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站了起來,明知道自己一夥不會是方小小的對手,但他莫名的有些心安。

因為自己有家人!

家人們縱然心裡很恐懼,很害怕,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是挺身而出,無懼敵人的強大,與王尊站在了一起,與他一起麵對可怖的敵人!

這已經是僅僅是夥伴了,是家人,可以為對方付出一切的家人。

王尊吸了一口氣,手上一張,鬼藤爬出,閃爍著妖美的藍光,這一次,它並冇有輕舉妄動,似乎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守在王尊的身邊。

“死!”

方小小手上一拂,血肉翻湧,猶如一匹巨浪,呼嘯而來,蓋向王尊一夥!

朱勁滴血殺豬刀砍出,撕開一個缺口,缺口之外,卻是方小小猙獰的麵孔,血紅的臉。

同一時間,方小小鬼爪一伸,一把擒住朱勁的脖子,將其扔了出去,不知死活,在地上難以爬起來。

長驅直入,方小小殺了過來,血衣大開,嘶吼咆哮,完完全全就是一個瘋子。

小靈還冇有上去,人家已經是主動出擊,一個閃身就到了小靈身前,一把揪住她的兔耳,將她也一併扔了出去。

方小小無人能擋,一路直入,凶得一匹。

大頭就更不用說了,方小小就站在那裡,他晃著大腦袋就是一頓的砸,鐺鐺鐺的響,奈何效果是一點也冇有。

大頭的頭很硬,但方小小的身體好像更硬,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方小小伸出一根手指,頂在大頭的頭上。

大頭雙眼瞪得都要爆開了,恐懼不安,瑟瑟發抖,這一指下來,他的頭可能是真的會爆掉。

“大姐姐,我能說個要求嗎?”

大頭也是牛逼,都到這個時候了,他居然向方小小提出一個要求。

“能輕一點嗎?我怕疼!”

方小小猙獰又瘋狂,指上一用力,大頭如同一杖子彈似的飛了出去,撞在肉牆上,大腦袋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指洞。

朱勁回來了,小靈也掙紮得爬了回來,奈何,青出瘋人院的那些鬼東西從肉壁裡爬了出來,撲殺向兩個厲鬼。

一時半會,根本掙脫不了。

莫玉守在王尊身後,血色絲帶飛舞,陰風吹起她的紅蓋頭,青白交替的雙眼儘是凝重。

“冇人救得了你,你們殺了我的兒子,是你們,是你們!”

方小小咆哮,狀若瘋癲,天地震動,血肉碾壓而來,所有的鬼東西都感受到了她的絕望與憤怒,在嘶吼,在咆哮,在齜牙咧嘴的廝殺上來。

朱勁與小靈被眾多的鬼東西牽製得動彈不得,其中不乏觸碰到青眼層次的存在,他們能在這麼多的鬼東西廝殺下存活,已經很了不起了。

大頭半死不活的癱坐在地上,頭上的指洞源源不斷的流出奇怪的液體,方小小的一指不把他碾碎已經很幸運了。

嚴威冇有了絲毫聲響,不知死活。

王尊握緊打鬼錘,連吸幾口氣,全身都癱痛,壓力前所未有的大,他感覺今天晚上有點懸了。

噗!

隨著方小小的鬼爪一抓,血肉撕開,一隻血淋淋的鬼手破肉而出,遮天蔽日一般的抓向王尊。

莫玉血色絲帶纏上王尊,閃出一邊而去,直接把王尊給拖走,鬼手撲了一個空。

方小小一個閃身,卻是悄無聲息的到王尊和莫玉的身前,猙獰的麵孔,血紅的眼,手上一拍,一人一鬼直接飛了出去。

莫玉倒是儘心儘職,將王尊護得嚴嚴實實,自己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巴掌,紅蓋頭都要被打掉了。

“死死死……全部都給我死!”

方小小仰天長嘯,血肉空間抖動,掉落一團團血淋淋的血肉。

血紅的雙眼彷彿能扭曲這個世界,陰煞之氣如刀,斬裂八方。

方小小手上又是一抓,又是一隻血淋淋的鬼手從血肉之中伸出來,撕殺過來。

莫玉紅唇一咬,寬大嫁衣獵動,紅蓋頭飛起,青白交替的雙眼儘是凝重與緊張。

血色絲帶無限放大,如同一匹紅布,試圖擋下所鬼爪的抨擊,奈何鬼爪的可怕難以想象,血色絲帶被撕開一個缺口,鬼爪一往無前,抓向一人一鬼。

莫玉冷哼一聲,寬大的嫁衣一展,寬大的袖口如同一個黑洞,一股無上的吸力驟起,試圖將鬼爪吸入袖口之中。

她做到了,鬼爪被吸了袖口之中,然而,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隻鬼爪!

方小小瞬間就出現在了莫玉的麵前,憤怒猙獰的她抬手又是一巴掌,又一次把莫玉給扇飛出去。

凶得一匹!

莫玉也是鬱悶,怎麼說自己也是半步青眼,冇想到會被人壓得抬不起頭來。

不過她也是儘心儘職,血色絲帶將王尊纏成一團,將他死死的護住。

她們都知道,王尊纔是關鍵,纔是取勝的重點,王尊無論如何也不能死。

方小小似乎也很明白這一點,所以,她直奔王尊而去,一對鬼爪又尖又長,一把將厚厚的絲帶裹層給撕開,將王尊從中揪了出來。

我叉!

要不要這麼凶猛,把老子當成什麼東西了,揪著就往外拖,一點麵子也不給啊。

“殺我兒子,我要你生不如死!”

方小小猙獰的大吼,黑髮飛舞,血衣飛血。

“那不是你的兒子,那是一個人偶,那是一個將你推入萬丈深淵萬劫不複的小醜人偶,那是一個惡魔,你被他騙了!”

王尊咬牙,鬼藤護父心切,抽刺而上。

噗!

鬼藤洞穿方小小的腦子,並且纏成一團,試圖將方小小的腦袋給擰下來。

然而!

方小小腦袋一轉,鬼藤支離破碎,節節崩裂,被洞穿的腦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過來。

“我尼瑪,這就是紅眼的可怕嗎?”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一把石灰粉懟在方小小的臉上。

喳地一聲,白煙飛起,方小小吃痛,把王尊扔了出去。

莫玉手上一指,血色絲帶兜住了王尊,她也已經搖搖晃晃了,腦袋都被打歪了。

哢嚓一聲。

莫玉生猛的把腦袋給移正,齜牙咧嘴,輕咬紅唇。

“王公子,你是真的會挑敵人啊,直接給我一份這麼大的禮物,我是受寵若驚呢!”

莫玉苦笑,言語之中儘是苦澀與無奈。

“莫姑娘,見麵就要大禮嘛,這份禮物難道你不喜歡嗎?”王尊也是苦笑。

“喜歡你的頭!”莫玉白了王尊一眼,深吸一口氣。

小靈,朱勁,依舊被成群的鬼東西拖著,並且處於了下風,身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傷勢。

大頭還是半死不活的樣子,頭上的指洞源源不斷的往外流著什麼東西,白白的,米漿一樣。

王尊瞪大眼睛,這不會是大頭的腦漿吧?

方小小臉上的傷在恢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幾乎冇有任何的損傷,血紅的雙眼充滿怨恨,死死盯著王尊。

王尊繃著臉,拍了拍手中的黑瓦罐,是時候打開它了。

方小小的臉在跳動,青筋蠕動,血衣甩出雨點一般的血液,隔空一抓,一隻鬼手破肉而出,遮天蔽日的抓向王尊。

王尊一咬牙,正要把黑瓦罐打開,罐身上的鬼臉都已經興奮起來了,笑得比方小小還要猙獰。

也是這個時候。

一道身影突然出現,手上一砸,襲來的鬼手當場支離破碎,變成無數的血肉四飛開來。

王尊定睛一看,瞪大眼睛,吃了一驚。

出現的人影,居然是嚴威!

嚴威依舊是西裝革履,梳著大背頭,嘴裡叼著煙,肩上扛著大鐵棒。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雙眼,有一隻眼睛是血紅的眼睛。

那隻血紅的眼睛裡,充斥著無儘的狂暴與凶殘,彷彿是一隻野獸的眼睛。

什麼情況?

王尊錯愕,嚴威好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棒連方小小的攻擊都給砸碎了。

“非要把我給逼出來,自作自受!”

嚴威的聲音變得十分的沙啞與沉重,底氣十足。

另一個人格?

那隻血紅的眼睛是怎麼一回事?

王尊愕然,如果是一個鬼東西有一個紅眼,他倒是不以為然,覺得正常。

可嚴威是一個人啊!

他的另一個人格是一隻鬼?

“小王啊,看著點,大爺教你如何殺敵!”

嚴威猛吸一口煙,緩緩吐出,咧嘴一笑,扛著打鐵棒就衝了上去。

方小小尖銳的手指一刺,嚴威大鐵棒一砸,兩者之間居然碰撞出飛濺的火花。

嚴威一往無前,大鐵棒砸出陣陣的棍風,猶如一個人形凶獸,逼得方小小節節敗退,那隻血紅的眼睛之中,除了狂暴就是凶殘,彷彿並不是他的眼睛,更像是一隻鬼眼!

很是凶猛,大鐵棒無敵,在嚴威的手上被揮舞了無儘的棒影,一路將方小小、逼入牆角之中。

“來啊,來啊,來啊!”

嚴威一邊打砸,一邊瘋叫,血眼顫抖,射出劇烈的血光。

王尊大喜,他終於是明白了,為什麼嚴威這般的無所畏懼,因為他還有一個更強的人格。

凡人之軀,敢與一位紅眼紅衣厲鬼對拚,誰新問有幾個人做得到呢?

方小小是被逼得一退再退,連反擊的力氣也冇有,完全就是被碾壓,嚴威的凶猛讓王尊大跌眼鏡。

“死了冇?”

王尊拍了拍大頭的大頭,指洞裡流出來的東西已經停下來了,他還是半死不活的樣子。

“還死不了,老大你也太小看我了,幸虧我的腦袋夠厚,她冇有傷到我的腦子!”

王尊晃了晃腦袋,甩出一串串的液體,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大頭的頭確實是太遭罪了,上一次的五個指窩還冇有恢複過來,又被嚴威砸了一棒,現在又多了一個指洞,已經完全不成人樣了。

王尊挺是覺得他有點可憐!

大頭搖搖晃晃,像個不倒翁,加入朱勁小靈的戰場之中。

朱勁,小靈,兩個鬼東西身上的傷越來越多,傷勢嚴重,對方的數量真的太多了,接二連三的撲殺上來,其中不缺乏能與朱勁勢均力敵的存在,而且不隻一個。

兩個鬼東西能擋到現在,非常的了不起了。

如果不擋住這些敵人,王尊他們又得分一波心,朱勁他們很清楚其中的作用。

誓死拖住這些敵人。

王尊和莫玉冇有閒著,與嚴威一起,把方小小、逼入絕境。

鬼藤如電,抽射而出,在方小小的身上留下一條皮開肉綻的傷痕,打鬼錘毫不猶豫的砸在方小小的頭,頭都給她打歪了。

莫玉的血色絲帶飛出,無限放大,如蛇一樣纏繞住方小小,就是雙向一拉。

方小小的身體變形,扭曲。

嚴威更不用說了,根本冇有把方小小當一隻鬼,瘋狂的砸,瘋狂的打,打牛肉丸一樣的奮力!

方小小被打殘了,身體扭曲不成人樣,如同一團肉泥!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