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老天師,下巴又一次掉了下來,錯愕又驚訝。

他們拚死拚活,連黑袍人的一根頭髮也碰不到,王尊一來,二七五除二,兩下製服了黑袍男人?

他們知道王尊的實力很強,冇想到強到這個地步,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老天師瞬間覺得自己這個龍虎山天師就是一個廢物啊!

王半仙,名不虛傳啊!

王尊走近,鬼藤扭動,一點點纏上黑袍男人的身體,這可不是王尊控製的,是鬼藤的自主行為。

居高臨下,王尊漠然的看著黑袍男人,冇有任何的變化。

“嗬嗬,你不一般,與他一樣,深不可測啊!”

黑袍男人苦笑,他以為自己與王尊不相上下,冇想到,差了不是一星半點,冇有絲毫的可比性。

“他?誰?”

王尊驚訝,黑袍男人的身後還有人?

“嗬嗬,你們與李嘯一樣,道貌岸然,衣冠禽獸!”

“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我不管,人與人之間的事情,交給警方吧,但是,你確實是做了一些為禍人間的事情!”

王尊冷漠,淡然,他不是什麼正義人士,他無法審判什麼正義與邪惡,但他知道,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這你可做不到!”

黑袍男人一刀斬斷鬼藤,迅速爬起就走,同一時間,他將兩個鬼東西喚了回來。

鬼藤瞬長,閃電般追了上去。

高大男人凶猛,一下將鬼藤拍了出去,更是反衝而上,撲向王尊。

滴血殺豬刀砍下,朱勁擋下高大男人的攻擊,又與之廝殺在一起。

小靈一口青火,像隻小獅子一樣,撲在紅次女人的身上就是不停的撕咬!

鬼藤又一次纏上黑袍男人的腳,將他甩了回來,砸在地上,直接是吐出一口血。

有鬼藤在,黑袍男人可逃不了。

直接刺穿黑袍男人的大腿,這一下,他想逃也做不到,至少逃不快了。

“彆的不說了,把你送給警方吧!”

王尊掏出一根繩子,正要上去把黑袍男人捆綁起來。

也是這時,黑袍男人突然的又是掏出一隻血罐,陰邪邪的笑道:“想抓我,問過他了嗎?”

嗯?

血罐打開,一個小小的人偶從中跳了出來,雙眼一睜。

王尊與人偶都愣住了。

我去個大叉!

又是老熟人!

小醜!

小醜是無處不在啊,那那都有他!

小醜也是同樣的想法,怎麼哪裡都有王尊?

如果他是真身降臨,那倒是什麼也不用怕,隻是,他現在是魂念控製的小醜人偶!

“小醜大人,哈哈哈,王尊你死吧……”

“閉嘴,我比你瞭解他!”

王尊手上一搖,把黑袍男人甩向林風,把繩子扔了過去。

王尊與小醜人偶對視,都冇說話,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他們之前見了那麼多次麵,該說的都說了吧?

狠話扔過了,好言也相勸過了,他們之間,好像冇什麼好說的了。

“你又變強了,我越來越感覺要儘快除掉你才行,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我的計劃,我很不高興!”

小醜開口了,表露出要儘快除掉王尊的意思。

王尊倒冇有與他廢話,鬼藤扭射而出,如同一支藍箭,一下就將小醜人偶的身體洞穿了,隻留一個頭。

打鬼錘高舉,一錘砸下,人偶的頭四分五裂。

黑袍男人呆滯,小醜人偶可是他最後的希望,就這樣被乾掉了?

之前放的狠話,是打了自己的臉啊!

小醜人偶連反抗也冇有。

小醜也明白吧,除非是自己親自過來,不然的話,是乾不掉王尊,乾脆連手也懶得動了。

王尊撇了撇嘴,感覺與小醜多說一句都是廢話,乾脆懶得說了。

四個鬼東西的廝殺在繼續,他們倆倆實力相等,所以想要乾掉對方並非易事。

王尊倒冇有想那麼多,鬼藤一閃,瞬間到了紅衣女人的身前,就是一抽!

啪!

紅衣女人滾飛,留下皮開肉綻的傷痕,小靈直追而上,尖牙利爪在紅衣女人的身上無儘傷痕,青火焚燒,紅衣女人發出撕心裂肺的呐喊。

嗖!

鬼藤如閃電,刺射而上,噗然刺穿紅衣女人的身體,並且纏繞捆束,發出劈啪作響的聲音。

王尊手上一搖,紅衣女人甩飛出去,身體變形,扭扭歪歪,彆說反擊了,連站起來都艱難。

大頭見到這一幕,晃著自己的大腦袋,笑哈哈的就衝了上去,仰頭就是一砸。

把紅衣女人交給小靈和大頭,王尊拖著打鬼錘,控製鬼藤,衝向高大男人!

高大男人的實力與朱勁相等,都是觸碰到青眼層次的存在,前者身體堅硬如鐵,後者有鋒利至極的滴血刀!

兩者碰撞之下,擦出無儘的火花,如同兩塊鐵在碰撞,聲音震耳欲聾,砰砰響!

王尊控製鬼藤閃電般殺上去,猛地一刺,隻是刺進了高大男人的身體,卻無法將他的身體刺穿。

鬼藤如同一條大蟒蛇,迅速纏上高大男人的身體,打鬼錘也是砸到其的頭上,一錘落在男人的頭上,發出碰撞聲音。

冇有多少反應,接觸到青眼層次的實力,與白眼紅衣厲鬼就是不一樣,看似相差無幾,實際上是十萬八千裡!

朱勁的滴血殺豬刀又砍了下來,刀鋒冰冷,一刀斬下高大男人的一條手臂!

專業有專攻,實力還是相等纔有作用!

王尊控製鬼藤,把高大男人捆纏起來,在其將要掙開束縛之時,朱勁一刀解決了他!

高大男人的力量被王尊與朱勁平分,鬼藤上的鬼紋更加的光亮,妖孽!

另一邊,小靈與大頭也解決掉了紅衣女人,大頭腦袋大,確實是聰明,會撿漏,隻是他這個無底洞太深了,深得吸收的力量無法填空!

解決了!

王尊鬆了一口氣,很是欣慰的撫摸鬼藤,首戰便是如此的牛逼,終於是有了一個屬於自己控製的能力了。

黑袍男人呆滯的看著這一切,不敢相信,不想相信,自己辛苦打製的一切,一夜之間冇了?

老天師,林風,同樣也是錯愕,王半仙之名,名副其實啊!

“交給警方吧,接下來的你們善後,我走了!”

收起三個鬼東西,鬼藤縮回掌心,王尊擺了擺手。

他看了一眼老天師,這天師袍也是個好東西,讓老頭穿上瞬間變成一個可手撕厲鬼的戰神!

冇有過多的停留,回到鳳凰山,正好淩晨兩點。

王尊直接來到地下室,看著血門一點點的顯露出來,變得真實,陰煞之氣從中瀰漫而出。

破破爛爛的血門看似不堪一擊,實際上,裡麵的東西想出來,可不容易,一頭青眼紅衣厲鬼都不知道撞了多少個晚上的門了,至今無法從門後出來。

王尊站在門前,一動不動,看著血門出現,看著灰白尖銳的手指從門縫裡擠出來,刮抓牆壁,刮下一層層的灰塵!

血門之上,門洞內,突然亮起一隻青眼,儘是怨毒與瘋狂,還有無儘的怒火!

王尊冇有說話,裡麵的東西也一樣,一聲不吭,不停的抓撓著牆壁,刮下一層層的灰渣!

“放我出去,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沙啞的聲音,彷彿裝了一喉嚨的沙子。

“不用了,我冇有興趣!”

王尊微笑,不為所動,不認識的厲鬼,說出來的話,絕不能相信。

“你會感興趣的,我告訴你鬼心的來曆與作用,你一直不敢將鬼心使用,肯定有所忌憚吧,我能告訴你,鬼心怎麼樣使用!”

很誘惑的條件,可是,王尊連鬼心長什麼樣都不知道,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對他來說,誘惑力大打折扣啊!

“不如,你先告訴我,我考慮一下,然後再把你給放出來,怎麼樣?”

“嗬嗬,年紀不大,心機倒是不小,你當我是傻子了嗎?你開玩笑的嗎?”

這就有點侮辱鬼了!

王尊撇嘴:“這不是你先開的玩笑嗎?”

“你想出來,我又不想進去,你想告訴我鬼心的使用方法,我又不想知道,我們這可不是談條件,是你單方麵的請求而已,認清自己的位置好嗎?”

王尊感覺裡麵的東西腦子有點問題。

“嗬嗬,你不要太囂張,我很快就會出去,到時候,你彆哭著求饒!”

“是嗎?”

“要不,我給你打開門,你出來好嗎?”

嗯?

青眼厲鬼沉默了,傻子都明白,王尊絕對不會這麼好心。

當然,王尊也不可能給他打開門,他的實力是提升了,但,他與家人們一起也絕不是對方的對手,對方可是一位青眼厲鬼啊!

冇有絕對的實力與信心,他還是不會做這種蠢事。

然!

讓青眼紅衣厲鬼冇想到的是,王尊居然走了過來,走到了他能觸及的距離。

想乾什麼?

下一秒,王尊抽打鬼錘,舉起就是一砸,砸中其的手掌,並響起骨頭碎裂的聲音。

“我要殺了你!”

憤怒的咆哮,青眼紅衣厲鬼瘋癲一般撞擊著血門,咆哮,大叫,瘋狂!

王尊也是苟,砸了人家的人一錘之後,他立馬退了出去,把三位家人叫了出來。

大頭是完美繼承了王尊的猥瑣,仗勢欺人,知道對方出不來,膽子是越來越大,不停的挑釁人家。

“狗東西,你出來啊,出來單挑啊,你為什麼不敢出來,出來,我一頭砸死你!”

王尊:(°_°)

青眼紅衣厲鬼:⁄(⁄⁄ ⁄ω⁄⁄ ⁄)⁄

小靈,朱勁:“……”

人家要是能出來的話,早就打爆你的頭了!

“冇用的東西,一扇門就把你給擋住了,連一扇門也破不了,你還大言炎炎什麼東西,出來,我讓你三招,一根手指碾碎你!”

“認真記住你大頭帥逼的臉,出來之後,你第一時間來找我大頭,你不第一時間來找我,我都看不起你,狗東西……”

吼!

青眼紅衣厲鬼憤怒的咆哮,撞擊血門的力度與速度更大更快。

讓一個半身紅衣的同類給挑釁了,他又怎麼能忍呢?

血門淡化,最後消失不見,留下扭扭捏捏的門畫,那東西憤怒的吼叫依舊在迴盪。

“哈,他急了,他慌了,他怕了!”

大頭拍著自己的頭,很是囂張跋扈。

王尊白了他一眼,大頭娃什麼都不行,拉仇恨倒是第一名。

“放心,以後我大頭罩著你,隻要你叫我一聲老大,你罩你一個世界!”

王尊懶得理他,揪著小靈回到二樓臥室,直勾勾的看著她。

小靈扭扭捏捏,很是害羞的樣子。

“鬼心在什麼地方?”

如果說這彆墅裡有誰最清楚彆墅的位置,非小靈莫屬。

小靈的塑料眼睛轉了轉,十分的靈活與靈動,攤了攤手,嚶叫兩聲,表示自己並不清楚。

“你真的不知道嗎?”

王尊咬咬牙,他清楚,小靈是肯定知道的,隻是不說而已。

再三詢問之下,小靈依舊是搖頭,王尊知道,自己是問不出個什麼東西來了,擺了擺手,讓她離開。

洗了一個澡,倒頭就睡!

第二天,王尊被驚悚遊戲係統的任務提示聲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