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男人低頭垂手,一動不動的立在馬路中間,王尊一時也冇有辦法了。

但他不可能一直站著不動吧?

王尊思索半會,一狠心,一咬牙,往前走去。

來到紅衣男人身後的時候,王尊大聲怒吼一聲。

“滾開!”

“生前連累人,死後想害人,你想乾什麼,彆擋道,滾一邊去!”

王尊的話裡充滿殺意,怒火,凶得一匹。

正所需鬼怕惡人。

你要是怕,那對方就會變本加厲,得寸進尺!

不僅僅是鬼怕惡人,連人也怕惡人!

善良是好事,但也要有一個度才行!

一昧的善良,對某些人來說,會被認為是理所當然!

王尊的怒斥聲一聲,紅衣男人明顯顫了一下,然後慢慢往旁邊挪開,連頭也不敢抬!

王尊心裡一喜,冇想到,還真的有用,能避免一場打打殺殺,自然是一件好事!

冇有絲毫的停留,王尊繼續往前走去,大概走到七十米的時候,不得已,王尊又停了下來。

王尊:(; ̄ェ ̄)

他不想停啊,可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因為,前麵大概兩米外,立著一口棺材!

棺材金身烏黑,與一扇正常的門大小,直直的立在路邊!

這一幅畫麵,讓王尊頭皮發麻,口乾舌燥。

前麵有一口棺材,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難以置信的事情,甚至於還有很大的恐懼。

幸好的是,黑棺材隻是在路邊而已,並冇有擋路。

王尊就當冇有看見黑棺材,快步的往前走去,連看也冇有看一眼。

還有一步就從黑棺材前走過去了,黑棺材卻是突然發出怪異的聲音。

棺蓋被挪開了一條縫!

王尊不知道黑棺材裡有什麼東西,但縫隙之中,無形的陰冷氣息從中蔓延出來,似乎棺材裡裝的是一坨石塊!

王尊一直都冇有要上去檢視的意思,隻是,黑棺材的主似乎不是這樣想。

王尊看到,五根纖細灰白的手指從黑棺材的縫隙裡爬了出來。

對的!

爬出來!

一根接著一根的灰白手指從棺材縫裡爬出來,那畫麵極其嚇人。

五根手指,在棺材上輕輕的爬動,時而彈擊,發出怪異至極的聲音。

王尊:(°_°)

這是什麼意思?

單純的想嚇一嚇他嗎?

這也不是很嚇人啊!

不管她,王尊繼續往前走,就當冇看見棺材。

剛走出三米,那口黑棺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前麵,而且是路中間的位置。

不死心?

非要抬杠是吧?

王尊往前一看,那口黑棺材的棺蓋居然打開了,棺蓋不知所蹤,棺內一片漆黑,但能隱隱約約的看到,那血盆大口似的棺內,好像立著一個人影!

王尊雙眉跳了跳,真的要開戰嗎?

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事情,隻要不開戰,對方嚇嚇自己,攔攔路什麼的,都無所謂。

不是怕,而是真不想開戰,在打鬥的過程之中,會偏離自己的軌道。

但,對方似乎對他王尊十分的感興趣啊!

“過……來……”

幽幽空靈的聲音從棺材內傳出來,給人一種無比詭異瘮人的感覺。

而且,當中居然夾雜著一絲絲誘惑的味道。

王尊冇有動,手已經伸入揹包之中,隨時準備開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冇辦法不是?

“過……來……”

空靈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棺材裡的人影微微動了一下,太黑了,王尊看不清她長什麼樣子。

“過……來……”

空靈的聲音源源不斷,彷彿有一種魔力,能勾走人的靈魂一樣!

王尊冇有動,一動不動,透過紅布,死死盯著棺材內的東西。

下一秒!

一條灰白的手臂從棺材裡伸了出來,灰白的皮膚下,是一條條扭動的青筋,如同蚯蚓在爬行,十分的嚇人。

五根手指如同在彈琴,輕拂不停,做出詭異的姿勢。

依舊是那兩個字,那個誘人的聲音!

王尊也一樣,紋絲不動,如同一個雕像一般,他在想,自己該怎麼樣做才能將這個鬼東西趕走?

黑棺裡的東西似乎已經失去耐心,說出來的聲音變得有些不一樣,帶著絲絲的氣憤!

大概一分鐘之後!

一個人影從黑棺之中走了出來,王尊瞪大眼睛,滿臉驚容。

我叉!

王尊嘴角一頓抽搐,咬緊牙關,差點冇有當場撲上去給她兩錘!

冇有穿衣服!

是一個女人!

渾身光溜溜!

如果是一個正常的女人,這確實是充滿了誘惑。

隻是,對方是一隻厲鬼啊!

而且,她的身材也不好,至少二百斤!

我的天!

這是誰給她的自信與勇氣出來勾引人的?

對自己的認知是一點也冇有啊!

王尊不僅冇有絲毫的心動,反而是想上去把她給撕碎!

肥胖女人邁著貓步,慢慢的靠近,做出自以為是誘人的動作,在王尊的眼裡,這簡直是想吐!

刻不容緩!

王尊把黑瓦罐從揹包裡抱了出來,往麵前一放,砰地一聲,世界在這一刻安靜了。

肥胖女人僵硬在原地,不知所措,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盯著黑瓦罐,二百斤的身體瞬間變成一百斤!

全身都縮了起來。

恐懼,不安,害怕……

肥胖當場就後悔了,自己這是送羊入虎口啊!

黑瓦罐上的人臉在不停的變化,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罐蓋跳動,裡麵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頂開罐蓋跳出來。

每一次罐蓋跳動,當中就會蔓延出一股淡淡的陰冷氣息。

對王尊來說,這氣息很普通,但對厲鬼同類來說嘛,那就是一種強大的警告!

肥胖女人鬼汗直飆,倒退出去,無比的僵硬。

“打擾了!”

肥胖女人倒是挺有禮貌,轉身扛起自己的黑棺,頭也不的離開,飛一樣的跑,恨不得自己多長一條腿。

王尊:(;゜0゜)

他差點笑出來了,這明明是一個很嚴肅的事情,但他看到肥胖女人赤果果的扛著黑棺逃離,那畫麵真的太滑稽了。

他很想笑!

環顧四周,明顯的感覺到,暗中的一些鬼東西正在收斂自己的氣息,找地方藏起來。

這條斷頭路在這一刻開始,變得出奇的安靜,連風都少了一些詭異的感覺。

“早知如此,我應該一開始就抱著你的,這樣能省很多時間!”

王尊苦笑,黑瓦罐冇有打開,隻是透露了一些氣息而已,就把這裡的鬼東西嚇得不敢出來了。

可想而知,黑瓦罐有多可怕!

黑瓦罐當中的東西,更是強得恐怖,當時在美麗整形醫院時,朱勁可是一位白眼紅衣厲鬼了,連他也無法徹底砍開黃玉那層層疊疊的臉!

黑瓦罐裡的那東西出來,一舌頭就劈開了那些臉。

當時如果不是時間不足,那東西再吐一下舌頭,能把黃玉撕碎!

“小黑,你真是一個寶貝,我的好家人,我的好夥伴,我生死與共的戰友!”

王尊抱起黑瓦罐,雖然打開它要三年壽命,但是,也是最後救命的東西。

自從龍蘭進入那神秘的房間之後,黑瓦罐是王尊最後的底牌了!

黑瓦罐的蓋子像倒扣的碗,不知道是不是王尊的話感動了它,還是怎麼一回事,蓋子不停的在跳動,砰砰的響。

王尊不管,黑瓦罐就是被他感動到了。

抱著黑瓦罐,王尊大搖大擺的往前走,一點也不擔心有什麼妖魔鬼怪出來攔他的路。

現在那些鬼東西,怕是躲都來不及吧?

果不其然!

很順利,一路暢通,王尊來到了斷頭路的儘頭,為了預防萬一,他還多走了三米!

任務成功的提示彈了出來。

王尊冇有第一時間檢視任務獎勵,看了一眼時間,淩晨三點多了。

這一路走下來,看似時間不短,其實已經是過去了很久。

叫來444號公交車!

王尊回到鳳凰山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四點了。

當他走進門,來到二樓臥室,看到眼前的一切,他肺都要氣炸了。

他的桌子上,不知道從那翻出來的照片被框在上麵,那是他的大學考試證上的半身照!

桌子點了兩根蠟燭,插了三支香!

完完全全就是一幅靈堂的樣子。

大頭,小靈,在桌子前一把鼻涕一包眼淚的彎腰鞠躬!

“我艸!”

王尊上去就把小靈揪了起來,小靈大驚小怪,知道自己不占理,想要掙開王尊的手。

王尊把她揉成一團,一腳踢了出去。

幾乎要噴火的雙眼看向大頭。

大頭脖子都縮不見了,雙眼一轉,一把抱住王尊的大腿,哇哇的就是哭。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我多害怕你回不來了,我哭了一夜啊,我眼睛都哭腫了,你看你看,過了三點,我以為你出了什麼意外,我隻能是給你提前安排靈堂,不能讓你魂歸故裡之後看我們什麼也不做是吧?”

“那個……這個靈堂……你滿意嗎?是簡陋了點,就地取材嘛,那個啥……我今天晚上有事,我就不給你守床了……那個……”

“不要……”

王尊大吼一聲,追著小靈和大頭在彆墅裡跑了上百圈!

朱勁:“……”

黑瓦罐:(///▽///)

真的是氣炸了。

這是恨自己不死啊!

王尊敢百分之百的肯定,這是大頭的注意,自己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為什麼會遇上大頭這個撲街貨?

王尊的氣消不了,直接把兩個鬼東西揍了一頓才吐出一口氣,牙齒差點咬碎了兩顆!

太氣人了!

真的太氣人了!

自己冇死在任務過程中,遲早會死在大頭的胡作非為裡。

小靈也是,你跟大頭娃湊什麼熱鬨?

那顆大頭裡裝的都是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