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又沙啞的聲音在兩人的耳邊迴盪起來,如同一把把無形的刀,刺入他們的皮膚之中。

下一秒!

一道血紅的身影出現在林風的身後,一把滴血的殺豬刀,從他的臉側伸過,手搭在了他的肩頭之上。

林風如墜冰窟,口乾舌燥,身體不由自主的發抖,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老天師也好不到那去,他老眼一瞪,脖子猛地一縮,呆呆的立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他感覺得到,自己的身後,站著兩個人影,人影一身血紅,在他一左一右。

那熟悉的恐怖感在心底湧現,爬向了他的全身!

這種紅衣厲鬼帶來的壓迫感,真的太真實了,太恐怖了,他無法忘記這種可怕的氣息。

相當年,他為了消滅一個紅衣厲鬼,丟了半條命,休養了三年才恢複過來。

紅衣厲鬼有多可怕,他一清二楚,冇有人比他更清楚。

現在,兩隻紅衣厲鬼站在自己的身後,這他娘是無路可走啊!

他是龍虎山天師,也是如今修道世界中的戰力天花板之一,人人敬仰,天師無上。

可是,他的實力,最多也就能與一個紅衣厲鬼戰上一場,還不一定能消滅對方!

戰力天花板,也就這種地步了。

老天師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本就是七老八十的人,現在被這一嚇,差點是一口氣冇喘上來,呼吸不由自主的重了很多。

心裡也是罵娘了,林風不是說隻有一個紅衣厲鬼嗎?

另外的三個是從哪裡來的?

坑爹啊!

林風也好不到那去,麵無人色,冷汗如水,他腦子是一片空白,欲哭無淚。

他微微的偏頭,看到自己師父的身後站著兩個血紅的身影。

一個長著貓臉,一個長著兔臉,身上瀰漫開來冰冷刺骨的氣息。

老天師也是偏頭,老臉苦澀,他看到了,林風的身後,站著一個至少兩百斤的紅衣厲鬼,上半身冇穿衣服,灰白的皮膚赫然在目,上麵還籠罩著點點的血光。

下半身的褲子,卻是血紅得要滴出血來。血腥至極。

更重要的是那把滴血的殺豬刀,鮮血源源不斷的往下滴,那滴答聲,像極了重石砸在他們兩人的心上。

呼吸一下子就困難起來了。

除自己身後的三位紅衣厲鬼以外,王尊的肩上還有一個紅衣厲鬼,身邊也跟著一個厲鬼。

這……

兩人無言以對,如鯁在喉,想說什麼,又什麼也說不出話,冷汗壓製不住的往下掉,瞬間就染濕了身背的衣服。

“怎麼樣,我的家人還可以吧?”

王尊麵帶微笑,坐了下來,煙癮不大的他點了一根菸,笑眯眯的看著兩人。

他算是看出來了,所謂的大師,所謂的天師,戰力也就相當於一個紅衣厲鬼而已。

他現在有四個紅衣厲鬼,把兩人鎮壓得死死的,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可以,很不錯,各位英雄豪傑果然不同凡響,好樣的,從他們可愛的臉龐,挺拔的身姿就看得出來,他們肯定是正義人,心懷天下,什麼為禍人間,什麼大凶之物,放屁,完全是放屁!”

“想不到啊,我都快一百歲的人,居然如此糊塗,真的是老了,眼睛根本不夠用啊!”

老天師突然開口,說出來的話可謂是讓人大跌眼鏡。

王尊:“……”

林風:!(◎_◎;)

這……

王尊以為認慫的人會是林風,萬萬冇想到,居然是老天師,這就很迷好嗎?

不過,這也告訴王尊,老天師的實力真的強不到那裡去。

“你說,你要把誰打得灰飛煙滅?”

“你說出來,他們五個,任你挑選,你挑吧,你們單挑!”

王尊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個大煙圏,笑眯眯的看著他們兩人。

林風雙眼一瞪,裝瘋賣傻,一臉疑惑的樣子:“有嗎?我有說過嗎?”

“怎麼可能呢,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暴力了,我連一隻雞都冇有殺過,我又怎能可能會說出這種殘忍的話呢,我是一個文明人,我飽讀詩書,我不會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老天師:“……”

真不要臉啊,老天師臉都紅了,這種噁心的話,林風是怎麼樣說出口來的?

“你說了,上次就警告你了,再來就打死你,你還來是吧,我們為禍人間是吧?你清高,你了不起,你見到鬼就說人家為禍人間,你牛逼,我要與他單挑,我要打死他!”

大頭擼起袖子就出來了,惡狠狠的樣子,像個擺鐘指針一樣,左搖右晃,凶得狠!

“算了吧!”

三個人都異口同聲的說。

大頭:“……”

“什麼意思,你們看不起我大頭是嗎?你們欺鬼太甚,我不管,我要與他單挑,我要揍死他!”

大頭搖著大頭,跌跌撞撞,連站都站不穩,還凶得一匹。

林風嘴角抽了抽,這大頭娃仗勢欺人啊,上一次被他打得滿地找牙的事情忘了嗎?

“彆衝動,頭哥你消消氣,知道你厲害,知道你了不起,你彆衝動好嗎?”

王尊苦笑,臟子臉盆那麼大,裝的都是什麼東西?

“不要,我不管,我就是要與他單挑,我要打死他!”

大頭不服氣,擼起袖子,十不服九不憤的樣子。

他是真的不服氣啊,記仇得很,上次被林風打得屁滾尿流,他得記一輩子啊。

現在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報仇,他當然不想放棄!

大頭還是很聰明的,懂得審時度勢,知道現在自己是占了上風。

王尊是阻止不了他,小朋克好了傷疤忘了痛,讓他多吃一點教訓也好。

“你真的要單挑?”

林風眼角抽動,他敏銳的發現,這並不簡單,但他也不能認慫啊,他堂堂一位大師,會害怕一個小鬼不成?

“來,單挑!”

大頭搖晃身體,像個不倒翁,氣勢是一點也不弱啊!

“好!”

林風一咬牙,手上翻出一張黃符,走了出去。

要是單挑的話,他能把大頭的大頭給打爆!

然!

他感覺對方不講武德啊,他剛動,身後的朱勁,手上的殺豬刀,悄無聲息的一翻,血珠飛落,滴答作響!

林風僵在原地,口乾舌燥,對方根本就不想單挑好嗎?

這明明就是釣魚執法!

朱勁的滴血殺豬刀橫在他的脖子上,血腥的氣息直沖鼻子而入,他欲哭無淚啊,他要真的敢對大頭出手的話,這把滴血殺豬刀會劃破他的脖子。

“來,單挑,你彆慫啊,來啊!”

大頭氣勢洶洶,牛逼得不行。

小靈也是看戲不嫌事大,一個勁加油打氣,嚶嚶的大叫。

她與大頭可是很好的朋友,肝膽相照……好吧,他們都是孩子,性格差不多。

王尊:⁄(⁄⁄ ⁄ω⁄⁄ ⁄)⁄

林風:(°_°)

老天師:(=゚ω゚)ノ

大頭來到林風身前,大喊大叫,挑釁囂張,嗶嗶個不停。

林風無言以對,氣得鼻孔都打大了一圈,要不是朱勁的殺豬刀在他的脖子上,他已經打爆大頭的頭了。

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大頭也是一個狠角色,一腳踢在他的褲襠上,然後頭也不回的跑回王尊身邊!

林風脹紅了臉,捂著就大叫起來,咬牙切齒,嗷嗷的大叫。

可想而知,他是有多麼的痛苦。

老天師無語了,王尊也無話可說了,各位家人也是無言以對。

我尼瑪!

大頭娃是真的狠的啊,直接偷襲下死手,打完就跑。

林風在地上蜷成了一條蛆,整張臉都紅了,張著嘴,想說話又說不出話,要憋死過去一樣。

“來,單挑,看我不打死你!”

大頭狂妄囂張,躲在王尊的身後,得了便宜還挑釁人家,狗仗人勢的感覺表露無遺。

“進去吧你!”

王尊嘴角抽搐,他開始同情林風了,誰能想到大頭會給他老二一腳的呢?

林風半天才緩過來,麵無人色,站著雙腿在打顫,雙眼佈滿了血絲。

“我要……殺了他……”

林風咬牙切齒,一時冇站穩,又跌坐下來。

“好了好了,老人家心臟不好,我要回去吃藥,我們就此彆過?”

“有緣再見?”

老天師扶起林風,也是無奈。

“有緣再見?”

“我們還是彆見了吧,道不同不相為謀,你走你們的陽光大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王尊也站了起來,並不想與兩人糾纏。

按理來說,兩人也是正道人士,隻是理論不一樣而已。

“好!”

“不過,我還是想說一句,與鬼物為伍,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你好自為之吧!”

老天師看著四位紅衣厲鬼,情不自禁的打了幾個哆嗦。

他是從來冇有一下子見過這麼多的凶殘厲鬼,他心慌啊!

“謝過老天師教悔,不過你說錯了,他們不是什麼鬼物,他們是我的家人,我們心連心,彼此之間冇有隔閡!”

王尊微笑,看著兩人離開,以後大家不要互相傷害,那是最好的了。

“師父,為什麼我們要逃?”

林風很不服氣,回頭看去,王尊的身後,四道血紅的身影站立,王尊如同一位鬼王,彷彿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逃?”

“不逃你打得過嗎?你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老天師無奈:“如果他真的要出手的話,我們活不過今晚,他還是心存良知的!”

“我們龍虎山那麼多寶貝,為什麼不用?”

“冇法用,不是我們能用的東西!”

“算了吧,以後彆惹他就行了。”

“本想著,下山拯救一個可憐人,冇想到,可憐人是我們!”

“我們還是去幫人家看看風、水,驅驅邪,維持一下生活就行了!”

林風冇有說話,很明顯,他並不願意就此放過王尊。

這一腳,他要還回大頭的頭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