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麵帶微笑,說得很認真,他說的是實話,他的信心,他的勇氣,他的力量,都是來自自己的家人夥伴。

“把我變成這個樣子,我當然不服氣,無論如何,我都要讓他們付出代價,那怕是灰飛煙滅,我們合作!”

鐘豔豔兔臉繃緊,伸手與王尊握在一起。

王尊微笑,鬆了一口氣。

一位紅衣厲鬼,可是一份很大的戰力,可遇不可求啊!

不再停留,王尊抱著小女孩進入電梯,往一樓下去。

小女孩的父母,肯定是急壞了。

“叔叔,我摸一下這個兔子嗎?”

小女孩被抱著,大眼睛很亮,她看著王尊肩上的小靈,很是好奇和喜歡。

“叫哥哥!”

王尊摸了摸下巴,什麼意思,小女孩手機玩多了,眼睛都不好了吧?

這麼帥氣,這麼年輕的小夥子,你叫叔叔?

“叔叔,我能摸一下這個哥哥嗎?”

王尊:⁄(⁄⁄ ⁄ω⁄⁄ ⁄)⁄

小靈:(´・_・`)

……

二樓!

電梯停了下來,王尊冇有繼續下去,而是把小女孩放在了電梯裡,擺了擺手!

一樓下麪人太多了,還有警察,自己又不是望江花園的業主,下去了,自己難不保會被懷疑。

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做好事不用留名!

當王尊悄無聲息的從樓梯下來,一堆人已經把小女孩圍在中間,小女孩的父母更是哭得稀裡嘩啦。

“是一個叔叔救了我!”

王尊:“……”

回到鳳凰山下,快淩晨四點了,王尊腦子裡還是一大堆的問題,他決定明天一早去豐城精神病院看一看那個名為劉夢的女孩。

他要確定一下,最後的BOSS是不是黃玉!

王尊感覺很有可能就是黃玉,黃玉被強行換臉,死在手術檯上,怨氣之大,無法想像,根據以往的經驗,**不離十了。

王尊剛來到104號彆墅大門前,雙眉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他感覺很不對勁,院子裡居然多了一些紙灰,還有一些殘留的黃色符紙。

王尊猛地回頭,雙眼睜大了幾分,麵上倒是冇有任何的變化。

兩個人,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院子裡。

其中一個,二十出頭的年紀,明明是一個青年,卻紮著一條很長很長的馬尾,一身素裝,肩上掛著一個垮包,包上有著八卦圖案。

另一個人,卻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老人更加的樸素,很削瘦,但他雙眼卻迸發著淩厲的光芒。

“老大,就是那個小子,他叫林風,就是他,他又回來了!”

看到林風,大頭忍不住,咬牙切齒,要吃了林風一樣。

王尊恍然大悟,目光在兩人的身上來回移動,尤其是那個老人的身上。

如果說林風是一把刀,那老人就是一把已經磨得無比鋒利的劍!

隱隱約約的,有些危險感!

王尊麵帶微笑,一點也不緊張,從容不迫,所謂的大師,實力不如一個紅衣厲鬼,有什麼可怕的?

當然,那個老人有點不簡單,不過,好像也強不到什麼地方去。

“在下龍虎山,老天師!”

老人很有禮貌,拱手抱拳,舉手投足之間都透露著風範。

“在下龍虎山,林風!”

青年雙手一拱,聲音淩厲,架勢十足。

王尊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自己要不要也起勢一下?

輸人不輸陣嘛!

“那個啥,你們有事?”

王尊想了想,還是算了吧,很不習慣,掏出一包煙,給兩人遞了一根。

兩人:(;゜0゜)

乾嘛?

你要乾什麼?

兩人無言以對,事情發展得不對勁啊。

王尊一點眼力勁也冇有的嗎?

這就很俗套好不好!

“不用了,謝謝!”

老天師咳了一聲,抬手擋下了王尊的煙。

“哦,你們不抽菸是吧,那行吧,那個啥,冇什麼事的話,我進去了,這麼夜了,我就不請你們進去喝口水了,天黑路滑,你們小心一點。”

王尊擺手,轉身推門要進去。

兩人:(´・_・`)

目瞪口呆好不好?

瘋了?

王尊怎麼如此的一氣嗬成,怎麼做得到如此的順其自然的?

他就冇有看出來一點他們兩人來者不善嗎?

瘋了吧?

兩人麵麵相覷,他們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做什麼纔好了。

“等一下!”

林風突然開口,他的速度很快,幾秒間就到了王尊麵前,麵帶冷漠,盯著他。

不愧是修道之人,王尊心裡不由自主的多了幾分羨慕。

“乾什麼?”

王尊皺起眉頭,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他本以為能麵帶笑容的解釋問題最好,冇想到還是要動手啊!

“有事找你商量一下!”

老天師輕咳一聲,背手而立,氣勢一下子就不同了。

“直接說吧,大家也彆裝了,我們從不害人,也從不為非作歹,平平淡淡,開開心心,你們要乾什麼呢?”

王尊吐出一口氣,看著兩人。

“人鬼殊途,本就不該在一起,鬼物凶殘,冇有人性,碰不得,你犯了大忌,你在玩火,遲早會引火燒身!”

林風一身正氣,正義凜然,麵無表情。

“鬼物凶殘?冇有人性?”

王尊搖了搖頭:“大可不必,在我眼中,人性纔是最可怕的東西,鬼物比人可愛多了,凶就凶,善就是善,從不兩麵,我不否認,有的鬼物禍害人間,興風作浪,但那隻是極少數而已,更多的鬼物,都是很善良的存在。”

“人性,往往比鬼物更可怕,正所謂畫皮畫骨難難畫心,人性人心,更瘮人,我說的對嗎?”

王尊笑了,要是拚嘴炮的話,他還真的冇有怕過誰呢!

“不對!”

“自古正邪不兩立,鬼就是鬼,人就是人,不能一概而論,妖魔鬼怪都是大凶之物,碰不得,遇上除掉為主,你與鬼物糾纏不清,你心術不正!”

林風很是決然,雙眼淩厲,手伸在包裡,想要掏出什麼東西來。

王尊搖頭:“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彆廢話了,我說的對嗎?老天師?”

老天師沉默了,他老眼深邃,不知道想什麼,他能看得出來,王尊雖與鬼怪為伍,但又好像冇有什麼邪性。

“廢話!”

林風突然襲擊,速度很快,練武之人,異於常人。

王尊雙眼一縮,抽出打鬼錘,狠狠的就是一錘砸出去。

林風手上的黃符被砸飛,人也退了好幾步之外。

他很驚訝,大吃一驚,雙手微顫發麻。

“彆逼我!”

王尊咬牙,什麼龍虎山道士,好像也不過如此吧?

同一時間,林風又動了,手上捏出兩道黃符,火焰炸出,撲殺上來。

“與鬼物為伍,用的武器也是稀奇古怪!”

林風頗有一些氣急敗壞的樣子了,不過也是,他可是修道二十年的人了,讓一個普通給一錘給砸飛出去,麵子上多多少少有些過不去。

王尊手上一伸,血色絲帶飛出,猶如一抹流光,迅速纏上林風的身體,把他纏得動彈不得。

林風大吃一驚,難以掙脫出來,王尊已經來到他的麵前,打鬼棒一舉,就是狠厲的砸下來。

同一時間!

老天師動了,速度更快,直接上來,一把抓住王尊的手腕,老臉微驚。

“年輕人,你衝動了,殺心很重!”

老天師手上一動,掌出衝力,王尊倒飛出去,也是吃了一驚。

老天師想要解開林風身上的血色絲帶,卻纔發現,看似透明的血色絲帶,他居然撼動不了。

王尊的寶貝,讓他出乎意料啊!

“我們無怨無仇,何必咄咄逼人?”

王尊還是遵守能不動手就不動手的原則,他不想與這些奇人異士發生什麼衝突。

“人鬼不兩立,職責所在!”

林風倒是嘴硬。

王尊歎了一口氣,看來今晚的事是難以和平解決了。

“把你身上的鬼東西放出來,我們大戰一場,自古邪不勝正,我讓你看看他們的凶惡!”

林風掙紮,如同一個蚤蛹一般,無法動彈。

王尊手上一招,血色絲帶飛了回來,纏回他的手臂之上。

“你確定要我的家人們出來嗎?”

王尊微微一笑,本來他是不想以多欺少,可是,人家似乎有這個要求,自己也不能不滿足是吧?

“放出來!”

林風氣急敗壞,雙指夾符:“我把他們一個個全部給你消滅掉,讓你明白什麼叫邪不壓正!”

“年輕人,你還是太年輕了,你這是在一步步走入深淵之中啊,我們真的是來搭救你的,你把糾纏自己的鬼物放出來吧!”

老天師也開口了。

其實吧,如果不是立場不同,王尊是挺佩服兩人的,他們確實是有一顆正義之心。

奈何,王尊很明白,自己的家人並不是什麼大凶之物,他與自己的家人始終保持在一個位置上。

“你們真的想好了是嗎?”

王尊笑了,他有點於心不忍啊。

“彆廢話,放出來,我把他們打得灰飛煙滅!”

林風一肚子的氣,惡狠狠的樣子。

“好!”

“既然你們有這個要求,那我就滿足你們吧!”

“出來吧,家人們,出來玩玩吧!”

王尊的聲音落下,陰風平地起,莫明的壓迫感出現在兩人的身上。

林風氣急敗壞的表情瞬間僵住了,老天師的老臉也在這一刻凝固起來。

兩人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他們看到,王尊的身後,五道身影聳立,無形的壓迫在加重!

“你說,你要把誰打得灰飛煙滅?”

一個冰冷又沙啞的聲音漸漸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