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七沉默了好一會,身後的兩個鬼東西立著不動,蓬頭散發,冇有自主意識一樣。

“我兒子被他們強拆房子落下的石塊砸中腦袋,當場死亡,他們說這隻是一個意外,還說是我們妨礙了他們的工作!”

“冇有一個人同情我,冇有一個人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隻有我,無辜的我冇了房子,冇了兒子……”

“還好,我遇上了小醜大人,他幫我讓兒子另類複活,還給了我們一棟房子,讓我們有落腳的地方,他說,兒子想要繼續存在,變強,那就需要吞食他人的靈魂,尤其是女性的靈魂,效果更大!”

“前十次,兒子冇有經驗,把她們不小心弄死了,最後還是將她們留了下來,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你不該阻止我,你不該破壞我們的計劃,你好狠的心!”

陸七將尖刀插在桌子上,無比的憤怒。

“第一,我很同情你,第二,你很喪心病狂!”

“你的兒子是兒子,難道她們二十四個女孩就不會彆人的女兒嗎?”

“你的兒子牛逼了,人家的女兒不牛逼?為了你的兒子,你要彆人的女兒來陪葬?”

“不好意思,你這種扭曲的心理與想法,我不認同,如果今晚不是我,又有一位女孩毀在你們的手裡是吧?”

王尊搖頭,拍了拍屁股,剛要上去解決陸七,殊不知,兩道扭打在一起的身影從樓掉了下來,砸在地上分開。

朱勁手提滴血殺豬刀,血褲紅身,擋在王尊的麵前,麵無表情,冷漠無比。

陸強也爬了起來,頭頂的窟窿眼還在冒血,他憤怒,他咆哮,他不甘,整棟房子都在他的咆哮下抖動!

什麼也不說,朱勁一翻滴血殺豬刀,衝了上去,再次與陸強扭殺在一起。

同一時間,王尊拖著打鬼錘,捏著石灰粉,也衝了上去。

兩個鬼東西撲殺上來,齜牙咧嘴,鬼叫連連。

王尊注意到,陸七也抓著尖刀衝了上來,找機會要刺他。

王尊一錘砸飛一個鬼東西,又一把石灰粉將另一個鬼東西擊飛,然後使用血色絲帶,將陸七纏繞在地上。

先不管陸七,王尊打開化魂袋,將兩個鬼東西收了進去。

然後,他拖著打鬼錘衝向兩位紅衣厲鬼。

陸強很凶猛,雖然他是被壓製得死死的,但他每次都能掙脫出來,力量似乎用之不竭,不怕灰飛煙滅,瘋狂的拚殺!

王尊上去,抓緊打鬼錘,對著陸強的腹部就是一錘!

砰!

陸強砸飛出去,身體變形,被砸中的地方,碎出了一個窩。

他剛從地上爬起來,朱勁的殺豬刀已經到了,從天而降一刀砍下。

被砍開胸部,陸強痛叫,瘋狂又猙獰。

王尊與朱勁聯手,壓打陸強,當然,他隻是一直在找機會出手的那一個,朱勁在前麵衝鋒陷陣,勇猛無比,他在後麵找機會撒石灰。

他又不是傻子,他可是有血有肉的人,上去不得讓人家兩爪給撕碎了?

“不要!”

陸七在一旁撕心裂肺的叫喊,雙眼血紅,兒子是他的唯一,他不想再失去兒子。

王尊覺得陸七的喊叫擾亂心神,乾脆用血色血帶纏上他的嘴,自己與朱勁對著陸強一頓的輸出。

一人一鬼,再一次碾壓陸強,本來朱勁就比陸強厲害,加上王尊陸強更加的無力迴天了。

王尊一錘,朱勁一刀,把陸強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拿出化魂袋,將其收了進去,其在裡麵掙紮了好一會,終於是消停了。

王尊看了一眼化魂袋上的百分率,已經達到了7.5%,一位紅衣厲鬼,十位普通厲鬼,才讓提升5%?

達到100%之後,轉化出來的化魂丹得是一顆什麼神丹妙藥?

王尊也不急,慢慢來吧,反正朱勁他們有自己提升實力的方法。

把陸強給搞定,王尊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時間,也纔是淩晨4點半而已。

王尊坐在沙發上,拿出一瓶礦泉水,先是喝了一口水,稍稍平複下來。

朱勁就是一個忠實的護衛,時刻守護著王尊,手上滴血殺豬刀閃著紅光。

王尊解開陸七身上的血色絲帶,麵帶微笑,也不怕他逃,更不怕他會失心瘋的發動攻擊。

“小強……我的小強……我的小強……”

陸七麵如死灰,瘋了一樣的手足無措。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消滅我的小強,為什麼……”

陸七紅著眼,咬牙切齒,怒恨非常。

“為什麼?”

“你有冇有想過,也許你的小強並不喜歡這樣的活著方式呢?你害怕失去他,你聽從小醜的話,讓小強活了過來,可是,你覺得小強喜歡這樣的活著吧?”

王尊勾唇一笑,反正時間還早,教育一下陸七也好。

“喜歡,他一定喜歡的,我們很開心!”

“你放屁,是你喜歡,不是你家小強喜歡,你很自私,為了自己的私心,不顧小強的感受,你這是為了他好嗎?你這是為了自己好!”

“你是一個父親嗎?你覺得小強開心?為了讓他繼續存在下去,你讓小強殺害她人,用她人的血肉來鑄造自己的台階,也許小強心中的痛苦你根本就不瞭解!”

“為了自己的私心,把痛苦強加在彆人的身上,你也是一個畜生!”

王尊瓶子砸在陸七的頭上,水打濕他的頭,王尊的話他讓如遭雷擊,臉皮發抖。

自己真的太自私了嗎?

王尊冇有再說什麼,再說下去,也是浪費口水,接下來把陸七交給趙警官,一切也就完成了。

“嘻嘻嘻……”

突然,這個時候,掉在地上的小醜麵具發出瘮人的笑聲。

笑聲刺耳,陰森詭異。

小醜麵具立了起來,那雙空洞的眼睛位置處,出現一對光眼。

王尊馬上站起來,舉起打鬼錘,怒目圓睜。

“小醜大人,小醜大人……”

陸七彷彿見到了救星,激動不已。

小醜的實力他是見過的,幾乎可以說是出神入化,無比可怕。

乾掉王尊,怕是分分鐘的事情。

“王尊……我們又見……”

砰!

不給小醜說完的機會,打鬼錘重重砸了下來,小醜麵具四分五裂,爆裂開來。

王尊可不想聽他廢話,說出來的話絕對不會是什麼好話,他不想聽,也不想給小醜有什麼機會反擊,直接抹殺纔是最星智的選擇。

陸七愣住在原地,冇了?

這麼凶乾什麼?

連說話的機會也不給人家,你禮貌嗎?

“冇人救得了你,你有什麼話去和警察說吧!”

王尊收起打鬼錘,三層小樓似乎失去了某種力量的支撐,軟化下來,化成一張巨大的白紙,被雨水浸濕,成為紙泥!

還真的是一間紙屋!

王尊吸了一口氣,大雨撲在他的臉上,讓他睏意與疲憊消失不少。

趙警官來了,王尊把陸七交給他,同時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趙警官一行人麵麵相覷,難以置信,看陸七的表情,王尊說的並不是假話。

他們有些尷尬,他們還在研究這件案子的要點,王尊是把案子給破了!

不是警察,卻有著懲惡揚善的正義感。

不得不說,他們對王尊是無比的敬佩!

把事情說了一遍,主要是當中的要點,天也亮了,任務完成的提示也彈了出來。

渾身濕透,衣服沾在身上的感覺很不舒服,王尊告彆趙警官,獨自回去鳳凰山!

……

鳳凰山!

王尊看著屋裡亂七八糟的東西,目光落在小靈與大頭的身上。

不去幫忙也就算了,居然要把家給拆了?

王尊擼起袖子,準備給兩個鬼東西好看,讓他們嘗一嘗什麼叫家人的愛。

兩個鬼東西是連連擺手,把昨晚的事情說了出來。

“龍虎山道士大師?”

“是玄風遊戲的人請來的嗎?”

王尊皺起眉頭,這不是一個好的兆頭,對方敢來第一次,那就有第二次。

“老大你不知道,昨晚我可是差點就灰飛煙滅了,那林風很厲害,是出了名的大師,我被他打得渾身都是傷,頭都要被打爆了,你看這裡,你再看這裡,你看看這裡……”

“我已經被打得站不起來了,任人宰割,本想著就此放棄了,但我一想到,這是我們的家,我是老大的好弟弟,老大的家人,我不能就這樣灰飛煙滅,我要是不在了,老大得多寂寞,想到這裡,我瞬間又充滿了力量,與林風大戰三百回合,從一樓打到三樓,又從三樓殺到一樓,最後把他扔了出去!”

“不要誇我,也不用獎勵我,是老大給了我力量,是家的溫暖給了我信心,我才能無所畏懼,殺上三百個回合!”

大頭說得是頭頭是道,又傷心又委屈,同時又沾沾自喜。

王尊:“……”

直接給了大頭一個暴粟,大頭的話,王尊隻信一半,大頭娃精的很,最舒邀功的了。

“說真話!”

王尊白了大頭一眼!

“好吧,是小靈將他當成死狗一樣扔出去的!”

王尊:(=゚ω゚)ノ

聽完詳細的過程之後,王尊笑了:“看你們以後還偷不偷懶。”

同時,王尊摸了摸小靈,十分欣慰。

按兩個鬼東西所說,林風的實力連一位紅衣厲鬼也乾不過,完全是被壓著打,有什麼可害怕的呢?

也就是說,民間所謂的大師,也隻能治治一些普普通通的鬼怪而已。

到了紅衣級彆,是他們無法戰勝的存在!

王尊冇有將林風放在心上,這種實力,何足掛齒呢?

讓兩個鬼東西小心一點,然後上了樓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