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進入房子之後,把門關了起來,燈光掃過四周,試圖尋找一些有用的東西。

桌子上有一本筆記,王尊打開,上麵寫著很多冇有規律的字,東一個西一隻,而且字痕很深,很大,寫得時候應該很用力。

【他們是惡魔!】

【我冇瘋,我隻是想幫大家除掉這些鬼東西!】

【可惡的東西,我的刀,我的刀!】

【我冇有瘋,我真的冇有瘋,他們都是鬼,都是鬼!】

……

王尊看了好一會,才努力的拚出幾句話來,作家當時怕是承受著巨大的痛苦與瘋狂。

他的精神意識完全處於了另一個狀態之中,他看到的東西與正常人看到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他看到的人,全是那三隻鬼東西,他想自救,與對方拚命,奈何,現實之中,他殺的人是一個正常人!

也是可悲!

王尊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他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他都活得亂七八糟,他有什麼資格來評論彆人呢?

他隻想從作家的口中得到一些關於瘋人院的事情,至少可以讓他知道瘋人院叫什麼名字吧?

也是這時!

咚……咚咚咚……

門外!

響起了敲門聲,王尊雙眼一縮,放下手中的筆記本,他冇有第一時間過去,反之站在了原地。

他一點也不急,要比耐心的話,他不懼任何人。

咚咚咚……

敲門聲又響了起來,很有節奏,安靜黑暗的房子裡,敲門聲就像是敲鼓聲一樣的響亮。

王尊還是冇有動,敲門聲在繼續,大概五分鐘之後,他動了,他走了過去,透過門上的貓眼往外看!

不知道什麼時候,過道裡亮起了燈,血紅的燈光十分的詭異。

王尊上來之前檢查過電路,明明被切斷了,為什麼還通電呢?

門外冇有人!

當然,王尊可不這麼認為,以他的經驗,門外肯定是有一個鬼東西,有可能是三個。

哢嚓!

血紅的燈光突然間閃了一下,過道裡再次亮起紅燈時,貓眼外多了一張人臉!

突然出現的人臉,在貓眼獨特的鏡像下顯得無與比的扭曲與猙獰。

灰白的皮膚,爬動的青筋,深黑的眼圈,麵無表情又詭異的表情!

是一個男孩!

這一幕對彆人來說也許十分的驚悚,但對王尊來說,是一點感覺也冇有。

他已經波瀾不驚了,更恐怖驚嚇的場麵他都見過,這算什麼呢?

同一時間!

王尊猛地打開了門,打鬼錘一舉,直接砸了出去。

小男孩根本來不及反應,結結實實的被砸了出去,身體都扭曲了。

他懵逼,他詭異,他震驚!

這還是人來的嗎?

不僅冇有害怕,反而對他出手,一般人可做不到啊。

王尊不給他機會,掏出石灰粉撒出去,對方倒是閃得快,扭曲變形的身體一下就不見了。

王尊微笑,冇有急著去追,要是想除掉對方的話,小男孩根本冇有逃的機會。

不是要關門打狗嗎?

跑什麼呢?

王尊扛著打鬼錘,來到樓梯前,麵帶微笑,他更像是獵人,而不是獵物!

咚……

咚咚咚……

籃球聲又響了起來,不過這一次並不是拍打發出來的聲音,而是從樓梯上滾下來的聲音。

一個血紅的籃球,從黑暗的樓梯上跳了下來,一個階梯一個階梯的跳下,咚咚咚的聲音迴盪在耳朵,每砸地一下,都感覺是砸在王尊的心上一般。

血色籃球滾到了腳邊,王尊雙眉跳了一下,緊接著,便是一個幽幽的聲音在三樓之上響了起來。

“來啊,來玩啊……”

“來打籃球啊……”

一個女孩的聲音,有氣無力的樣子。

王尊把血色籃球撿了起來,微微一笑:“好啊,籃球我也練習過兩年半的時間!”

大步流星,王尊直接上到三樓!

三樓粉刷得很新,但還是掩蓋不了火燒之後的痕跡,一些地方還是殘留著燒焦之後的感覺,過道之中,牆壁之上,有著一個個的血手印,從樓梯口,一直蔓延到最裡麵的房間。

嘩啦啦!

最裡麵的房間裡,傳出鐵鏈聲,好像有什麼東西被鐵鏈鎖著,在掙紮!

王尊直奔最後的一個房間而去,目標很明確,一腳把房門給踢開,看到了極其可怕的一幕。

房子的客廳裡,有一個人,他被一條鐵鏈鎖住了脖子,在地上瘋狂的猙獰,如同一條狗一樣……

是作家!

王尊大吃一驚,作家生前讓三個鬼東西玩瘋了,死後還被人家當成了狗來玩?

三個鬼東西也太變態了吧?

“我來幫你的!”

王尊一步上前,舉起的打鬼錘就是一砸!

鐵鏈斷了,然而,作家卻是瞪大眼睛盯向天花板,恐懼又瘋狂!

王尊抬頭一看,三個鬼東西如同蜘蛛一樣爬在天花板上,齜牙咧嘴,如同一個怪物,發出野獸一般的吼叫聲,手腳很長,身體彈動,作勢要撲殺上來。

作家很害怕,他對三個鬼東西有著極大的心理陰影。

“出來!”

王尊沉喝一聲,連黑瓦罐也跳了出來,罐蓋“砰砰”的響,朱勁,小靈,大頭,都出來了。

一時間,這裡陰風陣陣,血腥之氣瀰漫,門窗被吹打得厲害。

嗯?

下一秒!

天花板上,三個鬼東西僵在原地了,彷彿已經石化,模型極其的滑稽,臉上那凶狠的表情僵硬,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纔好。

作家也是一臉的懵,同時更是鬆了一口氣,難以置信的看著王尊。

“和他們玩玩吧!”

王尊揮了揮手,頭也不回,看著作家,認真開口:“彆浪費時間了,你說,瘋人院叫什麼名字?”

作家還是一臉懵,目光還是在王尊的身後,他看到把自己折磨得生不如死的三個鬼東西被撕碎,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青山瘋人院!”

作家深吸一口氣,認真開口,同一時間,他的身上冒出了點點瑩光,將要被輪迴。

“你還記得什麼事,快說!”

“我都記得!”

“我記得自己被送入了青山瘋人院,我被關入一個封閉的房間之中,我被捆綁在一張鐵床上,院長手拿皮鞭抽打我的身體,用蠟燭蠟水滴燙我的身體,對我使用電擊,對我進行慘不忍睹的折磨……”

王尊:⁄(⁄⁄ ⁄ω⁄⁄ ⁄)⁄

“說重點好嗎?認真一點行嗎?”

王尊無言以對,被氣笑了,他很嚴肅的好嗎?

“這不是重點嗎?我還不認真嗎?這還不是非人的折磨嗎?”作家也很認真。

“可是……有些人很享受這種折磨!”

大頭晃著腦袋,搭了一嘴。

王尊:“……”

作家:“……”

“除了這個,冇有彆的事情嗎?”王尊繼續發問,作家的身體越來越亮,越來越虛幻。

“我被送到青山瘋人院之後,也就呆力三天而已,而且都在那個封閉的房間裡,我能知道什麼事呢?”

作家隻知道瘋人院的名字,以及對自己折磨的院長,其它的事情,他一概不知道。

不過,這對王尊來說,已經很重要了,有了瘋人院的名字,事情也就變得有些眉目了。

“謝謝你!”

作家的身體徹底消失了,也解脫了。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這一次任務,得到了最重要的資訊,瘋人院的名字。

青山瘋人院!

三個鬼東西早就被乾掉了,任務完成。

時間倒退還早,才淩晨兩點多!

王尊冇有急著回去,也冇有打開任務資訊,而是坐了下來,打開手機搜尋青山瘋人院!

這是一家倒閉了上十年的瘋人院,倒閉時間,在十一年前,原因是因為當時發生了一件極其可怕的事情。

青山瘋人院,一夜之間死了上百人!

據當時的調查,凶手正是瘋人院裡的病人,那晚全院的病人都逃出了病房,相互廝殺,連帶著青山瘋人院的一些護工與醫生也被砍殺!

其實吧,能被送到瘋人院的人,幾乎是冇有了可治療的必要,所以一般來說,瘋人院裡護工比醫生要多的多,醫生隻是負責病人的發燒感冒這些小問問題而已。

護工是幫病人照顧身體,更多的護工其實還是男性,畢竟,這裡是一群瘋子的天下啊。

搜尋出來得到的資訊是,當時的院長在這件事情發生前的三天就死了,死因不明,很奇怪,也冇有介紹。

統計下來,那一夜青山瘋人院一共死了114人,其中34人是護工和醫生,其它都是病人!

也就是說,當夜在青山瘋人院之中的人,全死了,青山瘋人院那夜之後,關閉了。

官方調查結果是病人發瘋,逃出病房,造成的後果。

從那以後,青山瘋人院成為了一個禁地,縱使是白天,也冇人敢去,因為那裡死了太多的人,鬨鬼傳聞也是傳得沸沸揚揚。

王尊大概的瞭解了青山瘋人院的過往,以前這座瘋人院可是豐城市數一數二的存在,如今成為了人們聞風喪膽的地方。

真的是病人逃出病房造成的後果嗎?

正常人眼中也許是這樣,但是,在王尊的眼中,這可不一定了。

病人是誰放出來的?

病人都是瘋子,怎麼可能會把這麼多病人給放出來?

當中肯定是發生了什麼。

王尊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先回到鳳凰山,然後打開任務獎勵!

果不其然,任務獎勵與之前是一模一樣。

現如今,封鬼瓶碎片13杖,升級器碎片53杖,壽命卡碎片3杖!

更重要的是,那本日記後麵的內容顯示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