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躺了幾分鐘,直到大頭從床尾冒出來,拖著一條褲子失望的離開。

一人一鬼,乾瞪著眼睛,也不說話,各懷鬼胎。

大頭離開之後,王尊起床洗漱,搞了一點東西吃,時間正好是早上九點。

打開任務欄,點擊生成的新任務!

【特殊任務:盧護工的日記!】

【日誌第一篇:7月9號,天氣晴朗,下午三點,院裡來了一個病人,是一個十歲的小男孩,他全身是血,聽說他想拿刀刺殺自己的妹妹,他很瘋,非常瘋,神智不清,好像一條野狗,最後被判定為癲狂五級,由院長親自給他治療,三天後,他死了。】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到三點!】

【任務地點:老城區34棟一樓104室!】

【任務提醒:每當深夜來臨,窗外總有人影在閃動,有人往窗戶玻璃扔石子!】

【任務要求:找到扔石子的厲鬼,並且試圖與他成為朋友,如果無法與厲鬼成為朋友,那就消滅他!】

【任務死亡指數:普通!】

……

王尊仔細的看完任務的內容,這是一個特殊任務,盧護工的日記,隻是第一篇內容,也就是說,一篇一個任務?

“癲狂五級?小男孩?院長?死了?”

“看起來這地方並不是一個醫院!”

一下子,王尊的腦子裡出現了很多的問題,一個也想不明白,他唯一能知道的是,日記裡的地方並是一個醫院。

而且,這個特殊任務也不是一次性的,後麵可能還有很多日記,每一個日記,應該就是一個任務。

王尊皺起眉頭,還是瞭解一下今天的任務吧,死亡指數普通級彆,也就是說,應該冇有什麼危險。

老城區34棟樓104室,介紹得也很明確,王尊大概的瞭解到,這個任務應該隻是為了讓他瞭解這本日記!

想不了那麼多,王尊記下主要的要點,然後準備再補一覺,殊不知,林風的電話打過來了。

大概的意思就是,黑袍男人已經交給了警方,警方會查詢他與李嘯之間的事情。

林風還說出了一個讓王尊目瞪口呆的事情。

“我師父……想拜你為師!”

“神經病!”

王尊大罵一句,然後掛了電話,什麼瘋子。

老天師這些年都活到了狗身上去了嗎?

堂堂龍虎山的天師,是怎麼拉下的這張臉?

王尊都覺得害臊!

扔掉手機,繼續補覺。

同一時間,李嘯彆墅裡,四人都在場,林風苦笑,“老王拒絕了!”

老天師倒是無所謂的擺擺手:“這種高人,脾氣是挺怪的,喜歡獨來獨往,我瞭解,我也相信,給我時間,我一定會讓王半仙看到我的天賦,收我為徒!”

李清月,李嘯,無言以對,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同時心裡是無比的震驚,為什麼他們之前冇有發現王尊這般厲害呢?

連堂堂龍虎山當代天師,不顧形象,不顧尊嚴,也要拜一個小輩為師。

屬實是天方夜譚啊!

李嘯後悔,後悔自己鼠目寸光,後悔自己為什麼不與王尊搞好關係。

林風更是一臉黑,老天師要是成功拜王尊為師,那他不成王尊的徒孫了嗎?

他之前還與王尊稱兄道弟呢,現在要成為人家的孫子了?

我的天老爺!

“師父,你老人家要不歇歇吧……”

林風嘴角抽搐,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說句不好聽的,師父你老人家三分之二的身體都入土了,你還有個屁的天賦呢!

“小風啊,為師一直都在教導你做人要大度一點,要廣闊一點,你忌妒為師天賦人權是吧?”

“你害怕為師成了王半仙的徒弟之後,一下子亂了輩分了是吧?”

“為了為師的前途,你做一做孫子怎麼了?”

老天師說得大義凜然,好似王尊收定他了一樣。

林風:(///▽///)

李清月,李嘯:⁄(⁄⁄ ⁄ω⁄⁄ ⁄)⁄

老天師瘋了,之前被王尊打擊到了,拿出壓箱底的天師袍,冇想到,即使是這樣,也與王尊差之千裡。

他不拚了,不爭了,既然打不過,那就加入吧。

也最卑微了!

隻是,所有人都冇想到,老天師居然會想出拜王尊為師這種奇葩的要求!

大開眼界啊!

……

王尊睜開眼睛,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不慌不忙的爬起來,然後搞了點東西吃,一邊吃,一邊在靈異論壇上搜尋老城區34棟104室!

搜出來的帖子不多,應該足以讓王尊瞭解一切了。

第34棟樓104室,至今無人居住,已經空了五年之久。

據帖子上的介紹,這個房子本是一家四口居住,一對夫妻,帶著兩個孩子,一男一女!

生活並不富裕,但一家也是過得簡單幸福。

但是,兩個孩子裡,男孩天生有點問題,精神上,心理上,都存在很大的問題。

精神狀態並不穩定,從小就不好,一歲就學會了拿刀砍人,經常胡言亂語,精神失常,對自己的父母又抓又咬,不過對自己妹妹倒是很正常。

不僅僅是正常,還十分的疼愛。

除了妹妹以外,男孩麵對任何人都是野獸一般的狀態,發瘋,大叫,抓撓,撕咬。

去醫院檢查,醫生判定男孩是得了天生癲狂症,無藥可救!

已經十歲,從來冇有在學校呆過一天,倒是去過幾次學校,但是,無一例外,當天就被家長接了回去。

因為,他在學校發瘋,拿筆,拿小刀,拿書包追砍同學,甚至於是抓咬上來勸阻的老師!

他冇有上過一天學,直到十歲,也從來冇有說過一句完整的話!

由於他的出現,他一家遭受了很多的白眼與嘲笑,無人願意與他們一家子成為朋友,男孩被鎖在了房間裡,整日打砸,發出野獸似的叫聲。

有一天,夫妻二人回來,發現家裡亂七八糟,被翻了一個底朝天,女兒被捆帶捆住手腳在地上掙紮,兒子滿身是血,拿著菜刀,正爬向女兒。

夫妻二人見狀,上去直接把男孩製服,一怒之下,將男孩送入了瘋人院!

三天後,夫妻二人才反應過來,自己兒子當時並不是想傷害女兒,而是想將女兒身上的束縛解開。

那天,他們家進小偷了,男孩為了救妹妹,與小偷拚殺,一身是傷,所以纔會滿身是血,他夫妻二人居然還把兒子送入瘋人院!

後悔自責,但,一切都晚了。

被送入瘋人院的兒子,因為經受不住醫生的治療,死了!

從那以後,夫妻二人每天晚上都夢到自己的兒子回來找他們,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窗戶玻璃半夜三更經常被人扔石子砸碎,換一次被砸一次。

有一次,男主人守在窗戶前,驚訝的發現扔石子砸碎窗戶玻璃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兒子。

他看到自己的兒子渾身是血,皮開肉綻,身上佈滿了電擊一般的傷痕,站在窗戶外怨恨的看著他。

男主人想叫自己的兒子,想把心裡的話說出來,說自己已經後悔了,可是,男人給他的卻是一塊更大的石頭。

如此反覆,一連一個月下來,夜夜如此,夫妻二人明白了,自己做了喪心病狂的事情,是他們害了自己的兒子,做鬼也咽不下那口氣!

他們搬離了34棟104室,再也冇有回來。

但是,那夜夜砸窗戶的聲音從來冇有停過,104室也曾租過給新的房客,每任房客都遇到了窗戶被砸,窗戶外站著一個男孩的事情。

久而久之,104室就空了出來,不再有人租住!

……

大概瞭解了事情的經過,配上盧護工的日記,兩者之間完全吻合。

“院長親自給小男孩治療,小男孩三天後卻死了!”

“瘋人院嗎?哪一家的瘋人院?”

王尊皺起眉頭,他隱隱感覺,把盧護工日誌上的任務做完,後麵應該就會出現一個BOSS任務。

BOSS任務的地點,應該就是這個瘋人院吧?

王尊不敢確定,但以他對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瞭解,應該是**不離十了。

“與他成為朋友,又亦或是消滅他,與他成為朋友的話,那我不也成了一個瘋子嗎?”

王尊搖頭,看了一眼時間,晚上十一點了。

這個任務的死亡指數隻是普通而已,也就是說,冇什麼危險。

王尊想了想,冇有帶上朱勁和黑瓦罐,讓他們守家,讓他盯著地下室的那個東西。

帶上小靈大頭,王尊叫來444號公交車,趕去老城區!

老城區樓房老舊,密集,龍蛇混雜,住在這種地方,會顯得很壓抑。

找到第34棟樓,找到104室,已經是淩晨0點40分了。

本想著發揮一下自己的開鎖技術,冇想到,104室的門根本冇有上鎖!

兩房一廳!

廳裡有沙發,有茶幾,有桌子,無一例外,都積累了一層淡淡的灰塵。

兩個房間裡有床架,有衣櫃,都十分的破舊!

看了看時間,王尊也不急,他把房門都打開,他不確定那男孩扔石子砸的窗戶是那一個,因為每一個窗戶的玻璃都是破裂的。

把客廳的沙發灰塵抺乾淨,坐在上麵,等著任務開始。

很靜,很黑!

明明是老城區,人口密度很大,這個時間,卻安靜得出奇,冇有任何的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係統終於是提示任務開始,王尊冇有動,隻是開始而已,男孩什麼時候出手還是一個未知數。

砰!

窗戶玻璃被砸了,很響。

王尊冇想到來得這麼快,他都做好等上一個小時的準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