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看完上麵的資訊,隻是覺得心裡有些難受,不是滋味,好好的一個女人,以為結婚之後能有一個新的開始,冇想到會是一個惡夢。

這是多少女人的無奈與不幸!

“她的兒子現在怎麼樣了?”

“被人收養了,現在已經上小學了,過得還行吧,養父養母都是和善之人,經營一個小廠,小康家庭吧。”

“你要他的資料嗎?”

趙警官這一次是一點也不為難王尊,把方小小兒子的資料拿了出來。

“陸小方……”

王尊記下了陸小方的地址與其養父養母的聯絡方式,並冇有第一時間去聯絡,他現在在百分之九十的肯定青山瘋人院的BOSS是方小小,但萬一有什麼變化呢?

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大概的瞭解是這麼多,王尊正要離開,又想到了玫瑰公寓704室的事情,在靈異論壇上是一點資訊也冇有,他又喜歡做好準備未雨綢繆的事情,所以,他又多嘴問了一句。

“這個啊,我記得這個玫瑰公寓704室之前也是住了一位青山瘋人院的病,那次之後,好像那個房間就再也冇有租出去過了,而且後麵還發生了很多事情,現在是連玫瑰公寓整棟樓都荒廢了。”

嗯?

王尊冇有說話,讓趙警官繼續往下說。

“玫瑰公寓荒廢的時間應該是在五年前吧,而那704室是那位病人之後就再也冇有人住過了,好像房東也不願意把704室繼續往外租。”

“那位病人被青山瘋人院接走之後,留下了一條狗,那狗幾乎天天晚上都會回來,在門口不停的吠叫,這種情況持續了五六年之久,我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那條狗會堅持這麼久,無論是租客還是房東,都試過很多的方法,都無法將狗抓住趕走,後麵就出現一些怪事了!”

“有人仔細觀察過,那條狗出現的時間一般都在淩晨一點,大概叫上半個月小時,然後就一邊叫一邊往樓下逃,是的,逃!”

“好像它在被什麼東西追趕一樣,也隱隱約約聽到有個腳步聲在追著它,有人試過這個時候出去檢視情況,發現704室的房門是被打開的,裡麵什麼也冇有,倒是有一些詭異的腳印,一對腳印,卻完全不一樣,一個是正常人的腳印,一個好像是動物的腳印!”

“也是奇怪,除了房東以外,冇有人有704室的鑰匙,冇人想明白房門是怎麼樣打開的!”

“好像是玫瑰公寓荒廢的前一年吧,房東與租客終於是把那條狗給抓住了,因為那條狗老了,速度跟不上,他們發現狗的身上有很多的新舊傷疤,像抓痕,也像是咬痕,他們把這條狗送去了很遠的地方,也是那天晚上,狗被送走了,以為能睡個好覺,冇想到,玫瑰公寓裡更吵了。”

“那天晚上,租客們聽到了公寓裡響起一個沉重的腳步聲,好像是一個瘸子在外麵走路,還有一個粗重的呼吸聲,這個人從八樓走到一樓,又從一樓走到八樓,一個晚上不知道走了多少次,幾乎每層樓他都去了,都逛了,第二天租客們議論紛紛,都想找出罪魁禍首好好罵一頓。”

“第二晚上,亦是如此,第三天晚上也一樣,第四天,一些租客聯合起來準備抓住這個害人精,他們每個樓層都派了兩個人,淩晨一點的時候,七樓的兩人看到704房間的門開了,他們看到一個好像人的人從裡麵走了出來,很高大,並且對兩人發動攻擊。”

“幸好那個時候,那條狗回來了,第一時間撲上去廝咬那個東西,那條狗似乎與那東西有恩怨,它們廝咬進了704房間裡,當他們的人聚集起來走入704房間,卻冇有在裡麵發現那個東西,隻看到了那條狗和一個包包!”

“目擊者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可以肯定,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了,幸好是那條狗救了他們,他們也明白了,那條狗之前一直是在保護他們。”

“然而,三天後,那條狗死了,在樓梯間被髮現,被咬成了兩半,身上的牙洞有手指來粗,那條狗死了之後,那神秘的東西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半夜三更,有租客房間的門被拍響,外麵站著一個高大的人影,有租客第二天起來,發現門上莫名其妙的出現一些抓痕,有租客回來晚了,在公寓裡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身後還長著一條尾巴,見人就追……”

“久而久之,玫瑰公寓人心惶惶,租客商量要把這個裝神弄鬼的人給揪出來,然而,第二天就發現有一家人的門被砸開了一個洞,一家三口死於非命,死狀極慘,身上都是抓痕,都是牙洞!”

“從那以後,玫瑰公寓的租客都搬走了,現在是一棟空樓,現在都還有人說搬空的玫瑰公寓裡晚上會有沉重的腳步聲,總是一高一低……”

“我倒是認為,有人裝神弄鬼而已,隻是一直揪不出凶手!”

……

趙警官一口氣說了很多,揉著太陽穴,苦笑無奈,作為一個老民警,他當然不會相信什麼詭異的事情,在他的眼中,一切都是用心不良的人在作怪。

王尊也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一下子來了這麼多資訊,他一時之間有點難以消化。

方小小的事!

玫瑰公寓的事!

其實王尊還想問一問盧護工的事情,奈何他的腦子裝不了那麼多的東西。

“趙警官,我走了,有事找我!”

趙警官擺了擺手,也不說話。

“是了,青山瘋人院是不是有一個姓盧的護工?”

王尊還是問了出來。

“有,也就一個,不過當時也死了!”

“明白了!”

王尊歎了一口氣,直接離開。

回到鳳凰山,下午五點了,王尊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拚圖,居然完成了三分之二,這一次展現的速度快了很多,不由的有些小期待。

“任務裡提到了鱷魚,這次的任務,會不會出現鱷魚?那個神秘可怕的東西,是一條鱷魚嗎?”

王尊拍了拍腦袋,他有些亂了,資訊太多,他消化不了,一步一步來吧。

第一步嘛!

當然是先補一覺!

……

晚上十點,王尊起床了,還冇起床,隻感覺被子裡有什麼東西在動,胸膛上趴著什麼。

掀開被子,小靈大字形的趴在他的胸上,全身軟綿綿,塑膠雙眼閃爍著白光,兩隻兔耳一下就立了起來,如同吃了跳跳糖一樣彈跳。

王尊微微一笑,伸手撫摸毛茸茸的小靈,心裡莫名的有些安穩。

小靈是他的第一個夥伴,第一位家人,第一個出生入死的戰友,兩者之間有著密切的情感,好像已經很久冇有和小靈談心了,畢竟小靈隻是一個孩子!

這時,衛生間裡響起一個聲音,過去一看,王尊不由有些感動。

衛生間裡,大頭晃著自己的大頭,正在賣力洗衣服,一邊搖頭一邊洗,十分的賣力,十分的努力。

慢著!

為什麼大頭洗的都是褲子?

“老大,雖然你腰子不錯,這麼久了,從來冇有見過你尿床,正所謂不動則靜,一動萬馬奔騰,我怕你到時候一旦開始尿床,那就一發不可收拾,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所以我多備幾條褲子,未雨綢繆嘛!”

“畢竟有些東西一旦開了頭,那將會無法改變,會一直如此下去,我也是為了你好,老大你要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啊,為了你,我操碎了心呐!”

大頭如同一位老母親一樣,苦口婆心,用心良苦,還一臉的憂愁。

王尊:ಥ_ಥ

心中的好感瞬間灰飛煙滅,強行壓下要上去給大頭一錘的衝動,王尊嘴巴動了動。

“老大,你問候我母親?”

“我和你拚了!”

王尊撇了撇嘴,出去搞了點東西吃,然後直接出發玫瑰公寓。

他有些忐忑的同時,也很好奇,之前租客們見到的東西會是什麼?

不會真的是一條鱷魚吧?

王尊不敢確定,但也能猜很出來,應該會與之有關!

玫瑰公寓,八層樓,所有的門窗都已經被拆除,剩下的隻是一個樓體架構,四麵透風,破舊不堪。

王尊來到玫瑰公寓樓下,任務已經快要開始了,冇有猶豫,直接進入空蕩蕩的樓裡。

打開頭燈,一片混亂,垃圾雜物到處都是,過道裡堆了一層又一層。

門窗被拆除,夜風呼呼的往裡灌,王尊踩著雜物,在一樓各個房間看了看,無一例外,所有的房間之中都是堆積的雜物。

“這是……”

王尊在一樓的其中一個房間裡,發現了一個窩。

雜物堆上,一個很大的窩,好像有什麼動物在這裡長期的盤睡,不像貓狗之類的動物盤出來,因為這個窩很大,很圓。

“這又是什麼?”

王尊發現周圍有一些鱗片一樣的東西,墨綠色,閃著燈光,有三根手指左右的大。

“看來確實是一頭怪物!”

王尊在這個房間裡轉了一圈,然後往二樓上走去,樓梯牆壁上,儘是一條條抓痕,密密麻麻,數之不儘。

就像是有人往上走的時候,用鋒利的指甲在牆上一邊劃過。

從上到下,一條條的抓痕讓人頭皮發麻。

這些抓痕很大,每一條都有人的手指一樣粗細。

王尊抽出打鬼錘,不敢掉以輕心,他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東西,但可以肯定,這是一頭很粗大的怪物!

快到二樓,王尊聞到了一種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