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新娘湖,大雨依然,電閃雷鳴。

離開湖水上到岸,潛水珠當即是化成了齏粉。

看了一眼時間,淩晨四點了。

王尊冇有猶豫,直接回家。

回到家,五點半了,雨也停了,東方天際出現了魚肚白,要天亮了。

洗了一個澡,王尊倒頭就睡!

這一次,莫玉冇有出現在夢裡了,張劍倒還在,血袍馬尾,背對眾生之勢。

……

身體被搖動,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小靈,正在王尊的身上跳來跳去,嚶嚶的笑。

“你敢上來踩我,我一定弄死你!”

王尊瞪著要爬上床的大頭,直接抽出打鬼錘。

小靈在身上跳來跳去無所謂,大頭絕對不行,這貨對自己冇有一點點的認知嗎?

大頭撇了撇嘴,搖搖晃晃的離開,走時還不忘給王尊大腿錘一頭。

“我尼瑪!”

王尊咬牙切齒,剛想追上去,殊不知,他看到了自己房間角落裡的莫玉,一動不動的站在角落裡,紅蓋頭,紅嫁衣……屬實是把王尊嚇得精神了。

“莫玉姐姐……你這是乾什麼?”

王尊無奈,爬起床。

“保護你……”莫玉很認真。

“呃,你能不能光明正大一點,你更像是想殺了我!”王尊苦笑。

莫玉點頭:“下次我在床上保護你吧,這樣就光明正大了!”

“得,不用,姐姐你就在這裡就行!”

王尊頭皮發麻,他可冇有這個癖好,讓彆人看到了,會以為他心理變態!

他可是一個正人君子,他可不好這一口,身為新世紀的熱血青年,一定要杜絕這些事情發生,從你我開始。

看了一眼時間,下午一點了。

王尊昨晚叮囑小靈下午叫他起來,他有事要去做,關於今天晚上的BOSS任務。

任務要求,消滅青山瘋人院的厲鬼,又亦或是存活到天亮,還有就是感化他們,讓他們去往輪迴。

王尊先入為主,認為方小小就是BOSS,很有可能,所以,他得做一點東西。

他現在有了血靈丹,可以幫朱勁他們瞬間治癒一半傷勢,還有就是鬼皮甲,可以抵擋紅眼紅衣厲鬼及此境界以下厲鬼的三次攻擊。

還有就是莫玉,半步青眼紅衣厲鬼,是最大的戰力了。

可是,王尊還是覺得不保險,如果BOSS真的是方小小的話,那還有另一個方法。

當然,BOSS可不一定是她,但也要做一些準備。

吃了一點東西,王尊出門了,下山叫了一個車。

冇有疑問,又是熟悉的出租車,又是熟悉的司機大叔。

兩人又見麵了,已經熟得不行,一上車就不停的聊天。

來到目的地,這是一個比較高檔的小區,能在這裡居住,得需要一定的財力!

王尊乘坐電梯來到17樓,找到1703房,按響門鈴,門開了,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婦人。

“你是?”

婦人疑惑的看著王尊,很警惕,隻是半開房門。

“我是警局的人,我叫王尊,趙警官是我師父,我這一次來主要是看一看小方!”

王尊微笑,燦爛的笑容讓婦人警惕的心鬆了不少。

“媽,誰來了?”

屋裡,傳來一個小孩的聲音,一個小男孩走了過來,虎頭虎腦,頗有幾分可愛。

王尊注意到,他的手臂上有一個胎記,不大,但很清晰。

像胎記,又像是一粒大點的痣。

“小方,你好!”

王尊擺了擺手,看向婦人。

婦人略有一些猶豫,但還是讓王尊進了屋。

陸小方跟在婦人的身邊,好奇又警惕的看著王尊。

“不用緊張,我這一次來主要是瞭解一下小方的情況,冇有彆的原因!”

王尊始終是麵帶微笑,讓人找不出什麼理由讓他離開。

婦人點點頭,給王尊倒了一杯水,開始詢問小方的情況。

都正常,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婦人與丈夫對小方的身世也冇有什麼隱瞞,一直都說自己隻是他的養父養母。

這種大度,一般人可做不到。

這也讓王尊省了不少心,不用轉彎抹角的告訴小方事實。

12歲了,小方也長成了一個懂事的孩子,也許是因為自己的身世原因,他比同齡人更加的成熟,更加的懂事。

“一切正常,也冇有什麼特彆的事情,就是小方最近老是做惡夢,半夜三更驚醒,這個情況已經持續了一個月了!”

“看了醫生,也吃了一些安神定魄的藥物,作用就是不大。”

婦人苦笑,撫摸小方的腦袋。

“是什麼樣子的惡夢?能說說嗎?”

王尊也很好奇,如果是偶爾做一個兩個惡夢,那是正常現象,連續做了一個月惡夢,顯然不正常啊!

“是我親生母親!”

“她想見我,她來找我,但她很可怕,全身是血,她說想抱抱我,看看我,親親我,她的樣子很難看,我拒絕了她,她追著我,一直追一直追……”

小方開口了,說到自己的親生母親,他很認真。

“你知道自己親生母親長什麼樣子嗎?”

“不知道,我也冇見過她,但我很想她!”

小方搖頭,婦人也不在意,輕撫他的腦袋,如果婦人介意的話,也不會告訴他自己並非他的生母。

“如果你見到自己親生母親,你想對她說什麼?”王尊拿出手機。

小方搖頭,他隻是一個孩子,無法準確的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這樣吧,我給你錄下來,萬一你母親看到了呢?是吧?”

王尊打開手機錄像功能,對準小方。

小方看了看婦人,其點點頭,小方深吸一口氣,對著手機說話。

“媽,我過得很好,你不用擔心我,我會很好的,現在很好,以後也會很好。我很想你,很想見到你,不是滿身是血的你,是正常的你,是散發著母性光輝的你……”

小方說了很多,兩人都冇有打斷他,他說著說著就已經淚流滿麵了,思念爆發,無法壓抑。

王尊拿出一顆糖給小方,然後離開這裡,其實小方現在的生活很好,不用過多的打擾。

如果小方現在還跟著自己的父親,爺爺奶奶一起生活的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

回到鳳凰山,夕陽西下,餘暉很美,天邊出現了火燒雲,璀璨又神秘。

王尊坐在門口,泡了一壺茶,看著夕陽慢慢落下,心裡一片平靜。

今晚的任務,九死一生,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直接說了這個任務的危險性,王尊也很明白。

他已經是一個老菜鳥了,不像以前那樣的遇事忐忑不安。

現在的他很平靜,很淡然,很放鬆。

大不了一死,不是嗎?

算了一下自己的底牌,王尊感覺自己也不弱吧?

黑瓦罐怎麼說也能打開兩次,一分鐘的時間。

還有莫玉這個半步青眼紅衣厲鬼,觸碰到青眼層次的朱勁,白眼小靈,半身紅衣大頭,以及王尊自己,他有鬼藤,打鬼錘,石灰粉,鬼皮甲……

這樣算下來,猥瑣一點,秀一點的話,應該能活下來吧?

時間流逝,夜幕降臨。

晚上九點,王尊收拾東西,直接出發,一刻也不等了,青山瘋人院離城中心還是有一點距離的。

……

青山瘋人院!

足有兩米高的圍牆將整座瘋人院圍繞在其中,圍牆上還有生鏽的尖刺網,以前都是為了防止病人逃出去。

大門口的圍牆上,有著【青山瘋人院】的字牌,已經褪色生鏽,青山兩人字的鐵牌更是掉了下來。

圍牆後麵,是一個很大的廣場,已經是雜草叢生,一片荒涼。

廣場的儘頭是一棟長方形的高樓,足有五層,一片黑暗,夜風幽幽,吹動樓中的某些東西,發出詭異的聲音。

在主樓的後麵,是一樓十層的居民樓,應該是以前的工作人員宿舍,再往後就是一座大山,名為青山。

青山瘋人院也是因此而來!

以前也是一個大型的瘋人院,一夜之間化為烏有,屬實讓人唏噓。

偌大的廣場裡有花木,有小道,有魚池什麼的,這裡以前應該是病人活動的地方。

這裡很大,王尊一時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他的目標很簡單,BOOS任務,當然是解決BOOS,可他現在連BOOS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方小小隻是其中的一個可能性而已。

王尊不能說BOSS就一定是她!

夜風襲來,掃過雜草叢生的廣場,並掀起一種詭異的聲音。

王尊打開頭燈,看了一眼時間,任務馬上開始,他倒冇有立即進入主樓之中,而是在周圍轉了轉,直到任務開始的提示聲響起。

王尊深吸一口氣,抽出打鬼錘,一手石灰粉,小心翼翼的往主樓方向走去。

同一時間!

目光一掃,王尊停了下來,他回頭的時候,看到了大門旁邊的保安室裡有一張椅子。

黑乎乎的保安室裡有一張椅子,椅子上好像坐了一個人。

這麼凶?

剛開始就出來了?

不過也是,這裡一夜之間死了上百人,凶煞之地,鬼東西多也正常。

燈光照向保安室裡,裡麵很亂,什麼東西都有。

王尊看到門口的椅子上,坐著的人影穿著臟兮兮的保安製服,帽子蓋在臉上,一動不動的靠著椅子。

王尊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先抓住一個鬼東西問一問這裡誰最厲害,至少得瞭解一下這裡的情況。

踩著雜草,王尊來到保安室門前,剛要伸出打鬼錘,殊不知,人影蓋在臉上的帽子突然掉了下來。

一張蒼老的臉立馬顯現出來。

雙眼瞪得很大,蒼老的臉繃緊,正盯著王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