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方手臂上的胎記,渴望的聲音,思唸的感覺,無不在觸動著方小小。

方小小血紅的雙眼淚如雨下,臉上的猙獰與瘋狂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悲傷,是思念,是痛苦,是愧疚。

這一刻,她不是一個紅眼紅衣厲鬼,而是一個母親。

一個渴就的與孩子相見的母親,一個脆弱的母親,一個絕望的母親。

她的表現是天下間所有母親的表現,哭得很痛苦,很無奈,很絕望。

王尊吐出一口氣,抹了一把汗,緊繃的心,終於是落下來了,最後的嘗試,還是成功了。

如果這都不行,那他今天晚上必死無疑啊。

幸運的是,他抓住了方小小的弱點,他成功了。

“我的兒子,都這麼大了,當年見他時,隻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現在都已經上學了!”

方小小抹著眼淚,與前的瘋狂完全是判若兩人,溫柔,賢惠,輕聲細語!

麵對自己孩子,哪個母親不溫柔?

“你明白就好,這纔是你的兒子,他隻是蠱惑你的惡魔,一直以來,你都被他所控製著吧,你變成這個樣子,也是因為他吧?”

王尊看向小醜,咧嘴一笑,現在,輪到他主宰一切了吧?

小醜麵無表情,心裡更多的其實還是不甘與無奈。

他冇有想到都到這個時候了,王尊還能逆風翻盤,一直以來,他都想借鬼怪的手殺了王尊,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了。

每次王尊都能找到翻盤的機會與方法,他是想不明白,王尊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在我最絕望的時候,一個人找上了我,說幫我將兒子帶過來了,讓我將所有的病人放出來,我一直保護著的兒子,冇想到是一個小醜人偶,我一直渾渾噩噩,原來都是在他的控製之中!”

方小小撫摸著手機螢幕,彷彿擦拭著陸小方的臉,雙眼又一次流出眼淚。

突然,她手上一吸,將小醜擒在手中,輕輕一掐,小醜支離破碎。

“王尊,我們還會見麵的,我們的仇結下了!”

小醜的聲音在迴盪,咬牙切齒,怒恨不得。

王尊苦笑,他又不是第一次遇上小醜,已經習慣了。

反正他是知道小醜有某種忌憚,不敢真正的對他出手。

在這種先天的優勢之下,小醜乾不了他,他也乾不掉小醜,出現了某種詭異的平衡。

“我帶你去見陸小方!”

王尊很認真的說。

“不用了,他現在很好,我不適合去打擾他,隻要他幸福快樂,我就心滿意足了。”

方小小微笑,看陸小方長大了,她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這裡因我而起,也讓他們因我而去吧,我不消失的話,他們會一直如此下去,是行屍走肉,是無意識的鬼物,他們應該解脫了!”

方小小看向廝殺的鬼群,手上一揮,所有的鬼東西都停了下來。

朱勁,小靈,大頭,終於是得到瞭解脫,渾身是傷,累得不行,如果再不停下來,他們可能真的要灰飛煙滅了。

“盧護工,謝謝你的照顧,希望你能好好的活著!”

方小小突然看向嚴威,說出了一個讓王尊震驚的名字。

盧護工?

大爺不是叫嚴威嗎?

一開始他就被玩了?

被一個瘋子玩了?

盧護工不是在那互相殘殺的夜裡死了嗎?

“好!”

嚴威擺了擺手,吸了一大口煙,那隻血眼慢慢的消失,最後完全不見。

血眼消失,嚴威變幻了另一個人格,少了那種狂暴凶戾之氣。

“嚴威的另一個人格是盧護工?”

王尊大概的猜測是這樣,但事實如何,他並冇有得到證實。

隨著方小小的消失,周圍的血肉也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青山瘋人院的五樓。

方小小的身休在發光,帶著一眾厲鬼離開,飄落下來的光粒之中藏著洶湧的力量。

莫玉,朱勁,大頭,小靈,甚至於是鬼藤,都在張開口吸取方小小留下來的力量。

這可是一位紅眼紅衣厲鬼留下來的力量,他們當然不會錯過。

隨著方小小消失得一乾二淨,王尊也收到了任務完成的提示。

冇有猶豫,直接點開。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200點,扣除宿主所欠的110點遊戲點券,宿主可獲得90點遊戲點券!】

【獎勵壽命4年!】

【獎勵抽獎機會1次!】

【獎勵黃金寶箱1個!】

【獎勵殘缺拚圖1塊!】

【獎勵升級器碎片30杖!】

【獎勵封鬼瓶碎片6杖!】

【獎勵壽命卡碎片30杖!】

【獎勵遊戲【血色瘋人院】!】

【新任務正在生成,預計需要24小時!】

……

看完任務獎勵,王尊苦笑,九死一生的任務,就這點獎勵?

簡直就是打發叫花子啊。

扣除之尊所欠係統的110點遊戲點券,王尊剩下90點遊戲點券。

說到遊戲點券,王尊就無奈,從來冇有攢起來過,從冇超過300,有毒啊。

獎勵4年壽命,加上剩下的3年,一共還有7年壽命,還虧了2年。

當然,如果不是一個任務打開兩次黑瓦罐的話,獎勵的壽命還是能賺的!

殘疾拚圖1塊,之前的三塊已經完整了,現在又是重新的殘缺拚圖,不過,這一次的拚圖被分成了5塊!

升級器碎片獎勵30杖,這倒是不錯,加上之前攢的碎片,一共84杖了,很快又能得到一個全新的升級器。

壽命卡碎片獎勵30杖,一共34杖了,攢到50杖碎片,王尊又能增加一年的壽命,係統這一次倒是挺大方。

封鬼瓶碎片6杖?

打開一看,原來是已經攢夠了,可以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封鬼瓶。

不過王尊冇有第一時間拿出來,留著回家再慢慢研究。

獎勵的遊戲【血色瘋人院】,黃金寶箱,抽獎機會,王尊都冇動,留著回去再說。

很累!

身心俱疲!

王尊不知道自己怎麼樣堅持下來的,現在的他隻想好好的睡一覺。

四個鬼東西,加上鬼藤都在吸取方小小留下來的力量,王尊強打精神,來到嚴威麵前。

嚴威也絕非常人,身體傷得不輕,之前都變形了,被穿透了,現在的他還是生龍活虎,一點影響也冇有。

他五指梳頭,嘴上叼著煙,西裝已經破破爛爛,扛著打鐵棒,坐在一個牆口上,望著漆黑寧靜的青山瘋人院。

思緒萬千,嚴威應該是陷入了某種回憶之中,看著他心事重重的樣子,並不像是一個瘋子,更像一個多愁善感的人。

“盧護工?”

王尊上前,輕聲打了一個招呼,嘴裡儘是苦澀,自己讓一個瘋子給騙了?

嚴威掏出華子,給王尊遞了一支,王尊這一次冇有拒絕,接過點上,狠狠的吸了一口。

“盧護工成了我第二個人格!”

嚴威吐出一口煙,淡淡的開口,眼中閃過精光,比誰都像正常人。

王尊恍然大悟,冇有多說什麼。

“我會留在這裡,無處可去也好,為了懷念也罷,我不會離開這裡!”

“嗯!”

兩人在視窗默不作聲,看著黑暗的青山瘋人院,思緒各不相同。

朱勁他們完成了,將方小小留下來的力量吸取得一乾二淨,他們的實力都提升了。

莫玉,朱勁,小靈,成為了真正的青眼紅衣厲鬼,大頭也成為了夢寐以求的紅衣厲鬼,大腦袋恢複原狀,但腦袋上的那五個指窩,那個被方小小刺穿的指洞,依舊存在,根本恢複不了。

都提升了。

三位青眼,一位紅衣厲鬼,王尊大大的吐了一口氣,這樣的提升很喜人啊!

鬼藤提升了,藤身上那一個個的小凸點裡長出了藍色的尖刺,密密麻麻,無窮無儘。

【鬼藤:成長期】

冇有疑問,這樣的鬼藤殺傷力更加的可怖,更大的強大。

被抽上一下,那滋味,肯定酸爽到了極點。

王尊嘖嘖稱讚,想想這場麵就覺得特彆的瘮人,一抽一拖,那必然是皮開肉綻的場麵。

“乖兒子……”

王尊撫摸鬼藤,尖刺對他冇有絲毫的影響。

四個鬼東西:ಠ_ಠ

嚴威也是瞪大眼睛:“我信了你的邪,你不會也被人家蠱惑了心智吧!”

王尊一邊撫摸鬼藤,一邊叫人家兒子,這場麵確實讓人毛骨悚然。

“不會,它確實是我的兒子,在我肉裡長出來的,不是我的兒子嗎?”

王尊撇嘴,怎麼說也是他身上的一塊肉啊。

四鬼一人倒是詭異的看著他,被這種怪異的目光看著,王尊都覺得自己不正常了。

擺了擺手,王尊把揹包裡的所有煙都拿了出來給嚴威:“大爺,有空再來生你,你保重!”

嚴威冇有說話,隻是拂了拂手。

天亮了!

朝陽無限好,又是新的一天!

王尊很累,隻想好好的睡一覺,什麼也不想管,生死搏殺的一夜,讓他身心俱疲啊。

不過,收穫很不錯,他很滿意。

回到鳳凰山,早上10點了,看了一眼地下室的大門,王尊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嘴角上揚。

上到二樓,王尊洗了一個澡,拿出封鬼瓶碎片,全部碎片組合在一起,變成了一個小瓷瓶。

【封鬼瓶:鬼氣封鬼,可融合到厲鬼的身上!】

嗯?

王尊眼前一亮,融合到厲鬼的身上?

這是什麼操作?

王尊將封鬼瓶拿在手裡,將瓶塞拔掉,一縷縷灰色的鬼氣爬能爬出來,陰冷詭異,彷彿不是鬼氣,而是冰冷的水。

“融合到厲鬼的身上?”

王尊想了想,把大頭叫了過來,他也是經過深思熟慮,如果封鬼瓶與厲鬼融合的話,那大頭是最合適的了。

大頭雖然是一位紅衣厲鬼了,但人家小靈都已經是一位青眼紅衣厲鬼了。

他還是最弱的那一個!

王尊為了他,也是煞費苦心,操碎了心啊。

大頭是一點他的好也不記,這不是寒了他的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