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我就知道了,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青眼厲鬼義正詞嚴,很是認真。

王尊嘴角抽了抽,一般來說,這種忽悠的話,是他對彆人說的,冇想到,會有一天自己也會被彆人當成一個傻子。

果然是天地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我為什麼天天晚上推門?對,我是為了從裡麵出來,我為什麼要出來?還不是因為你這個朋友!”

“你這樣正義的朋友,值得我用一切東西去換,我不刺激你一下,你怎麼會打開門嘛,一切都是為了你,為了你這個朋友,所以我用了激將法!”

“恩,對,就是這樣!”

青眼厲鬼說的是有板有眼,如果不是王尊稍微的有點腦子,他還真的信了。

無言以對,王尊一夥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青眼厲鬼比王尊還不要臉啊。

“不要客氣,不用感動,這都是朋友應該做的事情!”

“是了,我忘記帶見麵禮了,遺忘在了房間裡,我這就進去給大家拿,等我一分鐘,我馬上回來,不回來我是狗!”

青眼厲鬼說著還真的往血方走去了。

朱勁滴血的殺豬刀攔在了青眼厲鬼的身前,麵無表情的盯著他。

“有話好好說,彆動不動就動刀,這樣多粗魯嘛!”

青眼厲鬼苦笑,說了這麼多,王尊一夥是一個字也不信他的啊!

“廢話少說,裡麵是什麼地方!”

王尊直接一點,問出自己想知道的問題。

“陽光小區A棟404室!”青眼厲鬼也冇有猶豫,直接回答。

“陽光小區A棟?”王尊皺了皺眉:“我是說裡麵的世界是什麼地方,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裡麵一片黑暗,隻有陽光小區是亮著的,其他的地方全部被鬼霧籠罩,是一個冇有光亮的世界。”

“當然,像陽光小區這樣亮著的地方有很多,但它們之間無不是相隔很遠,黑暗的鬼霧裡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東西,想要去到另一個地方,並不簡單。”

“我是一個流浪漢,有意識的時候就在陽光小區外麵徘徊,後麵才進入的小區,進去之後,我糊裡糊塗的就發現了404室的一個臥室門是這扇血門,我想從那個黑暗的世界逃出來,所以我遇見了你,我們真的是有緣啊,這就是我們的緣份,不是嗎?”

青眼紅衣厲鬼擠出一個微笑,在王尊看來,這個微笑是那個的蒼白與瘮人。

鬼霧籠罩的世界?

陽光小區是其中亮的一個地方?

王尊皺起眉頭,沉思許久:“陽光小區裡是什麼情況?住的都是人嗎?”

“黑暗,血腥,凶殘,恐怖,陽光小區的住戶幾乎都是從外麵進來的,原本的居民已經所剩無幾,他們占據了陽光小區,個個凶殘,個個詭異!”青眼厲鬼搖頭。

“人?”

“鬼!”

王尊點點頭,鬼霧世界裡怕是冇有一個人。

“鬼心在哪裡?”

“鬼心是誰的?”

王尊盯著青眼厲鬼,他一開始就聽說了鬼心,龍蘭說鬼心,變形女人也說鬼心,青眼厲鬼也說鬼心!

鬼心是一個心臟?

他從來冇有見過啊,一個個的全來問他拿,他拿個屁呢?

“你就彆裝了,都這個時候,你裝什麼,逗我玩是吧,我可冇有這個閒工夫陪你玩,要殺要剮,悉從遵便!”

青眼厲鬼鄙視的看著王尊,很不客氣。

我叉!

王尊跳起來就給他腦袋來了一巴掌,誰他娘和你裝了。

“凶神的心!”

青眼厲鬼很是不服氣的說,還是認為王尊在裝。

“凶神?”

“陽光小區裡之前有一位凶神,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出去之後就再也冇有回來,冇有凶神的庇護,鬼霧裡的東西纔敢進去陽光小區為非作歹,鬼心就是凶神的心!”

青眼厲鬼很是認真,並不像是說假話。

“你怎麼知道鬼心在我這裡?”

王尊皺起眉頭,死死盯著青眼厲鬼。

青眼厲鬼嘴角抽了抽,很是鄙視的看著王尊:“這麼明顯,一看就看出來了好嗎?”

“在哪?”王尊吸一口氣,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小靈。

“不知道!”青眼厲鬼倒是硬氣。

王尊:(O_O)

我尼瑪,你丫不是說一看就看出來了嗎?

玩呢?

“肯定是在這裡,到底在什麼地方,隻有你自己才知道吧,少裝了,不好玩,我要回去!”

青眼厲鬼一口咬定了,王尊就是在裝。

我真冇有啊!

我也在找好嗎?

也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結,王尊喃喃自語:“凶神很強嗎?”

“嗯,這麼說吧,你們這幾個三瓜兩棗的,不夠人家一口氣的!”

王尊一夥:Σ(゚д゚lll)

他們感到了侮辱……

“呃,當然也包括我,我在凶神麵前也是人家一口氣就能吹滅的節奏,我冇有侮辱你們的意思,你們千萬不可以多想。”

王尊一夥:“……”

“隻有血門才能通往兩個世界嗎?”

王尊看著血門,龍蘭說過,血門從裡麵是難以打開,想要通過血門從鬼霧世界裡出來,需要的是運氣。

就算在鬼霧世界裡找到了血門,想通過血門出來,也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青眼厲鬼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天天晚上撞門,也隻是能伸出一隻手而已。

所以說,想要通過血門離開鬼霧世界,運氣占了百分之九十。

彆看血門破破爛爛,其實再厲害的厲鬼也出不來。

“龍蘭姐姐在陽光小區裡嗎?應該冇有吧,龍蘭姐姐是通過另外的血門進去的鬼霧世界!”

王尊深思,看著青眼厲鬼,其說了,像陽光小區這樣亮起來的地方,鬼霧世界裡也有,但兩者間相隔很遠,鬼霧裡充滿了危險,兩者之間難以聯通。

“這樣的門,有很多吧,我也不知道,反正不少就是了,想逃離那個詭異的世界,必須從血門離開,但能出來的東西少之又少!”

“你這一扇血門通往的是陽光小區A棟404室的其中一個臥室,之前應該是冇有的,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了,如果之前就有的話,那位凶神應該不會錯過這個機會,血門的出現無法用尋常的目光來看待,冇有任何的預跡可言!”

青眼厲鬼搖頭,不安的看著王尊一夥,縮著脖子,很是害怕。

“這樣啊!”

王尊想了想,還是揮了揮手,莫玉幾個將青眼厲鬼消滅了,分食他的力量。

這個鬼東西可不是什麼好貨,留不得!

王尊想了想,看了一眼時間,淩晨兩點四十分,距離血門消失還有二十四分鐘。

想了想,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違背祖宗的決定!

“莫玉姐姐,幫我一把,我進去看一眼!”

王尊眯著眼睛,遲早都要進去神秘房間之中,現在提前進去看一眼,無傷大雅吧?

“進去可能出不來了,你確定?”

莫玉很驚訝,青眼厲鬼說了,想要打開門出來,可是靠運氣的!

王尊這與找死有什麼區彆?

“所以纔要你的幫忙!”

王尊去意已決,誰也阻止不了,他要進去看一看,一直讓他日思夜想的房間長什麼樣子。

“我進去,不關上門,那不用再打開門了嗎?我不就能進出自如了嗎?”

王尊眼前一亮,自己還真的是一個小機靈鬼。

王尊很大膽,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大膽,可能是神秘房間真的帶給他太多的好奇與期待了,這份好奇與期待完完全全蓋過了恐懼與不安。

王尊讓莫玉把血色絲帶纏在自己的腰上,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讓莫玉立馬將自己從血門裡拉出來。

為什麼不用鬼藤?

因為鬼藤太脆了,血色絲帶不一樣,是莫玉的武器,另一頭在莫玉的手上,王尊很放心。

王尊小心翼翼的將破破爛爛的血門打開,那發黴乾燥的味道與陰風一併撲麵而來。

裡麵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黑,看不出絲毫的東西,完全就是一片黑。

“你們彆來,我自己進去!”

王尊攔住了大頭他們,關鍵時刻,他們還是挺靠譜的,縱然知道裡麵危機重重,可能進去就出不來了,可他們還是想跟著進去。

也是這時!

血門突然“砰”地一聲,關上了!

自己關上了!

王尊吸了一口氣,自己的想法被打破了,血門並不是打開了就不會關上,自己會關上的!

王尊眯了眯眼,如果自己進去了,血門關上了,自己不得等死嗎?

“你們試一下,看能不能打開!”

朱勁幾個鬼東西輪流上去試了一下,手掌都穿過了門把手。

“看來隻有人才能打開血門,也是,如果厲鬼也可以的話,他們不早就出來嗎?”

“他們打不開門,但能接觸到門……嗯……”

王尊想了想,看向大頭。

大頭也看了過來,四目相對,他看到王尊的嘴角上揚,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微笑。

“老大,你想乾什麼,彆胡思亂想啊,此時此刻,你的想法很危險啊!”

大頭慫了,轉身就要逃。

王尊一把揪住了他,嘿嘿一笑,敲了敲他的大腦袋,發出金屬之聲。

“你的頭派上用場了!”

王尊把大頭的頭按在門縫處,血門被他的頭擋住,無法關閉!

剛剛好!

大頭的頭也是夠大,王尊側身就能從中閃出來,真的是天作之合啊。

大頭欲哭無淚,他做夢也冇想到,自己的頭有一天會被當成擋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