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聲?

黑瓦罐裡的東西要出來?

但出不來。

難道說,這是某個人封印大凶之物的物品嗎?

自己找黑瓦罐,到底是對是錯?

要知道,彆的什麼瓦罐裡麵照樣裝著詭異的東西,但是人家能隨意出入。

這個黑瓦罐裡的東西明顯是出不來,被封印住了。

王尊這一下又有點猶豫了,自己要是得到了黑瓦罐,不會給自己又找來一個敵人吧?

不過,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應該不會這麼坑吧?

黑瓦罐應該對自己有用纔對!

“那黑瓦罐很詭,我勸你還是不要找死比較好,黑瓦罐裡的東西是出不來,但絲毫不阻礙它活蹦亂跳!”

老人臉色疑重,無比認真。

“活蹦亂跳?”

這是什麼形容詞?

“是的,活蹦亂跳!”老人很認真:“我親眼看過黑瓦罐在黑靈山一蹦一跳的下來,我還見過黑瓦罐在我的木屋前蹦蹦跳跳,像個孩子一樣,裡麵的東西是出不來,但它也能控製黑瓦罐走來走去,跳來跳去。”

“那個黑瓦罐邪門得很,最好還是彆與它扯上關係,當然,你好像也不怕這個,你隨意吧,我是不敢與你攪這渾水。”

老人苦笑,心裡五味雜陳,難以形容。

“黑靈山上三十米西邊處的小平台嗎?”

王尊點點頭,咧嘴一笑:“老人家,夜深了,好好休息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王尊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往黑靈山上走去,小山路兩旁都是擺得整整齊齊的瓦罐,多不勝數,十分的瘮人。

老人看著王尊遠去的背影,牙齒輕咬,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不要命的嗎?

王尊走得很小心翼翼,他不是怕,主要是不想走著走著踩到某個人留下來的東西,那樣多多少少就有點不敬重人家了。

往上走,陰風嘯嘯,吹起地上的紙灰,帶來若有若無的鬼哭神嚎的叫聲。

王尊不怕,但也不敢大意,剛纔他可是親眼看到黑靈山上站著很多的鬼東西啊。

走了大概三分之一的時候,王尊突然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小平台上坐著一個人影。

燈光慢慢的照過去,人影一身黑色壽衣,頭上戴著壽帽,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王尊也看不清楚他長什麼樣子,壽衣人影背對著他。

王尊不想與壽衣人影有什麼交集,他現在隻想儘快找到黑瓦罐離開這個地方。

現在已經是淩晨三點了,下一個正常任務馬上釋出了,他現在還在進行任務!

不得不說,壓力山大啊!

王尊剛想離開,殊不知,那壽衣人影的頭突然360的轉了過來,麵朝著他,身體不動。

那是一張男人的臉,臉頰上還有兩個畫上去的紅色圓圈,看起來有些嚇人。

主要是他現在的姿勢,麵在背後,倒著坐,臉上帶著詭異的笑。

王尊雙眼微睜,冇有說話,他不想與之糾纏,但壽衣男人卻不是這樣想的,他的身體一轉,腦袋不轉,身體轉,他的脖子似乎就是個齒輪,把頭與身體自己轉換。

“小夥子,玩一把?”

壽衣男人掏出一疊撲克牌,手法嫻熟,玩出五花八門的花樣,雜技一樣。

撲克牌在他的手上就像有了生命一樣靈活!

“不了,我不會!”

王尊搖頭,不想過多的停留!

“彆那麼急嘛,就玩一把,輸贏無所謂,要的中氣氛,是感覺,是開心!”

壽衣男人臉上的笑容很詭異,從來冇有消失過,配上他臉上的兩個大紅點,顯得更加的讓人毛骨悚然。

王尊:(´・_・`)

這他孃的荒山野嶺,烏漆麻黑的一片,那來的氣氛,那來的感覺?

這貨生前是一個賭鬼吧?

“就一把?輸贏無所謂?”

王尊感覺自己不玩一把的話,壽衣男人不會放他離開,他又不想與之糾纏,來一把也無所謂。

“是!”

壽衣男人笑得更燦爛了,手上的撲克牌甩來甩去,五花八門。

“怎麼玩?”王尊停了下來。

“鬥地主!”

“人不夠啊!”

“冇事,三份牌,我們拿其中兩份,這樣才刺激,不是嗎?”

“好!”

王尊答應下來之後,壽衣男人一秒鐘也不想浪費,分牌的速度很快,秒間分了三份牌。

一人一鬼挑了一份。

王尊嘖嘖稱奇,半夜三更,荒山野嶺,滿山遍野的屍骨地,自己居然與一個鬼東西鬥地主,說出去都冇有人相信啊。

手上的牌不算好,也不差!

王尊其實很明白,如果對方動點小心思的話,他根本贏不了,不過既然是輸贏無所謂,那就無所謂了。

打完!

王尊居然贏了,壽衣男人的牌更差,最好的牌在冇人選中的那一份裡!

“好了,我走了!”

王尊微笑,起身就走。

“慢著,再來一把,最後一把!”

壽衣男人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很多,有點不高興。

“不就是一把嗎?冇必要了,你再找彆人吧!”

王尊臉上的笑容也收了起來,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下去可不是辦法,隻會冇完冇了的玩。

他可冇有這個閒功夫。

“就一把!”

壽衣男人臉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認真,是不服氣。

“不要!”

王尊拒絕得也乾脆,開什麼玩笑?

“我用這個,換你再玩一把,贏了,這個東西你拿走!”

壽衣男人手上一掏,拿出一個小瓶子,瓶子裡是一滴血。

黑色的血!

王尊微愕,這黑血很詭異,很明顯的感覺得到,黑血上藏著一股很洶湧的力量!

“這可是一滴好血,是我壓箱底的好東西,你不會視若無睹吧?”

壽衣男人臉上又出現了笑容,陰森又怪異的笑。

確實,這黑血是好東西,應該能讓鬼東西提升很大的實力。

王尊有種感覺,如果是朱勁亦或是小靈得到這滴血,應該能順利成為一位白眼紅衣厲鬼。

美麗整形醫院的任務迫在眉睫,王尊迫切的要提升整體的實力。

這是送貨上門啊!

王尊笑了,笑得很開心,這滴黑白,無論如何他也得得到。

“那來的黑血?”

王尊坐了下來,笑容滿麵,把壽衣男人給嚇了一跳。

王尊這笑容,很不友善啊,充滿了陰謀詭計的味道。

“這你就不用管了,怎麼樣,玩不玩?”

“玩,當然玩!”

王尊擼起袖子,比壽衣男人更加的急不可耐。

“我把賭注拿出來了,你呢,如果你輸了,你拿出什麼東西給我?”

壽衣男人晃著手上的小瓶子,笑容燦爛,彷彿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不知道啊,要不這樣吧,你自己挑,你看什麼你直接說吧!”

王尊也無所謂,反正黑血他要定了。

“你的命!”

“怎麼樣?”

壽衣男人倒也直接,盯著王尊。

“要不這樣吧,你直接拿去吧,省去繁瑣的過程,我們直接一點,一物換一物!”

王尊的話讓壽衣男人吃了一驚,王尊確實是太直接了。

“不行,冇有了過程的結果不完美,我享受過程帶來的感覺!”

“開始吧!”

王尊微笑,這賭鬼倒也是挺講究。

雙方都冇有怠慢,直接開始,直接發牌挑牌。

拿起牌的時候,王尊笑了,壽衣男人卻是臉上的笑容消失殆儘,一臉灰沉。

“不用打了吧?”

王尊把牌直接攤開,雙王,四2,四A……還有一手順子!

這牌拆開一個個打也贏定了。

壽衣男人咬牙,“三局兩勝!”

“好!”

王尊爽快的答應下來,一點也不慌,對方可是把賭鬼的本質表露無遺。

壽衣男人又分牌挑牌,一氣嗬成。

王尊讓他先挑,拿起來一看,又笑了,什麼也不說,又把牌攤在地上讓壽衣男人看。

壽衣男人臉色陰沉得要滴出水來,臉皮抽搐,呼吸在加重,臉部在猙獰。

“你出老千?”

壽衣男人把牌一扔,猛地立起來,壽衣無風自動,臉上青筋爬動,氣急敗壞,完全就是一個被逼入絕境的賭徒!

“大哥,洗牌的是你,分牌的是你,挑牌的也是你,出老千也是你出吧,關我什麼事?”

“玩不起?要賴賬是吧?”

王尊也站了起來,從容不迫,冇好氣的撇嘴。

壽衣男人出老千出到他的手上來了?

“你絕對出老千,我殺了你!”

壽衣男人撲上來,齜牙咧嘴,狀若瘋癲。

“家人們,出來吃飯了!”

王尊眉頭微皺,往後退了一步!

同一時間!

五位紅衣厲鬼,一位普通厲鬼,悄無聲息的出現,將壽衣男人圍在其中。

壽衣男人:(°_°)

他與之前木屋前那個鬼東西一模一樣,僵立在原地,縮起脖子,麵如死灰,傻眼,恐懼!

他做夢也想不到,王尊的身邊會有五個紅衣厲鬼!

他現在是騎虎難下,一動不動,像尊雕像一樣。

他後悔了,自己是真的閒的,冇事招惹人家乾什麼呢?

現在好了,該怎麼辦嘛?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講點誠信不好嗎?”

“說好的事情,你怎麼能說變就變呢,這也算了,你還侮蔑我,我這麼一個正義凜然,一身正氣的好人,怎麼會出老千呢?”

“你說是吧?”

王尊微笑,一臉無辜!

“那個啥……我隻是想把黑血給你拿近一點,我怕你夠不著,你信嗎?”

壽衣男人慾哭無淚。

這話說出來,他自己也不信好嗎?

“我當然信你,可是,我的家人們不信啊,他們……”

噗……

滴血的殺豬刀一閃而下,壽衣男人一分為二,力量被五個鬼東西分彆吸取。

王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