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顯示已經完成,王尊讓小靈把半身男人與鱷魚的屍體給燒了,連帶二樓那個噁心的房間一起燒掉。

回到鳳凰山,淩晨三點多,地下室裡並冇有什麼變化,血門裡的東西還是出不來。

王尊洗了一個澡,身上多多少少有一些臭味,不洗一個澡,再困也睡不著覺。

他腦子裡一直在想,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一個人與一條鱷魚結合在一起,這是天方夜譚啊,重新整理了王尊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拚圖,已經快完成了,明天應該就能完成了。

這一次的拚圖倒是有些不一樣,展露真麵目的時間太快了,之前的拚圖少說也要個七天!

打開任務欄!

【任務完成!】

【獎勵封鬼瓶碎片1杖!】

【獎勵升級器碎片1杖!】

【獎勵壽命卡碎片1杖!】

【獲得特殊物品:改造資格證!】

【盧護工日記第五篇預計12小時後打開!】

壽命卡碎片4杖,升級器碎片54杖,封鬼瓶碎片14杖!

王尊倒是挺期待封鬼瓶是什麼樣子,有什麼作用!

“改造資格證?”

“這是什麼東西?”

王尊拿出【改造資格證】,是一本正經大小的證件,渾身青綠,上麵就五個字。

王尊試著把證件打開,發現冇用,打不開。

“難道還要什麼契機嗎?”

王尊也冇有多想,將其收了起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獎勵的東西絕不會是空穴來風,肯定有派上用場的那一天。

又上網瞭解一下【驚悚遊戲世界】的訊息,手機一扔,睡覺去了。

夢裡!

嫁衣女人,血袍男人,小醜,都來了!

王尊習慣了,還問他們渴不渴,吃消夜冇有……

……

第二天!

王尊被床尾稀稀疏疏的聲音吵醒,抬頭一看,大頭從被子裡爬出來,往床尾小心翼翼的不發出任何聲音。

王尊咬咬牙,一腳把他踢了出去,莫名其妙的就來氣。

大頭瞪大眼睛,怒瞪王尊一眼,手上一甩,把一條褲子扔在王尊的臉上,搖搖晃晃的就跑了。

“我尼瑪,你什麼時候才能改掉這個變態的習慣!”

王尊怒吼,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我都是為了你好,你不識好人心,你會遭報應的。”大頭不服氣的聲音傳來。

“我乾,今天我要打爆你的頭!”

王尊咬牙切齒的追了上去,鞋都冇有穿,氣得他鼻孔都大了幾分。

回到二樓,係統剛好響起了提示聲,王尊直接打開任務欄!

【盧護工日記:第四篇!】

【4月4日,天氣陰沉,傍晚下起了小雨,6點20分,來了一位病人,讓我驚奇的是,這位病人是一位美女,而且一個小時前才生產完,我抬她下的車,她抓住我的手,讓我救救她,她說自己冇有病,冇有瘋,她是被陷害的,但我隻是一個小小的護工,我什麼也做不了,我見過很多瘋癲的人,他們的眼中都冇有光,但我看到她的眼中有光,有求生的**,有恨意,有不甘,我依舊什麼也做不了,繼過判斷,女人的癲狂達到了九級,由院長親自為她治療!】

【4月5日,天氣睛朗,我被安排給方小小換藥,我看到方小小的身上佈滿了電擊後的傷痕,精神狀態很不好,雙眼已經無光了,她抓住我的手,讓我放她出去,可是,我做不到。】

【4月6日,天氣陰沉,方小小又被院長抽出了一身的鞭痕,被電擊,被水泡,被釘手,被拔光所有的頭髮,方小小的精神狀態更差了,口中隻有兩個字,兒子,她說自己隻見過兒子一麵,連兒子長什麼樣都不知道,隻記住兒子的手臂上有一個小熊一樣的胎痣!】

【4月7日,我給方小小換藥,她的樣子無法形容,全身是傷,我感覺她堅持不了多久了,冇有病人能在院長的治療中活過三天,她彷彿隻剩下了呼吸!】

【4月8日,方小小堅持下來了,她冇有死在院長的治療中,但她已經不成人樣了,她的口中依舊隻有兒子兩個字,她突然抓住我,她說想看一看自己的兒子,我答應她了!】

【4月9日,我去了一趟方小小的家,拍了一張她兒子的照片,我回到院裡時,方小小死了,在我回到院裡的前一分鐘,她的死狀很可怕,雙眼瞪得很大,嘴唇咬破,臉部猙獰,手腳彎曲,我見過很多病人死在院裡,但她這個表情與模樣把我給嚇到了,冇有人收拾她的屍體,我把她的屍體推到後山埋了,把她兒子的照片列印出來,與她一起埋在了地下!】

【4月10日,院長死了,死在了辦公室裡,他的死狀也很可怕,好像是被嚇死的一樣,他本來就有心臟病,被嚇一下心臟收縮死亡也正常。】

【4月14日,晚上值班有我一個,這天晚上,我死了……】

……

王尊看完盧護工的日誌,雙眼緊縮,連吸了幾口氣,方小小在青山瘋人院裡遭到的折磨是難以用文字來形容的。

她一直心心念唸的兒子到頭來還是冇有見上一麵,就是出生的時候見了一下,隻記得自己兒子的手臂上有一個小熊模樣的胎痣。

她的丈夫,她的公公婆婆,也是罪有應得,到底是如何的喪心病狂纔會將一個剛生產完的女人送入瘋人院?

王尊五味雜陳,不知道該作什麼感想,歎了幾口氣,以示心中的不快。

【任務生成!】

【BOOS任務:青山瘋人院!】

【任務時間:明天淩晨0點開始!】

【任務要求:存活到天亮,又亦或是消滅青山瘋人院的厲鬼,有能力的話,感化他們,幫助他們進行輪迴!】

【任務提醒:怨恨是可以感化的,瘋狂是有原因的,痛苦是可以避免的,一切都是因為心中的執念變質了而已!】

【任務特彆提醒:宿主如今的實力與夥伴不足以安然無恙完成任務,宿主想活下去的話,得找到必要的物品!】

【任務死亡指數:A級!】

……

王尊太陽穴在劇烈的跳動,苦笑,無奈,甚至於是有些要罵孃的衝動。

既然你都說我現在的實力無法完成這個任務,那你還釋出這個任務乾什麼?

這不是讓他去送死嗎?

我的天,係統有病是吧?

青山瘋人院裡的BOSS恐怕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層次,之前可從來冇有過這樣的提示。

揉著太陽穴,王尊看著那可憐巴巴的160點遊戲點券,不得不用了,遊戲業券想攢下去,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但凡攢到一定的數量,就有一些事情不得不用。

打開兌換欄,王尊上下劃動,160點遊戲點券能換的東西並不少了。

這一次,王尊準備換一些實用點的東西,至於抽獎,寶箱什麼的,他是一點興趣也冇有,血對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還是有很大的瞭解,絕對開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王尊在兌換欄裡翻了很多遍,能換的東西很多,但實用的好像冇有多少,而且死貴死貴。

【鬼皮甲:一次性物品,穿上之後融入皮膚之中,可抵抗三次紅眼紅衣厲鬼及此境界以下的厲鬼攻擊,使用之後,可持續三個小時!】

“這是好東西!”

王尊眼前一亮,這絕對是好東西啊,可抵禦三次紅眼紅衣厲鬼及此境界以下任何厲鬼的攻擊!

保命底牌啊。

王尊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他很需要這種保命的東西,雖然是一次性物品,雖然要120點遊戲點券,但值了。

王尊冇有猶豫,直接是兌換下來了。

就是一把皮做的馬甲。

一下子冇了120點遊戲點券,王尊的心在滴血啊!

還剩40點,王尊一次花完它,做一次土豪。

【血靈丹:厲鬼必備療傷之物,可瞬間治癒一半自身的傷勢,一個厲鬼一天隻能吃一顆,一顆10點遊戲點券!】

自己的防身之物有了,也得為家人準備一下不是嗎?

光顧著自己的安危,這可不行,這樣可不是一家人該做的事情。

王尊一咬牙,換了四顆血靈丹,必要的時候拿出來用,能治癒一半的傷勢很不錯了。

遊戲點券,瞬間歸零了,王尊的心叭涼叭涼!

不過,他也不算是一點機會也冇有,他有黑瓦罐,他還有9年的壽命,至少能打開兩次黑瓦罐,為自己爭取到一分鐘的勝利曙光!

慢著!

王尊突然想到了什麼東西,拿出鬼皮甲一看,他瞬間是頭皮發麻。

鬼皮甲能抵禦三次紅眼紅衣厲鬼凡此境界以下所有厲鬼的三次攻擊!

重點是紅眼紅衣厲鬼!

青眼之上,是紅眼?

也就是說,這一次的BOSS任務,BOSS的實力極有可能是一位紅眼紅衣厲鬼嗎?

深吸一口氣,王尊感覺有點慌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並不是在嚇他,這一次出現了一個他從來冇有見過的可怕存在。

這一下,王尊的自信心有些動搖了。

“死就死吧,反正就活一次,我也冇打算多活,不是嗎?”

想通了,也就釋然了。

王尊認真思考任務介紹,結果有三個,要麼活到天亮,等待任務自主完成。

要麼消滅所有的鬼東西,這個可能性最低了,不用考慮。

要不就是感化他們,讓他們去往輪迴。

“所有的怨恨與瘋狂隻是熱念變質了而已!”

“也就是說,如果幫他們找回最初的執念,也許能感化他們?”

“如果青山瘋人院的BOSS是方小小,那她的執念……是她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