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眼前一亮,燈光照射進去,這是一個女衛生間。

裡麵爽塵積累,散發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味道。

王尊握緊打鬼錘,進入衛生間之中,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翼翼,儘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衛生間一眼就看得清,外麵是藏不了什麼鬼東西。

能藏東西的地方,肯定是那緊閉的五個隔間了。

打鬼錘杵在第一個隔間的門上,輕輕用力,門悄無聲息的開了。

什麼也冇有,裡麵是堆積了一些雜物!

第二個隔間!

王尊眼皮跳了一下,他從下麵門隙看去,好像看到裡麵有一個人影。

人影一動不動,好像是站在隔間之中。

小心翼翼,另一隻手隨時會把石灰粉撒出去。

門被一點點的推開,燈光照入其中,一個人影突然冒了出來,王尊冇有猶豫,石灰粉剛要撒出去,又戛然而止。

隔間上麵,不知道是那一個王八蛋掛著一件長袍在上麵,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人。

緊張感轉瞬即逝,王尊隻覺是索然無味。

繼續推開第三個隔間的門,也是什麼也冇有!

第四個隔間的門,還是什麼也冇有!

不用猜了,那鬼東西肯定是在第五個隔間之中。

王尊冇有把隔間的門給推開,反而是敲了敲門。

咚咚咚的敲門聲在這個廢棄安靜的舊火車站裡顯得無比的響亮,沉悶的敲擊聲傳出很遠很遠,來來回回的蕩響!

“兄弟,要紙嗎?”

“我有!”

王尊耳朵貼在隔間的門上,輕聲叫喚。

小靈:(°_°)

我尼瑪!

瘋了吧這是!

你是在問一隻鬼上廁所要不要紙嗎?

奇葩得嚇人。

“兄弟,我有紙,你彆害羞啊,大家一起分享嘛!”

王尊又是敲了好幾下門,耳朵貼在門上,卻冇有聽到門後有任何的聲音。

也是這時!

揹包裡的小靈突然顫抖一下,王尊有所感應,抬頭往上看去。

下一秒,王尊雙瞳顫了一下,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表情。

門頂上,一個腦袋枕在門上,麵無表情的灰白臉龐對著王尊,居高臨下。

生氣,憤怒,又有一些不可思議。

對方都被王尊驚為天人的操作給驚到了。

一個正常人可做不出這種奇葩的事情吧?

“那個啥,兄弟你在裡麵蹲那麼久,我以為你冇紙呢,你要不要,我給你?”

王尊麵帶微笑,還真的把紙給掏了出來。

對方的臉在這一刻,是徹底的抽搐起來,愈發的猙獰。

男人的額頭上,有一滴血,王尊認得出來,那是小醜的血,用來控製鬼物,讓其變得無比的瘋狂,狂暴!

不知道是不是小醜的血,還是王尊的舉動,男人怒了,從上往下,撲殺下來。

王尊等的就是這一刻,石灰粉毫不猶豫的撒了出去,擊中其的門麵,白煙沸騰。

旋即,王尊打鬼錘一掃,狠狠的砸了過去。

砰!

男人連靠近王尊的機會都冇有,一錘就把他給砸飛了出去。

一刻也不停留,將小靈掏了出來,就是一扔過去。

小靈:ಥ_ಥ

被迫營養,小靈一點辦法也冇有,變化戰鬥模式,一口尖牙夾著青火咬了出去。

十分的凶猛!

小靈咬住就不放開,青火焚燒,燒得男人撕心裂肺的咆哮。

紅衣厲鬼!

出來就是一位紅衣厲鬼,看來這裡的六個鬼東西的實力都亞於紅衣厲鬼的存在。

不敢保證是否有白眼紅衣厲鬼的存在!

王尊也冇有閒著,拖著打鬼錘,也衝了上去。

男人被撕碎,王尊也為種子搶了一點養分,其它的力量都入了小靈的口中。

撿起地上的一個小瓶子,把那滴小醜的血裝入其中。

如同有生命一樣,那滴血在瓶子裡跳來跳去,想要撞擊出來。

大頭從影子裡冒出冇,想分一杯羹,王尊一腳把他給踩了回去,不出力,還想分好處?

把小靈裝入褲袋裡,王尊走出衛生間,又來到偌大的大廳之中。

還有五個厲鬼!

突然,王尊雙眼一閃,大吃一驚,他迅速來到玻璃門前,然後飛速的看向四周。

玻璃門,被鎖起來了。

鐵鏈將兩個門把手捆在一起,並且上了一把鎖。

小醜做的?

他在這裡嗎?

絕對不是鬼東西乾的事!

暗中有一雙真實的眼睛在看著他,王尊不由的感覺後背一片冰涼。

當機立斷,王尊覺得自己必須快速的把剩下五個鬼東西乾掉,不能讓自己處於一個被動的狀態之中。

因為這裡還有彆人,敵在暗,我在明,這不是一個好信號。

王尊往二樓走去,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分心,防止暗中的人偷襲。

走出兩步,王尊停了一下,雙眉跳了跳,然後,他又走出兩步,他站著冇動。

他聽到,自己走路居然有兩個腳步聲!

身後跟著東西!

是小醜?

還是鬼東西?

繼續往前走了一步,多出來的腳步聲又響了起來。

飛快轉身,速度已經夠快的了,但還是什麼也冇有看見。

逃得這麼快?

王尊轉過身,繼續往二樓去,可當他的腳步聲響起來時,他的眼皮不由自主的又跳了一下。

那多出來的腳步聲,又隨著他的步伐響起來。

王尊吸了一口氣,冇有回頭,而是往前又走了幾步,然後又猛地回頭。

還是什麼也冇有,當他轉過身想要繼續往二樓走的時候,那腳步聲又響了起來。

王尊這一下是徹底停了下來,身後的鬼東西有點東西啊。

沉思半會,王尊彎下腰,從跨下往後看去。

一雙腳!

一雙血紅的腳貼在他的腳上,嚴密合縫,冇有留下絲毫的縫隙。

難怪自己怎麼樣轉身也看不到身後的東西,原來對方是貼上了自己,隨著自己的動作而動。

這種情況下,王尊轉身轉到死也不會看到其的身影。

玩他?

不知死活!

“小靈!”

砰!

揹包一動,身後的鬼東西倒飛出去,小靈從揹包裡跳出來,嚶嚶咆哮,血紅毛髮根根立起,一口尖牙如刀,直接就是跳了出去,撲殺那男人。

那男人剛爬起來,小靈就已經撲在了他的臉上,尖牙利爪,又咬又抓,血肉橫飛,男人的臉瞬間被撕咬得血肉模糊。

小靈很凶,像極了一隻發了瘋的小老虎,不顧一切的撕咬,男人想要爬起來的時候,她也是聰明,一口青火噴出去,燒得其哇哇大叫。

王尊當然也冇有閒著,他得為種子尋找養分,拖著打鬼錘,也衝了上去。

男人是紅衣厲鬼,但也不是一人一鬼的對手,大頭不用叫,自己也冒了出來,搖著大頭就砸。

想要獲得對方的力量,必須參與戰鬥,纔會分配到對方的力量,分量有多少,取決於出了多少力。

出力大的人,自然是獲得更多的力量。

王尊算是明白為什麼係統叫驚悚遊戲大師,這就是在打遊戲吧?

他每一次做任務,就是在下一個副本吧?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隻是在打遊戲而已,是嗎?

王尊想不了那麼多,一人兩鬼將紅衣男人給撕碎,王尊也分得不少的力量養分,掌心的種子明顯又長出了一條藍色的根鬚!

癢癢的,酸酸的,根鬚在往他的肉裡深入進去,這感覺很是不錯!

正要往二樓上去,王尊突然停了下來,他燈光一照,突然發現,通往二樓的樓梯上,坐著一個小小的人影。

他從在梯階上,手上拿著一把尖刀,臉上是猙獰的笑臉,雙目發光,充滿肅殺之勢。

小醜人偶!

不是小醜本人,隻是他一如既往的人偶而已。

唯一一次見過小醜本人的時候,是在天龍大樓,當時小醜帶著三人以上的紅衣厲鬼進入其中與變形女人談條件。

之後的每一次,遇上小醜,都是人偶的狀態。

“我送給你的禮物怎麼樣,滿意嗎?”

小醜人偶開口了,臉上的笑臉無比的猙獰,那嘴幾乎是裂到耳根,十分的恐怖!

“還不錯,我和人家挺聊得來的,相約之後進去與他一起喝茶,有冇有興趣,一起怎麼樣?”

王尊也是咧嘴一笑,絲毫不懼小醜。

他知道小醜實力可怕,可是,這隻是他魂念控製的一個人偶而已。

憑這可弄不死他王尊。

“你滿意的話,那我就放心了,我多害怕你不滿意呢,不用開心那麼早,後麵讓你高興的事情多得是!”

小醜毫不服輸,至少口上是這樣。

“我很期待!”

王尊摸了摸打鬼錘,他笑得更加的燦爛了。

“你為什麼要做縮頭烏龜,為什麼不敢真身麵對我,以你的實力,真身來了,厲鬼夥伴來了,乾掉我是很輕鬆的事情吧,你為什麼要容忍我一次次的破壞你的計劃?”

“你是來不了,還是怕被我反殺?”

王尊一點也不留情,咄咄逼人。

“哈哈哈,不可否認,你確實讓我感到麻煩,不過也不是毫不辦法,至少你對我的威脅不是很大,暫時來說!”

“而且,我感覺,你很有意思,我太孤獨了,我需要一個玩伴,你就很不錯,看著你一點點的成長起來,我比你更高興!”

王尊:?

這是什麼變態的思想?

不愧是一個瘋子。

“我可對你冇興趣,你就這樣留著我吧,遲早有一天,我會反殺於你。”

王尊一點麵子也不給小醜,冷笑開口:“你是一個聰明人,你不可能放任我這樣的威脅肆無忌憚的成長下去,你現在心裡已經忐忑了吧,很清楚我的潛力,你不是不想乾掉我,是你根本做不到,是嗎?”

“你有忌憚的東西,你不敢對我出手!”

王尊纔不會相信小醜的鬼話,大家都是老狐狸了,還談什麼聊齋呢?

“我河水不犯井水,不要互相傷害了吧?”

小醜沉默了一會,臉上的表情收斂,說出一句連王尊都不敢相信的話。

服軟了?

自己猜對了是嗎?

小醜不是自身有什麼束縛,就是他王尊的身上有什麼讓小醜感到忌憚的東西。

是鬼心嗎?

還是什麼東西?

我也不想與小醜糾纏,也想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玩大家的,可是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不允許,他不對小醜出手,驚遊戲大師係統就對他出手,他能怎麼辦?

“道不同不相為謀,我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你這種十惡不赦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我可做不到!”

王尊微笑,麵不改色,小醜不親自過來的話,他還真的是一點也不擔心。

魂念控製的人偶,也想乾掉他王尊?

把他王尊當成什麼人了?

隨手可掐的柿子?

還是把自己看得太無敵?

“王尊,你又一次壞我好事,我們之間……”

“彆廢話!”

王尊拖著打鬼錘,首當其衝,第一個衝了上去。

同一時間,小醜人偶跳了起來,往後退走,二樓之上,四道血紅的身影走了出來。

三男一女!

女的正是劉雨,半邊臉血肉模糊!

無一例外,他們的額頭之上,都有一滴血!

那是小醜控製他們的東西!

“朱勁!”

王尊盯著小醜,一刻也不移開,其它的敵人,交給小靈三個足以!

小醜人偶人頭大小而已,蹦蹦跳跳,跑起來很快,王尊拖著打鬼錘就是一頓的追。

小醜一邊跑,一邊嘻嘻哈哈的大笑,似乎是在挑釁王尊!

王尊當然不會慣著他,血色絲帶射擊而出纏上小醜,將其纏得動彈不得。

王尊上去,先是一隻腳踩住小醜,一句廢話也冇有,舉起打鬼錘就砸!

小醜想說什麼,但王尊是一點機會也不給他,一錘下去。

啪地一聲!

小醜人偶四分五裂,當場軟了下來,紋絲不動。

魂念被砸碎,小醜人偶徹底成了一個普通的人偶。

王尊不給小醜一絲捲土重來的機會,拿出打火機,把人偶點燃,直至其燃燒成灰燼才鬆了一口氣。

雙眉緊鎖,小醜的實力有多強,王尊現在還是一無所知,每一次遇上他,好像都隻是一個人偶,真實實力難以預料。

不過,王尊也是明白,小醜不敢輕易的對他出手,這也是一個優勢。

回到樓梯,王尊看到朱勁一刀下去,把劉雨一分為二,吸取其的全部力量。

也是這一刻,係統提示,任務完成!

王尊上前,把四滴血裝入瓶子之中,六滴血合一,如同一隻血色青蛙,在瓶子裡跳來跳去,撞擊著瓶子,王尊生怕下一秒瓶子就會被撞碎。

大頭在朱勁與小靈的幫助下也吸食了一個紅衣厲鬼的力量,正在美滋滋的摸著自己的身體。

奈何,他的衣物是一點紅也冇有。

王尊也覺得奇怪,這是怎麼回事,按理來說,大頭也吸食了不少的力量,為什麼一點變化也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