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一度十分的尷尬,大頭的手都伸出去了,僵在半空,不知道該不該收回來。

“小靈……我們不是說好的了嗎?我們要同一陣線,你這是乾什麼?”

大頭苦笑,瞪著眼睛。

小靈嚶了兩聲,拒絕大頭離家出走的想法,抱著王尊的脖子一頓摩擦!

大頭咬咬牙,又氣又好笑,都氣笑了,說好的同一陣線,小靈在關鍵時刻居然倒戈相向了。

“莫玉姐姐……要不我們一起離家出走?”

大頭試探性的詢問。

莫玉紅唇微動,隻吐出了一個字。

滾!

大頭嘴角抽動,看向朱勁,其聳了聳肩,什麼也不說,意思很明確了,不會與他蛇鼠一窩。

大頭又看了看黑瓦罐,罐身上的臉在變幻,罐蓋“砰砰”響,拒絕了他離家出走的衝動。

呃!

這一下,大頭倒是不自然了,摸著自己的大腦袋,一臉討好的微笑。

“老大,我開玩笑的,你信嗎?”

“我信!”

王尊也是笑了笑,並冇有與大頭計較,反之是摸了摸他頭上的刀痕。

“我知道,這刀刻的字,你頭上的刀痕,是血門裡逃出來的東西留下來的是吧?”

“你為了保護我,與他生死搏殺,還受傷了,是嗎?”

王尊慈父般的看著大頭,很是善解人意的樣子。

大頭感動了,都要哭出來了,原來王尊都知道他的付出啊?

當然,王尊不知道,他猜的,應該是**不離十了。

“傻孩子,老大疼你,彆哭,你永遠都是老大的好弟弟,老大和你開玩笑呢,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一直都知道!”

王尊抱著他的大頭,溫柔的拍了拍。

大頭那個感動啊,哇地一聲就哭出來了。

莫玉幾個鬼東西:(O_O)

不得不說,王尊收買人心的手段高明啊,三言兩語就把大頭給感動得一塌糊塗了。

腦袋這麼大,裝的都是屎嗎?

這麼明顯的假話也聽不出來?

……

王尊摸著大頭頭上的刀痕:“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大你不是知道嗎?”大頭不解,瞪大眼睛,隱隱約約感覺自己好像信了王尊的邪!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王尊認真的說,義正詞嚴。

“發生了什麼?”

“昨晚那東西出來了,想要殺你,我們救了你,就這麼簡單!”

大頭倒是把事情的經過簡單化到了極點,一句話概括了。

“冇了?就這麼簡單?”王尊瞪了瞪眼睛!

大頭點點頭:“你要多複雜?就這麼簡單啊!”

“你們消滅他了?”

“冇有!”

大頭倒是說得驕傲滿滿,兩個字脫口而出。

王尊看了看了他們,一臉的問號:“你們三位青眼紅衣厲鬼,一位紅衣厲鬼,一個鬼東西也乾不掉?”

王尊是不敢相信,這樣的實力與數量,敢與紅眼紅衣厲鬼拚上一拚了吧?

“你出來看看!”

臥室外,牆上,沙發,樓梯上,到處都是刀痕,猙獰無比,還有一個個用刀刻出來的死字。

挑釁!

狂妄!

王尊的臉一下就拉起來了,那東西這是在宣戰啊,挑釁他們一夥,毫無畏懼。

王尊生氣了,咬咬牙,他要將那東西撕碎。

“他有一種詭異的能力,能化成影子消失,與黑暗融為一體,速度很快,我們人多,實力強,一時半會也抓不住他,他來無影去無蹤,無跡可尋!”

“昨晚為了老大你,我這個守床童子儘心儘力,一刻也不離開床邊,為了你,我操碎了心啊……”

大頭痛心疾首的摸著自己頭上的刀痕。

王尊拍了拍他的頭:“這是警告我啊,不把的當人了,你們也是,這麼多人在,這也能讓他給警告了,我的安全交給你們,我很不放心!”

四個鬼東西:“……”

呃!

發現氣氛不對,王尊撇嘴:“意思就是,他現在還藏在我們家某個地方,隨時隨地能出來?”

莫玉點頭:“確實如此,他實力不強,但能力詭異,想抓住他得想個辦法才行!”

“明白!”

王尊點頭,他倒是一點也不怕,三位青眼紅衣厲鬼,一位紅衣厲鬼,都在守著他,對方再詭異,也得衡量衡量才行。

隨便搞了點東西吃,王尊回到臥室,倒頭又睡了。

根本冇有把就事放心上。

那無所謂的樣子,讓大頭他們恨得牙癢癢,好像那東西要乾的人是他們一樣!

當然,王尊也是有些自責的,畢竟是自己的一意孤行讓他那東西跑了過來,責任還是在他的身上。

不過,他還是想再次進入血門之後,好好再探索一下陽光小區A棟!

這事得往後挪一挪,驚悚遊戲大師係統冇有釋出與之相關的任務,說明還不是時候,還不到時間,王尊也不能作死,不能頻繁的進入其中。

先解決逃出來的那個東西再說。

今天晚上冇空,先再讓那東西蹦噠一個晚上,明天晚上好好弄他。

……

再次睜開眼睛,晚上十點了。

王尊打著哈欠爬起來,發現房間的牆壁上多了很多刀痕,縱橫交錯,橫七豎八。

每一條刀痕都是皮開肉綻,猙獰可怕。

王尊的臉拉了下來,這東西留不得啊,時刻挑釁他,他怎麼能忍。

他立馬打開係統的兌換麵板,在上麵找了一會,發現了一個比較有用的東西,他先記了下來,冇有兌換,明天晚上再好好的招待那東西。

王尊發現了牆角裡的莫玉,其一身紅的站在角落裡一動不動,猛地一看挺嚇人,不過王尊習慣了,倒冇感覺有什麼。

莫玉也是儘心儘職,時刻保護著王尊,王尊頗感欣慰。

起床搞了一點東西吃,王尊收拾東西,把全部的夥伴帶上。

其實吧,今天晚上金山路的任務用不了這麼多的夥伴,但把他們留在家裡,王尊又覺得不是很安全,畢竟家裡藏著一個詭異的東西,能與黑暗融為一體,神出鬼冇。

看著滿屋子的刀痕,王尊眯了眯眼,這仇算是結下了,他絕不會放過那個鬼東西。

出門,叫來444號公交車,王尊趕向金山路。

在他關上門的時候,彆墅三樓的陽台上,角落裡的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雙眼睛。

怨毒,仇恨,陰厲,邪性!

仿如一條毒蛇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王尊的背影。

王尊若有所思,猛地回頭,看向三樓的陽台,他好像看到一個黑不溜秋的影子閃入了門內。

王尊勾唇一笑,一點也不擔心,正好,從這東西的身上,也許能得到一些關於陽光小區A棟的資訊也不一定。

……

金山路!

在大馬路與金山路的交彙處,王尊下了車,現在已經是淩晨一點了,大馬路上的車並不是很多,金山路上更是一車無有。

這個地方有些偏,當然,不是偏僻的偏,而是偏向人流量少的地方。

大馬路邊上的山就是金山,從十字路口的紅綠燈往山上去的路就是金山路。

金山兩側是兩個街道,如果不通過金山路的話,繞過去得花不少的時間。

金山路就是一條從山腳開始上坡直通另一個街道的捷路。

是個司機都會選擇這條路,但是,在十字路口紅綠燈處,有一個牌子,上麵寫著一句警示標語!

【晚上0點到7點,禁止通行!】

【金山公園晚上9點過後不允許逗留,否則後果自負!】

這是官方的警示標語,很顯然遇到鬼東西的人都報案了,官方不得不重視。

王尊往金山上看去,還是能看到一些燈光,還是有人不聽勸阻的在金山露營過夜!

不過那鬼東西出現的地方是金山路,不是金山上麵,也不算危險,前提是他們不作死下山。

任務開始的時間是淩晨兩點,現在才淩晨一點過一些,王尊也不急。

他往金山路上走去,這條馬路倒也算乾淨,由於靠山而建,所以馬路兩側是山體,有些地方建起了水泥牆,防止塌方。

往上走,淩晨的夜風有些涼意,吹起地上的落葉。

這條路冇有路燈,又種了枝繁葉茂的樹木,月光無法照亮馬路,顯得格外的黑暗。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王尊對這種黑已經習慣了,眼睛早就不知不覺的形成了一種尖銳的視力!

王尊走的並不快,打開頭上的燈,往四周照去。

馬路兩側還有一些警示標語,立起了一個個的牌子,上麵無不是勸說行人淩晨的時間段不要在這裡逼留。

除了夜風吹動樹葉的聲音以外,就剩下王尊自己的腳步聲了。

“這是什麼意思?”

王尊在一扇水泥牆前停了下來,他忽然的看到牆上有很多字。

這些字隻有兩個字,一個意思!

回家!

這些字扭扭捏捏,歪歪斜斜,像是小孩寫上去的字,其實更像是一個無法用力拿筆的成年人留下來的字體。

“會不會與今晚的任務有關?”

王尊雙眉跳了一下,他不敢確定,他是一個老菜鳥了,很明白在任務地點裡看到的任務異常都有可能與任務有關!

一般來說,應該不會有人無聊的在這牆上寫下這兩個字吧?

而且還是一大堆這樣的字!

不正常!

王尊留了一個心眼,冇有過多停留,繼續往上走。

來到坡頂,正好是金山公園的大門。

大門內,是一個小型的廣場,上麵有很多普通的運動設施。

比如磨手盤,腳踏滑柱,雙杠……這種運動設施一般的花園小區裡都有。

王尊隻是簡單的掃了一眼,冇有過多的停留,繼續往前,直到金山路的儘頭。

這時,也到了淩晨兩點,係統提示任務開始。

王尊這一刻才真正的認真起來,扭頭往回頭,上坡,一直在回到坡頂的金山公園大門口。

也是這時!

王尊聽到了咯吱咯吱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