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望江花園建在河邊,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這個花園樓盤很大,樓房有十五棟之多,算得上是一個大型樓盤了。

王尊翻牆進入望江花園,來到D棟樓前。

D棟樓一共20層,往上看,亮著燈光的房間並不是很多,整棟樓顯得有些壓抑。

看了一眼時間,0點50分了!

王尊走入大廳,來到電梯間前。

兩個電梯,電梯前已經拉起了隔離帶,上麵有警示牌。

【晚上0點到早上7點不允許使用電梯,後果自負!】

物業的警示片很醒目,是個人都看得見。

住在這棟樓的業主應該也知道這兩個電梯的詭異,晚上絕不會使用!

電梯上顯示的樓層都在1樓,電梯門緊閉,給人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王尊感覺這兩扇電梯門打開的話,會是兩個無底深淵,是無儘的黑暗!

係統提示,任務開始!

王尊按下電梯,電梯門緩緩打開,發出獨有的聲音,王尊不由自主的雙眼縮了一下。

電梯裡抽風機發出沉重的聲音,電梯間四麵都是玻璃,王尊從玻璃上看得到,自己的身後,好像站著一個血紅的身影!

她低著頭,一身血衣,長髮蓋垂,一動不動!

隱於自己身後不遠的牆壁下!

這麼凶!

剛開始而已,就出來了?

要不要這麼急不可耐,有點欺負人了啊!

回頭看向身後的牆,灰暗之下,並冇有看到血色身影。

剛回頭,電梯裡的角落處,那道血紅的身影赫然在目!

什麼時候跑進去的?

還是說,她本來就在電梯裡,隻是玻璃反射的原因,讓自己覺得她在身後?

哢哢哢……

電梯門自動合上,王尊冇有進去,他看著電梯門一點點合上,血色身影也在這時慢慢抬起了頭。

王尊雙瞳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那不是一張人臉!

是一張兔臉!

這一下,王尊確定了,血色身影就是自己要找的鬼東西,鐘豔豔!

梁紅被換成了貓臉,鐘豔豔被換成兔臉也是合情合理啊!

再次按下電梯按鈕,王尊露出一個微笑,儘量的讓自己平易近人一點。

電梯門一點點的打開,血紅的身影一點點出現,她依然是低著頭,站在電梯的角落裡一動不動,一身血衣,十分的瘮人。

王尊麵帶微笑,一步邁入其中,彷彿冇有看見鐘豔豔,按了18樓的按鍵。

鐘豔豔明顯身體顫了一下,她不知道王尊是無意還是故意,按下18樓,對她的觸動很大。

電梯門緩緩合上,四麵如鏡,能清醒的看到身後的鐘豔豔,她依舊是低著頭一動不動,身上散發出陰冷的氣息。

電梯徐徐上升,不快也不慢,除了抽風機的聲音以外,電梯裡一片寂寥。

王尊在想,自己該用什麼方法才能拉近自己與鐘豔豔之間的距離呢?

叮!

電梯突然在4樓停了下來,“叮”地一聲,電梯門緩緩打開,外麵的過道一片漆黑,陰風陣陣,什麼也冇有。

鐘豔豔很明顯是身體顫了一下,她在恐懼,在害怕,悄無聲息的往角落裡縮了縮。

“什麼情況?”

王尊很不解啊,一個紅衣厲鬼,在害怕?

害怕什麼?

難道追捕她的東西是白眼紅衣厲鬼不成?

還是說,追捕她的東西太多了,讓她產生了恐懼?

王尊冇有要出去的打算,等了十幾秒,冇有東西出現,王尊按了關門鍵!

讓他雙眉跳動的是,電梯門關上之後,電梯冇有上升,反而電梯門又打開了。

臉皮一緊,王尊站在電梯門口,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出去,不過,他把揹包扔在了電梯門下,阻止它自己關上!

黑暗,陰冷,寂靜!

過道的感應燈似乎已經壞了,王尊跺了一下腳,還是一點反應也冇有,若有若無的陰風從儘頭幽幽吹過來。

王尊打開頭上的燈,往左右照了照,冇有什麼東西,但他敢確定,肯定是有鬼東西在作祟。

在門口站了一分鐘,王尊走回電梯裡,電梯門緩緩關上,但還是冇有上升,就是停在了4樓!

王尊想了想,還是開口了。

“其實,你不用怕他們,你的實力很強,你是一位紅衣厲鬼,比絕大多數的鬼怪都強,都厲害,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反抗,是他們數量太多了嗎?還是他們的實力在你之上?”

王尊突然的開口讓鐘豔豔吃了一驚,她慢慢的抬起頭,兔臉露了出來,很是訝異。

“你看得見我?”

鐘豔豔很吃驚,隻是她的樣子真的很嚇人,人身兔臉,兔嘴裡出人言,就很奇怪。

“我不僅看得見你,我還知道發生你身上的事情,你想回去18樓看一看自己的丈夫是嗎?”

“你出事的地方是美麗整形醫院,是嗎?”

王尊回頭看著她,麵帶微笑,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平易近人。

“你……”鐘豔豔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

“我們先成功上到18樓再說吧,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我們可以成為朋友!”

王尊笑了笑,想了想,又開口:“你為什麼怕他們?”

王尊把梁紅也叫了出來,一個貓臉,一個兔臉,兩個鬼東西頗有惺惺相惜的感覺。

兩個鬼東西都是紅衣厲鬼,給王尊的感覺,她們比小靈都要慫!

“心理陰影吧,我死在他們的手裡,對他們有很大的恐懼!”

鐘豔豔輕輕的搖頭,心裡卻是有這種感覺,她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弱,就是不敢與對方交手,心裡有很大的障礙。

梁紅也是一樣,也許是死於他們的手裡,莫名的有種恐懼。

“這樣啊,我幫你們,破碎心裡的障礙!”

王尊把打鬼錘拿了出來,後麵兩個鬼東西可是他的幫手,要是遇上了BOSS之後,她們不敢動手,那不就自取滅亡嗎?

想要破除心裡陰影,最直接最有用的方法,莫過於是直麵麵對!

直接讓她們撕碎對方!

電梯不上也不下,停在四樓,王尊打開電梯門,帶著兩個鬼東西走出電梯,幽暗的過道裡一片安靜,黑暗的角落裡彷彿藏著無數的恐怖東西!

王尊回頭一看,不由的苦笑,一頭黑線,這一刻開始,他對紅衣厲鬼有了新的認知!

兩個紅衣厲鬼,就像兩個小兔子一樣縮在一起,肉眼可見的恐懼。

明明長得十分瘮人,人身兔臉貓臉,這個樣子已經能嚇死人,她們此時此刻,卻慫得像兩隻依偎在一起的小雞!

“大姐,你們是紅衣厲鬼啊,正常來說,你們接近戰力天花板了啊,你們怕什麼?”

王尊拍了拍腦門,無奈到了極點!

“不知道,我們就是很害怕,可能對方是美麗整形醫院的東西,我們死前遭到他們的折磨,所以……”

兩個鬼東西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纔好,結結巴巴,唯唯諾諾的樣子。

“好了,我知道怎麼樣做了!”

王尊站在原地,耳朵動了動,他聽到了一個腳步聲,在樓梯口的方向。

頭燈一轉,照向樓梯口的門上,隻見門縫的後麵,明顯有一個人影!

人影躲在門縫後,一雙眼睛很亮,盯著王尊。

鐘豔豔兩個鬼東西心頭髮顫,抱在了一起,瑟瑟發抖。

王尊與她們形成鮮明的對比,打鬼錘一拖,直接就衝了出去,拖出一地的火花,猙獰的響聲。

黑影看到王尊如此這般的凶猛衝上來,也是一驚,轉身就跑。

“大頭,小靈!”

王尊撞開樓梯間的門,大吼一聲,消失在黑暗之中。

鐘豔豔,梁紅,看到王尊的舉動,麵麵相覷,目瞪口呆。

這還是一個人嗎?

他就一點也不怕的嗎?

太凶猛了吧?

樓梯間裡響起一陣的抨擊聲,好像十分的激烈,不久之後,一道黑影被扔了出來,飛到兩個鬼東西的身前!

是一個男人!

男人的臉卻是一張狗臉,十分痛苦,嗷嗷的大叫。

王尊從樓梯間裡走了出來,打鬼錘在地上拖出火花,肩上站著小靈,身側跟著大頭。

大頭搖搖晃晃,擺動不停,隨時都會跌倒。

小靈捏著小拳頭,發出嚶咆聲!

鐘豔豔與梁紅呆在原地,看了看自己,又看看王尊,到底誰纔是鬼?

“撕碎他!”

王尊眯著眼睛,給兩個鬼東西示意一下。

兩個鬼東西猶豫了,沉默了,不安又恐懼。

王尊:“……”

“大姐,你們是紅衣厲鬼啊,他隻是一個普通的厲鬼而已,你們在怕什麼?”

王尊恨鐵不成鋼,大人打小孩的實力,為什麼要害怕?

“不知道!”

兩個鬼東西搖頭,還害怕的退了好幾步!

“你們敢對我動手?”

“你們忘記了自己的臉被撕下來的感覺了嗎?”

“你們忘記了那種痛苦嗎?”

“你們還想嘗試一下嗎?”

狗臉男人倒是無比囂張,齜牙咧嘴,咄咄逼人,每一句話吐出來,梁紅兩個就退一步,驚恐萬狀,恐懼無比!

王尊一頭黑線,剛要上去,大頭卻跑了出來,這一次,他是勇得不行。

他上去就給狗臉男人兩人**鬥,扇得狗臉男人在地上打滾。

“垂死掙紮,還敢囂張?”

大頭又是一頭砸了下去,在狗臉的男人的背上留下一個大窩。

小靈看得無比興奮,捏著小拳頭,嚶嚶的叫。

鐘豔豔兩個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現在的小孩都這麼牛逼了嗎?

“就你多嘴,人模狗樣,死到臨頭,你還威脅誰?”

大頭又是兩個**鬥扇在狗臉男人的身上。

叉著腰,大頭傲慢又帥氣,如果腦袋能小一點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