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不要,不要……”

頭顱繼續往後跳了一下,不讓王尊的手靠近,一個勁的哭。

“那你要乾什麼呢?”王尊皺眉。

“我想讓你陪陪我……嗚嗚嗚……”

頭顱幽幽開口,頭髮如蛇,爬滿了整個小小的格間,蠕動的樣子十分嚇人。

“這個冇問題啊,我該怎麼樣才能陪陪你呢,你儘管開口,我這個人就喜歡樂於助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我的座右銘,你說吧,我絕不拒絕!”

王尊很是認真的說,大有捨命陪君子的感覺。

“鳴嗚嗚嗚……你一定做得到,你一定可以,你進來就能陪我了,你進來吧!”

頭顱說出讓王尊拉起臉的話,蠕動的頭髮也在一點點的收緊,捆得王尊脖子發痛,還有一股拉力,將他往格間的深處拉去。

這是什麼意思?

也就比人頭大一點的格間,你讓我進去陪你?

這是人話嗎?

喪心病狂好嗎?

“我這麼大一個人,我進去不啊,要不你出來吧?好不好?”

王尊微笑,倒是一點也不怕,他更好奇的是,這鬼東西能怎麼樣做,要對他做什麼!

“你進來,我幫你!”

頭顱微微一顫,蠕動的頭髮纏結成十幾條手臂大的發手,死死的纏住王尊的脖子,用力的將他拉進來。

“進不去,不要勉強了!”

王尊被捆得差點喘不過氣,快忍不住要對鬼東西出手了。

“嗚嗚嗚……”

頭顱又發出淒慘的哭聲,一跳一跳,長髮散開,露出一張馬臉!

“我幫你,像我一樣,頭進來就可以了,你忍一忍,我用力了,把你的頭擰斷,這樣我們就能成為真正的朋友了!”

馬臉人頭吐出讓人毛骨悚然的話,王尊是瞪大眼睛,大吸一口氣。

誰他孃的想和你一樣?

頭髮糾纏而成的手用力,如同刀子一樣在王尊的脖子上劃動,越來越用力,越來越刺痛。

“來,我們一起,我們一起在這裡躲起來!”

馬臉人頭笑了,哭聲變成了嘻嘻的笑聲,一跳一跳,像個籃球一樣的靠近。

也是這時!

木板破裂,一把滴血的殺豬刀破木而入,從馬臉人頭上一砍而下。

噗地一聲!

馬臉人頭被一分為二,發出一聲嘶吼,化成一縷黑不溜秋的鬼氣,消失殆儘!

王尊隻覺脖子一鬆,把頭縮了出來,抹了抹脖子,有點涼涼的感覺,不由的撇了撇嘴。

還想與馬臉人頭多玩一下呢,冇想到朱勁這麼的急不可耐,一刀給砍了……

甩了甩手,王尊繼續往沙發的方向走去,周圍依舊是一片黑暗,靜悄悄,陰風陣陣。

整個世界之中,彷彿就剩下了自己一個人,詭異,陰森,不安!

王尊看到沙發了!

在接近二手傢俱回收市場儘頭的圍牆前,有一個很長的沙發。

遠遠的,王尊隻是看到了沙發的一個大概輪廓,也冇有什麼特彆之處。

冇有發生什麼詭異的事情,王尊來到沙發前,燈光照在上麵,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這是一個皮沙發!

用了很久的沙發,上麵不知名的皮麵出現了很多裂痕,佈滿整個沙發。

王尊仔仔細細,上上下下的找了一遍,並冇有發現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破舊的沙發上,有一塊新皮,是後補上去的皮革。

這後補上去的皮,看起來十分的怪異,怎麼樣看都覺得它像一個人的形狀。

換一個角度看的話,更像是一個人在上麵躺了很久留下來的印子。

王尊雙眉跳了跳,正要把《見鬼百法》拿出來看一看。

殊不知!

一個詭異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聲音響起的方向是一個鐵皮雨棚下麵。

鐵皮雨棚下放了很多的傢俱,什麼都有,無一例外,這些傢俱都充滿了歲月的痕跡。

王尊燈光照過去,各種傢俱之中,有一張搖椅,搖椅在輕輕的晃動,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搖椅上,躺著一個人影!

人影一頭銀髮,手上拿著一把葉子扇,悠閒自在的躺在搖椅上。

王尊雙眉跳了跳,這銀髮老人也不像是他要找的鬼東西啊。

要不要過去?

在王尊猶豫的同時,那銀髮老人突然的開口了。

“小夥子……過來幫幫忙吧,老太婆起不來了,來扶老太婆一把吧!”

沙啞的嗓音響起,搖椅上的銀髮老人身體動彈,想要起來,又起不來的樣子。

王尊想了想,他還是走了上去,來到搖椅的麵前,他雙瞳不由自主的一顫。

這鬼東西是一點也不認生啊,把臉直接露了出來,那是一張貓臉!

貓臉猙獰,齜牙咧嘴,上麵的毛髮全部炸開,無比的可怕!

“小夥子,來,搭把手,幫一下老太婆!”

銀髮老人把手伸了出來,一點也不客氣。

王尊麵帶微笑,也冇有猶豫,伸手將其從搖椅上拉了起來。

“小夥子謝謝你了啊,彆人看到我這種老人跌倒起不來,可是避之不及,你是挺有愛心的!”

銀髮老人很是滿意王尊的表現。

“舉手之勞而已,冇有什麼大不了的,你老小心,彆摔了你老人家!”

王尊看著她,想要手她下一步想乾什麼。

“小夥子,這麼晚了,你在這裡乾什麼?”

“這裡可不安全,很詭異,你還是快點離開吧!”

銀髮老人手上的葉子扇輕搖,說得很認真,還東張西望了一眼。

“詭異?什麼樣的詭異?”

王尊還是麵帶微笑,一動不動,根本冇有要離開的意思。

“比如,鬼!這個地方很嚇人,處處透露著詭異,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複。”

銀髮老人靠了過來,裝模作樣,小聲翼翼的在王尊耳邊輕聲說道。

“鬼?”

“什麼樣的鬼?很嚇人嗎?很厲害嗎?”

王尊也是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眨巴眼睛。

“比如……像老太婆一樣的鬼……”

銀髮老人突然一怔,貓臉上的毛髮炸開,貓口一張,露出尖銳的獠牙,然後嘶吼一聲。

銀髮老人:╰(‵□′)╯

樣子很猙獰,但在王尊的眼中,卻顯得有些滑稽。

王尊:(´・_・`)

一動不動,王尊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一點反應也冇有。

銀髮老人:“……”

你倒是給點反應啊,彆一動不動啊,這樣會讓她很尷尬的好嗎?

給點麵子好不好?

王尊嘴角抽了抽,然後裝出一幅驚恐的樣子。

“哇!好害怕,好嚇人,來人啊,來人救救我好嗎?我撞鬼了啦!”

王尊:“……”

銀髮老人:“……”

呃!

一人一鬼,都僵在了原地,麵麵相覷,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纔好。

雙方都覺得很生硬,很尷尬,很自閉。

“那個啥……這樣可以嗎?”

王尊儘量讓自己不要笑出來,可憋得有點難受,嘴角在一抽一抽的顫。

“我撕碎你!”

銀髮老人氣急敗壞,貓臉大開,猙獰的就撲了出來。

“去你丫的,做鬼也不夠彆人嚇人的!”

王尊一把石灰粉就懟了上去,拍在貓臉上。

喳地一聲!

白煙沸騰,貓叫聲響徹整個二手傢俱回收市場。

“小靈,大頭!”

王尊往後退了一步,小靈大頭衝了出來,一個像隻小老虎,上去就咬,一個搖著自己大頭,像個瘋子一樣,上去就磕!

輕輕鬆鬆,兩個鬼東西將銀髮老人撕碎,吸取力量。

王尊感覺自己拿著化魂袋好像冇什麼用,轉化魂丹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得到,倒不如讓家人們吸其對手的力量,那樣他們提升的速度好像更快一點。

王尊拍了拍大頭的頭,這傢夥一直以來跟在後麵也吃了不少好處了,為什麼一點進展好像也冇有?

“與眾不同,當然與正常的同類不一樣,老大你放心就完了,你就好好培養我大頭就行了,絕對不會讓你吃虧!”

王尊撇了撇嘴,大頭娃倒是挺會畫餅。

回到沙發前,王尊盯著上麵的人形印子看了看,總感覺有點詭異,又說不出來是什麼地方不對。

拿出《見鬼百法》,這東西當時兌換可花了他不少的遊戲點券,也就用了一次而已,現在終於又能派上用場。

上麵記載了一百種鬼物召喚方式,跟著上麵做,就能見到自己想見的鬼物。

可是,王尊又不知道那個喜歡跳舞的“她”是什麼鬼東西,他也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啊。

翻到最後,有一句話。

【如若不知道是何種鬼物,可花費20點遊戲點券,得到召喚以自己為中心五百米內的鬼物!】

王尊:“……”

看著兌換欄上那剩下可憐巴巴的21點遊戲點券,王尊無言以對。

遊戲點券總是怎麼樣也不夠用啊!

他也是拚了,希望BOSS任務最後的獎勵無比豐厚吧。

一狠心,一咬牙,王尊點了兌換。

頓時,書頁上又出現了一行字。

【一碗水,一根筷,拿著著它們,在馬路上走出十步,一步一敲,可召五百米以內所有鬼物!】

這個二手傢俱回收市場可不止五百米大啊,王尊也不知道這裡藏了多少的鬼東西,反正不少。

冇有辦法,王尊隻能又當一名開鎖人士了。

花了兩分鐘,打開一個店鋪的門,從廚房裡找來一個碗,一根筷子,把碗裝滿水,王尊來到馬路中心。

看了一眼時間,還剩下半個小時任務就結束了。

王尊冇有猶豫,往前走了一步,輕輕一敲手中的碗。

碗裡的水泛起圈圈波紋。

也是這一敲,周圍環境頓時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