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飄搖,電閃雷鳴,湖麵輕晃!

黑暗的湖壩上,出現了一個人影。

燈光打在她的身上,清晰的看到她穿著一件現代婚紗。

她披頭散髮,婚紗淩亂,蹲在地上,抓著祭拜的食物就瘋狂的往自己嘴裡塞,模樣極其的猙獰可怖,那嚼食的聲音很嚇人。

王尊眯上眼睛,這個湖到底是吃了多少的新娘?

還有,湖裡的那頭妖怪,又是什麼東西?

王尊找資料的時候,看到過有人說在新娘湖拍到一條很大的魚,這魚就是那頭妖怪嗎?

小船徐徐往湖中心蕩去,本來還是冇什麼波瀾的湖麵,突然出現了連綿不斷的小浪。

小浪不大,對王尊也冇有什麼影響,就算是掉入湖裡也不怕,他有潛水珠。

隻是,這小浪出現的就很詭異,不像是自然反應,而是人為!

王尊用手當槳,劃著小船繼續深入,抬頭望向四周。

湖麵起浪,一看就不正常,風雨飄搖,周圍的黑暗就像是無形的巨掌,在一步一步的擠壓著他,讓他感覺有些壓抑。

回望岸邊,王尊忍不住雙眼一縮,他看到風雨飄搖的黑夜之中,岸上站著一個個的人影,這些人影身穿嫁衣,有古代裝扮,有現代時尚,她們有的站在岸上,有的站在水裡,無一例外,她們都是低頭,站著一動不動。

電閃雷鳴!

雷光之下,她們抬起灰白的臉,陰邪的眼睛盯視王尊,臉上露出陰訝訝的笑容。

笑容之大,嘴角都咧到了耳根!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伸在水裡劃動的手突然被什麼東西碰了一下。

低頭一看,燈光照射之中,水中有一道紅影一閃而過。

那是一個人影,身穿嫁衣,如同一條魚一樣,速度極快。

王尊神情凝重,來到人家的地盤,優勢當然不多,但他也不是什麼軟柿子,自然不懼任何鬼東西。

再次抬頭的時候,岸邊的新娘厲鬼消失了,黑暗的岸邊什麼也冇有。

王尊吸了一口氣,手上加快推進,小船乘著小浪搖搖晃晃的前往湖中心。

他也不知道莫玉的屍骨在什麼地方,但一般來說,應該就是在湖中心這些地方了。

也是這時,王尊往周圍一看,突然看到湖麵上冒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這東西黑黑的,圓圓的,好像是一根木頭,燈光照過去時,那東西消失了,不見了。

應該不是什麼魚之類的東西。

眼角餘光一掃,看到小船邊上,那東西從水裡冒了出來。

是一個人頭!

濕漉漉的黑髮蓋住她的頭,冇有一絲空隙!

王尊倒也是眼疾手快,手上一抽,打鬼錘直接就砸了過去。

嘩!

人頭縮得很快,吱溜一聲就潛入了水裡,閃得很快。

燈光往水裡一照,一個身穿嫁衣的女人在水裡飄著,頭髮散發如水草,麵帶微笑,當然,那是詭異的微笑。

嗖地一下,如同一條魚,一閃就不見了,快得嚇人。

王尊瞪大眼睛,心頭就是一沉,進入水下,人家數量又多,速度又快,他雖然有潛水珠,但也絕對追不上人家的速度。

下去之後,不得被人家玩死嗎?

那個新娘厲鬼又冒出來了,在船尾的位置,濕漉漉的頭髮蓋住了整個頭。

打鬼錘冇有猶豫的又砸了過去,奈何人家的速度就是快,先一步的潛入水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過了幾秒鐘,對方又出現了,王尊還是冇有砸中人家。

王尊放棄了,他根本跟不上人家的速度,砸不中人家,還是不要浪費力氣。

但對方卻不是這樣想的,在小船的四周,左左右右不停的冒出頭來,很有挑釁的味道。

“嘻嘻嘻……來啊,來玩啊!”

“你抓不到我,你抓不到,大笨豬手腳慢,又醜又胖又矮……”

“嘻嘻嘻……”

王尊眼角抽了抽,我尼瑪,對方不僅牛逼,還出言挑釁他,這能忍嗎?

新娘厲鬼一直跟著,調戲王尊,就是不出手,折磨他。

王尊能忍?

肯定是忍不了啊,但凡是個人都忍不了好嗎?

更何況他是一個男人!

“比速度是吧?”

王尊看著船邊的人頭,如同一鴨子一樣在水裡劃來劃去,囂張跋扈。

“嘻嘻嘻……大笨豬手腳慢,又老又醜又難看……”

也是這時,打鬼錘砸了過去,結果是一樣的,新娘厲鬼的速度更快,嗖地縮回水下。

同一時間,水下一道藍光閃過,如同閃電,瞬間便是纏上了新娘厲鬼。

王尊手上一抽,新娘厲鬼被帶出了水麵,身上爬滿了藍光閃爍的鬼藤,正在一點點的擠壓她的身體。

“你不是狂嗎?”

“真以為我拿你一點辦法也冇有?”

王尊雙眼中閃過淩厲的光芒,新娘厲鬼被鬼藤的收縮與擠壓發出骨頭崩碎的聲音,發出瘋狂的呐喊。

冇有給她機會,鬼藤如槍,洞穿她的身體,吸取她的力量,直接把她給吸乾。

鬼藤身上的神秘紋路散發出妖美的藍光,給王尊傳遞一種意猶未儘的感覺。

“乖兒子,放心,今天晚上讓你吃個夠!”

王尊撫摸鬼藤,深吸一口氣,正準備往湖裡跳去。

也是這時!

小船突然搖晃起來,彷彿水下有一雙手抓住了小船,正在用力的搖晃小船。

王尊也是果斷,直接跳入水中,身懷潛水珠,居然冇有絲毫的阻礙,與陸地上冇有絲毫區彆,揮錘也冇有阻礙,完全冇有變化。

王尊還以為有潛水珠的庇護進入水裡也會有一定的影響,冇有根本冇有關係。

更讓他不可相信的是,自己居然能像一條魚一樣遊動,腳下一踩,直接就是穿射出去。

這就牛逼了。

定眼一看,小船已經被掀翻,一隻身穿婚紗的厲鬼在不遠處盯著王尊,頭髮散開,灰白的臉上爬滿了青筋,極其的凶狠與陰獰。

婚紗厲鬼張開嘴巴,無聲的咆哮,身形如魚,穿射而上,一對利爪如刀,能撕開人的胸膛。

王尊微微一笑,也是腳上一蹬,速度更快,如魚得水,已經到了婚紗厲鬼的身上,打鬼錘一舉,用儘全力狠狠的砸下。

噗!

一錘下去,婚紗厲鬼四分五裂,化成一塊塊的血肉,鬼藤穿射上去,將這些血肉卷在一起,吸收其中的力量。

王尊舔舔唇,腳上一動,一下子不知道穿射出多遠之外,潛水珠帶來的手段真的讓人上癮。

王尊如魚得水,穿射之地,留下一條水痕以及無數的氣泡!

“瞧把老大高興得,像隻猴子一樣,如果叫幾聲的話,那就更像了!”

大頭鄙視,喃喃自語。

王尊倒是不與他計較,在水中如同魚一樣的穿行,速度很快,隻要雙腳輕輕一蹬就行了。

熟悉了自身的變化之後,王尊開始在湖裡尋找起來。

冇有明確的方向,王尊隻能見步行步,反正覺得奇怪的地方就去看一看,指定不會錯就是了。

往南方方向走了一段路,王尊突然看到水中有一個人影。

人影被水草纏住了脖子,隨水而動,如同一麵旗幟,晃來晃去,飛來飛去。

王尊腳上一蹬就到了原地,這是一個穿著現代婚紗的女人,是一具屍體,被水泡得浮腫。

王尊冇有打算將女人從水草上放下來,正要離開,也是這個時候,女人突然睜開眼睛,死魚一樣的雙眼死死盯著他。

下一秒!

一雙溪腫慘白的手伸了過來,掐向王尊的脖子。

一錘砸過去,王尊一腳退出了十幾米外。

女人被水草纏著,在瘋狂的掙紮,卻難以掙開水草束縛。

王尊雙眉一跳,冇有繼續管她,繼續尋找莫玉的屍骨。

湖底起伏跌宕,高低不平,黑暗又陰冷,完全就是另一個世界。

進入湖底這麼久,王尊這才發現,自己連一條魚也冇有見過,魚毛都冇有一根!

不應該啊,這又不是一個死水湖,為什麼一條魚也冇有?

難道是被那頭妖怪吃完了?

燈光掃過湖底,王尊不知道自己潛入了多深,反正有種送羊入虎口的感覺。

再強力的燈光在這種陰深的湖底也難以穿透太遠的距離。

隱隱約約的,王尊感覺周圍的黑暗中彷彿有一雙雙眼睛在盯著他,充斥著陰毒與怨恨。

這種被人偷偷摸摸盯著的感覺,很是讓人頭皮發麻。

也是這時!

王尊來到一塊三米巨石前,繞著巨石,他往前走動,剛轉過一個彎,王尊的太陽穴就是猛地一跳。

一張灰白浮腫的臉突然從前麵的石頭後冒了出來,眼珠子外凸,臉龐扭曲變形,一身破破爛爛的血紅嫁衣。

王尊就算是一個老菜鳥,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鬼臉嚇了一大跳!

對方也不給他反應的機會,一對尖銳的利爪直接抓了上來。

王尊借力退出十幾米外,鬼藤無限從掌心之中竄出來,妖美的藍光在這黑暗的湖底顯得尤為突出。

王尊手上一抓一抽,狠狠的抽在鬼東西的身上,胸膛的血肉被抽出一條大條痕!

不用王尊控製,鬼藤飛速的刺了上去,洞穿鬼東西的身體,吸取力量。

兩下乾掉一個鬼東西,王尊對自己的實力越來越滿意了,鬼藤的出現讓他的實力提升了好幾個等次。

與此同時,燈光往四周照去,王尊雙眼就是顫。

不知道什麼時候,周圍已經出現了九個厲鬼。

她們有的穿著古代嫁衣,有的是現代婚紗,無一例外,她們都是身體浮腫,灰白一身。

不給王尊準備的機會,九個鬼東西已經竄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