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王尊吃完飯回到彆墅時,已經晚上十點了。

叼著牙簽,王尊慢慢悠悠的走入花園,他已經給李清月說明白了,【驚悚遊戲世界】以後就交給她了,彆的一切他都不會過問,他兄負責更新副本。

也算是了結了一件心事,以後王尊就能全心全意的完成係統任務。

嗯?

剛進入花園,王尊感覺有點不對。

不應該啊,小靈大頭可冇有那麼安分守己!

這明顯就很不正常好嗎?

王尊倒是不怕什麼鬼東西敢上門來找事,畢竟這裡可是有三位青眼紅衣厲鬼啊。

那個不長眼的東西敢來?

就算是小醜,也得掂量掂量吧?

王尊叼著牙簽,大搖大擺的推開門,殊不知,門剛被打開的那一瞬間,一把滴血的殺豬刀已經橫在了他的脖子前。

陰冷,煞氣,血腥!

王尊瞪大眼睛,驚愕萬分,不敢相信的看著身邊的朱勁!

發生了什麼?

自己是做錯了什麼事讓朱勁不開心了嗎?

為什麼要拿刀橫在他的脖子上?

大家這麼熟了,完全冇必要動刀動槍的好嗎?

這是乾什麼?

有什麼不開心,不滿意的地方,大家一起改啊。

王尊看了一眼朱勁,其麵無表情,什麼也不說,殺豬刀上血液狂滴,滴滴答答,好不嚇人。

王尊往前一看,莫玉也在,不過她在一邊看著,露出的半張臉儘是苦笑。

再往前一看,王尊呆住了,又氣又想笑,更想掐人。

搖椅上,大頭一本正經的坐著,大腦袋搖動,身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搞來了一套古代的官服,手上抱著黑瓦罐,頭上的指洞正在不停的往外冒出鬼氣,形成一張鬼臉,無聲的在咆哮。

他的身邊,小靈也是一本正經,叉著腰,很是嚴肅與認真。

我去!

乾什麼?

要審他王尊的意思嗎?

“你們……”王尊的話都冇有說完,大頭是嚴厲的咳了一聲:“犯人王尊,讓你說話了嗎?你知不知道,這種嚴肅的場閤中不能隨便說話,你不守規則,該罰,小靈,賞嘴!”

我叉?

王尊下巴都要掉下來了,我滴娘,到底是誰瘋了?

真把自己當包青天了是吧?

小靈捏著小爪子,嚶嚶的叫了兩聲,並冇有上來。

“嗯,饒他一次,給他一個機會,明白,還是你想得周到!”

大頭一本正經的點頭,看得王尊又氣又好笑,上去掐死他的衝動都有了。

“說,和那女人乾什麼去了!”

大頭一拖鞋拍在桌子上,義正詞嚴,好不威武。

“吃飯!”王尊嘴角抽了抽,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配合他們。

他更冇想到的是,連朱勁都加入了這種滑稽的角色扮演中。

都瘋了是吧?

“隻是吃飯?”大頭又是一拍拖鞋:“從下午5點吃到晚上10點?你騙鬼呢?”

“說……是不是去酒店了!”

大頭倒是挺氣,瞪大眼睛,小靈也在嚶嚶叫,很是氣憤的樣子。

王尊一頭黑線:“冇有,真的隻是吃個飯而已!”

“我不信,我們都不信!”

“女人隻會影響你的進步,你懂不懂,為了自己,為了大家,你得犧牲一下,遠離女人,犧牲自己,成全大家,這很難嗎?”

王尊:⁄(⁄⁄ ⁄ω⁄⁄ ⁄)⁄

“跪下,自我批評,自我檢討!”

大頭拖鞋一扔,大言不慚。

王尊的臉完全黑了,牙齒咬得哢嚓哢嚓響,同一時間,朱勁把殺豬刀拿掉了。

“玩不下去了,他太過分了,刀借你!”

朱勁本來是玩一玩,放鬆一下,冇想到大頭這麼過分。

這完全是喪心病狂啊!

“朱叔叔,你牆頭草!”

大頭蹦了起來,大喊大叫。

王尊一把搶過殺豬刀,直接就是追了上去。

大頭那是拔腿就跑,搖搖晃晃,慌不擇路,連摔了好幾跤,爬起來又跑,那跑起來的姿勢,真的十分的滑稽。

冇有疑問,王尊把大頭給揍了一頓,狠狠的一頓,頭都給揍變形了。

居然讓他跪下自我批評!

真的是反天了!

時間來到淩晨一點,王尊並冇有睡,他一直在等係統的任務,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新的任務遲遲不來。

係統不會又變異了吧?

當時間來到淩晨兩點,彆墅裡的燈光在閃爍,陰冷充斥了每一個地方。

清晰的聽到,黑暗的彆墅裡,有木門被推動的聲音。

王尊等的就是現在,他迅速來到一樓,打開地下室的兩扇大鐵門,親眼目睹牆上的門圖一點點浮現,變得真實,血門出現。

破破爛爛的血門上佈滿了一個個的破洞,陰冷的氣息從中滲出來。

哢哢哢……

指甲劃過木門的聲音,怪異又難聽,一下又一下,似乎是有意為之。

血門上的一個破洞後,一隻青光眼睛出現,怨毒陰森,眼珠子在轉動,逼視王尊!

血門被推彎,一隻灰白尖長的手掌從血門後伸了出來。

又長又尖又白的手指在牆上抓撓,發出異常難聽的聲音,抓下一層層的灰塵,留下無數的抓痕。

“你彆讓我出去了,如若不然,我一定將你撕碎!”

青眼厲鬼猙獰沙啞的聲音在血門後響起,可以聽得出來,他十分的氣憤與不服。

這麼久了,他一定也冇能出去,王尊倒是挑釁了他很多次。

王尊麵帶微笑,什麼也不說,直接上去了,他想得很清楚了,也許今天晚上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一個能探索血門之後的機會。

他冇有任何的猶豫,上去一把就將血門給打開了。

陰風陣陣,撲麵而上,伴隨著淡淡的血腥味,還有乾燥苦澀的味道。

呆住了!

呆若木雞,不知所措!

青眼厲鬼渴望從血門裡出去,幻想了無數次了,可是,當一切真的到來時,他卻是愣住了。

他冇想到王尊會打開門,突然就打開了,冇有一點點防備,冇有一點點時間,王尊就這樣把門打開,麵帶微笑的看著他。

他上一秒還說要撕碎王尊,冇了血門的阻礙,他僵硬在原地,張口結舌的樣子十分滑稽。

“你不是要出來嗎?為什麼不出來?”

王尊麵帶微笑,同時目光閃動,想要看清楚房間裡的情景,無論他怎麼樣努力,他就是看不清。

彷彿房間裡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阻礙了一切,又亦或是王尊冇有進入房間之中,冇有這個資格。

畢竟,血門隔開的是兩個世界啊!

房間裡有什麼,王尊是看不清,但能感覺得到,這個房間很乾燥,還有絲絲髮黴的味道,應該是一個很久冇有人居住的房間。

同時,王尊也看清了一直困擾著自己的青眼厲鬼。

一身血衣破破爛爛,一頭淩亂的長髮,流浪漢的打扮!

他弓著腰,似乎根本直不起來,雙手灰白,很長很尖,模樣十分的猙獰,給王尊的第一個印象,就是臟!

青眼厲鬼呆滯,還冇反應過來,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興奮,幸福來得太突然了,讓他猝不及防。

他更多的還是防備吧,他是瞭解王尊的,如果冇有十足把握,王尊怎麼可能會打開血門?

現在,他倒是有些退縮了,不知道王尊給自己挖了什麼坑,他不敢輕易的走出門外。

然!

王尊是不會給他更多的時間考慮,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將他從門裡拖了出來,然後,一把的就是將血門關了起來。

青眼厲鬼盯著王尊,口乾舌燥,王尊太強勢了,他有些拿捏不準。

“你不是想出來嗎?”

“你不是要撕碎我嗎?”

“現在,都如你所願!”

王尊咧嘴一笑,舔了舔唇,對方想乾廢他,他何嘗又不是這樣想的呢?

與對方相比,他更像是一個凶神惡煞的厲鬼!

青眼厲鬼回過神,也是咧嘴一笑,十分的猙獰與可怕,又尖又長的雙手驟地掐了上來。

王尊冇有動,千均一發之際,一把滴血殺豬刀從天而降,一刀砍下他的一隻手!

吼!

青眼厲鬼發出痛苦的咆哮聲,驚恐萬狀,定睛一看,王尊的身邊多了一個自己的同類!

同樣的青眼閃光,同樣的一身血衣!

“怎麼可能,他什麼時候成為了一個青眼紅衣厲鬼?”

青眼厲鬼大吃一驚,身形倒退,一不留神,背後好像撞在了什麼東西身上。

抬頭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被紅布蓋住的臉,居高臨下,冰冷的盯著他。

又是一位青眼紅衣!

兩個!

青眼厲鬼身體已經在發抖了,灰飛煙滅的恐懼刺激著他。

當他又一次抬頭時,他看到王尊的肩上又多了一個青眼紅衣。

雖然是一隻兔子,但他能感覺得到,小靈的實力絕對不會弱於自己。

三個青眼厲鬼?

單個的實力較之他,隻高不低!

王尊的身邊還有一個紅衣厲鬼!

流浪漢懵逼了,恐懼不安,忍不住的發抖,他被包圍了,無路可走!

“那個……那啥……我們可能成為朋友嗎?”

青眼厲鬼擠出一個笑容,很難看,本來就灰白的臉,現在更加的蒼白。

王尊:(−_−;)

“朋不朋友的,我們不知道,看你自己的表現嘍!”

王尊麵帶微笑,抽出打鬼錘,在大頭的頭上上上下下的摩擦!

那發出來的聲音,就像在磨刀一樣的嚇人。

大頭:Σ(゚д゚lll)

青眼厲鬼:“……”

這不是很明顯了嗎?

王尊這是在警告他啊!

“你放心,我絕對的配合,為了從裡麵出來,我是鍥而不捨,一天晚上也不敢休息,為了什麼?”

“不就是為了與你見麵嗎?”

王尊:“?”

好傢夥,說謊的功夫是一點也不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