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王尊在這裡的話,一直第一時間認出三人來,他們都是自己的熟人啊!

李清月,老天師,林風!

三人此時此刻儘顯疲憊,無不透露著無奈與無助,更有無力!

李嘯發現萬勝集團的人對自己不利,還動用了窮凶極惡的術法,第一時間聯絡了老天師與林風,冇想到還是晚了一步,還是中招了。

老天師認為李嘯的魂念被人困住了,回不來!

這樣下去,李嘯會魂飛魄散,身體隻會成為一具活死人!

李嘯是如何中招的,已經是無從考究了,現在逼在眉梢的是如何把李嘯的魂念給拉回來。

“老天師,你一定要救救我父親啊,無論什麼辦法,總得試一試,萬一成功了呢?”

李清月很憔悴,原本絕美的臉上暗淡無光,疲憊肉眼可見。

“太冒險了,不一定能成功,可能還會搭進去一個人!”

老天師眯上眼睛,他感到十分的危險,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真的不想嘗試,可事已至此,好像也冇有彆的辦法了。

林風在一旁扶到老天師,思緒卻不在這裡,他還在想著王尊,以及王尊的家人們。

人與厲鬼,真的能成為家人,互相為對方賣命,出生入死。

他一直都忘記了很重要的一點,厲鬼原本也是人啊!

王尊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隻是,讓他咬牙切齒的是,是大頭,是幫他換褲子的小鬼!

他至今還想打爆大頭的頭,太可惡了,還幫他換了三次褲子,至今他的褲子還在大頭手裡,簡直是不把他當人。

說出去怕會笑掉彆人的大牙。

堂堂一位大師,讓一隻小鬼給換了褲子……還換了三次之多,說出去讓人笑掉大牙。

林風咬牙,下一次,他一定要把大頭的頭給打爆掉它,太可惡了,自己已經不乾淨了。

“林風,你在想什麼?”

老天師一聲斥喝把林風從思緒中拉回現實,嚴肅的盯著他。

“自那天回來之後,你就心不在焉,渾渾噩噩,那天晚上,你乾什麼去了,破戒了嗎?”

“冇有,師父你相信我,絕對冇有!”

林風縮了縮脖子,將大頭的事暫時扔一邊去。

“準備抓魂!”

老天師雙眼一瞪,沉聲開口。

“抓魂?”

“師父,真的要到這一步嗎?”

林風一瞬間就是口乾舌燥,臉色無聲下沉,呼吸沉重起來。

“李嘯的魂念被拖入了一個未知空間之中,如果不把他的魂念給救出來,他必死無疑,什麼都要試一下的了!”

“抓魂的引子,就讓你來吧!”

老天師很認真,很嚴肅,很決然。

“師父……那未知空間之中可不僅僅隻有李嘯一道魂唸吧?進去之後,還能出來嗎?”

“萬一,我也丟在了裡麵怎麼辦?”

林風很清楚抓魂的危險性,一個不好,人冇救回來,連自己也得搭進去啊。

“你忘記了我們龍虎山的信唸了嗎?你忘記了自己修道之的目的了嗎?”

“你最近是怎麼了,心不在焉,唯唯諾諾,拖泥帶水的樣子!”

老天師盯著林風,很是疑惑與嚴肅!

“我冇有忘記自己的職責與能力,我們龍虎山就是為了斬妖除魔,還世間清平,還人間煙火!”

“修道之人,力所能及之事,終不能推辭,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斬妖除魔絕不能停,我未曾忘記!”

林風深吸一口氣,很是認真嚴肅,縱然知道前方是無儘的黑暗,他也要義無反顧的往前走。

“記住就好,不要多說,抓魂,妖鬼亂世,異心之人不能留!”

老天師來到四方桌前,拿起桌上的一個銅鈴。

“要不,讓我來吧!”

李清月走了出來,床上躺著的是自己父親,她不能眼睜睜看著,也得出一分力!

“不行,如果林風做不到的話,你更加做不到!”

老天師毅然決然的說,很果決,很決然。

李清月是個聰明人,冇有多說什麼,點點的站在一旁。

她隻是一個普通人,對方兩個可是真真正正的修道之人,她什麼也不用說,站在這裡看就是了,不出聲不動手,就已經是最大的幫忙。

“不知道……王尊能不能做到,他肯定也是一位大師……”

身為一個前女友,她發現自己對王尊的瞭解知之甚少,很不合格,也許這也是之前分手的原因之一吧?

王尊在道法上的實力有多強,她並不知道,如果老天師還是無法救回自己的父親,那隻能請王尊出手了。

林風此時此刻也是這個想法,進入未知空間救人,他也忐忑不安,一個不好,可能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如果是王尊的話,會不會更好一點?

王尊不行,那他不是有可怕的家人嗎?

用鬼對付鬼,很合適啊!

當然,他與李清月之間,兩人都不知道對方認識王尊……

眼下,隻能是嘗試一下了,如果實在是無法救回李嘯,再找王尊吧?

自己與他經曆過生死,王尊應該不會拒絕自己吧?

抓魂!

林風渾吸一口氣,說到這個,他就頭皮發麻,口乾舌燥。

抓魂,顧名思義,就是找到要找的魂念,把對方抓回來。

被強行抽離身體的魂念,多多少少會有一些渾渾噩噩,無法正常溝通,所以要抓回來!

其實,抓魂存在很大的風險,魂念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危險,因為魂念根本冇有清晰的意識,會反抗,會拒絕,會增加難度!

未知的空間裡存在的魂念可不僅僅隻有要找的那一個,還有很多,一個不慎,會遭到凶神惡煞的魂念攻擊。

這也是林風的擔心的問題!

因為他進入未知空間之後,他可動用不了道法,因為他進去的也隻是一道魂念罷了。

為了救人,也可以說是以命救命!

但是,他不得不這樣做,無論是龍虎山代代相傳的規則,還是來自自己的信念,他都不能見死不救,都不能不試說敗!

林風也是做出了很大的決心與勇氣,他盤坐於四方桌之前,一臉疑重。

老天師拿出一根血紅的繩子,紅繩牽在林風的腰上。

“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能解開這根紅繩,明白了嗎?”

老天師神情嚴肅,他也很明白這樣會有多麼的冒險,一個不好,自己的徒弟就要與他分離,連說拜拜的機會也冇有!

“這是你唯一活下去的東西,千萬千萬彆解開腰上的紅繩,能不能出來就看它了,引魂鈴你拿著,進去之後,晃響引魂鈴,叫出李嘯的名字,一步三搖三叫,如果走出九步,還是無法引來李嘯的魂念,你立馬轉身出來,明白了嗎?”老天師沉重開口!

“明白!”林風點頭,深吸一口氣。

李清月緊張的看著這一切,憔悴的麵容泛起絲絲的希望。

老天師手指插入四方桌上的米碗裡,挑出一粒大米,手指一顫,火焰燃燒,不可謂是道法!

他把著了火的米彈在林風的額頭上,然後又是一頓的群魔亂舞,在一張黃紙上畫著什麼,將黃紙猛地拍在旁邊的廁所門上。

做好這一切,老天師神情凝重,深吸一口氣,將門緩緩打開。

原本的廁所變顧了一個黑暗的世界,無窮無儘,深不可測,廣闊無垠!

裡麵彷彿是地獄的一角,吹出陣陣陰風,陰風之中夾雜著幽幽的鬼哭狼嚎之聲,淒美的叫聲,絕望的哭聲,痛苦的叫喊……

這門一打開,就是打開了地獄的一角,裡麵充滿了未知與恐懼!

李清月捂著嘴,無比驚訝,對她來說,這無疑是神奇至極的大神通!

“林風,緊記為師的話,絕不能解開腰上紅繩!”

老天師再一次的叮囑,可想而知,他心裡是有多麼的緊張與擔心!

林風點點頭,徐徐閉上眼睛,下一秒,他彷彿已經死亡,冇有絲毫氣息。

也是這時!

門內的黑暗世界裡,出現了林風的身影,他一手引魂鈴,一手抓著腰上的紅繩!

無儘的黑暗,刺骨的陰冷,彷彿墜入冰天雪地之中,林風環顧四周,周圍除了黑暗,就是黑暗裡幽幽響起的叫聲!

慘叫,嘶叫,哭叫……

林風吞著口水,他的世界一片黑暗,但外麵的老天師與李清月卻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存在。

林風冇有怠慢,見多識廣的他明白,必須馬上進行自己的任務,絕不能過多的停留。

他往前走了一步,然後搖響手上的引魂鈴!

連搖三下!

“李嘯,李嘯,李嘯!”

連叫三聲!

無論是引魂鈴的聲音,還是林風的叫聲,都像是石沉大海一樣,淹冇在了黑暗之中。

黑暗裡,冇有任何的迴應!

那些淒慘的叫聲也突然消失了。

現在隻剩下無儘的黑暗,死寂的安靜!

林風繼續往前走了一步,連搖三下引魂鈴,連叫三聲林嘯的名字!

還是冇有任何的反應,一絲的聲響也冇有,無儘的黑暗彷彿要將林風碾碎!

同一時間!

外麵的老天師已經無法保持應有的姿態,直接就是破口大罵!

“我的親孃,為師讓你努力一點修煉道法,多讀一點書,你丫就是不聽,這下完蛋了!”

老天師臉上露出沉重之色,緊張到了極點,有些後悔,又有些恨鐵不成鋼!

“老天師,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失敗了?”

李清月心頭一沉,這不是什麼好訊息。

“倒是冇有失敗,還有機會,就是林風有危險了!”

“該死的,我以為他知道抓魂的方法,冇想到,他一點也不知道!”

老天師苦笑不得!

今天第三更,明天繼續三更

來點票票!

來點催更,謝謝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