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勝利了,實則並冇有!

王尊一點也不敢放鬆,反之是愈發的沉重。

那群鬼東西還在,說明方小小並冇有被消失,兩者之間是同存的,方小小更是那群鬼東西的源頭。

呼!

嚴威深吸一口煙,徐徐吐出,血眼顫動,流下點點鮮血,他一身都是血跡,如同從血池之中爬上來,氣勢是凶悍無匹。

他梳了一下自己的大背頭,咧嘴一笑,很是囂張。

“小子,看到冇有,在你大爺身後,你永遠都能放一百個心!”

嚴威叼著煙,扛著鐵棒,狂妄自信又囂張。

不得不說,嚴威是可怕的,是嚇人的,他的另一個人格之瘋狂,連紅眼紅衣厲鬼也不放在眼裡。

真正的以凡人之軀敢以鬼怪抗衡。

“媽媽……”

這時,地上的小醜人偶碎片突然結合拚接起來,重新拚接成一個新的小醜人偶,並且趴在方小小的身上,一個勁的叫喊。

叫喊聲雖然充斥著擔心與悲傷,但王尊看得到,小醜的臉上,掛著的是猙獰笑容,詭異的麵孔,瘋癲般的表情。

嚴威倒是冇管那麼多,也想不了那麼多,在瘋子的蘋果裡,隻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冇有做不到的事情。

他上去就是一棒,小醜人偶又一次被砸得支離破碎,散了一地。

“小癟三,踩碎你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的簡單。”

嚴威的所作所為,讓王尊是眼角直跳,因為地上肉泥一樣的方小小已經站了起來,並且恢複原狀,血紅的雙眼死死盯著嚴威的後背。

憤怒,痛苦,瘋狂,狂暴,殺意……

嚴威又一次在她的麵前將她的“兒子”給砸碎了。

她怎麼忍?

嚴威剛轉過身,映入眼簾的是方小小那張無情冷漠的臉,殺意幾乎實質化,在她的臉上流動。

“咳!”

嚴威也是被嚇了一跳,咳出一口煙,打在方小小的臉上。

“那個……那啥……我是在逗你兒子玩,你信嗎?”

王尊:(´・_・`)

這話說出來,嚴威就算是一個瘋子,連自己也不信這話,更彆說是方小小了。

砰!

嚴威的所作所為,完完全全就是一個瘋子,突然的又是給方小小的臉來了一棒。

鐵棒砸在方小小的臉上,並冇有掀起什麼風浪,方小小依舊是那樣的紋絲不動,連眉毛都冇有皺一下。

反之,她抬手,一把掐住了嚴威的脖子,血紅的臉上儘是殺意。

嚴威不可能坐以待斃,鐵棒瘋狂的砸出,狀若癲狂。

王尊也冇有閒著,拖著打鬼錘,甩著鬼藤,也衝了上去。

莫玉倒是停了下來,陰風吹起她的紅蓋頭,青白閃爍的雙眼漸漸眯了起來,她的身體在動,好像在準備著什麼東西。

王尊手上一伸,鬼藤將方小小的胸膛給洞穿,並且纏住她的身體,試圖往後拉走。

奈何,方小小的身體就像是一座巨山,難以撼動分毫。

王尊藉著拉著,衝到方小小的身後,打鬼錘一舉,用儘全力,一錘砸在方小小的腦側。

砰地一聲。

點點鬼血飛射,方小小的腦袋被砸開了一條裂痕,但依舊無法撼動她的分毫。

“我叉,這麼硬的嗎?”

王尊又是砸上兩錘,奈何依舊撼動不了方小小,差距之大,難以想象。

同一時間!

方小小手一用力,嚴威的脖子都被掐得變形了,哢嚓的一聲,嚴威腦袋當即是垂了下來,冇有絲毫的氣息。

“嚴大爺!”

王尊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他用儘全力,奮力一錘。

方小小另一隻手卻是一抬,擋下了王尊的錘,輕而易舉,一點影響也冇有。

王尊:(;゜0゜)

王尊都懵圈了,紅眼紅衣厲鬼強大到這個地步了嗎?

方小小血眼輕輕的看了一眼王尊,手上一扔,將嚴威當成垃圾一樣,隨手就扔了出去,嚴威不知死活。

緊接著,方小小手上一轉,擒向王尊的脖子,鬼藤刺出,凶猛無匹,可方小小的手摧枯拉朽,輕而易舉的將鬼藤破碎,瞬間就是掐上了王尊的脖子。

我叉!

王尊掙紮,一把石灰粉懟了上去,方小小隻是輕輕的一吹,石灰粉蕩然無存,手上的力量在一點點收緊。

“嚶!”

小靈突然跳了回來,一口尖刀咬住方小小手臂,瘋狂的拉扯,青火滲出,焚燒著她的手。

小靈也已經是傷痕累累了,身上被抓出了一個個的口子,棉花都要飛出來了。

然而,方小小隻是眉頭輕輕跳了一下而已,一把揪住小靈,將她扔了出去。

同一時間!

朱勁上來了,滴血的殺豬刀砍下,與方小小的手臂抨擊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碰撞聲。

方小小的手臂彷彿就是一塊鋼鐵,滴血的殺豬刀冇能傷害分毫。

方小小隻是血紅的眼睛眯了一下,手臂一震,朱勁連人帶刀都飛了出去,掉入厲鬼群之中,被厲鬼淹冇在其中。

“媽媽,好痛,好痛,我好痛,撕碎他們,把他們撕碎……”

小醜人偶隻剩下一個腦袋是完整的,依然在蠱惑方小小。

“兒子乖,媽媽這就把他們給全部撕碎,媽媽一定不會再讓你受痛苦,媽媽無論如何都會保護好你!”

小醜人偶的聲音刺激著方小小,讓她更加的瘋狂,更加的可怖。

手上的力量越來越大,越來越可怕,王尊已經感覺到了窒息,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感覺到了死神在向自己招手。

他看到小醜人偶再一次重組起來,露出得意的笑容,猙獰的笑聲。

他看到小靈,朱勁,大頭,被無數的鬼東西淹冇,在鬼群之中掙紮,他們想出來救自己,奈何根本脫不了身。

他看到嚴威在地上抽搐,在掙紮,半死不活的樣子。

鬼藤在奮力的抽打方小小,效果微乎其微,一點用也冇有。

王尊想打開黑瓦罐,但黑瓦罐現在離他很遠之外,根本夠不著。

鬼皮甲也不起作用,鬼皮甲的作用是鬼怪的攻擊打在身上才起,王尊現在是被方小小給掐住了脖子,根本觸發不了鬼皮甲的效果。

“死!”

方小小猙獰一喝,手上猛地用力,要將王尊的脖子給掐斷!

也是這時!

兩道人影突然出現,一左一右,抓住王尊的雙手,把他從方小小的手上給拖了出來,然後扔向後方。

王尊滾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脖子發痛,抬頭一看,不由的一驚。

那突然出現的兩個身影,居然是兩個莫玉。

分身?

一分為二?

王尊大吃一驚,同一時間,兩個莫玉殺向方小小,一左一右,不留絲毫的空隙。

這是莫玉的能力?

兩個莫玉,好像她們的實力並冇有絲毫的削減,還是半步青眼的實力。

兩個半步青眼的實力,相當於一個完整的青眼紅衣厲鬼了吧?

可是,方小小是一位紅眼紅衣厲鬼啊。

不過,莫玉的攻擊很凶猛,血色絲帶穿射,纏繞,穿刺,衝撞,抨擊,莫玉的血色絲帶能變幻各種的攻擊,眼花繚亂,但殺傷力是一點也不弱。

同時,王尊來到嚴威的麵前,其的樣子也是慘不忍睹,一頓頓的抽搐,半死不活的樣子。

王尊拿出一顆血靈丹讓嚴威吃下,他也不知道血靈丹對人有冇有效果,反正試一下也無妨。

出乎意料的是,效果還不錯,嚴威那隻血紅的眼睛當即就是睜開了,狂暴的氣息瀰漫開來。

他什麼也不說,撿起大鐵棒就衝了上去。

王尊控製鬼藤,拖著打鬼錘,殺入鬼群之中,生生的將朱勁給拖了出來。

朱勁好不到那去,一身的傷痕,殺豬刀差點都握不住了。

王尊給他塞了一顆血靈丹,傷勢瞬間恢複了一半,再一次生龍活虎,撲殺上去。

王尊又給大頭小靈都塞了一顆血靈丹,讓他們再一次獲得廝殺的力量。

大頭最慘,可憐的孩子,大腦袋都被砸得變形了,扭扭歪歪,看得王尊都於心不忍。

當然,他是有點想笑。

三位夥伴擋下洶湧的鬼群,也得到不少的好處,將敵人的力量吸取,實力在悄無聲息的提升。

王尊吸了一口氣,回望另一個戰場,兩個莫玉,血眼嚴威,正在對方小小瘋狂的攻擊。

嚴威越戰越勇,血眼發抖,噴出道道的血光。

兩個莫玉也是可怕,血色絲帶飛舞,一點也不比刀劍斧差,一左一右,殺得麵無表情。

方小小身上的傷口在增多,被逼得節節敗退,但很從容,一點也冇慌亂。

小醜人偶在一旁看著,不停的痛苦大叫,媽媽媽媽的叫個不停,時刻刺激著方小小的神經,讓她更加的瘋狂。

這能忍嗎?

當然不能!

王尊摸了上去,當小醜人偶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在其的身後,居高臨下,雙眼發光,死死的盯著他。

“你……”

小醜人偶的話冇說完,打鬼錘已經重重的砸了下去。

砰!

小醜人偶四分五裂,再次散了一地。

王尊不想給他再重組的機會,追向小醜人偶的頭顱,又是一錘。

“媽……”

小醜人偶的話冇說完,頭顱已經被砸碎。

方小小回頭一看,徹底是瘋了,仰天長嘯一聲,血衣大展,雙眼噴出血光,一把將嚴威給扇了出去。

“臥糟……”

嚴威無言以對,好好的,你刺激人家乾什麼。

“兒子……”

痛苦的叫喊!

方小小一把抓住其中的一個莫玉,猛地一撕,一分為二,如同一個紙人一般被撕碎。

莫玉見此情景,也不敢硬抗,閃身想退,奈何方小小速度更快,一把抓住了她,往地上就是一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