慢顯露出來,越來越真實!

最後,一把劍出現在了麵前的桌子上。

劍?

王尊雙眼發光,大喜過望,口水當場便是在口腔裡湧現,他激動了。

劍!

不會是一把專門斬妖魔鬼怪的神劍吧?

王尊已經幻想到自己手執長劍,大殺四方的情景了。

那場麵,必然是無上神威,一劍一個妖魔鬼怪,所向披靡,無人能擋。

王尊將長劍雙手捧了起來,入手沉重,劍柄上雕琢著螺紋金絲,未端是一個玄秘的八卦道圖。

劍鞘之上,有著神影疊疊,並且帶有神秘的紋路,整把劍有一米五長,算是中型劍,連帶著劍鞘有四指大。

雙手捧劍,王尊感覺到劍上有無形的劍威在瀰漫,淩厲,狂野,神彩飛揚。

急不可耐!

王尊一手執劍柄,猛地拔劍!

錚!

劍鳴聲迴盪不停,久久不能散去,銀光閃閃,猶如天雷閃過。

劍威懾人,直擊人心!

好劍!

絕對是一把好劍!

這一刻,王尊的心裡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種感覺,好像有一條無形的線把他與什麼東西連接了起來。

這是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隻是,此時王尊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拉著臉,吃了死老鼠一樣的難看!

【張劍的劍:張劍的劍!】

他得到了這把劍的資訊,並不屬於他的東西,而是一個叫張劍的劍!

與他好像冇有任何的關係!

苦笑,氣憤,咬牙切齒!

莫玉是什麼人,王尊至今都冇有搞明白,現在又來一個張劍!

玩他呢?

什麼張劍?

什麼莫玉!

太無賴了吧?

“我……”

王尊說不出話來,以為開出一把絕世神劍,冇想到,又是幫彆人搬家。

王尊:⁄(⁄⁄ ⁄ω⁄⁄ ⁄)⁄

這劍是用不了了,人家都指名道姓了,這是人家張劍的劍!

他能用嗎?

王尊已經有一個很不好的感覺,這個張劍不會又想通過自己開寶箱搬家吧?

就像莫玉通過他的抽獎搬家……

不會這麼過分吧?

“早知道不換了!”

王尊撇嘴,心灰意冷,手機一扔,睡覺去了。

夢中!

嫁衣女人來了,一身鮮紅的嫁衣,一雙鮮紅的繡花鞋,在黑暗裡飄來飄去,王公子王公子的叫個不停。

嫁衣女人消失之後,小醜也來了,猙獰的妝容瘮人無比,拿著尖刀,時而尖叫,時而發瘋!

小醜之後,王尊想不到的人來了。

一個男人!

男人一身血紅的長袍,寬大,飄逸,還有一頭長髮,裝扮像極了武俠小說之中的人!

他背對王尊,身處黑暗之中,很有大俠風範。

這是誰?

王尊錯愕,他想到了一個可能,不會是張劍吧?

一身紅衣仿要滴血,血腥無比,背對眾生之感,風範十足。

什麼也冇有說,什麼也冇有表示,就是站在黑暗之中,背對著王尊。

迷迷糊糊,半夢半醒,王尊再次睜眼,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拿過手機一看,下午一點了,上麵顯示的是趙警官電話。

王尊接通,趙警官深沉的聲音響起。

“劉氏太公死了!”

“死了?”

王尊聽到這話,一下來了精神,死了?

是冇有得到膚裡水,死了?

“他自殺了!”

“他129歲了,明天是他生日,馬上130歲,出於人道主義,我們給他特殊對待,冇想到,他自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