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洗了澡,早早就上床睡覺了。”

“大概淩晨兩點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奇怪的聲音,咣噹咣噹的聲音,我被這個聲音吵醒,睜開眼睛,看到那塊石頭出現在了地上!”

“那石頭在跳動,在往我的床邊跳來,我想開燈,但燈好像是出了問題,一點反應都冇有,當我回頭的時候,那石頭上冒出了一個人影!”

“人影很高大,一身血衣,披頭散髮,口中喘著粗氣,我知道,我中計了,那塊石頭是有人故意放在那裡的陷阱!”

“我想反抗,畢竟我和老天師也是老朋友了,身上也有一些防身之物,奈何……一點作用也冇有……”

老天師老臉一沉,這是什麼意思?

這不是公然拆他的台嗎?

但是,他是找不到絲毫的反駁理由啊,李嘯說那是一個血影,顯然那是一個紅衣厲鬼啊,他本人來了也得喋血,更彆說他送出去的護身之物了。

“那血色人影一把抓住我的頭,然後就是一抽,之後我便是什麼也不知道了,再次恢複意識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在一個鳥籠之中,出不去,逃不了,叫不出聲……”

“但我聽得到外麵有人說話,我知道害我的人是誰,是萬勝,我聽到他與一個老人的在說話!”

“再接著,便是現在了,謝謝你們,為了我,你們操碎了心!”

李嘯緊緊抱著李清月,複雜的看著王尊,感激的看著老天師師徒倆!

之所以複雜看著王尊,是因為他對王尊始終有些愧疚,之前阻止王尊與李清月的交往,後麵又看不起王尊。

冇想到,王尊居然還有一個如此不為人知的身份與實力,早知如此,他早就讓王尊與李清月結婚了。

王尊倒冇有想那麼多,自己這算是還人情給李嘯了,足足花了100點遊戲點券啊!

這也許就是被動的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吧!

“困鳥術!”

“好傢夥,對方果然不是什麼普通的人,實力極強,而且還是一個邪道!”

老天師眯下眼睛,嘖嘖稱奇,同時也是很有壓力。

“師父,何為困鳥術?”林風不解。

“顧名思義,就是把人的魂念困於籠中,然後將魂念慢慢變成一隻鳥,這個過程裡,魂念遭受到的折磨很痛苦,可以說是生不如死,幸好我們出手的快,不然……”

老天師搖頭,十分驚訝。

“萬勝,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李嘯捏堅拳頭,雙眼爬滿了血絲。

“你們要幫我!”

“無論多少錢都行!”

李嘯看了過來,報仇之心,很是決然。

“哎呀,李老闆,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殺殺乾什麼,不如我們約他出來,好好聊聊,擺個和頭酒什麼的……”

林風隻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越說越小聲,因為四人正在詭異的看著他,好像看一個傻子一樣!

林風縮著脖子,怎麼了?

自己說錯了嗎?

以和為貴不好嗎?

四人:(O_O)

被四個人盯著,林風是一個字也不敢說了,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的樣子。

“我不會放過萬勝,老天師,你怎麼樣看?”

李嘯很是認真,眼中閃著光芒。

“萬勝背後的人很強,是一個邪道,這種為禍人間的惡魔,絕不能輕易留在這世上,為民除害,人人有責!”

“老夫身為龍虎山當代天師,自當義無反顧,維護社會穩定發展的重要責任,老夫又豈會缺席?”

“無論此人有多強,有多可怕,老夫絕不允許他繼續為非作歹!”

老天師一身正氣,大義凜然。

王尊:(;゜0゜)

林風:(⊙ω⊙)

老天師是瘋了?

師父腦門被門夾了?

剛纔老天師還是戰戰兢兢,無力迴天的樣子,現在怎麼這樣勇了?

他們不知道,王尊的強大,未知敵人的可怕,給老天師造成了很大的壓力,簡單點來說,打擊到了他,讓他的老心出現了盪漾。

他堂堂龍虎山天師,不允許再丟臉,他必須要找回點麵子。

“老天師,你真的願意幫我嗎?”

李嘯眼前一亮,老天師出手的話,對他來說,是一個莫大的信心。

“當然!”

“不下山也下了,總得做點什麼,修道之人,斬妖除魔,掃除世間所有妖邪,這乃是我們之道!”

老天師一身正氣,大言炎炎:“我與此人,決分高下,也決生死,老夫不將此事徹底解決,永不回龍虎山!”

王尊雙眼一瞪,這老頭是受了什麼刺激了嗎?

這是乾什麼?

他要乾什麼啊!

呃!

受了什麼刺激,你不知道嗎?

“師父……大可不必,師父……”

林風想要勸說,開什麼玩笑,老天師執意如此的話,那不得帶上他嗎?

他可不想做這種傻事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為什麼啊?

老天師瞪了一眼林風,到嘴的話,林風又嚥了回去!

這下是完了!

一把年紀了,你犟什麼啊?

“小風,回龍虎山,把老夫的道袍拿下來,老夫心意已決,斬妖除魔的決心如同火山爆發一樣,無法安寧!”

老天師負手,看嚮明月,頗為高深!

林風瞪著眼睛,很驚訝,最後還是什麼也冇有說,隻是默默的歎了口氣。

師父這是要把壓箱底的傢夥都拿出來了啊,這次是真的被逼急了!

對方的實力,可是做到了靈魂出竅的層次,他們正常的實力連一個紅衣厲鬼也打不過,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

師父這一次是鐵了心的要剷除對方,也不知道是那一條筋搭錯了!

王尊撇嘴,他倒不想知道老天師心裡想的是什麼東西,他來到床前,對李嘯笑了笑。

李嘯心中五味雜陳,不知道該如何麵對王尊,尤其是知道了王尊真正的身份之後,他對王尊更加的忐忑了。

“不早了,我先走了,有老天師在這裡,我想不會有什麼危險,好好休息吧!”

王尊背起包,轉身就走。

不早了?

大哥,現在才晚上八點鐘,這叫夜了?

這藉口找得也太隨便了吧?

“老天師,林風,下次見!”

王尊擺了擺手,林風倒是點點頭,他對王尊隻有敬畏!

老天師嘛,居然冷哼一聲。

王尊無言以對,人們常說,人越老,脾氣越怪,果不其然啊,自己什麼時候惹上老天師了?

這老頭……要不就是看他老,上去就給他兩個暴栗嚐嚐。

“王尊……謝謝了,我會給你一筆可觀的報酬!”

除了這個,李嘯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王尊啊,難不成說,把我女兒給你,作為你的報酬?

王尊冇有拒絕,轉身就走,對於李嘯來說,再多的錢也隻是九牛一毛吧?

李嘯給李清月使了一個眼色,其跟了上來,輕咬下唇,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大家這麼熟了,不用說什麼,心知肚明就好!”

花園裡,王尊回頭,麵帶微笑。

“我……”李清月欲言又止。

“回去吧!”王尊直接離開。

李清月咬了咬唇,輕罵一聲:“木頭!”

房間裡!

老天師老臉儘是威嚴,嚴厲的看著林風。

林風縮著脖子,師父今天是怎麼了?

為什麼情緒這麼不穩定,讓人捉摸不透啊!

“那天晚上,你是去找他了?”

林風點點頭,也不隱瞞,也藏不下去了。

“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突然對他改觀這麼大,連老王都叫起來了!”

林風歎了一口氣,皺起眉頭,“師父,我要是說了,你得個站好,要不,你老人家先坐下吧,我怕你知道了,會……”

“廢什麼話,老夫這些年下來,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有什麼事能讓老夫聽了就站不住腳……”

“師父,那天晚上,他在紅衣厲鬼群裡殺進殺出,一點也不猶豫,他的錘子錘得紅衣厲鬼四分五裂,他不是人,他更像是一隻鬼,他的家人對他唯命是從,那怕自己會灰飛煙滅也不會有絲毫的退讓……”

林風還冇有說完,老天師老臉一緊,身體一晃,雙腿不知道發什麼,居然在發軟!

“一堆紅衣厲鬼當中殺進殺出?”

老天師口乾舌燥,說出來的話都是沙啞顫抖的聲音。

“是的,至少……四十位紅衣厲鬼……”

砰!

老天師冷汗直流,直接就是跪了下來。

“師父萬萬冇想到,老徒弟承受不起你這一跪啊!”

林風大驚失色。

“我不是跪你,是老夫的腿不聽話,它自己跪的!”

林風三人:(;゜0゜)

“快,快去把王半仙給請回來,是老夫有眼無珠,是老夫糊塗啊!”

老天師欲哭無淚,自己之前都乾了些什麼東西啊!

李嘯父女麵麵相覷,腦子一片空白。

自己聽到了什麼?

王半仙?

老天師稱王尊為王半仙?

“師父……這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老王他最後……還殺了一位白眼紅衣厲鬼……”

林風說到最後,已經是小心翼翼了,生怕自己的老師父承受不了這樣的衝擊。

果不其然,老天師的老臉都要顫得掉下來了。

雙眼一瞪,盯著林風:“什麼老王,什麼老王,老王是你叫的嗎?”

“叫王半仙!”

老天師這一下是真的懵了,他萬萬冇想到,王尊會可怕到這個地步!

他有點後悔了,自己應該與王尊打好關係的!

……

王尊當然不知道這一切,他已經回到鳳凰山彆墅,洗了一個澡,手機收到了一個轉賬資訊。

現在的他已經不缺錢了,他缺的睡眠!

所以,他倒頭便睡,不管幾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