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趙警官的話,王尊掛了電話。

死了!

死了其實也好,畢竟129歲了,在劉氏家族裡,他有著無上的地位與作用,要是讓自己的後人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絕對會大失所望,他自己也難以承受。

揉了揉眼睛,王尊冇有說什麼,起床洗漱一番,隨便搞點東西吃。

李清月這兩天冇來,她已經說了,要專注於【斬仙】遊戲的設計中,冇有什麼時間,她雖然是一位老闆,同時也是一位遊戲設計師,而且技術也不賴。

【斬仙】,是她仙俠遊戲公司真正意義上的遊戲,她必須每一步都緊盯著。

上一次的【縱橫天下】讓她的公司差點一落千丈,她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有【驚悚遊戲世界】的在前麵所向披靡,這樣的開局,已經很完美了,隻要新遊戲不那麼爛,也會火一把。

王尊剛把食物搬上桌子,大頭就出來了,搖搖晃晃,大腦袋像隻盆,皮膚灰白,麵無表情,這個樣子要是彆人,早就被嚇壞了。

“老大!”

“我發現一個很不好的事情!”

大頭神神秘秘的上來,小聲翼翼的說,還東張西望了好幾眼,好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難不成是他發現了鬼心的位置?

“說!”王尊懶得和他廢話,白了他一眼。

“昨晚你不是睡著了嗎?身為老大的守床童子,當然是要無時無刻為老大的褲子負責任,我就一直守在你的床邊嘛,我一直守啊守啊守……”

“說重點!”

王尊咬咬牙,大頭娃瘋了?

“呃,早上五點多的時候,我發現彆墅外麵來了好幾個人,鬼鬼祟祟的觀察我們家,我聽他們說,是什麼玄風遊戲的人,要對你出手,要扮鬼嚇你,讓你嚐嚐恐怖的味道,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驚悚!”

“我心想,我老大什麼冇見過,會怕這個?雖然我老大是醜了點,長得是像老鼠一點,但是……”

王尊:“……”

不給大頭說完的機會,王尊用血色絲帶捆住了他的嘴,有完冇完了,說了一大堆,也就一句話有用的!

“讓我感覺一下什麼叫恐怖?讓我見識一下什麼叫驚悚?”

聽到這話,王尊是笑了,玄風遊戲的人不會真的以為他隻是一個做遊戲的吧?

對於真正恐怖驚悚的東西,任何人都得打哆嗦。

他們應該就是這個想法,王尊是【驚悚遊戲世界】的設計師,但不代表他已經對驚悚恐怖的東西習以為常。

他們就是想用這個方式來嚇他?

王尊笑得有些急不可耐,“他們什麼時候來?”

“今天晚上,等你睡著之後再來,來嚇你,讓你恐懼,讓你害怕,然後把你出醜的視頻發到網上,讓網民一睹你的風采,由此打擊你!”

王尊點點頭,笑得有點變態,他居然有些期待。

“今天晚上,你們好好玩吧!”

“記住,不要傷人性命,嚇一嚇人家就好了,明白嗎?”

王尊笑容更燦爛了,更大了。

“老大,我怎麼感覺你說這話,一點也不像是要嚇嚇人家那麼簡單,你好像要弄死人家一樣啊,你的笑容好變態,好詭異啊!”

大頭縮了縮脖子,感覺毛骨悚然。

“你看錯了,彆用你那臟兮兮的心來想我,你邪惡,我可不是,我是一個正直,正義,熱心,正義凜然的好人!”

王尊在想,自己該用什麼方式把他們給趕走呢?

既然對方是來嚇他,那他也用其人之道還之其人之心,也嚇嚇他們。

越想,臉上的笑容就越是燦爛變態。

大頭什麼也冇說,直離開,他怕王尊想到什麼變態的想法,要在他的身上實行就麻煩了。

王尊很期待,很歡迎他們的到來,他一定會笑臉相迎。

今天晚上剛好冇有任務,王尊也樂得清閒,半夜不搞點什麼,總感覺不爽!

三點多的時候,王尊還想補一覺呢,冇想到趙警官又來電話了。

“來警局,找你有事!”

王尊:“……”

王尊來不及拒絕,趙警官已經把電話給掛了,一點機會也不給他。

去警局能有什麼事?

無非又是討論案件。

對王尊來說,那是提前熟悉下一個任務!

不去吧,之前吹出來的正義凜然,熱血青年形象瞬間就蕩然無存了。

去了吧,又頭疼,下一個任務必定是它了。

左右為難,王尊也不知道去不去好。

最後,心裡僅存的一絲正義還是讓他放棄了睡覺,動身前往警局。

見到趙警官,王尊已經輕車熟路了,無奈的坐在椅子上,也不說話,像個怨婦似的看著其。

趙警官似乎冇有看見王尊臉上的無奈與不開心,他倒是挺開心,嘿嘿的笑,看著王尊。

“怎麼了,身為新世紀的熱血青年,為什麼要愁眉苦臉,是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嗎?說出來聽聽,我好好安慰一下你!”

趙警官一點安慰的感覺也冇有好嗎?

臉上開心的笑容完全出賣了你好嗎?

王尊:(´・_・`)

“我想睡覺!”王尊苦澀,他真的想睡覺,他覺得這世上冇有什麼東西能比睡覺更加的重要。

“睡覺?”

聽到這話,趙警官的雙眼一下子就瞪大了,無比認真嚴肅。

“你都這個年紀了,你睡得覺?”

“年輕人,不是我說你,現在正是你拚搏努力的時候,為了以後更好的生活,你得努力,無時無刻的努力,隻為了比彆人走快一步,你看現在工作多難找,多少人失業,多少人負債,多少人為了生活一夜夜的失眠,你還想睡覺?你還是個人來的嗎?”

“年輕人,努力一點好嗎?為了自己,為了以後,為了讓兒女成為富二代!”

趙警官說得那叫一個口沫橫飛,嚴肅又激動。

“我有錢……”王尊撇嘴,他確實不差錢,每個月李清月都給他打來不小的數字,那都是【驚悚遊戲世界】帶來的效益。

呃!

趙警官語塞,無言以對,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王尊三個字把他的嘴堵得密不透風。

“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在該奮鬥的時候你想著睡覺,就是一個不正確的思想,一個可怕的想法,你得改改!”

趙警官還是覺得王尊太浮誇了,這樣下去不行。

王尊聳肩,冇有多說什麼,他真的隻想睡覺!

“年輕人多點笑容,乾什麼呢?失戀了?我給你介紹一個女朋友,包你滿意,周靜怎麼樣?”

王尊:“……”

這是要綁死他啊!

他要是與周靜成為情侶,那不得免費給趙警官打工,還有周醫生。

周靜可是周醫生的女兒啊!

趙警官這個如意算盤打得很響啊!

“算了吧,說正事!”

王尊不想糾結這個,他想儘快瞭解一下案件,然後快點回去睡覺。

“上次我不是說有三個案子嗎?劉氏祖屋是其中一個,之前我也和你說過有一個關於電梯的案子,不過現在要說的不是這個,是另外一個。”

“雨夜小醜!”

趙警官手上一推,一個檔案落在了王尊麵前,上麵赫然是四個大字。

王尊看到上麵小醜兩個字,他已經猜到了什麼,冇有抗拒,拿起來打開檢視。

這個案件的受害人很多,有記錄的就有二十四個人。

其中十個受害者已經死了,還十三個受害者現在還躺在家裡,成了一個活死人。

最後的一個受害者,是幸運的,她從凶手的手上逃了出來,而且冇有受傷,活得好好的。

上麵記錄的是,每次凶手作案的時間都在深夜淩晨一點後,並且是在雨夜裡。

據最後一位受害者的訴說,凶手大概五十出頭的年紀,人很斯文,身穿西裝,鞋穿皮鞋,很有氣質,根本不會將這樣的一個人與凶神惡煞的凶手聯絡在一起。

二十四位受害者,每一個都是二十出頭的女孩,年齡最大的那位受害者,也不過二十七歲而已。

警方從各種監控錄像裡整理出這一份案件線索,凶手也是大膽,他居然一點也不避諱,有監控一樣出手。

**裸的挑釁啊!

二十四位受害者,死了十個,十三個成了活死人,隻幸運的活要下來一個。

每一個受害者都是女生,無一例外,可以猜得出來,凶手專門挑女性下手!

這個凶手,也是喪心病狂。

從上麵的資料來看,凶手作案的時間固定在雨夜的深夜淩晨,作案對象都是獨自一人的女性。

王尊在上麵看到一個共同點,受害者都是在避雨的時候遭到凶手襲擊。

有的受害者被髮現死在某個屋簷下,有的在某個房間裡麵,有的被髮現在幽深的巷子裡……

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受害者的額頭上有一個印子。

好像是被菸頭燙過留下來的印子。

經過專業人士的檢查,那確實是被滾燙的東西燙過留下來的印子。

有的受害者很奇怪,比如逝世的十位,她們是被髮現的時候就已經冇有生命特征了。

而成為植物人的十三位,則是被判定為腦死亡,身體機能正常,但腦子已經死亡了。

好像是靈魂被人抽走了一樣!

王尊繼續翻動上麵的內容,到最後,他愣了一下,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揉了揉太陽穴。

趙警官這個時候也開口了。

“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我們發現不少奇怪的案子都與他有關,此人極度危險,已經被我們列為重犯之一!”

“小醜!”

對的!

檔案的最後一頁上,有一張照片,是從監控視頻裡截出來的圖。

大雨傾盆的淩晨街道裡,路邊的一個店麵的屋簷下,站著一個身穿西裝,腳穿皮鞋,打扮成熟的身影。

但他的臉上,卻是戴著一個小醜麵具!

他隱於黑暗之中,目光投向街上忘記帶傘奔跑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