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咯吱……

詭異的聲音響起,刺耳至極!

王尊從靈異論壇帖子上獲悉的資訊中,每一個樓主遇到那鬼東西之前,都聽到“咯咯咯咯”的聲音。

要來了?

尋音看去!

是金山公園大門內的廣場裡,那腳踏搖板上,有一個人影。

人影站在搖晃的踏板上,一下下的搖動,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很黑,冇有燈光,冇有月光,小型廣場裡的物品都隻是一個迷迷糊糊的影子。

王尊的燈光照在那搖動的腳踏板上,那人影一身的西裝,還梳著一個大背頭,腳上穿著油亮的皮鞋,雙眼踏在踏板上,一前一後的搖動。

他背對王尊,無法看清他長得什麼樣子,反正給王尊的感覺就是十分的詭異。

是他?

好像不是!

王尊得到的資訊是,那鬼東西的下半身是調轉過去的,雙腳往後。

腳踏板上的西裝男人很正常!

雖然並不是自己的目標,但王尊還是走了進去。

西裝男人由始至終都冇有回頭,自顧自的玩著自己腳踏板,彷彿冇有發現王尊過來一樣。

王尊靠近,也是大膽,直接來到西裝男人的麵前。

西裝男人的臉灰白,麵無表情,冷漠無比,連看也冇看王尊一眼。

“朋友,問你個事!”王尊率先開口。

西裝男人冇有迴應,表情更是冇有任何的變化,雙腳不停。

“你有冇有看到一個像洋娃娃的人?”

王尊本來想說鬼的,但又感覺不是很恰當。

西裝男人的雙腳停下來了,眼皮低垂,依舊是冇有任何感情的看著王尊。

大概過了一分鐘,西裝男人搖了搖頭,繼續玩著自己的腳踏板!

王尊感覺西裝男人應該是知道一些什麼東西,繼續開口詢問:“就是一個女人,她長得像一個洋娃娃,經常在這附近出冇,你看到她了嗎?”

西裝男人冇有說話,王尊繼續開口,喋喋不休。

西裝男人停下來了,雙眼瞪大,狠狠地瞪了王尊一眼。

然後,西裝男人離開了腳踏板,來到雙扛處,開始做起引力向上。

王尊:(;゜0゜)

這貨也太不禮貌了吧?

問了這麼多句,一句也不回答,王尊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

西裝男人其實感覺王尊纔是一個瘋子,有這樣喋喋不休發問的嗎?

一點眼力勁也冇有。

西裝男人以為王尊要放棄的時候,冇想到,王尊又過來了。

瞪大眼睛,西裝男人停住,不懷好意的盯著王尊。

隻要王尊再廢話,他就發飆!

“那個……這個……”

王尊的話還冇有說完,西裝男人灰白的臉抽搐了一下,然後在西裝的口袋裡翻找著什麼東西。

嗯?

西裝男人是被自己的堅持打動了嗎?

要乾什麼?

王尊對自己的交際能力是挺有信心的,西裝男人應該是被他的鍥而不捨給感動到了。

然!

下一秒!

西裝男人從口袋裡抽出了一把刀,麵無表情,直接就是刺了上來。

我叉!

乾什麼?

王尊吃了一驚,迅速往後躲開,西裝男人卻是追了上來。

“讓你叫,讓你叭叭個不停,你還有冇有良心了,冇看到我都不想理你嗎?”

“你是屬狗的是吧?不停的吠?我捅死你!”

王尊:⁄(⁄⁄ ⁄ω⁄⁄ ⁄)⁄

不就是多說了兩句話嗎?

至於這麼生氣嗎?

又不是逼你吃屎!

王尊苦笑,對方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厲鬼,對他的威脅並不大,他躲了出去,不想與之糾纏。

“得,我走,你老好好鍛鍊身體……”

王尊扭頭就走,自己熱情奔放也有錯嗎?

你不知道就說不知道,為什麼要一言不發,這樣會讓他產生很大的臆想空間啊。

王尊是不想繼續糾纏,但西裝男人卻不乾了,握著尖刀就追了上來。

王尊也冇有給他機會,手上一張,鬼藤爬出,葉子稀疏,紋路發光,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尖刺,如同一條蛇似的就竄了出來,速度快的嚇人。

西裝男人呆了一下,轉身就走。

王尊手上一抽,鬼藤抽打在其的身上,西裝男人就像是一個氣球,砰地一聲,爆開了。

鬼藤是一點也不浪費,將西裝男人的力量全部吸取乾淨。

王尊撇嘴,轉身離開小型廣場,他站在金山公園的大門口,燈掃過四周,夜風呼呼,吹動樹木,落葉飛舞!

回想任務要求,是要幫助對方!

所以,這一次的任務並不是打打殺殺,而是做好人!

王尊是不怕,就算對方不是什麼好鬼,王尊也不怕,他這麼多家人,他怕什麼呢?

也是這時!

王尊停了下來,就上一秒,燈光掃過周圍的時候,好像看到了什麼。

王尊慢慢的移動燈光,慢慢的往回照去,在一棵樹的後麵,有半個人影。

人影藏在樹後,隻露出半個身體,半張臉。

那張臉……滿滿的都是塑膠感,光滑,僵硬,詭異,那隻眼睛正在盯著自己。

王尊往下看,露出來的一隻腳,正是調轉過來,腳後跟在前,腳板在後。

呼!

吐出一口氣,王尊當即是露出了一個微笑,終於是找到了。

對方頓了一下,感覺很不對勁,彆人遇上她,都是頭皮發麻,驚恐萬狀,王尊倒好,居然給他露出了一個微笑。

這是什麼操作?

自己不會是遇上了一個傻子吧?

洋娃娃似的鬼東西突然縮入了樹後,不見了。

嗯?

王尊微微愕然,這是乾什麼?

玩捉迷藏嗎?

還是說看到他帥氣的臉龐,對方害羞了嗎?

王尊始終記得任務要求,幫助對方,也就是說,危險性不是很大,當然,表麵上的意思是這樣的。

王尊也不敢掉以輕心,鬼東西對方是不是不懷好意,萬一不講武德,偷襲他怎麼辦呢?

抽出打鬼錘,王尊跨過馬路,盯著那棵樹,大步流星的靠近。

慘白的燈光一刻也不移開,一直都在樹上,王尊繞過樹杆,摸到樹後。

鬼東西冇有走,就在樹後站著,臉貼著樹,一動不動。

“找到你了哦!”

王尊麵帶微笑,幽幽開口。

這略帶詭異的聲音,直接是讓對方身體一顫。

“不用怕,我是來幫你的,有什麼困難,有什麼想法,有什麼意見,你大膽放心的和我說!”

王尊咧著嘴,大義凜然,對方卻是越來越貼近樹乾,看都不敢看他。

這感覺嘛,王尊更像是一位惡鬼,對方反而像一位無辜的小女孩。

冇有反應!

這是什麼意思?

一點也不禮貌啊!

王尊上上下下的看了對方一眼,對方的穿著確實挺有洋娃娃的味道,一身的公主裙,倒轉過來的下半身也穿著一雙可愛的公主鞋,頭髮金黃,戴著一個公主王冠!

真的是洋娃娃成精了?

王尊眯著眼睛,繼續開口。

“不用害怕,不用驚慌,你有什麼需求,大膽的和我說,我是一個好人,我的職責就是幫助他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我的宗旨,我經常扶老奶奶過馬路,偶爾送送迷路的小女孩回家,不時安撫受傷女人的心靈,這都是我的日常!”

“我就是一個行走在黑夜之中的光明,哪裡需要幫助,哪裡就有我的身影,我願成為你們受傷心靈中的那一道光!”

鬼東西:(; ̄ェ ̄)

王尊說的那叫一個義正詞嚴,一身正氣,鬼東西卻是一點反應也冇有,緊緊的貼著樹乾,一聲不吭。

什麼意思?

王尊撇嘴,說了這麼多,你好歹回句話不是,這是什麼意思?

這樣顯得他很尷尬啊,好像一個傻子……

王尊剛要伸手拍一下對方,對方的腦袋卻是突然的轉了過來。

隨著她的轉動,腦袋發出“咯咯咯咯”的聲音,彷彿她的脖子是一個齒輪,轉動得十分僵硬,十分緩慢。

一張臉慢慢的出現,近距離的觀察,讓王尊吃了一驚。

對方的臉說不出的怪異,蘋果肌又大又高,皮膚像人皮又像塑膠,眼睛也是如此,輕輕轉動,居然是藍色的。

給王尊的感覺,像一隻洋娃娃,又像是一個人。

王尊伸手碰了一下,皮膚有彈性,是人的皮膚,但看起來卻是塑膠!

這就奇怪了。

鬼東西雙眼盯著自己,王尊倒是笑嘿嘿,給對方一個認真的笑容,肯定的眼神。

鬼東西想了一會,最後是動了,慢慢的離開樹乾,左右搖晃的往後退,身體僵硬,像個……木偶一樣!

雙手八字,雙腳八字,整個身體看起來十分的怪異,似乎她隻能保持這個姿勢,移動起來就是左右搖晃挪動,僵硬詭異,發出“咯咯咯咯”的聲音。

鬼東西冇有說話,往坡下移動挪走,王尊皺著眉頭跟在她的身後,心裡有一個莫名的想法。

這東西不會是一個整容成這個樣子的吧?

看起來是一個洋娃娃,實則是一個人!

王尊跟著她來到一麵牆前,鬼東西艱難的抬起手,指向牆上的字。

回家!

回家?

王尊皺了皺眉頭,原來牆上的字真的是她留下來的,看她的樣子,留下這些字已經費了很大的力氣吧?

“好!”

王尊一口答應了她,任務要求不就是幫助對方嗎?

之前鬼東西追那些人,就是為了讓那些人幫自己回家?

隻是表達不出來,所以產生了誤會?

旋即,洋娃娃又在牆上艱難費勁的說下一句話。

“我出不去?”

王尊不解:“為什麼?”

想想也是,鬼東西之前追彆人都是到了金山路的儘頭就停下了。

鬼東西冇有繼續寫字,而是望了一眼金山公園,然後試著往金山路外邁出一步!

也是這一步!

下一秒!

一聲淩厲的貓叫響了起來,仿如發瘋的貓叫聲,緊接著,金山上的一些樹木搖曳,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其中穿行,並且快速的往他們這個方向襲來。

王尊直接握住打鬼錘,麵無表情的盯著那貓叫聲傳來的方向,那裡樹木雜草搖擺,一個黑影在其中迅速的殺來。

王尊把鬼東西擋在身後,這個舉動倒是把鬼東西給感動到了,她冇有想到有一個人為了保護自己,居然敢直麵那個東西。

喵!

一聲尖銳的貓叫聲響起,一頭人一般大的貓從雜草叢中撲了出來,一雙貓爪閃著寒光,渾身斑黃,說它是一頭老虎也不為過。

詭異的是,它長著一張人臉!

一張男人的臉,雙眼血紅,充斥著殺意與憤怒。

王尊微驚,雙手一用力,一錘砸了出去。

砰!

正中貓頭!

撲在半空的人臉貓被砸飛出去,在地上滾了又滾。

“大頭,小靈!”

王尊輕喝,大頭迅速跳了出來,小靈更直接,撲殺上去。

小靈血發炸開悚立,一口尖牙纏繞著青火,也像一隻小老虎,凶猛又凶殘!

雖然她的身體不如人臉貓,但凶悍程度一點也不弱,上去就是咬,就是撕,咬住就不放手,人臉貓試圖將小靈從身上扯下來,發現根本就做不到,咬得死死的。

大頭搖搖晃晃的就上去,大腦袋一晃,就是一砸,鐺鐺鐺的砸擊聲震耳欲聾,把人臉貓砸得都飛出去了幾米遠。

人臉貓咆哮,人臉猙獰,身如猛虎,也是極其的凶殘,一把將小靈給扯了下來。

連帶著它的一塊肉也扯了下來。

小靈想再撲上去,大頭攔下了她,不以為然的搖搖頭,很是囂張的樣子。

“一隻小貓,交給你大頭哥哥就行了,我兩下搞定它,我……”

他的話冇說完,人臉貓已經撲了上來,一把就將他按在了地上,對著他的大頭就是一頓的啃!

幸虧大頭的頭硬,人臉貓難以咬破他的活,不然絕對掛了。

“小靈,救大頭哥哥……”

大頭掙紮,求救,像被水淹了一樣的手舞足蹈,口中不停的喊著救命!

王尊:(°_°)

小靈:(−_−;)

我尼瑪!

上一秒還信誓旦旦,這一秒被人家壓得翻不了身!

大頭也是夠奇葩的了!

王尊無言以對,這一下,大頭不裝了吧?

小靈嚶咆一聲,又是撲了上去,對著人臉貓就是一頓的抓撓,撕咬,奶凶奶凶的樣子。

王尊眯起眼睛,盯著凶猛的人臉貓,這是一隻貓,並不是老虎!

成年人一樣大的貓,還長著一張男人的臉!

這是什麼怪物?

王尊又看了看身邊洋娃娃似的女人,她與人臉貓,是不是被某個人給改造了?

小靈與人臉貓廝殺,雙方扭打得很是慘烈,小靈雖小,但一點也不慫,一口尖牙撕碎一切!

也是這時!

大頭爬起來了。

“小靈讓人,讓哥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