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尊喋喋不休之下,老闆將要撥刀之時,終於對任務有了一些眉目。

老闆風風火火,急急忙忙的走了,回家還不忘瞪了王尊一眼。

王尊苦笑,他很煩人嗎?

冇有吧?

係統提醒,任務正式開始!

不知不覺之間,二手傢俱回收市場裡變得更加的黑暗了,是那種摸不透,卻感覺得到的陰暗。

陰風陣陣,呼呼的刮來,捲起地上的碎屑,一發黃的落葉。

王尊打開頭上的燈,強力的燈光掃向周圍,這裡到處都是二手傢俱,這些傢俱上透發著一種被人拋棄的感覺,好像這裡是一個被世人遺忘的角落。

王尊順著之前老闆指的方向,看向那邊的儘頭,也不知道確切的是哪個地方,隻能是往那邊走去。

“沙發?”

“沙發上跳舞?”

會是自己要找的鬼東西嗎?

不敢確定,找到沙發再說。

偌大的二手傢俱回收市場裡一片安靜,陰風呼呼,隻有王尊自己腳步踩在沙石上發出的聲音。

往前走,周圍是亂七八糟的傢俱,什麼都有。

在一個十字路口,王尊停了一下,他往右邊的路口看去。

沙石鋪成的路邊上,靠著一麵鏡子。

落地鏡很老,鏡框是幾十年前的樣式,鏡子被一塊紅布蓋著。

紅布輕柔,在夜風的吹拂下,如同水麵一樣湧動起來。

王尊注意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那紅布蓋著的鏡麵上,好像有一個人影!

明明鏡子上已經蓋了一塊紅布,為什麼鏡麵裡還會出現人影?

這就匪夷所思了。

當然是不正常,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尊冇有猶豫,直接走了過去,抓住鏡子上的紅布就是一扯!

鏡麵模糊,上麵積累了一層灰塵,什麼也看不到。

這就更加的不可思議了,連反光點都冇有,鏡麵上又怎麼會有人的影子呢?

伸手在鏡麵上抹了一把,隱隱約約的能看到自己模糊的影子出現在鏡子上。

王尊剛想認真的看,眼角餘光突然一掃,他看到了馬路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人影站在馬路中間,全身烏黑,當燈光照過去時,人影迅速躲入周圍的擺放的傢俱之中。

王尊放下手上的紅布,他卻冇看到,自己的影子居然留在了鏡麵上,被紅布蓋住。

燈光往那人影躲進去的傢俱裡照了照,王尊在想,自己要不要過去看一看?

萬一是自己要找的鬼東西呢?

小心翼翼,輕手輕腳,王尊走到那堆傢俱的位置,這些傢俱各種各樣,但藏不了人,冇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王尊左右掃了一眼,冇有發現那躲入這裡的東西。

鬼東西的能力五花八門,想躲起來的話,王尊可找不出來。

剛要離開,王尊又停了下來,無意間,他看到了一張化妝桌!

化妝桌上有一個椰形鏡子,也積累了一層溥溥的灰塵。

王尊看到,那灰塵下而的鏡麵上,好像有一個人影。

鬼東西!

王尊正對著化妝桌的鏡子,上麵根本冇有他的影子,積累了一層灰塵的鏡麵也不可能照得出他的身影。

伸手,將鏡麵上的灰塵抹去一把,他的身影終於是出現在了鏡麵上,隱隱約約的一個黑影。

與他一同出現的,還有一個人影!

那人影十分的高大,從鏡麵上的照映來看,高大的人影就站在自己身後一米左右的左邊。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稍稍的回頭用眼角餘光往左後方看去。

什麼也冇有!

再回頭看向鏡子上,那高大黑暗的人影依在,還是在他的左後方一米左右。

王尊往右邊走一點,那人影根本就冇動,還是還他的左後方。

無論他如何的變換位置,那黑暗高大的人影不移動的情況下,總能出現在他的身後,一寸不移,一絲不偏!

這就神了!

王尊伸手又抹了一把鏡麵,發現明明自己冇有往前走,鏡子麵上的高大人影卻像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

即將露出水麵一般!

王尊倒是一點也不怕,隻是好奇,這鬼東西是怎麼樣做到的?

王尊盯著鏡麵上的高大人影一直看,高大人影從一團黑慢慢變得灰暗,又從灰暗演變成一個人的輪廓,然後是身上的衣服,衣服下的雙手……

高大人影的樣子一點點露了出來,變得清晰,變得真實。

他足足高出王尊兩個頭,身上穿著筆直的西裝,露出來的雙手卻無比枯瘦,皮包骨頭,又長又尖。

一頭短髮清爽,臉上掛著的卻是一張馬臉!

馬臉很長,馬嘴幾乎要碰到王尊的頭頂上,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睛裡,閃著瘋狂又怨毒的光彩!

王尊冇有動,他看著鏡子裡的馬路男人,眼角餘光往自己左邊瞟了一眼,還是冇有發現其的身影。

王尊慢慢的,有些明白了,恍然大悟,臉上露出一個笑容。

馬臉男人,其實就是在鏡麵上。

注意,是鏡麵上,而不鏡子裡!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王尊怎麼樣換位置,馬臉男人冇有任何動作,卻能在自己的身邊寸步不離。

“你想乾什麼?”

王尊主動出擊,眯起眼睛。

馬臉男人明顯是怔了一下,他懷疑人生了,他以為自己露出真麵目之後,王尊會驚慌失措,會屁滾尿流,會慌不擇路。

萬萬冇想到,王尊不僅冇有絲毫的波瀾,反之還露出了一個微笑,還主動的開口了。

這與之前的人完全不一樣啊!

“為什麼不說話?”

王尊繼續發問,緊盯馬臉男人!

突然!

馬臉男人什麼也不說,馬臉一獰,枯枝一般的雙手猛地叉了出來。

一雙鬼手從鏡子上猛地叉出,直向王尊的脖子。

王尊早有準備,血色絲帶飛出,纏上馬臉男人的雙手,然後就是一把石灰粉!

喳!

白煙沸騰沖天,馬臉男人嘶叫,居然發出了馬鳴的聲音。

他想掙脫血色絲帶的束縛,殊不知王尊迅速出手,一把抓住他的手,將他從鏡麵上拉了出來。

“小靈!”

王尊低喝一聲,小靈大頭都跳了出來,瞬間變幻戰鬥模式,毛髮悚立,尖牙利爪,青火纏嘴。

大頭不甘示弱,大腦袋一晃一甩,就是一錘下去。

王尊舉起打鬼錘,一錘轟下。

咚!

馬臉男人的一條腿被錘碎,化成了一塊掘四四方方的血肉。

王尊還想繼續砸一錘的時候,兩個鬼東西已經把馬臉男人給撕碎了。

兩個鬼東西吸取馬臉男人的力量,小靈的雙眼深處白光更盛。

大頭倒是一點變化也冇有,不知道是不是實力太低需要更多的力量,還是怎麼回事,從一開始到現在都冇有什麼變化。

“小渣渣,彆以為你長了一張馬臉就很了不起,我還長了一個臉盆大的大頭呢!”

大頭沾沾自喜,王尊白了他一眼,將她塞回影子裡。

繼續往那沙發的方向走去,幽暗死靜的二手傢俱回收市場無比的詭異,陰風不停,呼呼作響。

王尊慢慢的往前走,路邊的一個破櫃子上的小格門卻突然打開了,用力過猛,撞出了聲音。

猛地看過去,王尊看到那櫃子最上麵的小格間的門在輕輕的晃動。

小格間裡一片黑暗,卻能聽到一個若有若無的呼吸聲從中傳出來。

有鬼東西?

王尊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

這個櫃子很老,以前應該是紅色的,時間太久了,上麵的紅色油漆掉得差不多了,櫃門上還殘留著兩個“喜”字留下來的痕跡。

王尊靠近,不僅那若有若無的呼吸聲變得清晰起來,還有一個幽幽的哭聲從小格間裡傳出來。

小格間也是奇怪,也許是太久以前的產品,一米多長的櫃子,最上麵的格隔層卻隻有一個門。

王尊來到櫃子前,先是打開櫃子下麵的門,什麼也冇有。

然後,他將小格間的門給抓住,裡麵一片漆黑,還有一絲絲的陰風從中吹出來,像極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洞。

幽幽的哭聲,沉重的呼吸聲,從黑不溜秋的格間深處傳出來。

格間很深,而且是往右伸展,王尊根本看不見深處藏著什麼。

藏著一個鬼東西?

不應該啊!

小格間並不大。

王尊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把頭伸入格間之中,往黑不溜秋的深處看去。

這一看,可是把他嚇了一哆嗦。

黑暗的格間裡,好像是有一團什麼東西,黑不溜秋,圓圓的,長長的。

頭上的燈光直直打在這圓圓的東西身上,映入眼簾的是長長的頭髮,如同無數的蛇,在小小的格間之中蠕動,爬動。

人頭!

那是一個人頭!

被蠕動的長髮覆蓋著,幽幽的哭!

王尊瞪大眼睛,大家的頭都在小小的格間之中,相隔也就一臂之長而已。

吞了一口口水,王尊剛想把頭縮出去,殊不知,那蠕動的黑髮就像是蛇一樣纏了上來,纏上他的脖子。

冰涼,還帶著絲絲的濕潤,王尊被嚇了一跳,並冇有輕舉妄動,迅速平靜下來。

“你為什麼哭?”

王尊主動出擊,展露出鬼怪好感臉。

嗚嗚嗚嗚……

幽幽的哭聲冇有停下來的那一刻,反而是越來越響,越來越大。

“可憐的孩子,你發生了什麼事情,告訴哥哥,哥哥幫你一把!”

嗚嗚嗚嗚……

頭顱一個勁的哭,就是不說話。

“來,讓我看看你的臉……”

王尊把一隻手伸入格間之中。

“不要……”

頭顱驚叫一聲,往後跳了一下。

“不要怕,放輕鬆一點,來,讓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