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死,五臟六腑不見,死胎不見,死在江邊!

現在又有一個資訊,牛健的肚子不是被利器割開的,而是像被手撕開。

王尊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死胎活過來了,破肚而出,導致牛健死亡!

從牛健的遺書上能得到一個資訊,他好像知道自己的結果,他想反抗,但他做不到,絕望的不甘。

“死胎你們找到了嗎?他的五臟六腑呢?”

王尊繼續翻著檔案,雙眼在一點點的收縮。

“冇有,發現他的時候,他就是這個樣子了,他肚子裡的一切都不見了!”

趙警官搖頭:“我懷疑,這是一個變態殺人狂乾的!”

王尊無聲的翻著檔案:“周醫生怎麼說?”

“周醫生說,幫他檢查的時候,發現他的五臟六腑正在縮小,死胎在不停的發育,死胎似乎是在吞噬他五臟六腑的力量,這也是奇怪,一個男人,怎麼可能會懷孕呢?”

“很奇怪啊,我是想不明白,如果想知道得仔細一點,陪你去醫院找周醫生吧!”趙警官站了起來。

“好!”

“他結婚了?”

王尊手上一停,很是驚訝。

“恩,結婚三年了,他們一直想要個孩子,可他的妻子就是懷不上,冇想到,最後是牛健懷上了!”

這是多諷刺的事情呢?

“我們去醫院吧!”

王尊有了自己的打算,牛健妻子那一邊是必須去一趟的了。

車上!

“他是鼠仙村的人是嗎?”

王尊突然開口,因為他在檔案上冇有發現這三個字。

“什麼鼠仙村,他是白娘子村的人,大學畢業之後就留在城裡了,隻是節假日的時候纔會回去白娘子村,妻子也是城裡的人,與他是大學同學!”

趙警官很是肯定的說。

白娘子村?

可是,王尊記得很清楚,牛健是鼠仙村的人吧?

這是什麼意思?

“我記起來了,白娘子村冇有改名之前是叫鼠仙村,十年前改成的白娘子村!”

王尊冇有多問,直接上網查,輸入白娘子村的資訊。

十年前,鼠仙村改名為白娘子村,在這之前,這個村子一直是鼠仙村,差不多五百年的曆史下來,都是叫鼠仙村!

這個名字也是有一個故事,鼠仙村裡有一座鼠仙廟,上麵介紹的是,村子的村民口中一直流傳著一個故事,村子裡有一個大老鼠,很通人性,在以前為村民抵擋野獸的攻擊,在豐收的季節為村民送上尋來的食物……久而久之,大老鼠成為了村子的守護神!

後來,大老鼠死了,在一次野獸侵略村子時,大老鼠為了保護村民,被野獸打敗,身死!

為了記念大老鼠對村子的貢獻,村子從那時候開始就叫鼠仙村。

並且村民為大老鼠建了一座鼠仙廟!

村民們都說,鼠仙是死了,但還是一如既往的守護著村子,每年乾旱季節,彆的村子顆粒無收,鼠仙村卻能大豐收。

每當彆的村子遭到野獸的攻擊時,鼠仙村都能安然無恙的度過。

冥冥中,鼠仙好像一直都在守護著村子!

但在十年前,鼠仙廟被拆了,反之改建成了一座白娘子廟!

當中是什麼原因,無從得知,也許就隻有村子裡的村民才得知一二了!

十年下來,白娘子村每年幾乎都死一個壯年男人,據小道訊息說,這些壯年男人的死狀十分慘烈,死前還懷孕了。

當然,這些說法一般人都隻是當段子看而已。

男人又怎麼可能會懷孕呢?

看完上麵的介紹,王尊太陽穴跳了跳,不用想了,這一次最後的任務,應該就是鼠仙村了,也就是現如今的白娘子村。

“趙警官,你去過白娘子村了嗎?”

“去過了,也給村裡的人說了牛健的事,不過好像冇有什麼反應,他們對牛健的死,冇有多大的反應,不過,他的母親倒是挺激動,老太太哭得很慘!”

“冇有任何的反應?”

這有點不正常啊,同村之人死了,一點反應也冇有?

牛健母親的反應,倒是情理之中。

“反應……有,我說出牛健死亡的事情之後,那些村民好像……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恩!”

王尊點點頭,趙警官是一位專業的警察,怎麼可能會產生錯覺呢?

聽到牛健死了,村民們鬆了一口氣?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反應?

不正常啊!

“除了牛健的死法詭異以外,白娘子村是不是每年都有一位壯漢死於非命?”

“這個……怎麼說呢,從小道訊息得到的資訊確實如此,但是,說句不好聽的,山村有人去世,他們自己就埋了,根本不會送去火葬場什麼的,雖然現在是杜絕土葬,但有一些地方還是在偷偷的執行,所以,就算白娘子村每年都有一位壯漢死於非命,冇人來報案,家屬覺得冇有問題,我們警方也無從下手!”

趙警官搖頭,雖為警察,但很多事也是無能為力。

王尊沉默了,如果這是真的,白娘子村裡有很大的問題啊。

鬼物作怪?

就算不是,也脫不了這層關係!

“白娘子村的白娘子廟,是一個人嗎?”

“不是,是一條蛇!”

王尊雙眼一跳,問題一下子更大了。

拆了鼠廟,建蛇廟?

蛇不是吃老鼠的嗎?

為什麼村子會突然改變規則?

一切的一切,都是難以解開的謎,王尊感覺,今天晚上遇上牛健的話,也許能真相大白。

豐城醫院!

王尊看著龐大的醫院,陽光之下,他還是感覺有些冰涼。

這醫院也不是什麼好地方啊,王尊是忘不了那天晚上自己被遮了眼,遇上的那幾個鬼東西。

能不來這裡,他是絕對不會來。

兩人找到周醫生!

周醫生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禮,戴著金絲眼鏡,很有教養,很有質素!

“趙警官,謝謝你把我們醫院精神科的顧問專家帶過來,王尊你是來入職的是吧!”

王尊:“……”

趙警官:(・᷄ὢ・᷅)

周醫生平易近人,笑容燦爛,對王尊的喜愛是難以掩飾。

王尊苦笑,自己是真的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老周彆開玩笑了,我們來是為了瞭解牛健的情況。”

趙警官也不客氣,坐下拿起桌子上的水就喝。

“你找到新的線索了嗎?”

周醫生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深不可測,意味深長,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讓王尊感覺毛毛的。

周醫生不會好這一口吧?

不應該,周靜是周醫生的女兒,周醫生的取向很正常!

“我這不是找來王尊了嗎?他剛好也在查這個案子,讓他看看吧!”

趙警官聳聳肩膀,對這個案子,他一時半會是找不出新的線索,王尊來得正好,這種棘手的問題交給王尊是剛剛好!

“問吧!”

周醫生扶了扶金絲眼鏡,若有所思的樣子。

“他的五臟六腑來醫院檢查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縮小了嗎?”

“是什麼原因?”

周醫生想了想,把門關了起來,認真開口。

“其實吧,對外公佈的並不是真正的結果,隻是這個事情很怪異,為了不引起恐慌,換了一個說法而已!”

“他來到醫院的時候,肚子大得與懷孕七個月冇有什麼區彆,肚子裡的死胎在不停發育,死胎的營養來源,正是他的五臟六腑,他的五臟六腑隻有正常人的一半大小!”

“死胎不停的從他五臟六腑吞噬力量,他的五臟六腑也隨之縮小,當他的五臟六腑完全消失之後,死胎也成熟了,也到了出生的時候!”

“所以,我的判斷就是,死胎吸乾了他的力量,從他肚子裡出來了,他也死了!”

周醫生迅速說完自己的判斷。

與王尊的想法不謀而合,他也是這樣想的。

“死胎不是死物嗎?”趙警官發問。

周醫生搖頭:“如果它是死物的話,就不會不停的發育,也不會吞噬牛健的五臟六腑力量,它隻是冇到睜眼的時間而已!”

“這該怎麼解釋?”

王尊發問,牛健的肚子裡不可能無原無故的多出一個死胎來!

“不知道,我冇有在他的身上找到任何傷口,也就是說,死胎並不是從外強行進入他的身體!”

王尊太陽穴跳了一下:“死胎確實是存在了七個月嗎?”

周醫生停了下來,輕輕的搖頭:“不是,按照牛健的說法,從他發現肚子不對勁,到他來到醫院,隻是過去了七天而已!”

“而牛健的死亡時間,是來了醫院之後的第三天!”

“也就是說,他發現死胎,到死胎出世,他身死,也就是十天的時間!”

王尊吸了一口氣,趙警官亦是臉皮發抖,十天對應的是正常的十月懷胎?

“我猜的冇錯,應該是死胎破肚而出了,我最大的懷疑,是有人暗中在搞什麼生物研究,把牛健當成了一個宿主!”

周醫生說完自己的想法,冇有任何的隱藏。

“嗯,我也是這樣想!”王尊點頭。

他當然不是這樣想,隻是為了應付兩人而已,這事絕對與鬼怪脫不了關係。

百分之百!

“看來我得把搜查的方向改一改了,這是最大的可能性!”

趙警官也十分的同意,暗地裡,可是有不少生物研究所在做一些違法的事情,能不保在人的身上做實驗。

“是了,那死胎的B超檢查記錄有嗎?”

王尊想到了這個事情,他想看看那死胎長什麼樣子。

“有,不過冇什麼用,隻是一團肉而已!”

“那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