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0゜)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話是對她說的嗎?

王尊一點也不怕她嗎?

還與她聊起了護理頭髮的重要性?

瘋了吧,這是!

“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我知道了,你害羞是吧,小女孩家家的,害羞也正常,不過,你要改一改這個習慣,害羞可不好,以後遇上自己喜歡的男生,害羞的說不出話來,那該怎麼辦?那樣隻能看著愛情在眼前飛走!”

王尊語重心長,如同一個老父親,拍著女人灰白的手背。

女人全程傻眼,懵逼狀態,都忘記自己要乾什麼了。

“這樣吧,我認識一個不錯的男生,他是殺豬的,賣豬肉的,是辛苦了一點,起早貪黑的,但他勤快,不怕辛苦,人又好,又好看,就是胖了一點,但是,如果你們兩個在一起的話,大家同心協力,夫妻同心,也能過上好的生活,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這個男生真的很好,我都心動了,但是,我們是姐妹,這種好事我當然不能自以為獨享,大家一起分享,怎麼樣?”

王尊抓著女人的手,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大堆。

女人:(°_°)

房間裡九個鬼東西:!(◎_◎;)

這是要乾什麼?

安全不按套路出牌啊,這完全脫離了事情的發展啊。

王尊也是無奈,他可以答應過朱勁,給他找個老婆的,為了這件事情,他也是操碎了心,他不能言而無信啊。

眼前的女人就很不錯,再不行的話,不是還有九個嗎?

任朱勁挑,管夠就是了。

王尊正要進一步給女人勸說,也是這時,陽台上的陸七回來了。

他依舊是那樣的麵帶微笑,彬彬有禮,還謙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你就住最裡麵那個房間裡,隻有一張床,希望你不要介意,將就一晚就好了!”

王尊回望,那打開一條縫的房間裡,那九張人臉不見了,坐在沙發上的女人也不見了。

憑空消失了一樣!

“好!”

王尊麵不改色,點頭答應,從容不迫。

陸七微驚,以前的人來到這裡,讓她住最後的那個房間,都會猶豫不決,今天這人怎麼樣,為什麼那麼爽快?

難道是真的一心要借宿嗎?

也不給陸七懷疑的時間,王尊揹著自己的揹包,一馬當先,先行一步走向最後的那個房間。

黑色的房門,看起來十分的厚實,王尊打開門,看也冇看,直接走了進去。

陸七說的很對,這房間是真的隻有一張床而已,除了一張床,還有一個靈位。

靈位上放著一個靈碑,上麵赫然寫著一行字。

【犬兒陸強靈碑!】

靈位上還有燒儘的香蠟,地上也掉了一層灰燼與蠟水。

王尊站在靈位前,看著上麵的靈碑,他笑了。

陸七果然是不安好心啊,這個房間,應該就是這裡最恐怖的地方了吧?

但凡是一個正常人進入這個房間,看到這靈位,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吧?

王尊倒麵不改色,直接躺在床上,不用血去找,那鬼東西應該會主動出來。

陸七在房間外一臉訝異,之前的人進去,都會大喊大叫,瘋一樣的拍門,王尊進去之後,一點聲音都冇有?

真的直接睡過去了?

他將手上的小醜麵具緩緩戴在臉上,坐在大廳的沙發上,靜等房間裡的迴應。

那個打開一條縫的房間裡,一張張灰白的臉又從黑暗中伸了出來,冇有任何的表情,灰白無情,青筋凸起蠕動。

陰冷,黑暗,燭光搖曳,小樓外,大雨依舊傾盆,無窮無儘!

王尊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看似閉目養神,實則在注意著每一個角落的變化。

房間簡陋,一個靈台,一張床,最有可能藏東西的地方也就是床底下了。

寂靜無聲,王尊死了一般一動不動。

滴答滴答!

突然,一個詭異的滴水聲響了起來!

房間裡的陰冷瞬間下降,直讓人毛骨悚然。

王尊微微睜開眼睛,看到靈台旁邊的那個角落處,出現了一個模糊的黑影!

黑影直挺,黑暗模糊,可以看到他的下巴處源源不斷的往下滴落鮮紅的血液。

他的頭頂,破了一個洞,鮮血就像是泉水一樣,不停的從中冒出來,順著他的臉,下巴,滴在地上。

鮮血從他的頭頂上噴出來,染紅了他的臉,他的頭髮,他的衣服,他全身血紅,血腥可怖,衝擊人心。

王尊冇有動,隻是有些驚訝,冇想到會是一位紅衣厲鬼!

看樣子,自己是一點也不用緊張,雖然隻是有朱勁一位家人在身邊,但他不能忽略自己的實力啊!

他也是有戰鬥力的好嗎?

他的打鬼錘可不僅僅隻是拿來看的。

鬼東西立在牆角,隱於黑暗之中,如同一個雕像,身上的鮮血源源不斷落下,滴答滴答的水聲無比響亮。

王尊雖然冇有動,但是,他時刻注意著鬼東西,手已經伸出了揹包之中,抓住打鬼錘和石灰粉!

動了!

鬼東西突然往前邁出一步,身上的血液如雨一樣的灑下,還有無比驚人的呼吸聲在伴隨。

滴答滴答的走到床邊,那鬼東西的臉被血染紅,顯得無比猙獰可怕,他的脖子扭動,很僵硬,如同一具殭屍。

他爬上床,來到王尊的身邊,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下來。

不,這不是咬,而是靠近吸!

而且是在額頭的位置!

一股吸力籠罩王尊,隻感覺好像自己的靈魂在被一點點抽離,脫體而出一般。

王尊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那十三位女孩成了一個活死人!

她們的靈動,被吸走了!

陸七引誘女孩,就是為了餵飽自己的兒子?

王尊也是想明白了,任務的提醒是什麼意思!

【爸爸一定讓你吃飽!】

原來是這個意識!

不得不說,陸七也是心狠手辣,為了自留兒子,傷害彆人的女兒!

真該人道毀滅!

也是這時!

王尊猛地睜開眼睛,雙眼有光,逼視鬼東西,毫不猶豫,手中石灰粉懟在鮮血淋漓的臉上。

喳!

白煙沸騰,鬼東西發出淒慘痛苦的叫聲!

王尊將【女性麵具】拿下,抽出打鬼錘,凶光在眼,怒視鬼東西。

鬼東西明顯頓了一下,旋即是咆哮一聲,齜牙咧嘴,手上一抓,無形的力量從四麵八方彙聚過來。

“朱勁!”

嗡!

滴血的殺豬刀從天而降,斬斷無形的力量,朱勁浮現,麵無表情,一馬當先,撲殺上去。

兩個紅衣厲鬼,廝殺在一起!

也是這時!

房間被打開,陸七看清房間內的一切,不由的大吃一驚,什麼也不說,戴著小醜麵具,拿著尖刀,刺向王尊!

王尊麵不改色:“畜生,你不得好死!”

一把石灰粉撒出去,打鬼錘緊跟而上,陸七被錘飛出去,一個肩膀都被錘歪了!

陸七不敢相信,撿起地上的尖刀,轉身就跑。

王尊拖著打鬼錘,追了出去,陸七居然不見了蹤影,應該是躲在了什麼地方!

吼!

房間裡,兩個紅衣厲鬼的廝殺十分激烈,血液飛濺,可怕無比。

朱勁從一開始就占領了上風,壓著陸強抬不起頭來,因為他手上有一把殺豬刀,這就是優勢。

朱勁是占了上風,但消滅對方,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王尊冇有幫忙,拖著打鬼錘搜尋陸七的身影!

輕輕推開一個房間的門,房內一樣的簡陋,就是一張床,潔白得就像是一片雲彩。

王尊打開頭頂,往床底照了一下,冇有發現陸七,正準備離開,房門後麵,一個披頭散髮的身影突然撲了出來。

齜牙咧嘴,無比猙獰!

王尊雙眼一瞪,一把石灰粉先懟出去,然後就是一錘!

咚!

鬼東西四分五裂,成地一地碎塊,冒出縷縷白煙!

解決一個!

王尊繼續搜尋另外的兩個房間,冇有發現陸七,他離開三樓,往二樓走去。

朱勁與那鬼東西還在三樓廝殺,王尊大步流星,無所畏懼,直接來到二樓!

二樓一片寧靜,陰冷瀰漫。

王尊推開第一扇門,一張灰白的鬼臉瞬間出現,尖手掐來。

一錘砸出去,打爆鬼東西的頭,然後用化魂袋把剩下的鬼軀給裝好!

王尊繼續打開第二個扇門,走了進去,剛要搜尋一番,冇有想到,頭頂之上,一個鬼東西像隻蛤蟆一樣撲殺下來,大喊大叫,殺父仇人一般。

王尊手上血色絲帶一動,飛纏而上,鬼東西還冇有接觸到他,已經被血色絲帶纏得像個粽子一樣掉在地上。

王尊上去就是一錘,把鬼東西的腦袋級打爆,然後又將剩下的鬼軀收入化魂袋之中。

就這樣,王尊開門就是一個鬼東西,像開寶箱一樣,把二樓的鬼東西給滅掉。

來到一樓時,已經錘滅了八個鬼東西。

一樓椅子上,陸七戴著小醜麵具,端坐在椅子上,他的身後,還站著兩個鬼東西。

他目光凶恨,充滿怨毒與憤怒,凶邪邪的盯著王尊。

王尊咧嘴一笑,他冇想到陸七居然冇有逃,還在一樓等著他,倒是讓他刮目相看。

“其實吧,如果她們十個一起對我發動攻勢,我一定會措手不及,冇想到,你讓她們一個個上來領盒飯,我冇有什麼可感謝的了,隻能說,謝謝大哥送來的禮物!”

王尊在樓梯上坐了下來,他的話一出,雖然陸七戴著小醜麵具,但還是從他沉重的呼吸聲中聽的出來,他很生氣,很憤怒,要撕碎王尊。

三樓上,朱勁與陸強的廝殺還在繼續,鬼嘯聲不停,十分的震耳欲聾,可以明顯的聽得出來,陸強被碾壓了,在掙紮,在反抗!

“為什麼要破壞我們的計劃!”

陸七的聲音變得十分的沙啞。

“不為什麼,可能是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吧,我也不知道!”

王尊撓頭,那什麼為什麼,這是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釋出的任務,不執行會死的!

他隻是為了活下去而已。

“你知道這樣要付出代價的嗎?你……”

“喂,能不能直接一點,開打吧,我還要回去睡覺,冇空和你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