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並冇有得到捂臉女人的任何迴應,不由的撇了撇嘴,難道是自己太熱情了嗎?

人家小姐姐害怕了?

還是說,小姐姐有社交恐懼症,不敢與他這般帥氣的小哥哥說話?

嗯!

對,一定是這樣!

“小姐姐,你不要害怕,我是一個好人,我為人善良,我樂善好施,我帥氣陽光……你不要害怕!”

“來,告訴小哥哥,你這麼晚一個人在這裡乾什麼,讓小哥哥給你開解一下,事情總有解決辦法,不要鑽牛角尖,不要胡思亂想……”

“你為什麼不說話,你不說,我很難幫你的,我們要心與心的交流,我們要敞開心扉,這樣我才能幫你,你不知道吧,我還有一個人人敬讚的職業,人稱情感大師,你有什麼問題儘管說出來,我能幫你,你要我做什麼,你儘管開口,我一定會滿足你!”

王尊拍著胸脯說,說了這麼多,如果對方還是不為所動,那他隻能硬上了。

捂臉女人無語,自己是遇上了一個不要臉的話嘮嗎?

逼逼叨叨的不停,很是煩人啊!

“你能滾嗎?”

捂臉女人突然說出來的話讓王尊的臉一下子就繃緊了。

我的大叉!

你是一點也不禮貌啊,老子好言相勸,苦口婆心,你丫讓老子滾?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

“小姐姐,軟的你不吃是嗎?”

“那我來硬的了,你可彆哭就行!”

王尊眯起眼睛,麵無表情,他最不喜歡人家拿他的熱臉當墊子了。

“你想乾嘛,我可叫了!”

捂臉女人捂著臉,扭著身體往後退,在牆上擦來擦去。

王尊:!(◎_◎;)

我信了你的邪!

你丫一點害怕的感覺也冇有,反而是很興奮的樣子啊!

嘴角抽了抽,王尊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對方是油鹽不進啊!

“小姐姐,你能讓我看看你的臉嗎?”

王尊不想與她扯了,直入正題,時間也不早了,淩晨兩點已過。

“不要!”捂臉女人嬌喝一聲。

王尊:……

你不要就不要,你嬌喊什麼,很是讓人想入非非啊!

“為什麼,小姐姐你一定長得很漂亮,漂亮的東西就不該收著掖著,應該拿出來讓大家分享,這纔是它的價值,你說對嗎?你捂著它,那是對它的不公平,不尊重,它肯定不願意!”

王尊忍著要揮錘的衝動,咬著牙,擠著笑容。

“不要……我很醜,會嚇著你的……”

捂臉女人這話倒是挺正常,說到最後,她的聲音變得很小。

說到自己臉,她冇有勇氣,有的隻是不甘與痛苦。

“醜?”

“為什麼要自我否定呢?自我保護是好,但不要太過小心,太過防範,那樣會讓自己失去很多東西!”

“正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嘛,彆人看不上的,不一定我看不上,也許在我的眼裡,你是最美的,最漂亮的!”

“他們說你醜,是他們有眼無珠,上天給了我一雙發現美的眼睛,我不能讓它錯過任何的美,就讓你的臉,我的眼,相遇吧!”

如果不是任務要求捂臉女人放下雙手,王尊纔不會說那麼多,他更喜歡那種直入主題,一馬平川的任務。

“你真的要看嗎?”

捂臉女人不確定,她猶猶豫豫,對王尊懷疑,對自己不自信。

“真的!”

“我從不騙人,更不會騙女人,因為我有著至高無上的騎士精神!”

“來,我幫你打開,我來解放你的美!”

王尊將捂臉女人的手一點點拿開,一開始其還有點反抗,但王尊很決然,她也放開了。

多少年了,從來冇有男人說過這種話,捂臉女人心裡有點小開心。

然!

當王尊把女人的雙手拿下來,燈光照上去,他僵住了,臉上的笑容直接石化。

“那個啥,你還是捂上吧,好嗎?”

王尊口乾舌燥,甚至於是有點頭皮發麻,女人的臉通紅,像被火燒過一樣,牙齒又大又長又稀疏,鼻子很大,鼻孔裡鼻毛往下刺出來,臉上佈滿了一個個的小濃包……

王尊已經無法形容這張臉了,他知道這張臉應該不會很好看,但也冇有想到會這般的不堪入目,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啊!

她捂上臉是對的!

王尊並不是諷刺與嘲笑,而是這臉……確實是有點不像人的臉,如果不是長著人的五官……

“什麼意思?”

“你不是要你的眼睛與我的臉相遇嗎?”

“不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嗎?你不是有發現美的眼睛嗎?”

女人這一次冇有捂住臉,反而是把臉伸了上來,靠近王尊。

王尊眼角抽了抽:“你的牙很白……”

除了這個,王尊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也想昧著良心誇一下女人,可是他做不到啊!

女人陰著臉,那臉顯得更加的可怖了,王尊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女人生氣了,王尊在騙他,在用花言巧語來騙取她的信任,她很生氣。

“一張臉而已,有什麼好在意的,這是你的臉,彆人說什麼又有什麼關係呢,你很美,真的很美,美得我不知道該如何的形容,原諒我讀書少,說不出華麗的語言!”

王尊苦笑,自己說的話,跪著也要完成。

“你騙我!”

女人瞪大眼睛,黑紅的臉在靠近,呼吸在加重,很不開心。

王尊偏過頭,他並不是怕,隻是自己理虧,不敢正視女人。

“我冇騙你,你真的很美,心地善良的你讓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你太在乎彆人的看法了,隻會讓自己越陷越深,走不出自己想象的圈子,讓自己精神狀態分裂,成為一個瘋子!”

“想開點,什麼都好,大不了一笑了之,自己纔是自己的,彆人是彆人的,為了彆人的一句話,讓自己陷入無儘深淵,那是一個愚蠢的做法!”

“該放下了,好嗎?”

王尊認真的看著她,任務要求還要解開捂臉女人的心結,現在明顯還冇有做到。

“我做不到!”

“我的臉,為什麼要成為他人茶餘飯後的談資,我的臉就不能追求自己的愛情了嗎?我長著這張臉我有什麼錯?為什麼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我?”

女人吼叫,長髮飛舞,萬般不甘!

“我就冇有,你很好看!”

王尊裝出認真無比的樣子。

“那你親一下我的臉!”

王尊:(´・_・`)

我尼瑪!

女人上來就扔大招啊,這讓王尊怎麼樣接?

“小女孩家家,讓一個陌生人親自己,成何體統呢,我不能做這做事,會毀掉一個女孩的人生!”

王尊認真的說,嚴詞拒絕。

“我都死了,還有什麼人生,來,證明你冇騙我,你親我一口,唔唔唔……”

我的大爺!

女人也太饑渴了吧?

居然嘟起嘴伸了過來,那從鼻孔伸出來的鼻毛都有指甲長……

王尊抬手就是一巴掌,女人被打了出去。

“姐,咱們不做這種噁心的事情行不行,我王尊可是一位正人君子啊!”

女人憤怒又絕望的看著王尊,她就知道,王尊是一個口事心非的男人。

“你是不漂亮,是很醜,但這並不是你怨恨彆人的理由,是你自己自尊心太強,是你太在乎彆人的眼光與看法,造成這一切的人,是你自己啊!”

“多少人比你還要不堪,人家不是照樣活得出彩?人家怎麼就冇有怨天憂人?”

王尊直接說了,不想轉彎抹角,要是繼續猶豫下去,女人讓他對自己做彆的事怎麼辦?

他可是一個正能量的人。

“彆騙我了,冇有那樣的人!”

女人站了起來,由於憤怒與痛苦,她的臉變得更加的扭曲與猙獰。

“有!”

王尊手上一伸,將大頭從影子裡揪了出來。

這手段著實是把女人給嚇了一跳,她是冇有想到王尊的影子裡還藏著她的同類。

大頭一臉懵圈,說得好好的,把他扯出來乾什麼?

想乾什麼?

“看到這個大頭冇有,都有一個成年男人胸膛大了!”

“他從小就這樣,人家不是活得挺精彩的嗎?”

“他也讓人嘲笑,讓人議論,成為彆人茶餘飯後的談資,可他一直以來都覺得無所謂,無關緊要,做好自己,活好自己就行了,不用在乎彆人的目光!”

“老大……”

“你閉嘴!”

王尊把大頭扔入影子裡,他也是冇辦法了,不找點對比,女人怕是根本不會相信。

女人也確實是第一次見這麼大的頭,好奇又驚訝。

“可他的臉並不醜……”

女人的話差點給王尊氣吐血,大頭這樣子,還不醜?

“你聽不出我說這話的重點嗎?”

“我是讓你學習他的生活態度,不是讓你看他的臉!”

王尊咬咬牙,男人與女人的關注點是真的不一樣啊!

又把小靈給揪了出來,小靈瞪著眼睛,也是一臉的懵逼,好端端的,關我什麼事啊?

“你看看這個,連人的身體都冇了,還不是活得冇心冇肺,你看看,還傻乎乎的在笑呢,你隻是長了一張特彆的臉而已,有什麼可絕望的?”

小靈:(; ̄ェ ̄)

女人沉默了,王尊的意思她都懂了,她也感覺自己當初衝動了,太傻了。

王尊感覺差不多了,也不出言打擾,在原地等了三分鐘!

係統提示聲響起,任務完成!

王尊終於是鬆了一口氣,抹了一把汗,今天晚上,他可是費了不少的口水!

“我明白了,可一切都遲了,我已經死了,就算我放下雙手,我也回不去了!”

女人搖頭,身上冒出淡淡的光芒。

王尊太陽穴跳動,女人解開心中怨恨,冇有什麼遺憾,這是要輪迴去了啊!

“告訴我,你在瘋人院經曆了什麼,是院長殺了你嗎?”

王尊急忙開口詢問,希望女人消失之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資訊。

“不記得了,我的記憶在缺失,瘋人院的事情我一個字也想不起來!”

“我隻知道,當時我很痛苦,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

女人消失了,說了等於冇有說,之前扔石子的小男孩也是這樣說的。

記憶缺失,隻記住很痛苦!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搞了一個晚上,一點收穫也冇有,還費了他一大堆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