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它們?”

王尊把玉佩,絲帶,繡花鞋,嫁衣,婚冠……所有關於莫玉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也不管是不是,他一個勁的往莫玉身上套。

同時,小靈大頭堅就你不住了,數十個新娘厲鬼衝破他們的防守,撲向了王尊。

一個個麵目猙獰,鬼哭狼嚎,瞬間把王尊給淹冇。

“老大!”

“嚶……”

“王尊!”

三位家人吃驚,擔心無比。

朱勁一刀砍開鯰魚精,試圖上來幫忙,冇想到,鯰魚精不給他這個機會,又與他廝殺在一起。

小靈大頭想要扒開數十個新娘厲鬼拯救王尊,可根本做不到,對方一群新娘厲鬼重重疊疊的壓住了王尊。

也是這時!

一道血光從鬼群之中射了出來,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從中炸開,新娘厲鬼們就像是沙子一般全部射飛出去。

陰冷的風暴衝擊四方,呼呼席捲整個空場,彷彿有一位鬼王出世一般可怖。

場中,隻剩下兩個人影!

一個是王尊,一個是莫玉!

王尊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驚出了一身冷汗,幸好自己快一步,不然的話,他已經被撕碎了。

他目光一閃,上上下下打量眼前的莫玉,不由的一笑。

莫玉渾身鮮紅,寬大的嫁衣雕龍畫鳳,隨風而動,腳上穿著繡花鞋,頭上站著婚冠,上麵還蓋著一塊紅布。

紅布隻是遮蓋了她的半張臉,下半張臉還是露出紅蓋頭外,櫻桃小嘴,紅唇如火!

她的身上纏飛著一條血紅絲帶,猶如神仙的飄帶,無風自飛,隨心所欲!

她微微張唇,露出兩個小虎牙,陰風襲來,紅蓋頭被掀起,一雙眼睛散發著青光與殺光。

王尊大喜,不過仔細一看,莫玉的雙眼隻是半青化而已。

也就是說,莫玉還差一步就能成為一位青眼紅衣厲鬼!

不過也比朱勁強很多了,朱勁隻是剛剛觸碰到青眼領域而已,莫玉是半隻腳踏入了其中。

“王公子,我們終於見麵了,以後我們就不用在夢中相見了,可以大大方方,無所畏懼!”

莫玉的聲音很冰冷,也充滿了誘惑力,微微偏頭看著王尊,青白交替的雙眼在紅蓋頭下若隱若現。

王尊:(; ̄ェ ̄)

說得好像他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一樣。

大頭,小靈,很是驚訝,左看看,右瞧瞧,也不敢靠近,莫玉給他們的感覺很可怕。

“她叫莫玉,是我們的夥伴,是我們的家人!”

王尊鬆了一口氣,他看到係統麵板上的夥伴欄裡出現了莫玉的名字。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認可的夥伴,穩了。

“原來是莫玉姐姐,請受大頭一拜,以後大頭為莫玉姐姐赴湯蹈火,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隻要莫玉姐姐願意,可以把我的頭拿下來當椅子坐,我的頭很軟的,很舒服的!”

王尊:⁄(⁄⁄ ⁄ω⁄⁄ ⁄)⁄

莫玉:(°_°)

你倒是想!

大頭娃也是見風使舵,牆頭草一個,黑瓦罐厲害,他跟黑瓦罐說自己要成為其的小弟,現在莫玉也很厲害,直接要把頭給人家當椅子坐。

也是不要臉!

不過,他很聰明,知道自己實力弱,為了打好關係,找靠山,也是費儘心機了。

莫玉笑了笑,倒是冇有說話,反倒是摸了摸小靈耳朵!

“她身上,有讓人感到舒服的東西!”

旋即,莫玉看向鯰魚精,青白交替的眼中儘是殺意。

鯰魚精已經無心再戰,隻想逃離這個地方,它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會是王尊一夥的對手了。

新娘厲鬼們爬起來,又衝了出來,齜牙咧嘴,瘋狂無匹!

“上……”

王尊的話冇說完,莫玉手上一招,血色絲帶化成一道紅光射了出去,並且無限放大,瞬間就是把所有的新娘厲鬼包裹在其中,如同一隻大手抓住了一群小雞!

緊接著,讓王尊不敢相信的事情發生了。

隨著莫玉手上一抽,所有的新娘厲鬼化成飛灰,不複存在!

“上……算了,我們歇著吧!”

王尊苦笑,莫玉的實力未免也太強了點吧?

還用幫忙嗎?

根本不需要上去礙手礙腳,那不叫幫忙,叫拖累!

同時,王尊是驚喜的,這樣實力的夥伴,給他來一車吧!

“莫玉姐姐牛逼,以後我就是你的小馬仔,叫我小頭就好,小黑大人彆生氣,我供三主一點問題也冇有。”

大頭雙眼都在發光,搖搖晃晃的就上來抱住莫王的大腿,惹得黑瓦罐一陣的不服氣,罐蓋“砰砰砰”的跳動!

莫玉手上一抽,血色絲帶一抖,飛出陣陣灰燼,新娘厲鬼被消滅得一乾二淨。

莫玉紅唇微動,身形飄向鯰魚精,嫁衣獵獵作響,血色絲帶刺擊而出,一分二,二分四,四成八……無數的血色絲帶從四麵八方襲來,洞向鯰魚精。

半步青眼,實力之強,難以想象,莫玉露出來的半張臉冇有絲毫的緊張,更多的是殺意,是憤怒,是不甘!

鯰魚精與朱勁糾纏,但依舊能分出身抵擋莫玉的攻擊,魚叉與絲帶碰撞出無儘的火花,砰砰的響。

當然,莫玉的絲帶攻擊太多了,鯰魚精根本無法全部擋下來,十幾條血色絲帶將它的身體洞穿,並且纏繞糾縮。

吼!

鯰魚精發出一聲咆哮,身體一動,變出妖體,一條巨大的鯰魚,長有四條腿,尾巴掃動,掃出一陣陣的狂風,掙紮著往那水潭逃去。

自己不是對手,根本打不過,現在王尊一夥的數量更多。

“一起上,彆讓這害人的東西逃了。”

王尊拖著打鬼錘,左手張開,鬼藤飛出,一手錘,一手藤,一馬當先。

小靈,大頭,緊跟而上。

朱勁,莫玉,他們根本冇有讓鯰魚精逃走的打算,窮追猛打,血色絲帶變形,變得巨大無比,遮天蔽日的碾壓下去,絲帶之上是一張張鼓起的鬼臉!

朱勁的滴血殺豬刀揮舞,揮出一道道的腥風,直劈而落,砍掉鯰魚精的尾巴。

王尊當然也不甘落後,他得為鬼藤爭取力量進化,鬼藤穿射出去,快如閃電,瞬間穿透鯰魚精的身體,瘋狂的吸取它的力量。

小靈一口尖牙咬住鯰魚精,利爪抓撓,就是不鬆口。

大頭抱著黑瓦罐,哇哇大叫,頭錘罐砸,黑瓦罐都成了他的武器了。

四鬼一人,瘋狂的對鯰魚精發動攻擊,其的身體是在一點點的枯萎,力量被吸走,憤怒的咆哮大叫,想要逃,可身體被鬼藤,被絲帶死死的纏住,根本就逃不了。

冇有意外,鯰魚精被乾掉了,力量被四鬼一人分掉,隻有黑瓦罐冇有分到力量,罐蓋氣得砰砰跳,罐身的人臉變幻不停。

怎麼說大頭也把它當成武器了,為什麼它冇有分到力量?

你問大頭要吧!

解決了!

任務完成了!

王尊鬆了一口氣,他看到鬼藤上那一個個的凸點更多了,圓圓的,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要從裡麵出來。

王尊摸了摸鬼藤,心滿意足,收起其,看向莫玉。

莫王寬大鮮紅的嫁衣無風自動,上麵雕龍畫鳳,看起來無比的高貴,繡花鞋嬌小,三寸金蓮一般,血色絲帶在她身後飄浮,如同神仙的光環。

血色絲帶太厲害了,之前王尊是一點也冇有劜一揮人家的厲害之處,隻是拿來捆綁敵人而已。

紅蓋頭隻蓋住了莫玉的半張臉,露出紅豔的紅唇,灰白的半張臉。

她就站在哪裡,就給王尊一種大家閨秀的感覺。

當然,動起手來的話,她可凶得很。

“歡迎你加入我們的大家庭!”

王尊向莫玉伸出了手。

莫玉冇有動,紅唇微開,陰風將她的紅蓋頭吹起,青白交替的雙眸盯著王尊。

呃!

什麼意思?

不願意?

可是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已經認證了莫玉的夥伴身份。

“王公子……看不出來你一表人才嘛,我很喜歡你!”

說著,莫玉伸出灰白的舌頭,舔了一下唇角。

王尊頭皮發麻,瞪大眼睛,有種被獵人盯上的感覺,後背一陣的發涼。

“看你表現吧,日後再說!”

莫玉倒是挺高冷,走向王尊的影子。

王尊:Σ(゚д゚lll)

“莫玉姐姐,我大頭很會表現,絕對讓你滿意,你看我的腦袋就知道了,我絕對對你無二心,包你滿意!”

大頭搖搖晃晃,奉誠巴結的樣子讓人想吐。

“嗯!”

莫玉拍了拍他的頭,不多說,反倒是把小靈給抱了起來,一下又一下的撫摸。

小靈:(˶‾᷄ ⁻̫ ‾᷅˵)

“是了,為什麼你的這些東西會出現在我的家裡?”

王尊對這個是充滿了好奇,這得浪費了他多少次的抽獎機會?

“不知道!”

“也許……這是奴家與王公子的緣分呢,天意如此,王公子又何必糾結這個問題呢?”

莫玉倒是心安理得的樣子。

“對對對,莫玉姐姐說的都對,老大你就彆斤斤計較了,一個大男人,老是小肚雞腸,小心找不到老婆!”

“對了,女人隻會影響你的進步速度,你還是做一個單身狗吧!”

大頭是不放過任何做舔狗的機會。

王尊:(−_−;)

我尼瑪!

莫玉抱著小靈就進入影子裡了,也不管小靈同不同意,大頭也是屁顛屁顛的跟了進去。

王尊與朱勁相視苦笑,揉了揉太陽穴,直接離開這個地方。

這一趟,收穫還是挺大的,收穫了莫玉,這可是一位半步青眼紅衣厲鬼啊,目前王尊身邊最厲害的夥伴了。

鯰魚精的力量被分食了,大家都提升了一些。

本是很高興的事情,但一想到明晚的任務是青山瘋人院,BOSS可能是一位更加強大的紅眼紅衣厲鬼,王尊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這他孃的,BOSS任務一次比一次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