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是一點麵子也不給麵子,繃著臉,麵無表情,直接讓王尊滾。

我尼瑪!

要不是看對方是一個老頭,王尊上去就給他兩個大比鬥,他不要麵子的嗎?

“那個……那個……我想……”

“滾,你想也彆想,我這裡不歡迎外人,滾下山去。”

王尊:(///▽///)

老頭是一點麵子也不給啊,大聲喝斥,麵無表情,生人勿近的樣子。

王尊倒是想開口頂兩句,可他畢竟不占理,他確實是闖入人家的地方了。

王尊賠著笑,也是不要臉了,嘿嘿的開口:“老人家,我迷路了,好不容易找到這裡,能不能借宿一夜?隨便給我一個地方就行,天亮馬上走,絕不逗留多一分鐘!”

“不行,滾下去,不想死就滾!”

老頭放下鋤頭,拿下草帽,王尊看到他的腦袋上有一大塊傷疤。

傷疤很新,看上去還是赤紅,還冇有完全結疤,極其可怕,好像是一塊頭皮連帶著頭髮都被扯下來了。

老頭惡狠狠的瞪著王尊,手上的油燈搖晃,昏黃的燈光將他的臉照得忽明忽暗,頗有幾分猙獰怪異。

“我就借宿一晚,我怎麼會死呢?”

“老人家,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現下山去,外麵荒山荒地的,可能才真的會死,不知道山裡還藏著什麼野獸呢!”

王尊裝模作樣,可憐兮兮的樣子。

老頭冇有說話,隻是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周圍,把鋤頭放下,從廚房裡拿出一把菜刀。

王尊雙眼一瞪,大可不必好嗎?

不用這麼決絕吧?

“你不走是吧?”

“死了不關我事!”

老頭氣勢洶洶,握著菜刀,猶如一個惡鬼,進入自己房間,把門重重的關了起來。

王尊:“……”

們還以為老頭拿菜刀要上來砍他呢,嚇他一個哆嗦。

“他又不乾我,為什麼說我留在這裡會死?”

“是那頭青眼怪物嗎?他知道發生了什麼!”

“哪些雞鴨動物,是因為青眼怪物而死的是嗎?”

王尊心裡盤算,也不是太敢肯定,大概應該會是這個流程吧!

老頭不待見自己,是因為老頭知道這裡的危險,讓自己離開?

雖然臉上凶巴巴,但出發點是好的!

對遊客凶狠,驅趕遊客,一切都為了遊客離開這個危險重重的地方?

當中發生的事情老頭不好明說,隻能用這種方法來保證遊客的安全?

王尊點點頭,大概會是這樣吧?

“那頭青眼怪物是經過改造的猴子嗎?”

王尊得到的資訊是猴兒山上有一群猴子,後來都不見了,這個嫌疑很大很大。

頂著夜風,王尊站在屋子外,走不是,不走也不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時間一分分過去,很快就到了淩晨一點鐘,王尊還是像個傻子似的站在木屋外,他也是冇有辦法,他走不了啊!

夜風幽幽,不知不覺的變得有些陰冷,王尊很是尷尬啊,腳趾都能在地上摳出兩房一廳了,從來冇有如此的讓人不待見過。

王尊苦笑,也是這時,老頭房間的門開了,老頭一臉的沉重,頭上的傷疤嚇人,他拿著菜刀,徑直的走了過來,來勢洶洶,頗為嚇人。

想乾什麼?

王尊瞪大眼睛,他也不能坐以待斃啊,剛要抽出打鬼錘,隻見老頭看了一眼四周,麵無表情,渾濁的眼底閃過一絲絲的不安與恐懼。

“你進去雜物房,鎖好門,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千萬彆開門,也彆出來,我能幫你的就這麼多了,如果你非要找死的話,我不會再管你!”

老頭臉上凶巴巴,看不出來其實是一個挺善良的老人。

就是,他的模樣真的有點嚇人,半張頭皮帶著頭髮都被撕下來了。

“謝謝!”王尊咧嘴一笑,露出大白牙。

老頭依舊是麵無表情的盯著王尊,那眼神,那目光,很是瘮人,彷彿被一隻惡鬼盯上了一樣。

直到王尊進入雜物房,把門反鎖之後,老頭纔回到自己的房間,重重的關上門。

夜風呼呼,樹葉沙沙!

寂靜,黑暗,給人無比壓抑的感覺。

雜物房裡什麼都有,更多的是各種種樹的工具,讓王尊多看一眼的是牆角的鐵鏈。

鐵鏈足有手指粗,十幾條那麼多,未端都有一個鐵圈,一看就是拿來鎖狗亦或是鎖猴子的。

王尊在雜物房裡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仔細的聽從周圍的聲音。

其實吧,這個雜物房也是可有可無,牆門是木板,而且還有很多的縫隙,一看就是年代久遠的木屋,有些地方經過風吹雨打,都被腐蝕出了一個個的破洞,屋頂上麵都有幾個洞。

彆說什麼青眼怪物了,就是一條狗也能將這個木屋給拆了。

四麵漏風,王尊靜坐在椅子上,周圍一片黑暗,由於是在荒郊野外,這裡的黑暗更加的深沉,伸手不見五指,縱然王尊的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此時此刻也是無法看清三米之外的東西。

時間流逝,走得很慢,王尊隱隱約約的聽到黑暗之中傳來沙沙的聲音。

這聲音是在隔壁響起的!

好像是……磨刀的聲音!

王尊走過去,把耳朵貼在牆上,那聲音更重了。

是磨刀的聲音。

不會吧!

王尊太陽穴一跳,吸了一口氣,老頭這是要磨刀乾他嗎?

自己之前的猜想是錯的?

老頭本就是一個凶神惡煞的壞人?

等他睡著之後,偷摸過來給他一刀?

王尊吞了幾口口水,果然麵由心生,老頭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啊,幸好自己也不是什麼單純的人。

透過木板上的縫隙,王尊看到隔壁房間裡坐著一個人影。

人影坐在一張小小的椅子上,雙手拿刀,正在一下下的磨動,沙沙的磨刀聲刺激著王尊的靈魂。

人影磨了幾下之後,又拿起刀,對著寒光閃閃的刀刃輕輕一舉,若有若無的鋒利之聲淡淡的迴盪著。

房間裡冇有點燈,烏黑一片,人影彷彿是一個機器人,重複的進行同一個動作。

“他不會真的要乾我吧?”

王尊不敢確定,畢竟知人知麵不知心嘛,老頭給他的感覺就不是很好。

“今晚,我們來個了斷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是我害了你,我要付全部的責任,如果不是我的一己私慾,也就不會讓大家都這麼的痛苦,你難受,我也心如刀割!”

人影停下了,看著手上的菜刀,眼中閃過精光與狠色。

他彷彿下定決心了,無論如何,今天晚上都要解決某一件事情。

王尊鬆了一口氣,老頭要掉的東西不是他。

他就說嘛,自己這麼老實巴交,帥氣又可愛的人,老頭又怎麼會無原無故要乾他呢?

“他要與那頭青眼怪物同歸於儘嗎?”

王尊眯了眯眼睛,憑老頭的一把小菜刀,明顯是做不到啊!

也是這時!

王尊耳朵跳了跳,他聽到了一個怪異的聲音,同一時間,隔壁房間的老頭也站了起來。

鐺!

鐺鐺鐺……

寂靜的山林裡,一個金屬碰撞的聲音響了起來,聲音不大,但十分的刺耳,直擊人的內心。

緊接著,便是什麼東西在山林裡極速奔走的聲音,樹木折斷搖晃的聲音。

最後!

砰地一聲,什麼重物落在了木屋外的空地上。木屋都抖了一下!

透過木牆上的縫隙與破洞,王尊能看到外麵的空地上,有一個很粗壯的影子。

影子十分的高大,人立著,全身長滿了毛髮,呼吸間,一陣陣的氣浪卷向四周!

呼!

一個粗重的喘息聲響起,外麵的東西似乎在張開嘴巴呼吸,又像將死之人的呼吸聲,正在拚儘全力的呼吸最後一口氣。

粗重的呼吸聲不僅一個,好像很多個,好像外麵至少站了三個怪異的東西。

王尊握緊打鬼錘,在黑暗的木屋裡一動不動,做好準備,隨時殺出去。

隔壁房間的老頭也是如此,透過牆上的破洞,王尊看到老頭一動不動的站在房間之中,手上緊握菜刀!

外麵是什麼東西?

一雙散發著青光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狂暴又瘋狂,外麵的東西掃了一眼王尊所在的雜物房,然後走向老人的房間。

隨著它的走動,發出“鐺鐺鐺”的金屬聲,王尊手到它的其中一個腳環上有一個鐵環,上麵還拖著半條鐵鏈!

“爺……爺……”

一個沙啞又幼嫩的小孩聲音響起,是一個小男孩的聲音。

不可能是一個小孩!

那東西的身體怎麼說也有兩米五高,怎麼可能是一個小男孩?

王尊太陽穴跳動,不免的有些緊張,他有實力,但麵對未知的生物,還是會讓他緊張。

未知纔是最可怕的東西!

“爺……爺……”

又一個聲音響起!

這一次,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爺……爺……”

又一個聲音響起。

這一次,是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

三種聲音,無一例外,都像是芽芽學語的感覺,隻是兩個字,但費儘心力才說出來。

明明是一個高大的東西,為什麼會出現三個不同的聲音?

“爺……爺……”

三個詭異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輕聲細語,就在老頭的房門前。

王尊透過木牆上的洞與縫隙,他看到了極其驚悚的一幕!

高大的怪物蹲在老頭的門前,巨大的身體如同一個水罐一般,它貼著房門,輕輕的叫喚。

更可怕的是,這怪物的脖子上,長著三顆腦袋,其中一個腦袋的雙眼泛著幽幽的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