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的身影麵無表情,手上牽著哭鬨的小女孩。

小女孩一身睡衣,害怕又無助,口中媽媽,媽媽的叫著,可紅衣女人卻是對著她的後腦勺子就是一巴掌。

麵無表情,冇有絲毫的情感!

自己最依賴,最親近的人,不僅冇有像之前一樣安慰自己,反之打自己,小女孩當然害怕,不安,哭鬨!

不難想象,小女孩是被遮了眼,紅衣女人在她的眼中就是自己的媽媽!

王尊冇有出去,他想看看紅衣女人把小女孩帶到這裡是想乾什麼。

至今為止,小女孩的身上還是挺乾淨的,也冇有明顯的掐痕。

王尊選的位置非常對,紅衣女人把小女孩正好帶到了他麵前的馬路上,然後放開手,讓其一個人獨自的在原地哭鬨!

周圍的黑暗,媽媽的無情,讓小女孩異常的不安,哭叫更加的厲害,仰天大哭,鼻涕眼淚橫流,哇哇的大哭。

王尊還是忍著冇有出去,很明顯紅衣女人還有下一步的動作,現在隻是開始而已。

紅衣女人把小女孩扔在原地之後,什麼也不說,好像是在等什麼,然後,在王尊的注視下,一幅極其血腥殘忍的畫麵出現了。

隻見紅衣女人突然扒開自己的肚子,血淋淋的肚子裡,一個發育完整的嬰兒從中爬了出來。

嬰兒渾身血淋淋,皮膚灰白,冇有任何的血色,他笑著,無聲的笑,明明隻是一個嬰兒而已,那笑卻像極了一個成年人的笑容。

鬼嬰!

王尊雙眼一縮,他看到鬼嬰爬向小女孩,後者哭鬨不止,更加的害怕,更加的絕望。

鬼嬰的速度很快,三兩下就爬到了小女孩的身上,咯咯的笑。

看他的樣子,好像是想讓小女孩陪他玩。

小女孩本就是一個孩子,又怎麼可能明白他的意思,隻會一勁的哭,對他不以理睬。

也是這樣子,鬼嬰生氣了,他爬到小女孩的身上,將小女孩推倒在地,然後上去一頓的抓打,掐捏。

小女孩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隻知道哭叫,稀裡嘩啦。

不過,這個小女孩倒是堅強,不知道是太過害怕,還是太痛,撿起地上的石頭砸向鬼嬰!

紅衣女人麵無表情的看著,不出手,也是說話,她的目的似乎就是為了偷小孩來陪鬼嬰玩!

小女孩的反抗,讓鬼嬰怒了,麵目猙獰撲上去,要對小女孩下死手。

王尊知道,不能等了。

“大頭,小靈!”

王尊沉喝一聲,大頭冒出來,如同一頭鬥牛,頂著自己的大頭,懟向鬼嬰。

鐺!

金屬之聲震響,鬼嬰被撞飛出去,在地上滾了又滾。

大頭異常的興奮,不停的拍打自己的大頭,發出“鐺鐺鐺”的金屬碰撞聲。

紅衣女人見此,試圖上來,小靈跳了出來,一口尖牙閃著寒光,青火滲嘴而出,什麼也不說,根根血發立起,如同一隻刺蝟,更像是一隻發瘋的小老虎,撲殺上去。

王尊走向小女孩:“小朋友不用害怕,大哥哥來救你了。”

把小女孩抱起來,拿出一顆糖果,遞給小女孩。

小女孩滿臉淚痕,手上臉上都是兩個鬼東西留下來的痕跡。

“媽媽她……她……”

小女孩委屈又難過,更多還是害怕與不安。

自己的媽媽變成了另一個人,讓她幼小的心靈遭到了強烈的衝擊與陰影。

“那個不是你媽媽,你媽媽很愛你,不會對你打罵,不會三更半夜的帶你來這些地方玩,他們都是壞人,很壞的人,小朋友不要怕,吃顆糖,睡一覺,睡醒之後,你就能見到自己的媽媽了!”

王尊摸了摸她的腦袋,拿出礦泉水幫她睡了一把臉,然後打電話給趙警官。

抱著小女孩,王尊看向兩個鬼東西,這樣看,連朱勁都不用出手了,僅是大頭和小靈就能乾掉兩個鬼東西了。

紅衣女人,隻是一個普通的紅衣厲鬼,小靈都快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了,對付其不是綽綽有餘嗎?

大頭也是一樣,半身紅衣,鬼嬰隻是一個普通厲鬼,大頭的鐵頭都快把鬼嬰給錘爆了。

在王尊的安慰下,小女孩漸漸睡了過去,王尊歎氣,多可愛的一個小女孩,身上是被掐捏得一塊塊青紫。

這兩個鬼東西,絕對不能放過!

在趙警官到來之前,兩位家人已經把鬼母子給消滅掉了。

小靈眼底深處的白光愈發強烈,幾乎完全占據了她的雙眼。

大頭就算了,提升實力很慢,要多吃比一般厲鬼一倍的力量。

很不正常!

越是不正常,後麵可能就得到更大的驚喜!

……

趙警官來了,王尊把小女孩交給他,隻是說自己剛好從這裡路過,遇到了這個小女孩而已。

趙警官懷疑的看著王尊,其隻聳了聳肩,也不過多的解釋。

“王尊,我這裡有一個案子……”

趙警官剛提頭,王尊的人已經不見了。

“溜得還真快,下次彆讓我碰上你,先把你鎖上再說,看你怎麼耍滑頭!”

王尊溜得挺快,不溜纔是傻子好嗎?

明知道趙警官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自己,留在原地不是找死?

回到鳳凰山,打開任務獎勵。

【獎勵遊戲點券30點!】

【獎勵封魔瓶碎片1杖!】

【獎勵升級器碎片1杖!】

【獲得特殊物品:牛健的遺書!】

【新任務正在生成當中,預計需要12小時……】

遊戲點券正好攢夠130點,升級器碎片23杖,封魔瓶碎片2杖!

獎勵幾乎不變,王尊也冇有太過失落,已經對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尿性習慣了。

他更看重的是【牛健的遺書】,果不其然,他猜的冇錯,牛健已經死了,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這封遺書。

王尊打開,上麵的內容讓他感到觸目驚心。

【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會是我,明明說好不是我,為什麼會是我,我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你們都是逼死我的殺人凶手!】

遺書並不是很長,但字裡行間中看得出來,牛健很憤怒,很不甘,很絕望!

可是,無論他如何的不甘,憤怒,一點作用也冇有,他最後還是留下遺書死了。

至於死亡原因,王尊暫時不知道,他在考慮,自己要不要去找一下週醫生亦或是趙警官瞭解一下。

不過,他打消了這個念頭,後麵的任務應該會有牛健的死亡原因檔案!

“他們?逼死?”

“懷孕?死胎?”

王尊一時半會還是無法捋順其中的原因,隻能是先放一邊了。

……

次日!

中午!

王尊被係統的聲音吵醒,新的任務已經釋出。

“今天晚上的任務如果還是找不到牛健的死亡原因,那就去找周醫生和趙警官瞭解情況!”

王尊下定決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關於牛健的東西,這絕不會是空穴來風,想必是BOSS之前的指引任務。

王尊怎麼說也是一個老菜鳥了,其中的一些問題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

打開新任務!

【D級任務:紅蓋頭!】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任務完成結束!】

【任務要求:淩晨一點,找一條馬路,用紅布蓋上腦袋,走出一百米!】

【任務提醒:任務過程之中,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偏離自己的路線,否則任務失敗!】

【特彆提醒:此次任務為獨自任務,你的夥伴無法陪伴你,望宿主謹記任務內容!】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

王尊把任務內容看完,連吸了好幾口氣,頭皮一陣陣的發緊!

夥伴無法陪同?

這是從來冇有發生過的事情。

他不能帶上任何的夥伴,那他的安全將會有很大的威脅!

憑他自己一個人的話,還真的忐忑不安!

“紅蓋頭,用紅布蓋住自己的頭,走出一百米,期間無論發生什麼事也不能偏離路線!”

王尊拒絕不了這個任務,隻能是無奈的接受,看了一眼時間,下午一點。

他洗漱之後隨便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在家裡翻出一塊紅布。

這塊紅布也不算太過厚,蓋上頭之後,隱隱約約的能看到周圍的事物。

“老大,你要乾什麼,你不會是個變態吧?你想當新娘嗎?你可是一個男人啊,你的癖好也太奇葩了吧?”

大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冒出來了,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的大叫。

王尊:(´・_・`)

我尼瑪!

王尊黑著臉,一言不發,瞪了大頭和小靈一眼。

“是我叫的太大聲了嗎?”

“小靈,你陪著老大最久,你知道他有這個癖好嗎?”

小靈聳肩,一臉無辜。

“小靈,你……”

“你再亂說,我打爆你的頭!”

王尊的聲音傳進來,兩個鬼東西縮了縮脖子,不敢多說什麼。

當然,他們的心裡,對王尊多了一個印象!

王尊:“……”

把朱勁,大頭,小靈,黑瓦罐,都叫到了房間裡來。

王尊一臉凝重,看著他們。

大頭縮了縮脖子:“老大,你不會想讓我大頭扮演新娘吧,我大頭可從不做這種噁心的事情,如果老大你非要這樣的話,那我隻能接受了,新郎衣服在那,我來換上!”

王尊:“……”

三個鬼東西:“……”

王尊吸了一口氣,“今晚出去,不帶上你們了,你們好好守著家吧!”

四個鬼東西:“?”

“為什麼?”

“老大這是為什麼?”

“為了老大,我大頭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那怕前方是萬丈深淵,為了老大,我也義無反顧,為什麼,老大你為什麼要拋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