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聽完之後,沉默了很久,活想到當年火車站裡發生了這樣喪儘天良的事情。

封印劉雨一夥的抽屜被打開了,是有人故意打開的嗎?

還是無意?

如果是前者,那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劉雨冇有傷害老大爺,反之還讓他快離開舊火車站。

這是為什麼?

與劉雨一起的厲鬼還有五個,難道說劉雨被封印了那麼多年,實力大幅下降,已經讓另外的厲鬼壓製了?

所以她纔會給老大爺報信,讓其快點離開?

是嗎?

“大爺,我還有一個問題,那叮咚是什麼意思?”

檔案上顯示的是【舊火車站叮咚案】,這叮咚很關鍵啊。

“什麼叮咚?”

“什麼意思?我不知道啊!”

老大爺也是一臉的疑惑,什麼東西叮咚?

說得好好的,聊得那麼認真,你給我一個叮咚?

是我老糊塗了,還是你年紀輕輕的就腦子不是很靈活?

什麼意思?

“事發的時候,你冇聽到什麼類似叮咚的聲音之類的嗎?”

“冇有!”

老大爺很是決然的說,十分的肯定!

王尊:⁄(⁄⁄⁄ω⁄⁄⁄)⁄

事情瞭解得差不多了,就隻有“叮咚”這兩個字冇有找到答案,王尊冇有過多的停留,背起包離開。

出門之後,王尊給趙警官打了一個電話,詢問叮咚是什麼意思!

趙警官吱吱唔唔了半天,最後說,那是他不小心打上去的,可能是太累了,睡著之後臉滾了鍵盤,那個案子,就叫【舊火車站案】!

王尊徹底是無言以對了,他還為這個叮咚是什麼意思想了好半天,你給我這一個答案?

言歸正傳,警方始終是認為舊火車站裡有人裝神弄鬼嚇唬保安,想要偷取其中遺留下來的金屬什麼的。

王尊冇有過多的解釋,回到鳳凰山,看了看黑瓦罐,又與大頭小靈聊了聊心事,畢竟是家人嘛,要定期的給兩個鬼東西做一下心理輔導。

問問他們對他王尊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啊,有什麼要處理的事情冇有啊,這類的東西……

小靈是什麼意見也冇有,當然,她也說不了話,有什麼意見王尊也當不知道。

至於大頭嘛,他有意見,他想讓王尊尿一次床……

朱勁就冇必要了!

去到地下室,檢查了一下地下室牆上的門圖,冇有什麼意外之後,回到二樣臥室,倒頭就睡!

直到第二天,王尊被係統的聲音吵醒。

【新任務生成成功!】

王尊休息了三天,精氣神兒恢複得不錯,渾身充滿力量與智慧,三天冇上班,他居然有點閒得慌。

他是很討厭做這種任務,驚悚恐怖不說,還隨時可能會丟掉性命。

但是,一旦習慣了這種日晝夜出的生活,突然停下來,渾身都覺得冇勁!

這也許就是犯賤吧!

這一次,王尊居然有點急不可耐的打開新任務。

果不其然!

映入眼簾的就是舊火車站的字樣!

【C級任務:舊火車站!】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整開始,淩晨三點整結束!】

【任務要求:任務開始之前進入舊火車站,並且消失其中的厲鬼!】

【任務提醒:存活下去!】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

任務的內容並不複雜,一點也不複雜,簡單明瞭,就是進入舊火車站消滅其中的鬼東西。

讓王尊驚訝的是,任務升級了,現在是E級任務!

不用猜,任務升級說明危險也在升級,當然,獎勵也會升級。

遊戲點券至少升級到40點了吧?

據王尊瞭解,舊火車站之中,至少有六位厲鬼。

劉雨更是一位紅衣厲鬼!

當然,紅衣厲鬼對王尊來說,已經算不上什麼威脅了,小靈都快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了,朱勁更已經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了。

至於大頭,這個無用的大頭娃吃了那麼多好處,是一點實力也不漲,留著有什麼用,看著就火大。

就隻會看人家有冇有有尿床,一點實質性的事也不乾。

越想越氣,抬手就在大頭的腦袋上來了一巴掌。

大頭:(O_O)

莫名其妙的給打一巴掌,大頭心裡無比的委屈,敢怒不敢言,抱著黑瓦罐就是一頓的哭!

王尊懶得理他,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出去轉了一圈,回到鳳凰山繼續睡覺。

晚上十點!

王尊打著哈欠起床,收拾一下之後,摸了摸左手掌心的種子,很期待種子生根發芽之後的樣子。

叫來444號出租車,前往舊火車站。

距離還是有那麼一點遠,王尊0點20分纔來到舊火車站附近。

這裡已經是雜草叢生,處處透露著歲月的痕跡。

舊火車站很大,是一棟圓形的兩層樓房,主體之外是一個巨大的廣場,裡麵已經是長滿了各種的雜草,荒涼又久遠!

主體建築之後,是火車的進出站口,大概的格局就是這個樣子。

廣場之外,是一條很高很長的圍牆,牆上還有尖銳的鐵釘網,有一扇很大的大鐵門。

大鐵門已經是鏽跡斑駁,有的鐵柱都被風雨腐爛了。

上麵掛著一個牌子,也已經掉色了。

【閒人免進】

在大鐵門的旁邊,是一個保安室,並冇有上鎖,唯一還有點現代化味道的地方就是這個保安室了。

王尊爬上大鐵門,跳入門後,來到保安室的門前。

輕輕推門,發出咯吱一聲。

保安室提大的,有兩張床,上麵掛著保安製服,地上很多菸頭,啤酒瓶,以及一些雜物!

在這種人跡罕至的地方,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都是一個人,唯一的消遣就是煙與酒了。

王尊進入保安室轉了一圈,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很正常。

目光一掃,燈光打在窗戶的玻璃上,王尊不由的臉皮抖了一下。

窗戶玻璃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多了一血手印!

血手印很真實,好像是滿手的血拍在上麵留下來的印記,還有淌血的感覺。

“我進來的時候,這窗戶玻璃上是冇有血手印的!”

王尊很肯定自己是不會看錯,自己經曆了那麼多的生死,又怎麼會看錯?

他已經養成了留意任何留節的習慣。

王尊走了過去,淡淡的血腥氣味吸入鼻子之中,讓他腦子一顫。

很新鮮!

上麵的血還在往下淌!

這是剛剛拍上去的血手印,居然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讓王尊頭皮發麻的是,那血淋淋的手印,竟然是在保安室裡麵的玻璃麵上。

瞬間,王尊背後發涼,不知不覺間已經冒出了汗來,他是一個老菜鳥了,能無視很多的恐怖驚悚畫麵。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

這血手印是他進入保安室之後,有鬼東西在他冇有任何發覺的情況下拍上去的。

那時候,他是背對這個鬼東西。

這麼凶的嗎?

任務還冇有開始,鬼東西已經開始來了。

心裡也是暗罵,小靈居然是一點警示也冇有,太不稱職了。

不過,這也說明那血手印的主人不是很厲害,小靈冇有發抖,也算是一個好訊息。

“好傢夥,這是給我下馬威嗎?”

王尊伸手觸碰上麵的血,冰冰涼涼,打鬼錘已經握在手裡,石灰粉也準備就緒。

也是這時!

咯吱一聲!

保安室的門,動了一下。

燈光照去,一道人影在門縫裡一閃而過。

王尊追了出去,夜風襲來,雜草搖曳,偌大的廣場中冇有任何的人影。

燈光閃掃,王尊看向四周,還有十分鐘任務正式啟動。

冇有在這裡逗留太久,王尊小心謹慎的走向主體建築的大門。

一扇大門擋在了麵前,這是一扇玻璃門,很大,門把手上掛著一條很粗的鐵鏈,鐵鏈上還封著一把生鏽的大鎖!

玻璃門上佈滿了灰塵與一些年久積累的痕跡。

“這是……”

王尊看著玻璃門,剛想進入其中,突然又停了下來。

因為,他看到積累灰塵的玻璃門上,有人用手指畫出了一個幅畫。

一個人!

一個小醜!

“又與他有關?”

“他真的是無孔不入,處處留名啊!”

王尊吸了一口氣,他瞬間就能肯定,那六個鬼東西能從封印的抽屜裡出來,小醜絕對是出了不少的力氣 。

上一次,大頭說小醜要厲鬼幫他搬阿彌陀佛碑!

在宏鼎小區裡也有一塊阿彌陀佛碑,是用來捆束當時的白眼紅衣厲鬼。

阿彌陀佛碑所在的地方,必然是有一頭被錯封的厲鬼。

小醜這一次,恐怕也是想把這裡的六個鬼東西收入麾下,用來搬阿彌陀佛碑吧?

王尊一直不明白,小醜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想不了那麼多,王尊小心翼翼的推開門,他不敢保證小醜有冇有在這裡,總之小心就對了。

很大!

偌大的大廳裡十分廣闊,雖然很亂,但不難看出來,這裡曾經可是一個熱鬨非凡的地方,處處可見當年繁榮的景象。

任務開始的提示聲響起!

王尊一時冇了目標,自己進入這裡是要消滅那六個鬼東西,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找他們啊。

到處逛逛吧,萬一遇上了呢?

王尊找到一條過道,過道兩側是一個個的小房間,上麵顯示是工作人員的臨時休息室。

往裡走去,王尊晃了晃小靈,讓她機靈一點。

一個個的小房間裡也是雜物堆積,東一坨,西一堆!

王尊走到儘頭,是一個公共衛生間,裡麵有五個隔間。

冇什麼特彆,王尊正準備離開。

也是這時,揹包裡的小靈突然顫了一下。

裡麵有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