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重重,黑暗無邊!

王尊的燈光掃向遠處的一個地方,那裡的白霧似乎淡很多,可以看到那裡站著一個人影!

人影黑不溜秋,似乎隻是一個影子而已。

他一動不動,麵朝王尊這個方向。

不知道為什麼,王尊在這黑不溜秋的人影身上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怖,陰冷,瘋狂,以及狂暴。

會是一位紅衣嗎?

王尊不敢確定,他也不知道紅衣厲鬼有多厲害,反正他是惹不起!

小靈用兔耳蓋著自己的眼睛,拚命的往王尊胳肢窩爬,關鍵時刻,她是一點也不剛啊。

王尊口乾舌燥,眯上眼睛,一手石灰粉,一手打鬼棒,打不過對方也要硬拚一下。

死亡指數高級,是一點也不開玩笑!

幸好,人影隻是停留了半分鐘,然後悄無聲息的消失,心中的壓抑也在這時煙消雲散。

小靈一對兔耳立馬彈開,抓著爪子,對著人影消失的地方氣憤的嚶嚶叫了幾聲。

王尊:“……”

剛纔你為什麼冇有這麼勇?

那東西是走了,但王尊是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鬼知道他會不會又回來,而且又凶得嚇人。

“怎麼樣才能走出去?”

腳下的路冇有儘頭,彆說二百米了,王尊敢肯定,自己連兩公裡都走了,還是一點終點的感覺也冇有。

暫時冇有辦法,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時間也到了零點四十分。

往前大概又走了十分鐘,依舊走不到儘頭,白霧卻是越來越濃,並且颳起了一陣陰風,白霧如雲,被吹得左右晃動。

火光!

王尊在不遠的地方看到一團火,火光閃閃爍爍,被風吹得左搖右晃。

往前走去,隻見馬路邊上蹲著一個老太太。

老太太銀髮素衣,手上拿著一疊黃紙,往身前的火盆裡不停的扔,在她的旁邊地上還放著一個個紙做的房子車子什麼的。

在她的麵前,赫然是一塊石碑,是一座小土墳。

半夜三更,在這裡燒紙?

顯然不是什麼正常人能做出來的事情。

王尊倒是冇有興趣,但是想要往前,必須從老太太的身後走過去。

老太太似乎也冇有發現王尊,一個勁的往火盆裡扔黃紙,當王尊走到老太太的身後裡,目光不由的投向那墓碑,那上麵有一張黑白遺照。

遺照的人,赫然是王尊自己。

又來了!

王尊口乾舌燥,他也知道,自己是被盯上了,想什麼也不做的離開是不可能的,乾脆是停下來,並且走向老太太,在其的身邊也蹲了下來。

“老阿婆,你在給誰燒紙呢?”

王尊明知故問,一點也不慌,小靈都不慌,他慌什麼呢?

“給一個可憐人燒紙!”

沙啞詭異的聲音如惡鬼低語,老太太頭也不抬,手上不停的扔東西進入火盆裡。

“你們認識?”

“不認識,我見他可憐,就給他燒一點,你要不要?”

老太太抬起頭,灰白的臉上儘是陰森可怖的笑容,嘎嘎的笑著。

“咦,你和上麵的人好像,你們是同一個人嗎?”

老太太指著墓碑上的黑白遺照,笑得更加的陰森恐怖。

王尊也笑了,手上一掏,捏著一把石灰粉,對著老太太的臉就是一拍過去。

喳!

白煙沸騰,老太太捂臉在地上打滾嘶吼,痛不欲生。

“都是千年狐狸了,你和我玩什麼聊齋?”

“小靈!”

一人一兔,撲殺上去,直接把老太太撕成碎片!

小靈又得到了不少好處,小肚子脹了不少,在王尊的肩頭跳來跳去。

“不行,繼續走下去不是辦法,永無止境!”

王尊沉默在原地,這條路都不知道伸到什麼地方去,繼續走下去也走不到儘頭。

也是這時!

王尊突然冇來由的頭皮發麻,他感覺到一股冰寒撲麵而來,電流般的可怖氣息籠罩著他。

小靈的動作也快,兔耳蓋住自己的雙眼,像隻老鼠一樣拚命的鑽入他的胳肢窩裡去。

我尼瑪!

這傢夥也太勢力眼了!

遇到比自己弱的鬼東西,她是凶得一匹,誰也不怕!

遇到比自己凶的,她是慫得一匹,從老虎變老鼠。

王尊猛地看向一個方向,那白霧之中,那消失的人影又來了。

黑不溜秋,看不清真容,直挺挺的立在白霧裡,一動不動。

就是一個影子,卻散發出了讓王尊感到刺骨般冰冷的氣息。

“紅衣?”

“還是紅衣之上的鬼東西?”

王尊口乾舌燥的咽口水,雞皮疙瘩冒了一身,這東西要是對他出手的話,他是一點活命的可能也冇有啊!

幸好,黑影並冇有要對他出手的意思,好像是單純的想觀察他而已,悄無聲息的隱於白霧之中消失不見。

黑影消失之後,小靈又跑了出來,對著黑影消失的方向齜牙咧嘴,不服氣的嚶嚶吼兩聲。

王尊是無言以對,剛纔你為什麼不吼?

拿出手機,冇有信號,淩晨一點三十分!

王尊沉默在原地,還有半個小時,兩點一到,要是無法完成任務,他將會被抹殺!

繼續往前,燈光濛濛,白霧愈發的濃烈,王尊完全是一個無頭蒼蠅的亂撞!

鐺!

也是這時,一個響亮的敲鑼聲響起。

突然響起,彷彿是在耳邊,把王尊嚇了一大跳。

鐺!

又是一聲響亮的敲鑼聲,從白霧的深處響起,炸開在王尊的耳邊!

一下又一下,白霧飛散,彷彿敲擊在心頭上,讓王尊心神不寧。

隱隱約約,白霧的深處,有什麼東西往這邊走來,一邊走,一邊敲響手中的銅鑼,詭異又嚇人。

王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屏住呼吸,盯著前方白霧。

小靈四肢著地,雙耳繃直,齜牙咧嘴的對著前方的白霧深處咆叫,嚶嚶的叫得嚇人。

這一次,她倒是凶得一匹,無所畏懼,要上去死拚的架勢。

這樣看,要出來的東西也不是很厲害,小靈都不怕他,再厲害也有限!

鐺!

又是一聲響亮的銅鑼聲,白霧之中走出一個穿著壽衣的老頭。

老頭一身黑紅壽衣,胸上寫著一個大大的“壽”字,臉色灰白,走路扭捏,一手銅鑼,一手鑼錘,走三步敲一下。

他看到了王尊,王尊也看到了他,兩人就這樣看了十秒鐘,然後壽衣老頭又是一敲銅鑼,從王尊的身邊走過去。

“小夥子快跟上,老頭帶你出去,這條路上魍魎鬼怪太多,留在這裡不安全。”

老頭停下,灰白的臉麵對王尊,一臉緊張與不安。

王尊頭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跟你走?

出去?

這大爺是瘋了吧?

一身壽衣,詭異又可怕,是個人都看得出來他是一隻鬼好嗎?

跟你去還能活嗎?

這是把他當傻子啊,騙人也得好好打扮一下好嗎?

“不了,大爺你走吧!”

王尊微笑,不想多與對方糾纏,當然,這並不是他怕,他隻是不想麻煩而已。

“小夥子,聽我一句勸,這是最後的機會,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裡麵的東西要出來了!”

壽衣老頭回望深不可測的白霧深處,灰白的臉上儘是猙獰與害怕,並不像是裝出來的表情。

王尊冇有說話,隻是看著他,一動不動。

壽衣老頭見王尊不為所動,伸手就想上來拉,王尊迅速往後退了一步,躲過老頭的手。

“小夥子,老頭這是在救你,你在乾什麼啊?再不走,裡麵的那個東西就要出來了!”

壽衣老頭很是迫急,又逼近一步。

王尊眯起眼睛,不再多說,抓住一把石灰粉就撒出去。

壽衣老頭當場就是全身冒出白煙,痛苦的吼叫,身上的壽衣像火燒一樣的消失殆儘,露出瘦骨嶙峋的身體。

皮包骨頭,如同一個怪物!

王尊一把揪住肩上的小靈,對著壽衣老頭就扔過去。

小靈:(; ̄ェ ̄)

兩隻鬼怪廝殺在一起,小靈的一口尖牙無堅不摧,鋒利如刀,瘋狂至極。

壽衣老頭也很凶,彆看他皮包骨頭,廝殺起來也是一個狠鬼,兩鬼在地上扭殺在一起。

王尊在一旁抽出打鬼棒,找到機會,對準壽衣老頭的頭就是一棒!

砰!

老頭的頭被砸得變形,痛苦大叫!

一個一兔將壽衣老頭撕成碎片,小靈如同一隻貓似的坐在王尊肩上,舔著自己的爪子。

小靈有著彆的鬼怪冇有的優勢,就是她的身體是一隻兔子公子,就算被撕裂,縫一縫就好了。

乾了三個鬼怪,小靈得到好處,身上的毛髮愈發紅亮,三分之二的毛髮都變成了血色。

“要進化成紅衣了嗎?”

王尊吃驚,小靈實力提升,對他也有很大的好處!

看了看時間,淩晨一點四十五分!

離任務結束時間就剩下十五分鐘了,他還在原地打轉,迷失在了這裡。

繼續往前?

十五分鐘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時間消耗完,他如果走不到儘頭,會被係統抹殺掉。

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樣走到迷霧公路的儘頭啊!

王尊站在原地,思索了很久,周圍迷霧重重,無法分清方向,他就動搖了,繼續往下走,也許這輩子也無法走到儘頭,而且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還剩十分鐘!

王尊一咬牙,他想賭一把!

既然往前無法走到儘頭,那他原路返回,這樣應該冇有問題了吧?

往回頭,會不會被係統判定為放棄任務當場抹殺?

冇有時間猶豫,王尊想試一下!

轉身,往來路走出十幾步。

十幾步過後,冇有發生什麼事,係統也冇有警告,王尊知道,自己猜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