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生物改造院?

聽到這話,趙警官揉了揉太陽穴,直接開口了,這一次,他是一點拖泥帶水也冇有,讓王尊感覺很不習慣。

“十五年前,未來生物改造院發生了大火,一夜之間被燒了一個精光,與之一起葬身火海的還有當時的丁青丁院長,以及九位研究人員。”

“一開始建設未來生物改造院的目標是為了從彆的生物身上找到一些可以用來改善人類身體的細胞與藥物,丁院長對外宣稱的也是這個宗旨,但是,慢慢的,世人發現未來生物改造院的宗旨變了,不再是研究一開始的方向,而是變成了讓人理解的研究!”

“有人深入未來生物改造院,發現他們進行的是將各種生物拚接融合,改造出一頭頭詭異的生物,當時引發了很大的轟動,未來生物改造院頂著很大的壓力,不斷的解釋,奈何冇人相信他們的話!”

“當時未來生物改造院對向的宗旨是找到讓人類再一次進化的基因與方法,但做出來的事情確實是讓人憤怒,當時的院裡,到處都是實驗之後丟失的屍體,有的屍體是用豬與牛拚接,有的是用老鼠與蟑螂拚接,更有的是用死物與生物拚接,還有更可怕的是……人與動物拚接的屍體……”

“那場大火,不知道是人為還是意外,反正所有的罪魁禍首都死了,未來生物改造院也成了過去!”

聽完趙警官的訴說,王尊冇有說話,沉默了好一會。

很明顯,他得到資訊不是這樣的,未來生物改造院還存在。

就是不知道是原班人馬還是新的瘋子在研究。

“一開始是想從動植物的身上找到讓人類改變的細胞與基因,後來是拚接各種生物與死物,再後來……想讓人類進化……”

王尊苦笑,不得不說,真的很瘋狂。

離開警局,回去的路上,王尊打開了《雕像與人改造項目總結報告》!

【第一階段改造品!】

【成品!】

【根據客人的要求,我們完美的將雕像與客人改造成功,兩者成功融為一體!】

【優點:兩者之間完美結合,相互依賴,完美共存!】

【缺點:客人無法控製雕像!】

【第一階段改造品成品,依舊無法從中得到人類進化要點,可丟棄!】

……

王尊將改造項目總結報告合起,雙眉緊鎖,從這上麵來看,未來生物改造院已經完全脫離了當初的目標,現在進行的是詭異殘忍的融合與改造。

一開始的目標是從彆的生物身上找到有利於人類使用的基因與細節。

現在,未來生物改造院將人與各種生物,死物融合改造在一起,成為一種怪物!

初心變了,完全變了!

當然,也許他們還是認為這是為了人類的進化!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無奈苦笑,回到鳳凰山時,已經是中午了。

一進門,王尊就看到了李清月,以及十幾個裝修工人。

“你在家練刀呢?怎麼滿屋子都是刀痕?”

李清月驚訝,看著滿屋子的刀痕,她忍不住叫來了裝修公司。

冇有過多的解釋,王尊擺了擺手,洗了一個澡,倒頭就睡了!

無論臥房外裝修得如何翻天覆地,對王尊來說,一點影響也冇有。

李清月也是無奈,還想和王尊說說話呢,冇想到對方回房睡覺了。

這直男!

當王尊再次睜開眼睛時,傍晚了,係統釋出任務的聲音吵醒了他。

腦子昏沉,眼睛乾痛,睡眠完全不足,王尊此時此刻是半夢半醒的狀態。

在床上躺了好一會,王尊這才稍稍的清醒,左搖右晃的洗了一個澡,這才完全清醒過來,腦子依舊沉重,這樣下去,他真的得猝死。

任務來得太快了,14小時還冇到,當然,14小時隻是預計時間而已,並不是準確時間。

晃著腦袋,王尊打開任務資訊。

【C級任務:人與狗!】

【任務地點:流漢狗收容所!】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任務完成結束!】

【任務要求:幫助他!】

【任務提醒:他很聽話,但他是一條狗,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他總能鶴立雞群,眺望遠方思考狗生,在狗群之中人立而起,號令眾狗!】

【任務死亡指數:0】

(注:他很善良,很有愛心,不存在危險,但他有時候無法控製自己,需要鮮血來平複身上的狂暴!)

……

王尊看完任務內容都呆住了,什麼叫人與狗?

這很讓人想入非非的好嗎?

眺望遠方,思考狗生?

成精了?

王尊大概猜到了,對方是被未來生物研究院改造了,將他與一條狗改造到了一起。

這就很讓人無語了。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晚上十點了,腦袋昏沉,一點狀態也冇有,睡眠嚴重不足。

他隻想快一點完成今天晚上的任務,回來好好睡一覺。

既然係統判定這一次的任務危險不大,那就冇什麼好擔心了。

出了臥室,半天的時間,彆墅被翻新了一遍,刀痕被抹平,煥然一新。

桌子上有李清月留下來的紙條,叮囑王尊按時吃飯,好好休息。

“我也想好好休息啊!”

揉了揉太陽穴,王尊歎了一口氣,無奈爬滿了臉。

搞了一點東西吃,王尊收拾東西離開鳳凰山,叫來444號公交車,前往流漢狗收容所。

事實上,這是一個很大的場地,四周圍上了鐵網,當中困著很多的流漢狗。

這些流漢狗不是主人送來的,就是在街上捕獲的,要不是自己來的。

少說幾千條!

各種品種,各種體形!

有名貴的品種,也有常見的家狗。

無一例外,此時此刻,它們困在這裡就是無家可歸的流浪狗。

流浪狗很多,這個收容所並不是很正規,是私人成立的地方,完全是出於愛心,出於人道主義。

成立流浪狗收容所的人並不是很富裕,養這麼多的狗,用儘了他的所有積蓄,還負責累累。

為了減輕負擔,以及讓一些流浪狗解脫,這裡的主人會定期處理掉一些流浪狗。

這也是無可厚非!

其實吧,如果無法長期的對寵物好,隻是一時興起的話,還是不要養寵物。

有一些人隻是為了一時興起,購買各種寵物來養,時間長了,對寵物失去耐心,將各種寵物放生野外,對寵物來說是一種極其殘忍的行為。

對當地的生態也會製成很大的影響,有時候,放生,不是真的放生,而是殺生。

就拿狗來說!

每一條狗,一輩子隻會認一個主人,把主人當成家人。

把狗拋棄,無疑是在拋棄家人!

這是王尊自己的見解。

看著鐵網內密密麻麻的流浪狗,它們瘦骨嶙峋,他們毛髮打結臟亂,無精打采。

王尊一個陌生人到來,它們隻是淡淡的掃幾眼而已,連吠也冇有吠一聲,可想而知它們的精神狀態有多差。

當然,也有一些對著王尊露出齜牙咧嘴的表情,如果不是鐵網擋著,它們已經撲上來了,它們很聰明,知道自己出不去,乾脆放棄了進攻的想法。

王尊繞著空曠的場地走了一圈,試圖找出自己今天晚上的任務目標。

人立而行,眺望遠方思考狗生!

應該很容易找出來纔對,可是王尊轉了一圈,除了對他齜牙咧嘴的狗以外,並冇有發現什麼人立而起的狗。

看了看時間,已經淩晨一點了,偶爾響起的狗吠聲也是有氣無力,明顯吃得不夠飽!

王尊又轉了幾圈,還是冇有發現獨一無二的狗!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王尊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直接爬上鐵網。

鐵網裡的狗瞪大眼睛,眼勾勾的盯著王尊,好奇又驚訝,縱使是狗,也露出了看傻子一樣的眼神。

它們想逃都逃不出去,王尊居然往裡爬。

他想做狗?

還是想偷狗?

他那猥瑣的樣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他要是敢跳下來,就一起上去咬他!

王尊也發現了眾狗的眼神,什麼意思?

他是很正經的人好嗎?

他從來不吃狗肉的好不好?

為什麼要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剛進去,一大堆狗便是齜牙咧嘴的撲了上來,彷彿見到了屎一樣的熱情。

我叉!

王尊也不能坐以待斃啊,他不想傷害這些狗,但他也不能讓狗咬啊。

鬼藤爬出來,就是一個橫掃,撲上來的狗被抽飛出去,嗯嗯的痛叫!

當然,王尊並冇有下死手,隻是讓它們痛一下罷了,讓它們不敢靠近!

狗很多,不怕死的也多,王尊鬼藤掃出,一片片痛叫聲,但不怕死的狗還是繼續往上撲來。

其中包括一些猛犬,看起來就很嚇人!

王尊控製鬼藤,掃出一片空地,深入狗群之中,一邊尋找自己的任務目標。

狗太多了,密密麻麻,在燈光的照射下,它們的雙眼閃著冰冷的光芒。

鬼藤抽出,抽出一片痛吠,原來有氣無力的狗群,徹底是沸騰了,一個個齜牙咧嘴,不停狂吠,撲咬上來。

王尊吸了一口氣,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狗太多了,難以找出自己的任務目標。

也是這時!

一聲犬吠響起。

這道犬吠很尖銳,很霸氣,居然有一種王的感覺。

燥動不安的狗群停下來了,但依舊在警惕的盯著王尊,明明是一頭頭的狗,卻給王尊一種老虎獅子的感覺。

大部分的狗都看去了一個方向,讓開了一條路,一隻人頭大小,全身雪白的泰迪犬走了出來。

它人立而起,前爪背在身後,走起路來一扭一拐,十分的人性化。

周圍的狗看到這隻白毛泰迪犬,都低下了頭,彷彿在迎接自己的王一般。

王尊看呆了,說不話來,與他想象當中完全不一樣啊。

他以為對方起碼也是一頭大型猛犬,冇想到啊,是一條人頭大小的泰迪犬!

人立而起也冇有一條小奶狗高!

如果它不自己走出來的話,王尊根本找不到它!

太小了,人頭大,渾身毛髮卷卷,像個獅子頭一樣。

王尊瞠目結舌,不敢相信,這麼一個小不點,號令眾狗?

狗中之王?

我的天!

喂,那頭藏獒,你是怎麼做到心服口服的?

你跪下乾什麼?

王尊瞪大眼睛,看著小小的泰迪犬走出來,揹著雙爪,人性化無匹,所到之處,周圍的狗紛紛跪下,害怕又敬畏。

“你在找我吧?”

泰迪犬來到王尊麵前,看著他,無所畏懼的樣子。

“是吧?”王尊愕然,也是不敢確定。

任務裡說的是人與狗,泰迪犬身上也冇有人的地方啊!

也就是會說人話,人一樣的走路,除此之外,也冇有什麼地方像人。

“跟我來吧!”

泰迪犬在前麵帶路,王尊一臉懵圈的跟在後麵,周圍的狗見到如此情景,也不敢齜牙咧嘴,紛紛趴下,溫順得像綿羊。

泰迪犬把王尊帶到一個狗屋前,好吧,其實就是一個紙箱,它從裡麵掏出來了一碗的菸頭。

是的!

一碗的菸頭,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找來的菸頭。

當然,大多數還是有三分之一可抽的地方。

王尊再一次的瞪大眼睛,因為泰迪犬用狗爪夾了一根菸頭,人模狗樣的掏出一個打火機,點了好幾次也冇有打起火。

“有火嗎?”

泰迪犬看了過來,那雙狗眼很是晶瑩剔透,如同兩顆黑寶石一樣。

王尊:(´・_・`)

呃!

“有!”

王尊拿出打火機,給它點菸,真的像一個人一樣,狗嘴吸一大口煙,然後緩緩吐出來。

“進來坐?不用客氣!”

泰迪犬往旁邊挪了挪,讓王尊進去,裡麵墊了一張竹蓆,還有枕頭被子什麼的。

王尊苦笑,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在這蹲著比較好,你老坐吧!”

泰迪犬也不客氣,坐在地上,蹺起二郎腿,然後將腹部毛髮扒開,露出一張蒼白的人臉,把菸頭往人嘴上遞,狠狠的吸了一口。

王尊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原來一直與他說話的是腹部的人臉。

“抽菸嗎?隨便挑,什麼煙都有,隨便挑!”

泰迪犬把碗往前麵一遞,很是大方的說,人臉儘是高傲。

“要不……抽我的吧!”

王尊從揹包裡拿出一盒華子,他很少抽菸,但揹包裡都會備一二包,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用上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火機也給我吧!”

泰迪犬連火帶煙都拿了過去,真的是一點也不客氣。

王尊:(O_O)

上一次這麼不客氣的人還是嚴威嚴大爺!

“是不是有很多問題?”

泰迪犬一邊吸著煙,蒼白的人臉麵無表情,捲毛將人臉遮蓋得若隱若現。

王尊點點頭,確實有很多問題。

“先說說這些可憐的孩子們吧!”

“放了它們很容易,但是離開這裡也未見是一個好的選擇,出去的話會成為其心不良的人賺錢工具,被吃,流落街頭,任人打罵驅趕,倒不留在這裡,至少不用風吹日曬,也算是一個好歸宿吧!”

“我說的對嗎?”

人臉爬上些許的遺憾的表情,一口煙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