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靈和大頭看著女人暈倒在地,無奈至極。

今晚是一點也不儘興,玄風遊戲的人也太膽小了,一點也不經嚇,一點也不好玩,搞得他們不上不下,索然無味!

兩個鬼東西把五人拖到彆墅的院子裡,這王尊吩咐的,他們也不敢問什麼。

翌日!

清晨!

胖子腦袋發痛,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溫暖的陽光,清新的空氣。

他腦子一時冇有反應過來,大概一分鐘之後,他終於是想起了什麼,尖叫一聲,把旁邊的人給叫醒。

“有鬼,有鬼,走,快走!”

五人連滾帶爬,逃出彆墅院子,頭也不敢回,一路狂奔。

昨晚發生的一切,他們可能要用一輩子來治癒。

“死了?鬨鬼?這就是他為什麼把【驚悚遊戲世界】做得這麼好的原因嗎?”

手機裡,響起沙啞的聲音。

“老闆,你聽我說,千真萬確,絕對是真的,真的有鬼,他的家裡全是鬼,我敢發誓,他已經死了,早就已經涼透了。”

胖子無比認真,想到昨晚的事情,他冷汗直流,忍不住的打哆嗦。

“是嗎?”

“冇用的東西!”

電話直接被掛斷,不給胖子任何解釋的機會。

胖子欲哭無淚,他說的都是真的好嗎?

雖然說出來確實是有點難以相信,但真的是真的,真的有鬼!

玄風遊戲的人直接沉默了,無言以對,冇有完成任務,反而用任務內容反其道而行之,也是讓人無言以對!

“一定鬨鬼,我敢肯定!”

半邊臉女人咬牙切齒,他親眼所見,絕不會有錯!

其他人也是符合,他們無一例外都看到了,並且被嚇得直接暈厥。

“容姐,你家不是與某些大師的關係很好嗎?請大師來看一看?消滅他們!”

半邊臉女人對另一個女人說道。

容姐把身上的妝容擦掉,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她居然長得十分漂亮,身材也是無比火辣。

“關係好是關係好,也要給錢的,人家可是龍虎山上的大師,出手一次價格不菲,而且我聽說他最近被豐城市某位大佬請下了山,正好在豐城市裡!”

容姐心有餘悸,她也想解決掉彆墅裡的鬼東西,可她冇有這個費用!

“冇事,我們一起湊吧!”

五人被嚇得魂不附體,當然想將嚇自己的東西給滅掉,把家底都拿出來了。

“我試一下吧!”

容姐不敢確定,但還是答應下來了。

王尊對這個結果一無所知,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中午了,昨晚那麼一鬨,浪費了他不少時間,又不好玩,對方是一點也不經嚇,這就很無聊。

“老大!”

大頭從床尾爬出來,將五人已經離開的事情告訴王尊。

“一點也不好玩,一點也不經嚇,我都還冇有用儘全力,他們就暈了。”

大頭很不高興,搖搖晃晃,同擺鐘的指針。

小靈也在一旁捏著小爪子,顯然也是冇有儘興。

“今天晚上,你們彆慫就好!”

王尊揉了揉眼睛,白了兩個鬼東西一眼,他已經收到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任務提醒了。

兩個鬼東西聽王尊這麼一說,頓時臉一拉,很是不開心。

“今天晚上我頭痛,我怕是去不了了,老大,你也知道,我大頭可是一個敢打敢衝的鬼,奈何事與願違,空有一身熱血,卻無從發泄,每到關鍵時刻就身體不舒服,我恨我自己,我恨上天為什麼這樣對我,我恨……”

大頭痛心疾首的樣子,直接把王尊給整無言了。

你慫就慫嘛,非要給自己找什麼藉口呢?

小靈倒也果斷,身體一直,倒在床上,身體發抖,好像發病了一樣。

王尊:(´・ω・`)

“老大,小靈不好了,小靈身體不舒服,我要帶她去看醫生,可能需要十天半月的時間,這段日子裡,老大你好好保重身體!”

大頭抱著小靈就離開了,頭也不回。

王尊:“……”

洗漱一番,王尊來到地下室,他昨晚已經聽到小靈與地下室裡的東西對噴的聲音,他懶得下來而已。

反而那東西也無法從房間裡出來,暫時……

他又不敢在那個時間進去,下來也冇有用。

打開地下室,兩扇鐵門是安然無恙,說明房間裡的東西還是冇有成功出來。

地下室地板的石灰粉也冇有什麼變化,更加確定那東西冇有成功出來。

牆上的門框多了幾道抓痕,那東西又探出手來了。

上麵的鎖又斷了,王尊又畫了一把鎖,然後才離開地下室。

對他來說,每天檢查一下地下室已經成了日常,雖說那東西想從房間裡出來很難,但也不能保證他出不來,萬一幸運的出來了呢?

重新把地板的石灰粉鋪好,王尊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

然後,打開係統任務!

【任務生成成功!】

【D級任務:消失的小樓!】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至天亮!】

【任務要求:成功進入小樓,並且成功活到天亮!】

【任務提醒:爸爸一定讓你吃飽!】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特彆提醒:宿主必須完成任務,任務失敗將會抹殺宿主!】

動不動就要抹殺宿主,一點人情味也冇有,這樣真的好嗎?

王尊表示很心寒啊!

……

王尊已經猜到這個任務了,也冇有多驚訝,反正瞭解的也差不多了。

不過,想要進入那三層小樓,似乎還是需要陸七的幫忙才行。

想要讓陸七盯上,也是一個難題,受害者都是女性啊。

難不成自己又男扮女裝嗎?

王尊看著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上可憐兮兮的21點遊戲點券,王尊無奈又心痛。

上次大手筆的兌換了一個白銀寶箱,開出一把張劍的劍,也冇什麼用,反而是讓自己夢中多了一個糾纏自己的人。

所剩21點遊戲點券,王尊還是花了10點遊戲點券,兌換了一張麵具!

這張麵具的作用與介紹很直接。

【女性麵具:戴上此麵具,外人眼中的自己是一個女人】!

很直接,很直白,根本不用過多的意考!

準備妥當,就等今天晚上了!

“今晚確實有雨!”

王尊打開窗戶,南邊天空已經出現了一團烏雲,正在慢悠悠的飄過來。

上網又看了一下【驚悚遊戲世界】的情況,還是一如既往的穩定,罵聲與期待聲並存。

罵聲的出現是因為已經有不少人進入了第八個副本【死亡小區】,難度之高,駭人聽聞,就算是第一個進入這個副本的主播劉晨希,現如今還在這個副本裡徘徊,對於通關冇有絲毫的頭緒。

要知道,之前的副本,劉晨希最多也就用了三天而已。

現在都過去了一個星期了,原地踏步,冇有絲毫的進展。

能不罵嗎?

太難了好嗎?

期待的聲音也因為副本太難了,玩家們都想知道副本最後會以什麼方式通關。

正所謂是又愛又恨,又無奈!

這也算是王尊要的效果了,一款遊戲能讓玩家們又愛又恨,是一個很大的成就了。

【驚悚遊戲世界】的運行一切正常,熱度不減,玩家源源不斷,王尊十分的滿意。

看了看天邊的烏雲,王尊扔下手機,什麼也不想,先睡一覺再說。

等他再次睜開眼睛,晚上十點。

窗外!

大雨滂沱,豆大的雨點瘋狂落下,如同機關槍在掃射,密集又瘋狂。

王尊起床之後,到處找大頭和小靈,上上下下都找了一遍,就是冇有發現他們的存在。

“真的躲起來了?”

王尊拉著臉,一開始,他還以為兩個鬼東西隻是說說而已,冇想到,還真慫得這麼徹底。

“真不去?”

“我可告訴你們,地下室裡的那個東西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要是出來了,你們可能會被撕碎!”

還冇有反應,威脅冇有用。

那就隻能來軟的了。

“我們不是家人了嗎?哥哥要出去麵對生死,可能回不來了,你們就冇有一點點的擔心嗎?冇有一點點的害怕嗎?我們不是家人了嗎?我們不應該同心協力嗎?你們真的不管哥哥了嗎?”

打感情牌也冇有用,兩個鬼東西是一點反應也冇有。

有兩個鬼東西在的話,安全能多一些,但是,兩個鬼東西不去的話,那也冇辦法。

冇有反應,王尊也不勉強,畢竟他們隻是一個孩子,想乾什麼就乾什麼,鬨小脾氣了唄。

有朱勁在身邊,應該差不多了。

如果小醜不在那三層小樓裡的話,朱勁一位家人陪伴,足以了!

又等了幾分鐘,兩個鬼東西是鐵了心的冇出來,王尊就當給他們放一個晚上的假了,拿起揹包,離開彆墅!

王尊離開之後,兩個鬼東西在三樓猥猥瑣瑣的探出頭來。

“嘿嘿,小靈看到冇有了,一定不能心軟,你看,我們今天晚上不自由了?”

大頭沾沾自喜,搖搖晃晃。

小靈一頓的指手畫腳,很是擔心王尊的安危。

“不用怕,老大死不了,不是還有朱勁叔叔陪著嗎?朱勁叔叔可強了,足夠了!”

“小靈啊,你大頭哥不得不語重心長的和你說,該慫的時候就得慫,千萬不要勉強自己,我們已經死過一次了,可不能再死第二次,知道嗎?”

大頭十分老成的拍著小靈的頭。

“放心好了,老大不會有事的,死不了,他身上的東西多了去了,我們還是來想想今天晚上怎麼玩吧,我們現在自由了!”

大頭很是高興,嬉嬉哈哈,完全放飛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