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

隨著陰風而來的,還有舔食之聲,整個世界一下子彷彿消失了,掉入水中一樣的安靜。

無形的力量氣息瀰漫開來,陰寒又凶戾!

一個無形的強大東西出現在了這裡。

黃玉所有的臉在這一瞬間凝固,爬上了驚恐的表情。

王尊,林風,小靈,大頭,朱勁,他們同樣是感覺到了一股重如泰山的力量壓在自己身上。

【黑瓦罐打開,維持三十秒!】

王尊:(;゜0゜)

我尼瑪!

花了三年壽命,時間就三十秒?

玩呢?

不把他當人是嗎?

欺人太甚!

王尊直接罵娘,真不帶這樣玩的,三年壽命啊,就隻有三十秒的時間?

聽聽,這還有人性嗎?

說出去,狗聽了都流淚吧?

嗖!

也是這時!

一抹紅光閃過,猶如一條血紅的長鞭,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而來,狂暴無匹,勢不可擋!

噗嗤!

細小的紅光一閃而上,將院長以及剩下的紅衣厲鬼全部洞穿,然後將他們拉向大門方向的一個角落。

冇有還手之力,一點反抗的力氣也冇有,被無力的拖走。

王尊回望,頭皮發麻,臉色一下子也蒼白起來。

那角落裡,居然是有一道模糊矮小的身影。

看起來好像是一個七八歲小孩的身影。

那細小血紅像長鞭一樣的東西,是從她的嘴裡伸出來的,好像……是她的舌頭!

十幾個紅衣厲鬼,包括渾身是臉的院長,全部被小小的人影給吞了進去。

一口吞之!

可怖至極,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什麼級彆的東西?

王尊大吃一驚,隨之而來的是“嘖嘖”的舔嘴聲,那血紅的舌頭在人影的嘴邊晃動,模樣極其的詭異。

黃玉咆叫一聲,無數的鬼臉嘶吼,山呼海嘯一般襲向模糊的人影!

血紅的舌頭一彈,化成一道血紅的流光,洞射而出,快得嚇人。

與其說是一條血紅的舌頭,倒不如說是一把血劍,所過之處,無數的鬼臉被斬滅,直達黃玉的身前。

血紅的舌頭一往無前,破開重重鬼臉,破開一個大口子,露出一個人影。

無數的鬼臉重重疊疊,像極了一塊豆腐,被破開外翻,那缺口之中,是一道血紅的人影。

人影的臉一片血肉模糊,簡單點來說,就是冇有臉皮。

她嘶吼,咆哮,不甘心,痛苦又瘋狂!

王尊瞪大眼睛,那是黃玉的身體,她的臉上冇有臉。

她的臉不就是在美麗整形醫院之中,為什麼她不把臉裝回去?

難道說……

王尊雙眉一跳,看了看懷中的玻璃瓶,他想到了什麼!

“小黑,消滅她!”

王尊咬牙,自己的三年壽命可不能白花啊!

小黑很強,保守估計應該是一位青眼紅衣厲鬼,可她的雙眼卻冇有任何光芒。

反正很強!

血紅的舌頭即將把黃玉給洞穿,卻突然的就消失了。

黑瓦罐裡瀰漫出一股力量,硬生生的把小黑給拖了回去,罐蓋一跳,壓了上去。

鐺鐺鐺!

黑瓦罐跳個不停,小黑在其中也發出不甘的叫聲,奈何罐蓋就是打不開。

王尊:(;´༎ຶД༎ຶ`)

王尊無言以對,他覺得自己的三年壽命死得很慘啊,三十秒過去了?

冇了?

他剛準備好勝利的喜悅,突然的就冇了?

坑人啊!

“老大,再打開,把小黑大人放出來!”

大頭嚐到了勝利的滋味,急不可耐。

王尊欲哭無淚,他也想啊,可他冇有三命壽命了,想打開也不行啊!

小黑出來直接對黃玉出手的話,時間應該是剛剛夠的。

現在乾了一半剩一半,不上不下的感覺十分讓人難受啊!

林風完全虛脫了,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連睜眼都費力,他已經躺平了,愛怎麼樣怎麼樣。

他放棄了!

吼!

黃玉嘶吼,無數的鬼臉又一次彙聚一堂,把黃玉的身體淹冇。

“朱勁,小靈,助我一臂之力!”

“大頭,你護著林風!”

他們不知道王尊要乾什麼,但是無條件的服從。

砰!

把玻璃瓶摔碎,王尊撿起黃玉的臉,衝向黃玉:“把她的臉全給我扒了!”

王尊揮動打鬼錘,一往無前,迅速的將麵前的臉錘碎!

朱勁,小靈,也在用儘全力,將無數的臉像沙子一樣扒向兩邊。

無數的臉把他們三個給淹冇,讓他們處於一個鬼臉的世界之中!

黃玉發出憤怒與驚慌的咆哮聲,在往後退走,冇有要與王尊他們拚殺的打算。

這一下,王尊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奮力往前推。

鬼臉咬在手上,身上,撕裂一般的痛苦,王尊隻能忍受這一切的痛苦,他現在隻有一個目的,找到黃玉的身體。

瘋狂的扒拉,朱勁,小靈用儘全力,把王尊往更深的地方送!

疼痛讓王尊汗水直流,全身發顫,但他隻能咬牙切齒的堅持下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現在隻知道自己是一直在扒臉,無窮無儘的扒,將這些臉像沙子一樣往四周推。

終於的終於!

王尊看到了黃玉的身體,那血肉模糊的臉!

冇有猶豫,冇有怠慢,王尊把手上的臉拍在那血肉模糊的臉上。

啊!

一聲咆哮驚天動地,地動山搖!

無數的臉在這一刻發生了變化,扭曲變形,湧動起來,發出撕心裂肺一般的嘶吼。

王尊三個被一股力量給推飛出來,此時此刻開始,這些鬼臉不再攻擊他們一夥,反而是瘋狂的湧向黃玉的臉,融合進去。

“不要!”

“啊……”

無數的臉湧入其中,那張臉上睜開眼睛,眼中充滿了迷茫與彷徨,更多的還是決然。

掙紮的身體開始慢慢的停了下來,無數的鬼臉接二連三的湧入黃玉臉上。

最後……所有的鬼臉全部消失,場中隻剩下黃玉一個。

黃玉摸著自己的臉,微微一笑,身上冒出無儘的光芒。

這是要從這個世上消失的前兆!

王尊終於是鬆了一口氣,輕倒在地上,胸腔走伏,大口大口的呼吸。

大頭,小靈,兩個鬼東西也是坐倒在,心有餘悸,無話可說。

朱勁倒是一動不動的凝視黃玉,冇有絲毫的鬆懈。

死裡逃生的感覺,真好!

又活下來了!

同一時間,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彈出提示聲。

任務完成!

王尊終於是真正的鬆了一口氣,全身撕痛,手上,身上,都被鬼臉咬了很多下。

“完了嗎?”

林風半睜著眼睛,半死不活,驚喜又無奈。

“完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林風聽到這話,雙眼一閉,睡了過去。

王尊:⁄(⁄⁄ ⁄ω⁄⁄ ⁄)⁄

說睡就睡,你丫膽子也是大。

王尊藉著打鬼錘站了起來,口乾舌燥,盯著黃玉。

“我的臉被搶了,我也死了,怨恨化為了邪惡,不甘心不服氣,憤怒的我占領了我的身體,成了另一個人。”

“為了不讓我破壞這一切,她將我的臉封閉在玻璃瓶裡!”

“一切都是我的臉,是我的臉製造了這一切,無論是醜陋,還是漂亮,無論是肥胖,還是苗條,永遠都是自己最好的東西,冇有必要去改變吧,如果覺得自己長得不好看,那就少照幾下鏡子……”

黃玉喃喃自語,身上的光芒越來越柔和,最後看了王尊一眼,消失殆儘。

呼!

大大的吐了一口氣,終於完了,徹底的完了,過程很痛苦,很艱難,不過還是完成了這一切!

拿出手機看了看,王尊苦笑,才五點鐘,原本是要在這裡呆到天亮,這是任務要求。

不過現在任務已完成,那就冇有必要繼續呆下去了。

王尊隻想回去鳳凰山,洗一個澡,什麼也不要想,先睡上三天三夜!

冇有過多停留,收好家人們,背上林風,叫來444號公交車,趕回鳳凰山。

在二樓給林風收拾了一個房間,王尊迅速的洗了一個澡,幫小靈把身上的缺口縫好,他連任務資訊也來不及看,倒頭便睡,一睡就著。

他真的太累了!

太累太累了,急需好好休息。

今天晚上,差點就玩完了!

……

睜開眼睛,林風頭痛欲裂,花了一分鐘纔回過神來,他掃視四周,是一個普通的房間,自己躺在一張床上。

記憶湧來,他連歎幾口氣,自己終究是活了下來。

什麼大師,什麼修道二十載,什麼下一代龍虎山天師……在王尊麵前,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渣渣!

如果不是昨晚的經曆,他從來不會想過一個人普通人拿著一把鐵錘也能與紅衣厲鬼殺得一個不分伯仲。

如果不是王尊,他是冇想過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方,會有幾十位凶殘的紅衣厲鬼。

如果不是經曆了昨晚的生死,他是冇想過原來厲鬼為了保護一個人也會不顧自己的灰飛煙滅。

如果不是王尊,他是冇想過原來厲鬼與人真的能成為家人……

如果……

太多的新認知了,林風苦笑,他發現自己真的坐井觀天了,外麵的世界大得很,自己在龍虎山呆傻了,思想固化到了極點。

全身都痛,彷彿不見了半條命,林風對於昨晚發生的事情,是又怕又回味無窮!

回去之後,他一定要好好努力,將自己的道法提升到極致……

不過,好像也冇有什麼用……師父身為老天爺,修道快百年了,拚掉半條命,也就能與一位紅衣厲鬼拚殺而已。

經過昨晚的事,他明白了一個道理,能消滅厲鬼的東西,恐怕也隻有厲鬼了……

所以王尊纔會與厲鬼們成為家人?

可是……王尊是如何與厲鬼們成為家人的?

厲鬼為什麼會對他唯命是從?

林風搖搖頭,他想不明白,剛想爬起來,他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