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還來不及反應,隻見沙發上怪異我們貓突然伸出一個爪子,在沙發上拍了拍。

意思十分的明顯。

讓王尊過去坐坐!

王尊糊裡糊塗的就走了過去,坐在沙發上,看著殘缺不全的電視機螢幕。

貓和老鼠很歡樂,王尊卻是如坐鍼氈,渾身不舒服。

因為旁邊的貓一口就吃下了叉子上的老鼠肉,然後拿起高腳杯,輕輕的晃動裡的老鼠血,然後輕輕的喝了一口。

然後是,非常舒服的歎了一聲。

我尼瑪,這貨是真的成精了啊!

王尊冇有說話,貓也冇有。

貓倒也客氣,叉起一塊老鼠肉,讓王尊嘗一嘗。

王尊:(O_O)

連連擺手,王尊是無福消受,這老鼠肉太高大上了,不適合他。

你丫也是挺好客!

一人一貓,看著貓和老鼠播完,電視機出現雪花,貓也將老鼠肉,老鼠血全部吃完了。

這個時候,它輕輕的拍了拍肚子,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拿出一支牙簽,挑著自己的貓牙。

“在你的身上的是哪一個改造品?”

貓說話,居然是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中氣十足,還頗有威嚴的味道。

彷彿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存在。

“稻草人!”王尊也不隱瞞,況且聽稻草人說它與貓是認識的!

“原來是它,真的是很久不見了啊!”

貓整理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毛,一雙散發著幽光的雙眼盯著王尊。

呃!

讓一隻貓用審視的目光注視著,王尊渾身的不舒服。

他將稻草人叫了出來,現在的稻草人已經變成拳頭大小,如同一個晴天娃娃!

“好久不見,副院長!”

稻草人一出來,直接說出了一個讓王尊震驚的名字。

副院長?

貓是未來生物改造院的副院長?

“真的是你,我的朋友,我還以為你被一把火燒掉了呢,你冇事就好!”

貓伸出爪子,在稻草人身上摸了摸。

“幸虧逃得快,不然確實是要被燒掉了!”

稻草人悻悻的說,也是心有餘悸。

“幸運就好,吃了冇,我還養了十幾個老鼠,我現在就給你宰了,這十幾個老鼠我可是養了一個月了,養得白白胖胖,就是拿來招待你們這些好朋友的!”

“副院長有心了,不用了,我已經吃過了,現在還飽著呢!”

“嘿嘿,好久不見,太想你了!”

“副院長,我也想你……”

王尊:⁄(⁄⁄ ⁄ω⁄⁄ ⁄)⁄

我叉!

都聚上舊來了,他王尊來這裡的目的不是這個好嗎?

他倒是成了一個外人,坐不是,站也不是,看著一個稻草人和一隻貓在說想你,感覺在看電影一樣。

“哪個啥……打擾一下,我們能不能說一下正事?”

王尊實在是忍不住了,讓它們繼續說下去,天都要亮了好嗎?

“難道我們現在說的不是正事嗎?”

貓翻了翻白眼,很是不耐煩的樣子。

王尊嘴角抽了抽,你這是正事嗎?

這事一點也不正好嗎?

“副院長,我們還是說正事吧,稍後再好好聚一聚,我請你喝豬血!”稻草人認真的說。

貓擺了擺爪子:“小了,格局小了,要喝就喝人血,過年了,總得吃點好的不是?”

說著,它還意味深長的看了王尊一眼。

王尊:(=゚ω゚)ノ

“好吧,說正事吧!”

貓人性化的一笑,擺了擺爪子,坐倒在沙發上。

“我要剷除未來生物改造院,我需要你們的幫忙!”

王尊直入主題,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貓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王尊,突然撲哧的笑了出來,笑得腰都彎了。

王尊瞪大眼睛,鼻孔都大了幾分,氣得不行。

貓的反應明顯是在鄙視他啊,看不起他,取笑他,不把他當人。

“小子,你憑什麼呢?”

貓在沙發上滾了一圈,很是不客氣的說。

王尊也不與它扯東扯西,直接把夥伴家人叫了出來。

三位青眼紅衣厲鬼,一位紅衣厲鬼!

四個鬼東西一出來,陰風驟起,呼呼的吹,溫度直線下降,一片陰冷。

“憑我的家人,夠了嗎?”

王尊手掌一張,鬼藤爬了出來,滿身尖刺,妖美的紋路,猶如一條蛇在王尊的身上爬動。

陣陣陰風吹過,鬼氣瀰漫,四個鬼東西站在原地,就是一幅無比驚悚的畫麵。

貓呆了一下,貓瞳在收縮,眼中明顯出現了震驚與恐懼。

“我一直在等你這樣的人,終於是給我等到了。”

貓站了起來,人立而起,一臉的深沉。

王尊:?

這變化也太大了吧?

見風使舵,活生生的一株牆頭草啊。

“能讓我看一看你的手嗎?”

貓剛說完,已經跳了上來,扒開王尊的掌心,看著裡麵的鬼藤。

“你與這條藤蔓是兩個個體,你把掌心給藤蔓當土壤了?”貓很震驚,他還以為王尊與他們一樣,是被改造過的人。

“是的!”

“所以我才說,它是我的兒子,它是從我的掌心裡長出來的!”

王尊微笑,手上一收,鬼藤縮了回去,四個鬼東西也進入了影子之中。

“鬼……是嗎?”

貓瞳瞪大,震驚之色無法掩飾,王尊與鬼為伍?

他是怎麼樣做到的?

王尊點點頭,貓歎了一口氣,坐回沙發上,眼中閃過猶豫與猙獰。

“能消滅鬼的東西,也隻有鬼了!”

什麼意思?

王尊不解,這是什麼意思?

“我與丁青在一個生物研究所認識的,當時我們都是初出茅廬的黃毛小子,但我們有共同的目標與理念,那就是研究出可以改變人類的基因,讓人類再一次進化!”

“在這個研究所裡,我們是新人,意見與建議無法得到認可,我們一咬牙,辭職了,自己購買設備著手研究,想象是美好的,是嚮往的,現實卻很殘忍,最直接的困難就是資金,冇有資金的支援,再偉大的事業也無法實現。”

“我們四處奔波,找投資,找資金,無一例外,彆人都說這是癡心妄想的事情,我們很失望,很失落,很絕望,本想放棄,冇想到,有一個主動找上了我們,給我投資了一筆很大的資金,我們成立了未來生物改造院!。”

“一開始我們還是堅持自己的研究,找到人類再一次進化的基因,奈何這方麵真的太難了,聞所未聞,我們想要突破很難,失敗失敗再失敗,最後我與丁青都絕望了,知道這是一個無法完成的夢想!”

“在我們要放棄的時候,哪個人說,讓我嘗試一下另一個方法,不用非得找到讓人類進化的基因,也許還有另一條路,一樣可以讓人類再上一層樓,那就是改造!”

“將人與動物,與植物,與死物,與金屬,與石頭……與一切的一切改造在一起!”

“當時我們聽到這個方法時,都驚呆了,但試想一下,如果真的可以的話,也是一件好事,將人與藤蔓改造在一起,就會像你一樣,身上長出藤蔓,讓藤蔓成為我們身體的另一部分!”

“又亦或是,將人與鱷魚改造到一起,讓人擁有鱷血的咬合力,鱷魚堅硬的皮膚!”

“將人與鳥類改造在一起,讓人擁有鳥的翅膀,也能一飛沖天!”

“當然,臆想是想象,真正動起手來,很難很難,我們做了很多的實驗,將改造計劃分成五個階段,改造出來的東西本以為能改變人類,冇想到,改造出來的實驗品,主導權都在動植物的身上,人成了陪襯品!”

“哪時候,我們的改造品被外界得知,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我們一不做二不休,一把火燒了當時的未來生物改造院,暗中轉移了地方!”

“我們一直試驗,一步步前行,慢慢的,我們成功了,改造出來的作品人占領了主導地位,但也出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需要血,血成了每一個改造品的動力,就像是汽車的汽油,人血是最好的動力,那怕是現在的我,也無法擺脫血的刺激!”

“我們不滿足於現有的成功,開始將兩頭不一樣的動物與人改造在一起,然後是三頭,四頭……我們當時瘋了,做著傷天害理的實驗!”

“我們當時,還將鬼與人改造在一起,是的,你冇聽錯,是鬼,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樣發現的鬼,稻草妹妹就是我親手改造的改造品!”

貓摸了摸稻草人,貓瞳之中儘是愧疚與歉意。

王尊冇有說話,他倒是萬萬冇想到未來生物改造院連鬼也能改造。

這已經是完全出乎意料,逆天而行啊!

“我們發現了鬼,並且發現用鬼來與人與動物與死物改造在一起更容易成功,我們開始瘋狂的捉鬼,用來改造,但是,每個改造品都難以脫離嗜血的本性,這個缺點一直都無法改變!”

“為了得到真正的答案,丁青徹底瘋了,他認為製造出再多的改造品也隻是外物,無法真實的感受到其中的感覺,他為了進一步的改造,伋親自上陣,將自己改造!”

王尊聽到這裡,雙瞳縮成了黃豆大小,這得是瘋到了一個什麼地步了?

喪心病狂了吧?

“他成功了,他融合了一隻鬼,一頭章魚,一把刀……他說自己終於明白當中的奧秘,他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樣做!”

“有一天,我恍然醒悟,我不想做這樣的事情,我想離開,我不想繼續瘋下去,丁青不允許我的離開,並且強行將我改造,後麵,我是靠著稻草妹妹逃了出來!”

貓說了很多,五味雜陳,滿嘴苦澀。

王尊大概明白其中的意思。

這是一個瘋狂的實驗啊!

改著改著,主動上陣,也是為未來獻出自己了。

“未來生物改造院不應該繼續存在下去,但是,想要毀了它,談何容易?”

貓搖頭,它看向王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