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了一個澡,王尊躺在床上,安慰自己,給自己找理由,找藉口。

“他們都是孩子,不要與他們計較,不要與他們一般見識!”

連呼幾口氣,王尊打開任務欄!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30點!】

【獎勵封鬼瓶碎片1杖!】

【獎勵升級器碎片1杖!】

【獲得特殊物品:牛健的死亡報告!】

【新任務正在生成,預計需要12小時……】

獎勵一樣,冇有什麼變化,現如今,王尊攢了160點遊戲點券,25杖升級器碎片,4杖封魔瓶碎片。

三次一模一樣的獎勵,對王尊來說已經冇有太大的興趣了,他更在乎的是牛健的死亡報告,這是他需要的東西。

檢查報告,遺書,死亡報告!

很明顯牛健是後麵的任務關鍵,王尊必須認真瞭解牛健在這個任務裡的作用!

打開死亡報告!

牛健,男,26歲,死亡地點:江邊!

死亡原因:痛死!

屍體檢查:五臟六腑丟失,肚子至胸口位有一個半米傷口!

特彆注意:死者之前存在的死胎已經不見!

……

王尊瞪大眼睛,他是第一次聽說痛死!

這是什麼死亡方式?

被活活痛死嗎?

那得痛到什麼地步啊?

“死胎不見,五臟六腑丟失,肚子到胸口的位置有一個傷口!”

王尊看完這個死亡報告,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有人非法奪走了牛健的五臟六腑。

但是,出現在他的任務範疇內的東西,絕不會這麼的簡單。

必然是與詭異,鬼怪有關。

“男性懷孕,是死胎,卻在一直髮育!”

“會不會是……死胎破肚而出?”

王尊皺眉,不敢確定,明天去找一下趙警官和周醫生吧。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剛要睡下,卻聽到房門被輕輕打開一條縫,大頭,小靈伸著脖子,往裡觀察。

王尊當即就是火冒三丈,拿起拖鞋就砸了過去。

在拖鞋砸到門上之前,兩個鬼東西也是機靈,先一步把門關上了。

越想越氣,越氣越是想打人,王尊咬牙切齒,自己隻是幾個小時冇有回來,大頭就已經給他擺好了靈堂,還拉上了天真的小靈。

小靈也是傻,居然和大頭一起給他鞠躬,還傷心欲絕的樣子,一把鼻涕一包眼淚。

要是自己三天冇回來,大頭會把他的東西全燒給他了吧?

王尊蓋起頭就睡,明天再找他們算賬!

夢裡,嫁衣女人,血袍男人,都來了,一個是王公子王公子的不停叫,一個是默不作聲,馬尾又長又颯。

兩個一問三不知的鬼東西之後,小醜又來了,一如既往,手拿尖刀,嘿嘿的笑,猙獰又瘮人。

……

次日!

陽光明媚!

王尊被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吵醒,新任務已經生成。

王尊起床洗漱,冇有在床尾發現大頭,咬咬牙,出門搞點東西吃。

時間中午一點鐘!

王尊一邊檢視新任務,一邊吃東西,期間大頭小靈伸頭進入客廳,鬼鬼祟祟,想進來又不敢進來,應該是知道王尊還在生氣,自己也是理虧!

王尊懶得理他們,氣也消得差不多了,畢竟他們隻是兩個孩子。

再說了,冇了他們,他的性命有很大的危險,為了小命,他隻能忍一手了。

他委屈啊!

打開任務!

【新任務生成成功!】

【C級任務:上路!】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任務完成結束!】

【任務地點:豐城江邊!】

【任務道具:鬼門筆!】

【任務要求:淩晨一點前到達豐城江邊,找到牛健魂念,將其送入鬼門!】

【任務提醒:鬼門筆畫出的鬼門隻能打開一次,一次隻有十秒鐘,希望宿主謹慎使用!】

【特彆提醒:此次任務死亡指數超出高級,暫定為B級死亡指數!】

……

王尊瞪大眼睛,B級死亡指數?

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提醒,王尊不由的心揪了一下!

“遇上牛健的話,能不能從他的口中得到一些訊息?”

“從當事人口中得到的訊息,永遠都是最直接的選擇!”

王尊雙眉跳了一下,不過,他還是得去找趙警官與周醫生瞭解一下情況才行。

他要瞭解牛健的情況,然後才能做出應對的方法,然後從牛健的口中得到之後的任務資訊。

這是一環扣一環啊!

揉了揉太陽穴,拿出鬼門筆,這還是第一次任務當中出現的道具。

驚悚遊戲大師係也是有良心,直接釋出道具,不用他兌換。

不符合係統的尿性啊,難道又變異了?

剛想著係統有良心,下一秒,王尊忍不住要破口大罵。

“去你丫的良心,你就是一個資本家!”

【由於宿主惱羞成怒辱罵善良可愛的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扣除遊戲點券50點,絕不故息這種行為!】

王尊下巴都掉下了,還講不講道理了?

動不動就扣他的遊戲點券,這樣真的好嗎?

瞬間遊戲點券就不見了50點,直降到110點!

王尊敢怒不敢言,咬牙切齒,一點辦法也冇有,他以為係統良心發現,直接送上道具讓他完成任務。

原來不是的!

【鬼門筆:可畫出鬼門將魂念送入鬼門關。注:使用鬼門筆需要消耗100點遊戲點券!】

最大的坑是在這裡,又被扣了50點遊戲點券,也就是說,今晚用完鬼門筆之後,他就剩10點遊戲點券了!

好不容易攢到160遊戲點券,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我叉!

王尊:(;´༎ຶД༎ຶ`)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王尊妥協了,他不敢說話了。

也是這時,大頭又打開門,把大腦袋伸了進來,眼睛轉了又轉。

一看到大頭就來氣,王尊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

“喂,你們是開鬼屋的是嗎?我這裡提供鬼,你們要不要,就是那種腦袋很大,但是冇有腦子的那種鬼!”

“什麼,腦子有問題的鬼不要嗎?那我宰了吃了算了!”

大頭:ಠ_ಠ

大頭被嚇得迅速縮了出去,慌不擇路的亂跑,腦袋太重,讓他跑起來十分的艱難,連摔了好幾跤!

“小樣,嚇不死你!”

王尊冷笑,收拾東西,離開鳳凰山,前往警局。

他想知道趙警官掌握了牛健多少資訊,是意外死亡,還另有隱情。

痛死,死胎不見,五臟六腑冇有!

從王尊的角度來看的話,絕對是死胎從牛健的肚子裡爬出來了,撕心裂肺的痛讓他無法承受。

從牛健的遺書上來看,他似乎正遭受到什麼壓迫,應該是與肚子裡的死胎有關!

來到警局,輕車熟路的找到趙警官。

“喲,什麼風把王大忙人吹來了呢?”

“王先生的到來,真的讓我們警局逢碧生輝啊,稀客,天大的稀客!!”

王尊:(O_O)

趙警官頭也不抬,一邊檢視檔案,一邊開口,話裡有話。

王尊撇了撇嘴,無奈的坐下,是自己之前放了幾次趙警官的飛機,趙警官生氣了是嗎?

“趙警官,彆開玩笑,什麼王先生,什麼大忙人,那有你忙!”

“什麼開玩笑,你不是王先生嗎?”

“什麼事!”

王尊聳了聳肩,“我來查一個人,一位死者,名字叫牛健!”

“不好意思,警方對外公佈的數據,都是保密數據,外人不能看!”

“趙警官,過分了哈!”王尊瞪大眼睛。

“什麼過分,冇什麼事的話,你走吧,警局內部不允許外人隨便進入!”

王尊太陽穴跳了跳,神經病啊,大姨父來了?

“我還差你兩個案子,我知道,我不會忘記的,說吧,怎麼樣才能給我牛健的資料!”

王尊直入主題,也不與趙警官拖泥帶水了,與這種老油條打交道,還是直接一點比較好!

“終於想起來自己說過什麼話了嗎?”

趙警官抬起頭,冷笑一聲!

“我當然記得,我之前不是累倒了嗎?我躺了好幾天呢,又發燒又感冒的,上吐下瀉,差點冇了半條命呢!”

“我始終記得答應過趙警官什麼事,我王尊不是什麼好人,但絕不是壞人,我心存正義,是新世紀的熱血青年,我要為正義伸張,我要成為正義的代言人,我無時無刻不想著答應過趙警官的事情,為了這個承諾,我不舒服這幾天都心存難受,害怕趙警官胡思亂想,怪罪我,這不,身體好點,我馬上過來了!”

王尊站起來,啪啪的說了一堆,自己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反正把自己說慘就對了。

趙警官白了王尊一眼,麵無表情。

“這樣說,怪我咯?”

呃!

王尊:“……”

無言以對啊!

趙警官這是不想放過他啊,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這樣吧,我也不是小氣的人,你再多幫我一個案子吧,這冇問題吧?”

王尊就知道……

“好……”

“這纔對嘛,年輕人不應該言而無信。”

趙警官笑了,王尊也笑了,不過是苦笑。

“拿去吧,這是牛健的資訊!”

嗯?

這麼快準備好了?

“我剛好也在處理這個案子,冇想到,你也是來找這個案子的資訊!”

王尊咬咬牙,早知道不說那麼多了。

“你們警方得到的結論是什麼?”

王尊冇有打開檔案。

“未知!”

趙警官隻說了兩個字。

王尊皺起眉頭,打開檔案,上麵的內容與王尊得到的資訊大差不差,隻是多了一些基本資訊。

“法醫的結論是,牛健身上那個傷口不是利器造成,而好像是被手撕開!”

王尊睜大眼睛,看來自己猜的是對的。

牛健死於死胎破肚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