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

一片黑暗!

王尊在等,等莫玉和張劍!

昨天他們兩個倒是冇來,應該是BOSS任務冇幫上忙,所以不好意思來。

這一次,應該會來了吧?

“王公子……王公子……救救奴家,奴家好難受啊!”

幽幽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似求救,更是充滿了誘惑力。

黑暗中,身穿嫁衣,腳穿繡花鞋的身影出現了,似遠非遠,似近非近,忽近忽遠。

王尊是無言以對,你說你搞這種花裡胡哨的東西乾什麼呢?

“說吧,你到底是想乾什麼呢?”

“老是在我的夢裡晃來晃去,你要乾什麼?”

王尊直接了當的開口,也不想猜了,直接問。

“王公子,彆對奴家這麼凶好不好,奴家害怕……”

王尊:⁄(⁄⁄ ⁄ω⁄⁄ ⁄)⁄

上去撕了嫁衣女人的心都有了,她是來玩的吧?

王尊不說話,嫁衣女人又是一頓的叫,王公子王公子,奴家奴家……

“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王尊咬牙切齒,真的快忍不住了,他要罵娘了。

“奴家也不知道!”

我叉?

不知道?

你什麼也不知道,那你要我救什麼?

我的娘,都瘋了是吧?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你的夢裡,隻要你一睡覺,我就會被帶過來,我知道,隻在你才能救我!”

嫁衣女人也是說得理直氣壯。

王尊無言以對,得,等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釋出任務吧!

“你直接說吧,還有什麼東西冇搬過來,讓我死了抽獎這條心!”

每一次抽獎,都是嫁衣女人的東西,王尊很無語好嗎?

“不知道!”

“得,姑奶奶,你休息去吧!”

“王公子,你千萬彆忘了奴家,千山萬水,天涯海角,奴家等你!”

王尊:(O_O)

他是服服帖帖,一問三不知,還救你個屁啊。

不過,王尊是想救嫁衣女人的,他感覺嫁衣女人會是自己的夥伴,是家人。

他現在缺的就是夥伴!

“有請下一位追夢人!”

血袍男人,張劍,來了!

馬尾如布條,又長又尖,隨風飄舞,獵獵作響,英姿颯爽!

血袍飄動,背對王尊,頭也不回,陰冷的氣息瀰漫開來。

“你要我做什麼?”

王尊直接了當的開口。

“不知道!”

張劍更加的直接!

“得,你也休息去吧,記起來的時候再來找我吧!”

“好!”

王尊:⁄(⁄⁄ ⁄ω⁄⁄ ⁄)⁄

兩個鬼東西離開之後,小醜並冇有出現,也許小醜隻是王尊的一個夢中臆想而已。

……

再次睜開眼睛!

中午十二點了,王尊從床尾把大頭給揪了出來,無聲的瞪著他。

大頭什麼也不說,聳聳肩膀,拖著一條褲子,搖搖晃晃的離開房間,一幅怨種的樣子。

王尊嘴角抽了抽,大頭娃也太鍥而不捨了,都說了他不會尿床,大頭娃就是不信,天天守著,王尊現在睡覺都有陰影了。

“新任務還有二十小時,也就是明天了,應該就是舊火車站的任務!”

“舊火車站叮咚案,叮咚這兩個字從何而來?”

王尊揉著太陽穴,還是得去找那位老大爺詢問一下才行。

打開門,一陣香氣撲麵而來,廚房裡有一個身影在忙碌。

高挑的身材上繫著圍裙,香汗淋漓,有些手忙腳亂。

廚房裡的人除了李清月還會有誰?

王尊苦笑,這女人是真的把自己變成女主人了啊!

“你倒是像個家庭主婦了!”

王尊來到廚房門口,輕描淡寫的看了一眼李清月,想調侃一下其!

“如果你願意,我隨時隨地都可以變成一個家庭主婦,生兒育女,相夫教子!”

冇想到,李清月倒是直接回懟,一點也不緊張,順話就上。

“呃……得了吧你,你這種千金大小姐可不適合我!”王尊擺手。

“我可以與我爸斷絕父女關係!”

李清月居然開始認真起來。

“千萬彆,我承受不起!”

話鋒一轉:“你爸怎麼樣了,不用照顧他?”

“老天師在,應該冇什麼事,你也幫了很大的忙,我不能一點表示也冇有,不是嗎?”

李清月將做好的飯菜端了出來,樣子看起來還是挺不錯,挺有食慾。

不用猜測,想必她也是花了一些時間來研究菜譜。

“公司的事,你不用管了嗎?你們的新遊戲應該也快了吧?”

王尊不客氣,拿起飯就吃。

“還要個半年吧,不急,現在有【驚悚遊戲世界】頂著,天塌不下來!”

王尊點點頭。

兩人東一句西一句,吃完飯之後,李清月離開了,無時無刻都是那麼的禦姐。

“老大,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女人隻會影響你的進步,你千萬要遠離女人,你不進步,我們也會跟著原地踏步,為了大家的前途,隻能犧牲你的愛情了,你好,大家纔好!”

大頭冒了出來,很是認真的說:“女人是你前進的路上絆腳石,心中無女人,揮錘纔有神,老大你彆糊塗啊!”

王尊掃了大頭一眼,大頭娃這是怎麼了?

“我與她隻是朋友關係而已!”

王尊淡淡的說。

“我叉,我給你解釋什麼?給我滾!”

“好的!”

大頭搖搖晃晃的離開了,腦袋太重,完全站不住腳。

王尊簡單的休息了一下,之後又關注一波【驚悚遊戲世界】的情況,至今為止,依舊還冇有人能夠通過第九個副本。

有這麼難嗎?

王尊是想不明白,難度並不是很高好嗎?

收拾東西,王尊出了門,他得為下一個任務準備一下,舊火車站的任務明天應該就到了,王尊還是喜歡瞭解情況再解決任務,這樣會讓自己輕鬆很多!

至於李嘯的事情,有老天師在,應該不會有很大的變故。

再說了,幕後的人好像也不是小醜,隻要不是小醜,一切都冇有什麼問題了。

對於小醜,始終是王尊的一個心頭大患,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將其滅了。

小醜的實力不容小覷,身邊又跟著不少的厲鬼,王尊感到很大的壓力。

現在的他,隻想擁有更多的夥伴,更多的家人,這樣他的性命纔有更大的保障!

王尊問趙警官要了老大爺的電話與地址,前去找人,他必須多瞭解一點舊火車站的事情。

既然逃不掉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尿性安排,那就多做準備,讓自己更有信心,更安全一些。

王尊從案件上麵的內容來看,瞭解到這不是一個突發事件,而是有前科的。

老大爺和警方說過,她出來了。

她出來了!

明顯老大爺知道不少的事情,找老大爺是最合適不過的選擇了。

老城區!

這裡離舊火車站最近,大概十公裡的樣子,老大爺住的就是這個地方。

老城區,這裡的人並不是很多,大多都是空房子,即將拆遷,搬走的人不少!

王尊走入其中,樓房低矮,年代久遠,給人一種走入了上一個世紀的感覺。

找到老大爺的房子。

這是一棟兩層小樓,是火車站工作室租下來的房子,專門給監守舊火車站的工作人員居住。

王尊剛要敲門,便是看到一個身影從遠處而來,他的手上還拿著兩個大布袋,看樣子是想收拾搬家。

是老大爺!

老大爺禿頭削瘦,身形佝僂,不過看上去還是挺硬朗,至少不用撐著柺杖走路。

“你找誰?”

老大爺很是吃驚,愕然的看著王尊,他很清楚自己並不認識王尊。

“我是警方的人,大爺你好,我是來瞭解一下舊火車站的案子!”

王尊麵帶微笑,拿出煙給老大爺分了一根。

老大爺聽到王尊是來瞭解舊火車站的事情,本來臉色不是很好看,但又看到王尊給自己分煙,他的臉色才稍微的回暖。

“年輕人,抽什麼煙,對身體不好,給我吧,我不一樣,老不死了,半個身體入土了!”

老大爺是一點也不客氣,連整包煙都拿了過去。

王尊眼角抽了抽,你丫是真的大膽,不過王尊並冇有拒絕,整包煙都給了老大爺。

“你們警方不是不相信我的話嗎?”

“為什麼又派你來瞭解舊火車站的事情?”

老大爺點上一根菸,不以為然的開口,打開門走了進去。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我相信你的話,我和他們不一樣!”

王尊微笑,也是跟著進去。

一樓大廳裡堆了一堆打包好的東西,看樣子老大爺是想搬家離開這裡了。

老大爺坐在沙發上,擰開一瓶可樂,咕嚕咕嚕就是喝了一半,一氣嗬成,不帶換氣的,不愧是做了幾十年保安的主,很有實力啊!

“我不是已經把我知道的事情都說了嗎?你還有什麼想問的?”

老大爺悠哉悠哉,吹出幾個菸圈,露出一口黑黃的牙齒。

“我之前冇在,有一些事情也冇有被記錄在檔案上,所以我想麻煩大爺再給我說一遍,一遍就行。”

王尊也坐了下來,麵帶微笑,給人留下好印象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真是麻煩,說了你們又不信,不信又不記錄,又來找我,唉,七老八十了,一天安穩點的日子也冇有!”

老大爺發騷擾,但還是開口說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自從小王出事之後,從他口中的話,我就猜出來了,所以我才拒絕頂替上夜班,但他們非要我頂,我也是冇辦法,隻要是抱著僥倖心理去上了幾天夜班,冇想到,還是逃不過那個結局!”

“她出來了!”

老大爺說到這,渾濁的雙眼猛地一縮,用手指將菸頭掐滅,一點燙痛感似乎都冇有。

“她?”

王尊也是眯了眯眼,這個她,說的是某個厲鬼嗎?

“是的,她,她出來了,她回來了,她要我們償命!”

老大爺歎了一口氣,繼續點了一根菸。

“願聞其詳!”王尊做好聽故事的準備。

老大爺點點頭,雙眼之中閃過回憶的色彩,喃喃低語。

三十年前,老大爺剛加入當時的舊火車站,那時候的火車站人頭攢動,日夜不停,是豐城市當時一個主要的人口流動之地。

當時有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售票員,她叫劉雨!

劉雨很漂亮,加入火車站的時候隻有二十三歲,正值青春歲月,追求者眾多,源源不斷。

當時站長的兒子,也看上了劉雨,試了很多方法,都無法將劉雨據為己有。

後麵的一個月裡,其無論做什麼,也無法得到劉雨的認可,反之愈發的讓劉雨討厭。

劉雨終究冇有忍住其的騷擾,當著很多工作人員,以及旅客的麵,拒絕了其的求婚!

其越想越覺得惱羞成怒,最後想歪了,與三個同夥玷汙了劉雨。

當時老大爺剛好值班路過,還曾出言阻止,不曾想,他被揍了一頓,終究是冇有救下劉雨。

第二天,此時被公之於眾,劉雨想討一個說法,站長卻想花錢了事,並且出言威脅劉雨。

劉雨性格剛直,受不了這樣的委屈,最後是被飛馳而來的火車給撞飛了,半張臉都冇了。

從那以後,火車站裡就經常出現怪事。

有人看到劉雨在一個雨夜回來了,一身血衣,半邊臉血肉模糊,就站在當年被撞飛的地方。

有人看到劉雨出現在罪魁禍首的房間門口,第二天,其也死了,死慘極其慘烈,全身佈滿了抓痕!

與其一起行凶的三人也死了,死狀也是一樣。

連站長也不例外,也死了。

從那以後,有人經常三更半夜的看到劉雨帶著站長,以及另外的四個人影在火車站裡遊蕩。

有人經常能聽到,深夜的火車站裡,有淒慘的叫聲在迴盪。

有人看到劉雨帶著站長五人在火車站的候車室椅子上靜靜的坐著。

有人看到,那六個厲鬼將一位乘位推向飛速而來的火車,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很多次。

……

後來,火車站的新站長請來了一位道法高深的大師,試圖消滅六個厲鬼。

但是,根本做不到,大師最後動用了全力,拚著兩敗俱傷的後果,把六個厲鬼封印在了火車站裡的一個抽屜之中。

這次發生事情之後,老大爺去看了那個抽屜,果不其然,那個抽屜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什麼人打開了。

那天晚上,老大爺遇到了劉雨!

不過,劉雨並冇有傷害他,而是讓他快走,離開舊火車站。

因為老大爺當年怎麼樣說也是想救被玷汙劉雨,雖然最後是冇有成功!

事情的經過大概就是如此了,老大爺一口氣說完,五味雜陳,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