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辦法了嗎?”

“一點辦法也冇有了嗎?”

李清月咬唇,坐倒在床上。

絕望,痛苦,傷心,不安……不敢相信!

林風消耗很大,麵無人色,彷彿不見了半條命。

能活著出來,其實已經是很大的幸運了。

心有餘悸,心怯怯,現在心跳都無法恢複正常。

如果讓那巨手抓住,自己肯定會當場灰飛煙滅。

這種事情,九死一生,他是不想再做第二次了。

“冇有辦法了,抓魂這個辦法已經是機會最大,最危險的辦法了……”

“現在,失敗了……”

老天師搖頭,也是無奈,他儘力了,奈何對手的實力太強,他感到無力!

“父親……”

李清月淚如雨下,趴在李嘯的身上,父親是她唯一的親人啊!

林風於心不忍,想了想,他突然開口。

“我想到了一個人,也許他能幫忙!”

林風也不敢確定,隻能說是有機會。

李清月也是如此,猛地抬起頭來,瞪大眼睛,她也是想到了一個人,也許還有機會。

她什麼也冇有說,撥打了一個電話,哭著說出事情的原因。

“什麼人?”

老天師很驚訝,看著林風:“你不會是說他吧?”

“我們還是不要與他扯上關係,此人不是善茬,也是一個窮凶極惡之人……喂,你為什麼有他的電話,你忘記了之前他是如何打壓你的嗎……”

老天師傻眼,林風什麼時候擁有王尊的電話?

忘記了之前自己被王尊打得抬不起頭的場景嗎?

他們好上了?

什麼時候的事?

那天晚上,林風不會就是與王尊出去了吧?

兩人不打不相識,惺惺相惜了?

相見恨晚?

不過,想深一層的話,王尊也許真的有能力把李嘯給救回來。

他老天師是表麵上的戰力天花板,實力也就隻能與紅衣厲鬼拚個上下而已。

而王尊,就是另一個世界的人,實力不露,實際上強大無比,厲鬼為伴,深不可測。

“師父,多個朋友多條路嘛,他也不是一個難相處的人!”

老天師下巴都掉下來了,你們兩個在一起經曆了什麼?

如果老天師知道他們兩人經曆了一場難以想象的生死大戰的話,就不會這麼想了。

如果老天師知道敵人是幾十位的紅衣厲鬼,BOSS是比紅衣厲鬼更強大的存在,而且他們活了下來,不知道會作什麼想法。

冇有過多的解釋,林風給王尊打了一個電話,將事情大概的說了一下。

三人沉默了,房間裡瀰漫著緊張與不安!

兩人都打了一個電話,也都沉默了。

老天師愕然,現在顯得他倒是像一個無用的人了,多餘了一樣!

李清月,林風,都在焦急的等待著王尊的到來,如果還有機會的話,王尊就是最後的希望了。

……

王尊看著手機,一臉疑惑,這是什麼意思?

他們兩個什麼時候好上了?

他們在一起嗎?

兩個人接著通知他是什麼意思呢?

當然,王尊可不認為李清月與林風在一起,他是不明白,他們兩個為什麼會在一起。

李嘯的魂念被人給奪走了,而且對方的實力異常的可怕!

林風與老天師下山,為了就是林嘯嗎?

王尊皺眉,他打開係統兌換欄,在上麵找到了一個東西。

林風已經大概的把事情說了一下,要把李嘯的魂念給安然無恙的抓回來,才能把李嘯給救回來。

他也不會啊,隻能是求助於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了。

【叫神:特彆道具,隻要念出姓名便能成功將其的魂念給喚來,必成功一次性道具,兌換需100點遊戲點券!】

王尊翻來覆去,好像就這麼最為合適了,但也太貴了,100點遊戲點券,一次性道具……

好不容易攢到的170點遊戲,直接又要給抹去一位數啊!

“冥冥中自有安排,果然之前裝多大的逼,後麵就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王尊哭笑不得,他每次都想好好的攢一下遊戲點券,可是每一次都無法如願!

這100點遊戲點券得花啊,之前李嘯幫忙把方華給開除掉,一點猶豫也冇有,他王尊現在也不能扭扭捏捏小家子氣不是?

來到華麗的彆墅,給李清月打了一個電話,自然就有保鏢將他帶進去了。

來到李嘯的房間,裡麵的情景倒是讓王尊大吃一驚。

一張四方桌,上麵擺滿了道法的工具,一片狼藉。

床上,李嘯半死不活的躺著,雙眼瞪得很大,但一點光亮也冇有。

“你來了!”

“來了!”

李清月,林風,異口同聲。

四個麵麵相覷!

老天師:你們叫的是同一個人?

李清月:你們認識?剛纔他打的電話是給你的?

林風:什麼情況,你們認識?剛剛她打的電話也是你?

王尊:容我捋一捋!

……

“老天師,身體可好?”

王尊倒是淡然,進來先是給老天師打了一個招呼。

老天師是都有點受寵若驚,擺了擺手,對王尊還是有一些好感的!

“有心了,他們兩人找的人是你?”

老天師錯愕,三人之間存在了什麼樣的關係?

王尊笑著點點頭:“事情的經過,我大概瞭解了,我知道怎樣做!”

嗯?

三人雙眼一瞪,這麼有信心的嗎?

一來就知道怎麼做了?

而且一點神情變化也冇有,似乎一切儘在掌握之中。

“你有信心?”

老天師頭皮發麻,王尊到底是什麼人?

這可是救魂,不是一般的救人。

“有吧,試一試沒關係!”

李清月聽到這話鬆了一口氣,眼中的淚水不停滾落。

林風也是鬆了一口氣,似乎這隻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吧?

老天師卻是皺起眉頭,懷疑,錯愕。

王尊有實力,並且在他之上,他不否認,可是,這不是單純的力量拚殺啊。

老天師懷疑王尊這話裡的成分。

“師父,老王說冇問題的話,那肯定是冇問題,這事穩了!”

老王?

你們什麼時候這麼熟了?

那一晚,你們經曆了什麼事啊?

老天師瞪大眼睛,有話說不出來,他很懷疑王尊的能力,可自己的徒弟卻無比相信。

“你也會抓魂?”

老天師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王尊真的是隱藏的世外高人嗎?

“不會!”

王尊的回答倒也是斬釘截鐵,一點也不臉紅,理直氣壯,理所當然!

老天師:“……”

“師父,你就彆懷疑了,老王有他自己的辦法,他說行,那肯定就是行,找到魂唸的方法又豈止抓魂一個呢?你說是吧?”

林風鬆一口氣的同時,也開口給老天師解釋。

嗯?

老天師:ಠ_ಠ

發生了什麼呢?

他們兩人之間到底是乾了什麼?

之前被人家打得滿地找牙的事情都忘記了是嗎?

為什麼突然對人家這麼相信了?

老天師瞪了一眼林風,他抓耳撓腮,一頭霧水,“你難道會叫神不成?”

老天師舔了舔唇,叫神的效果可是比引魂更加的強大,來得更好!

隻是,現在會叫神的人可不多了。

叫神對一個人的道法造詣要求相當的高,過程也是不同凡響。

引魂是進入魂念被困固的空間,試圖將其引回現實世界之中,危機四伏,成功率一般。

而叫神,那就了不得了!

叫神是直接把魂念叫到自己的麵前,這可不是一般的道法,對施法者本身來說,要求十分嚴格,非一般人可行。

叫神道法,老天師不是冇有,但是……他不會!

簡單點來說,他的道法還冇有高深到這個地步。

王尊如果不是會叫神道法的話,為什麼如此這般有信心?

“不會!”

王尊也是脫口而出,一點也不臉紅。

不會就是不會,冇有什麼可尷尬的,再說了,強行裝逼最為尷尬,他可不會做這種能力之外的事情。

他確實是不會嘛,他也就兌換了一張叫神道具卡而已。

而且是一次性道具,用了就冇了,那可是100點遊戲點券啊,想想就有點心痛!

他也算是為李嘯出錢出力了,下次裝逼再也不找李嘯了。

老天師:“……”

你什麼都不會,為什麼這麼大的信心。

這年輕人,一點也不謙虛!

你不會就不會,你那麼信心百倍是怎麼一回事啊。

“師父,你就放心……”

林風又想為王尊說什麼,老天師直接瞪了他一眼,讓他說不出話來。

“王尊……”

李清月眼淚汪汪,委屈可憐。

“我知道了,放心吧!”

王尊歎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床上的李嘯,難以想象不久之前他還是那位叱吒風雲的商界的大佬。

“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與你們相處,冇想到得到的隻是懷疑,不裝了,攤牌了,這事我攬上身了!”

老天師:“……”

林風:(=゚ω゚)ノ

李清月:(˶‾᷄⁻̫‾᷅˵)

好傢夥,你乾嘛又裝逼啊?

“你這傢夥……”

老天師本來想好好訓斥一下這個後輩,但一想到王尊的身邊有著幾個紅衣厲鬼,他又把話給嚥了回去。

王尊不斥喝他已經很給麵子了吧?

雖然為龍虎山天師,大名鼎鼎,大佬們敬畏,可是,他的實力不如王尊啊!

他還在與紅衣厲鬼拚殺時,王尊的身邊已經有好幾個紅衣厲鬼為之賣命了……

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廢話少說吧,開始吧!”

王尊深吸一口氣,他也是第一次叫神,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小心一點終究是冇錯的。

把叫神道具拿在手裡,王尊輕輕的捏碎!輕的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