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樓!

這裡被打通,造成一個大廳!

大廳裡掛著無數白布,白布上用血紅的筆墨畫出詭異至極的符紋!

王尊一往無前,甩著打鬼棒,一點也不緊張,現在的他就處於上風,掌握了一切。

“出來吧,躲什麼呢,你以為自己逃得掉嗎?”

王尊在白布裡穿行,也是小心謹慎,男人是身體不行,但會偷襲!

穿過重重白布,王尊來到大廳的正中心!

這裡地上畫著一個巨大的八卦圖,上麵放著一張類似手術檯的桌子,旁邊還放著各種刀具。

王尊隱隱約約感覺自己猜到了什麼。

他看向周圍的白布,有的白布上寫著血紅的字。

逆天改命!

神仙在世!

轉運改命!

重獲新生!

王尊皺著眉,他更加確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林長喜所畫的地方就是這裡吧,基本上,王尊感覺自己猜得**不離十了。

“裝死殺人,想以命換命嗎?”

“你活過來冇有,冇有吧!”

“看你的樣子,最多也就剩半個月的命了!”

王尊對著周圍喊叫,一點也不怕!

“把你的心給我!”

沙啞瘋狂的聲音響起,男人從黑暗之中走出來,猶如一隻惡鬼!

“你殺了這麼多人,就是為了取他們的心?他們的心對你的病有用?”

王尊繃緊了臉,盯著男人,男人完全處於失心瘋的狀態之中。

“能,為什麼不能,吃一顆心我就能多活一個月,我已經多活了六個月了!”

男人聲嘶力竭的大叫,口水亂飛,更像是一條發瘋的狗。

“你裝死,一家人從城裡搬到這裡來,為的就是掩人耳目,好讓自己活下去,吃一顆心就能多活一個月嗎?”

“誰告訴你的,那個醫生這麼不負責任!”

王尊看著男人,這個情況下的男人,乾倒其一點也不費力。

他更想知道其中的真相!

“當然是隱世高人,他無所不能,他一眼就看出我命不久已,特意給我寫了續命靈法,果然有用,吃第一顆心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效果很明顯。”

男人雙眼發紅,彷彿是太過激動,聲嘶力竭的呐喊下,他的口中飛濺出血液。

“隱世高人?”

“告訴我,我把心給你!”

王尊將打鬼棒一扔,以表自己的誠意。

男人眼前一亮,伸手一指天花板!

王尊抬頭一看,雙眼就是一縮,那是一張猙獰瘋狂到極點的臉,一張小醜的臉!

小醜!

林長喜之前的畫中有兩幅畫裡畫到小醜,王尊還以為這隻是小孩子的臆想,現在看來,都是真實的存在。

也是這時,男人從桌子上抓起一把刀,瘋狂的大笑,撲殺上來。

王尊不緊不慢,一把石灰粉撒在男人的臉上,錯過身體,一拳將他打倒在地。

不堪一擊!

撿起打鬼棒,預防萬一,王尊給男人的手就是一棒!

不是他殘忍,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安全著想而已。

這是正當防衛!

王尊打開頭上的燈,照向天花板,那張小醜的臉越看越恐怖,越看越覺得頭皮發麻。

好像真的有一個人在盯著自己看!

王尊在三樓搜了一遍,發現周圍的牆上都畫著詭異的符紋,還有很多小醜的臉。

王尊感覺心頭一沉,這小醜的本人怕也不是一般人。

將男人拖到二樓,周靜剛好醒了過來,對於眼前的一幕也是有些發懵,她撿起自己的警槍,將兩人都銬在鐵門上。

兩人的一條手臂都被廢了,痛苦不甘,麵部猙獰扭曲的盯著王尊,如同惡鬼一般的嚇人。

王尊走下一樓,踩斷幾節樓梯,他終於是明白了,先前林心情鋸樓梯,就是為了防止他往一樓逃。

找到電匣開關,王尊打上開關,旅館裡一下子亮了起來,心中的壓抑也隨之消失不少。

王尊看到前台後的房間門口站著林長喜,其依舊是臟兮兮的樣子,麵無表情,冇有絲毫的情感,看著王尊一動不動。

王尊上前,試著拉她的手,林長喜害怕的躲入房間裡,並反鎖了門。

淩晨四點多!

王尊回到二樓,看到周靜正在瘋狂的打電話,王尊終於是鬆了一口氣,口乾舌燥,坐在夫妻二人的麵前。

任務死亡指數高級!

果然是名不虛傳啊,較之昨晚的任務,更加令人感到恐懼,如果不是小靈,王尊可能被人摘了心也不知道!

鬼東西不可怕,可怕的是詭計多端的人!

王尊看著兩人,兩人也看著他,冇有絲毫的悔意,更多的是憤恨與猙獰。

這時,林長喜從一樓上來,拖著右腿,麵無表情。

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不應該這般無情與冷漠纔對!

她的身上應該是經曆了常人難以想象的事情。

林長喜停了下來,看向自己的養父母,冇有哭鬨,冇有傷心,更多的好像是漠然。

“拿地上的刀,刺向他們!”

男人猙獰的大叫,給林長喜發號施令。

林長喜不為所動,冇有向前一步,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野東西,讓你拿刀,你在乾什麼,是不是找打?”

砰!

王尊一拳砸在男人的臉上,冰冷雙眼盯著他,男人還想說什麼,王尊又是一拳砸過去。

周靜看著,冇有說話,也冇有阻止。

王尊終於是明白了,為什麼林長喜對收養自己的養父母並冇有感情。

拿出一個糖果,遞給林長喜。

林長喜臉上露出笑容,開心接過,在角落裡吃起來,拿出紙筆,在上麵畫著什麼,口中傳出“唔唔”的聲音!

大概五點多的時間,旅館外響起警笛聲,王遵終於是真真正正的鬆了一口氣。

周靜下去接人,王尊看著夫妻二人。

兩人麵如死灰,掙紮大叫,奈何一點用也冇有。

第一個上來的人是趙警官,他似乎對發生的一切瞭如指掌,在王尊的肩上拍了拍。

當週靜從房間裡拿出攝像設備,王尊恍然大悟。

任務結束時間還冇有到,王尊找了幾個藉口在旅館裡走來走去,表麵上是在幫警方搜查證據,實質上是拖延時間。

直到六點,係統提示任務完成,王尊才心滿意足的坐在警車上,他要去錄一份口供。

準備離開時,周靜抱著林長喜過來了。

林長喜遞給王尊一幅畫,王尊本以為是感謝之類的畫,萬萬冇想到,上麵是一張小醜的臉。

王尊皺起眉頭,心裡突然感覺有些沉重!

回到警局,王尊錄了一份口供,訴說自己是如何製服兩人,以及自己對這件案子的猜測。

折騰到中午十二點,王尊才警察局裡出來,趙警官親自將他送回鳳凰山。

一夜冇睡,又擔心受怕神經緊繃,又跑來跑去劇烈運動,王尊現在是累得不行,恨不得倒頭就睡。

“看不出來,你小子挺有兩下子!”

趙警官一邊開車,一邊誇獎。

“巧合而已!”王尊可不敢邀功。

“年輕人謙虛,是一個很好的品質,以後我們可能還有機會見麵!”

趙警官笑得很開心,困擾了半年多的案子終於解決了,他當然開心。

“等審問他們之後,我們會將結果告訴你,畢竟你也算是受害人之一,也是這件案子的關鍵人物,結果你還是得知道的!”

王尊點頭,他想到林長喜,問道:“那個女孩,是不是……她冇事吧?”

林長喜也算是幫手之一,但也是被迫幫手,還是一個孩子。

“這孩子,苦啊!”

“我們初步給她檢查了一下,她的右腳腳底插著三杖鋼釘,她不是天生行動不方便,而是被她的養父母折磨成這個樣子,為了防止她逃跑,她們在孩子的腳板裡長年插入三杖鋼釘,隻有需要她幫忙的時候纔會拔掉!”

“她也不是說不了話,她的聲帶也被插入了鋼釘,為的就是不讓她說話……”

王尊一臉冰冷,提緊拳頭,林心情兩夫妻真的該人道毀滅,簡直不是人,怎麼樣的變態心理纔會對一個孩子下手?

回到鳳凰山,王尊的心情還是有點壓抑,洗了一個澡,準備好好睡上一覺。

剛要睡下,卻突然的感覺有點不對勁。

一樓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被動過!

王尊回來的時候冇有仔細檢查,現在回過神之後,看那那都覺得不對勁!

表麵上看,好像也冇有什麼區彆,心裡卻總感覺不對勁。

一晚冇回,進賊了?

不可能!

這裡的防盜係統還是挺強的。

李清月來過?

也不可能,公司的事有得她忙的!

王尊來到一樓,仔細檢查一下,突然看到地下室的門打開了一條縫。

上次離開地下室的時候,王尊記得明明關好門的。

打開門,王尊走入地下室。

一進來,他就感覺不對,空曠的地下室地板上,多了一行腳印!

冇有穿鞋的腳印,從內往外走!

而且冇有往內的腳印!

腳印出現的地方是在最裡麵的那塊牆下,有人從這裡往外走,留下了一行腳印。

王尊確定這不是他的腳印,會不會是龍蘭?

冇有進來的腳印,隻有出去的腳印,難不成有鬼東西從牆裡出來?

王尊仔細觀察了這行腳印很久,偏大,也不像是一個女人的腳印。

這一下,王尊有些毛骨悚然了!

未知纔是最可怕的東西。

冇有回來的腳印,那不是說,留下腳印的東西現在還在彆墅裡?

王尊迅速離開地下室,冇有鎖門,他怕那東西想回去地下室打不開門去找他拿鑰匙。

到時候,那就皆大歡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