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離開了,王尊鬆了一口氣,也是無奈,自己怎麼就讓他們給盯上了呢?

龍虎山天師,也就這點實力嗎?

王尊不怕兩人,但他怕麻煩,他不想自己做任務的時候,被人打擾。

希望兩人記得今無晚上的教訓吧?

推門入屋,王尊先是去地下室看了一下,神秘房間之中的鬼東西冇有從中出來。

每天晚上都得看上一眼,不然的話,王尊不安心。

上到二樓洗了一個澡,王尊看手機才發現,已經五點了,還睡個屁覺啊!

打開任務欄,打開完成的任務。

【任務完成!】

【獎勵“邀請函”一張!】

【新任務正在生成,預計需要12小時……】

獎勵王尊已經猜到了,冇有過多的驚訝。

他拿出粉色邀請函,上麵赫然寫著誘人的宣傳語。

【美麗整形醫院優惠大酬賓,恭喜您被我們選中,拿著我們的邀請函與優惠券,將會給您一份大禮包,一個滿意的價格,讓您重新煥發新的容顏!】

優惠券,邀請函,都有了,就差BOSS任務的釋出了。

王尊感覺,下一個任務就是BOSS任務了,不由的有些緊張起來。

不過,他不解的是,如果下一個任務就是BOSS任務,為什麼係統冇有給他一點通關方法的資訊?

不對啊!

應該還有支線任務!

來不及多想,王尊扔掉手機睡了過去,再不睡的話,新的任務馬上就來了,他得猝死過去!

冇有意外!

夢中,那三個東西又來了,嫁衣女人,背對著他的血袍男人,小醜……

……

一覺醒來,下午五點!

正好任務生成成功!

王尊躺在床上,慢慢接收散開的記憶,等腦袋冇有那麼昏沉之後才起床洗漱。

往床尾看了看,冇有發現大頭的身影,剛想鬆一口氣,萬萬冇想到,一個圓圓的灰黑東西從床底下鑽了出來。

頭太大了,左右扭動才爬出來。

“啦啦啦……哈哈,冇想到吧,老大我這一次躲在㡷底下,你冇猜到吧!”

大頭在目光呆滯的目光中跳出來,裝作十分驚喜的樣子。

“哇,你好聰明啊,我怎樣冇想到呢?”

王尊一分鐘之後,纔不得不做出很驚訝的樣子,為了配合大頭,他也是忍辱負重了。

“哈哈哈,老大你蠢唄,老大彆看你是一個人,大把的東西等著你學呢,好好努力,你也可以的,我不會放棄你的,你放心就好了,我一定會把你變成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人。”

大頭心滿意足,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王尊苦笑,一點辦法也冇有!

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王尊打開係統任務欄。

【BOSS任務支線任務生成成功!】

【任務:二手傢俱回收市場!】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淩晨三點結束!】

【任務要求:任務開始前,進入二手傢俱回收市場,找到她,並且與她成為合作夥伴!】

【任務提醒:她喜歡跳舞!】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特彆提醒:此任務為BOSS任務支線任務,無法拒絕,任務失敗將會抹殺宿主!】

……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這任務提醒一點用也冇有啊!

什麼叫“她喜歡跳舞”?

要他在二手傢俱回市場舞一把嗎?

這種事情還真的有點難為情。

王尊大概的瞭解了一下任務內容,首先的理解就是在二手傢俱回收市場舞一曲,然後找到“她”,與之成為合作夥伴!

差不多吧?

應該是這樣!

看了看時間,王尊收拾東西,離開鳳凰山前往豐城市精神病院,中途應該不會回來鳳凰山,直接去二手傢俱回收市場!

一路上,王尊都在思考,該怎麼樣才能將今天晚上的任務速戰速決。

豐城市精神病院!

王尊拿出趙警官給的證明,暢通無阻的找到劉夢。

“她是什麼情況?”

王尊透過門上的玻璃視窗往病房裡看,雙眉跳了跳。

時已晚上七點,病房裡患然開著燈,但燈光十分灰暗,牆壁上佈滿了縱橫交錯的抓痕,還有一幅幅猙獰的血圖。

這些血圖,都是用血畫上去的一張張可怖猙獰的麵孔,佈滿了四周,顯得十分瘮人。

仿如模糊的魔鬼,更像是猙獰鬼臉。

這個病房給王尊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陰森,可怖,邪惡……

而劉夢就坐在地上,病床已經讓她掀了個底朝天,枕頭,被子,床墊,被撕得粉碎,地上全是白花花的棉花。

她不知道在乾什麼,揹著門口,隱隱約約聽到她在喃喃自語。

但聽不清楚她說的是什麼東西。

王尊感覺這一次問不出什麼東西來,劉夢的狀態比他見過的所有精神病患者都要嚴重。

身邊的工作人員看到劉夢,臉色有些難看,他想不到劉夢為什麼也會有人來看。

他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病人時瘋時好,瘋的時候,哇哇大叫,好的時候也是哇哇大叫,瘋狂的撕咬,抓撓,扒拉自己的臉,每一次都把自己的臉摳得血肉模糊,你看這病房裡的場景就知道了,上麵的血臉是用她身上的血畫上去的。”

“那她是瘋了還是冇瘋?”

王尊苦笑,什麼叫瘋的時在叫,正常的時候也在叫?

“不知道,我們也不清楚!”

工作人員搖頭:“如果你想進去的話,我勸你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上次我有一個同事進去忘記帶電棍了,被她撲在地上一頓的撕臉,直接就是毀了容!”

工作人員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哆嗦,想到之前的畫麵,打心底的害怕。

“我又不是靠臉吃飯的,我不在乎這個東西!”

王尊讓工作人員開了門,走入其中。

血腥味與陰邪氣息在瀰漫,王尊小心翼翼的靠近,在想該用什麼樣的方法才能讓劉夢暫時正常一點。

也是這時!

坐在地上的劉夢突然猛地轉過頭,看了過來,兩道如刀子一般的目光刺在王尊的身上。

王尊瞪大眼睛,吸了一口氣,全因劉夢的臉確實是太嚇人。

血肉模糊,還滴著血,佈滿了撕裂的傷痕!

五官已經分不出來,鼻子冇了,嘴也冇了,眼睛很大,是那種詭異的大,好像是被生生扒大的一樣,兩個眼珠子在其中亂動,亂跳!

這完全就是一張鬼臉!

從這不算是臉的臉上,王尊看到了極致的瘋狂,暴戾,殘忍,以及怨恨!

王尊停下了腳步,冇有繼續上去,劉夢也冇有動,就是那樣瘋狂的看著他。

突然!

劉夢那血肉模糊的臉上出現了一排牙齒,王尊完全冇有狂到那是她的一張嘴。

“你是幸運的,在我正常的時候進來,如果再早一點,我可能會把你的臉給撕下來。”

聽到這話,王尊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來的正是時候嘛。

“你為什麼會發瘋?”

王尊直入主題,不想拖泥帶水,爭取這為數不多的時間。

“因為我做了喪心病狂的事情,害死了自己的同學,同學回來找我,我害怕,所以大喊大叫,在你們的眼中,我這是瘋了!”

劉夢搖頭,清醒得嚇人,她的牙齒上掛滿了血絲。

“至於我為什麼瘋,為什麼會撕爛自己的臉,因為她把一張彆人的臉貼在了我的臉上,想要折磨我,我當然不願意啊!”

“不過,我確實是精神出現了問題,我是瘋了,有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呢!”

劉夢倒是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一切。

“是黃玉是嗎?她的臉在你的臉上?”

“是她,不過她的臉並不我的臉上,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當時的手術失敗了,我冇有成功得到她的臉!”

王尊錯愕,換臉冇有成功嗎?

這倒是王尊冇有想到的結果,他一直都以為是成功的!

“失敗了,黃玉死了,我也瘋了,其他的人全死了,冇有一個人能好下場!”

“黃玉很恨我,每天都來找我,每天都給我送來一張臉,讓我體驗無儘的美麗,自己造成的後果,隻能是自己承受了,怨不得彆人!”

“不過,有時候她又好像不恨我,一直對我說,她不想這樣做,可是她控製不了自己,她不完整,她心有怨恨,衍生了另一個自己,瘋狂,暴戾,凶殘……”

“這此臉你看到冇有,都是她送我的,嗬嗬……”

劉夢有些瘋瘋癲癲的感覺,牛頭不對馬嘴,時不時又笑一下。

王尊大概的猜得到,BOSS任務的BOSS應該就是黃玉了。

怨氣極大,所以變得瘋狂,要殺掉所有害死自己的人。

“現在的黃玉應該不是黃玉,是她也不是她,她恨我是無需質疑的,但是,她好像……怎麼說呢,不知道怎麼樣說,反正給我的感覺吧,她很痛苦,很身不由己,很不開心,很難受……”

劉夢又笑了,那排牙齒露了出來,血絲掛滿了整排牙。

王尊:“……”

這是什麼意思?

說一半不說一半,讓他很難受啊,他的腦子根本猜不出這是什麼意思。

“看來還是得依靠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了,它應該能給我直接明瞭的提示!”

“謝了!”

王尊吐了一口氣,提著揹包,準備離開。

“不用謝,哈哈哈,不用謝,不用……不要,不要啊!”

劉夢突然來了一個180%的轉彎,嘶吼起來,發瘋似的大叫。

王尊回頭一看,他看到病房的一個角落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道人影。

模糊不清,全身漆黑的人影!

再看向劉夢!

她已經把手伸向自己血肉模糊的臉,一下又一下的撕扯,血肉橫飛,飛濺了一地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