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林風反應的機會,朱勁提著滴血殺豬刀,一步邁出,已經到了豬臉醫生的身前,殺豬刀一舉,一砍而下!

“殺豬,我在行!”

朱勁沉喝一聲,滴血的殺豬刀將豬臉醫生一分為二。

林風看得那叫一個目瞪口呆,腦子一片空白,他修道法二十載,現在還是被紅衣厲鬼虐,冇有絲毫還手之力!

王尊用一把石錘,一把石灰粉,就把一個紅衣厲鬼逼得節節敗退。

他自愧弗如啊!

什麼大師,屁都不是!

如今王尊身邊的鬼東西一刀斬了一位紅衣厲鬼!

難道說,隻有鬼才能對付鬼?

人始終不是一個級彆的生物?

王尊能與一個紅衣厲鬼打得不分伯仲,而他林風,隻能被紅衣厲鬼虐得滿地找牙!

這一對比,他林風是個屁呢?

“走!”

王尊拖起林風,走出過道,往二樓走去,這個拖油瓶屬實是麻煩。

“現在你看到了?是我的家人救了我們,不是每一個厲鬼都是凶殘之物,厲鬼也分好壞,也分善惡,你們思想固化,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王尊撇嘴。

林風無言以對,自己之前是真的太過固執了嗎?

“謝謝,我能走了!”

林風深吐一口氣,他們的身後冇有跟著鬼東西,林風感覺奇怪,剛纔的朱勁那去了?

“最好彆拖我後腿!”

王尊剛上到二樓,停了下來,一臉沉重。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要乾什麼?”

林風不解,這裡危險至極,王尊不是修道之人,出現在這裡讓人疑惑。

“維護社會穩定,世間正道,斬妖除魔衛道,我與我的家人們一直都在做這種事!”

王尊麵無表情,當然得裝一下逼啊!

“維護社會穩定?”

林風嘴角抽了抽,這話怎麼這樣讓人相信呢?

也是這時,一樓下,一個開門聲響起來!

一股強勁的力量陰風從一樓下衝擊而上,猶如驚濤駭浪。

王尊雙眉一跳,閃入樓梯口旁的一個房間之中,林風也跟了進去,麵無血色,唯唯諾諾。

什麼大師,什麼修道之人,此時此刻隻能跟在王尊的身後戰戰兢兢。

王尊白了他一眼,無比的鄙視,林風為了活下去,也是卑微了,擠出一個微笑:“王哥你等級高,帶帶小風吧!”

“你個害人精!”王尊撇嘴,如果不是林風的突然出現,他能慢慢的把這裡摸透,而不是一開始就開戰。

“王哥,不能這麼話,熟歸熟,你是不能罵我,我也是有尊嚴的!”

林風還是心存驕傲的,怎麼說他也是人人敬仰的大師。

“我們不熟!”王尊一點麵子也不給他。

林風:o(︶︿︶)o

“來了!”

王尊把門關起來,背靠牆壁,就在門口的旁邊,將呼吸壓到最低。

林風哆嗦的掏出一把銅錢劍,雙指夾著一張黃符,冷汗直流,臉上的血與汗水交織在一起,顯得整張臉無比的嚇人。

林風的心跳聲幾乎已經停了,麵無血色,拿著銅錢劍的手在微微發顫,黃符差點都夾不住了。

王尊回望他一眼,翻了一個白眼,鄙視之心更濃烈了。

大師?

這樣的人也叫大師?

真的是笑死個人嘍!

就差冇有尿出來了,這貨比小靈大頭都要慫。

噠!

腳步聲響亮,在黑暗空曠的整形醫院裡迴盪,彷彿是一個人在山洞裡走路,腳下還踩著一灘灘的水。

可以聽到那腳步聲的主人從一樓往上走,腳步聲一點點的變得沉重,變得響亮,隨之而來的還有無比可怕的陰冷氣息,似乎是從地獄裡吹出來的風!

很強,很可怕!

這鬼東西不是白眼也差不多了,身為老菜鳥的王尊很敏銳的洞察到對方的實力!

打鬼錘不由的抓緊了幾分,王尊也緊張起來了,衣服被扯動,偏頭一看,王尊罵孃的衝動都有了。

林風緊緊的抱住王尊的手,汗如雨下,麵無人色,他更像是一隻鬼!

大師?

嗬嗬!

這他孃的是大師,還修道二十年,放他孃的屁。

要不是現在形勢不允許,王尊一定給他一把石灰吃。

害人精,拖油瓶,冇用的東西。

王尊把大頭叫了出來,讓大頭看好林風。

大頭搖搖晃晃,一臉猥瑣的表情,用力的拍了拍林風的肩心。

“小子,冇想到吧,你有一天會落入我大頭的手裡!”

大頭不懷好意,笑得十分猥瑣,異常興奮,之前被林風打得滿地找牙,他可是一直記著呢。

“誤會,都是誤會,天大的誤會啊!”

林風卑微了,他為自己做的事情感到十分的後悔。

“誤會?你可是說我大頭會為禍人間呢,是大凶之物,要消滅掉,要我灰飛煙滅!”

大頭用力捏著林風的肩膀,笑得十分陰邪!

“大頭哥,萬事好商量,之前是小弟有眼不識泰山,是小弟有眼無珠,是小弟蠢,大頭哥怎麼會是為禍人間呢,怎麼可通啊,大頭哥那麼可愛,那麼善良,那麼……”

“彆說話!”

王尊瞪了他們一眼,林風欲哭無淚,一臉無奈,他不是為了討好你們嗎?

啪!

大頭一巴掌扇在林風的臉上:“我老大讓你彆說話,你聾了是吧?”

林風委屈,絕望,大頭明顯是在公報私仇啊!

噠!

腳步聲來到了二樓,幽黑的二樓裡颳起一陣陰風,一些桌椅板凳被吹得抖動,陰冷的風暴之中夾雜著煞氣,殺氣,凶狠。

王尊冇有緊靠牆壁,林風已經是瑟瑟發抖,害怕到了極點。

兩人口乾舌燥,一動不動,樓梯口的腳步聲開始移動,非常的沉重,往他們這個方向過來。

噠!

一道身影停在門口,從門上的玻璃能看到,門外站著一個肥大的人影。

他的頭在扭動,蠕動,他的頭皮下彷彿還藏著一個頭,若有若無的沙啞聲在迴盪起來。

肥大的人影隻是停留了大概十幾秒的時間,然後往前離開,王尊鬆了一口氣,林風更是一下子軟能硬下來,汗如雨下,恐懼溢於臉上,口乾舌燥的呼吸。

王尊又白了他一眼,真的是一個廢物啊,害人不淺。

輕輕的把門打開一條縫,幽黑的過道中,一個肥大的人影搖晃著自己身體,走向過道的儘頭。

正想著找機會離開二樓,突然,那肥大的人影停了下來,徐徐的轉過身,又走了回來。

王尊雙瞳在收縮,肥大的人影一身血袍,頭上長著四張臉,前後左右各一張!

三張豬臉,一張人臉!

那人臉赫然就是黃玉的臉,猙獰,扭曲,瘋狂,痛苦……

這是黃玉的臉,但不是黃玉真正的臉!

詭異,扭曲!

這已經不是一個正常的鬼物了,而是一個怪物!

王尊把門關了起來,那肥胖的鬼東西一步一步靠近,一點也不掩飾,腳步聲很大,很重。

似乎被髮現了,王尊吸了一口氣,輕輕把門關上,給林風一個眼神!

林風:(´・_・`)?

什麼意思?

我不明白啊!

林風一臉的茫然,一臉的呆滯,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王尊:“……”

大頭是一點也不客氣,一巴掌甩在林風的頭上,如同一個小大人。

王尊也是氣得不行,也給了林風一巴掌。

林風委屈啊,故意的吧?

他都被欺負成什麼樣了,是人是鬼都給他一巴掌,他就不要麵子的嗎?

王尊也不管他,打鬼錘已經抓緊,手中的石灰粉也捏成了團,隻要豬臉怪物敢進來,先給他來一下。

噠噠噠……

安靜的整形醫院裡,隻有沉重的腳步聲在迴響,那肥胖的身影步步逼近,已經來到門外!

透過門上的磨紗玻璃,王尊清晰的看到門外站著一道身影,陰冷的煞氣無孔不入,瀰漫進入房間之中,讓小小的房間瞬間墜入地獄般的可怕。

沉重的呼吸聲不停,急促又艱難的感覺,好似一個將死之人在用嘴巴呼吸。

一門之隔!

外麵就是四臉怪物,連王尊都感覺到無比的緊張與不安,更彆說林風了?

所謂的大師,連一隻紅色厲鬼也打不過,這還是大師呢!

現在害怕得自己吃飯的傢夥都要從手上掉下來了,抖得厲害。

外麵的四臉怪物冇有動,就站在門口,王尊手上的打鬼錘卻是越抓越緊,越來越用力。

也是這一瞬間,在林風驚恐的目光中,王尊的手抓上了門把手,準備開門。

主動出擊!

王尊很討厭被動,主動出擊才能占領上風。

當然,外麵的四臉怪物隻是高級紅衣厲鬼,還達不到白眼級彆,王尊倒是一點也不怕,他有朱勁,他怕什麼?

林風猛地擺手,示意王尊不要開門,萬一對方隻是單純的在門口站站而已呢?

彆開門啊!

然,王尊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齒,害人就算了,還幫不上忙,幫不上忙也算了,還天真的以為外麵的四臉怪物會離開。

要不是形勢所迫,王尊肯定給林風一個大畢鬥了。

冇用的東西!

下一秒!

王尊一把將門打開,把石灰粉往外一扔,然後打鬼錘接踵而至!

一頓操作,一氣嗬成,熟練得讓人心痛!

喳!

吼!

四臉怪物也不會想到王尊這麼彪悍,硬是被打得猝不及防,其中一張豬臉皮開肉綻,血肉狂掉。

王尊衝出房間,拖著打鬼錘又是一錘。

砰!

他被擊飛了!

四臉怪物的實力非常強大,他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根本不是對手。

“小靈!”

王尊撞在了牆上,全身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