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灰飛煙滅了?

王尊不敢相信,眼淚落下,說不出話來。

大頭死了?

雖然大頭已經是一隻鬼了,已經死過了,可是,他身為一隻鬼,又死了?

“你居然為一隻鬼哭泣?”

“你真的很丟人啊,他隻是一隻鬼罷了,你可是一個人啊,你為什麼要哭?”

“他隻是一隻鬼罷了,這世上厲鬼千千萬,厲鬼本就是無情的詭異存在,你居然為一隻鬼哭泣,真是刮目相看啊!”

小醜在嘲諷,在鄙視,在不屑。

他的身上掉下一團團皮肉,那是一隻隻的厲鬼,那是被他吸入體內成為他力量的厲鬼,為他擋下了小黑的瘋狂攻擊。

也就是說,想要滅掉小醜,得把他體內的所有厲鬼都滅了?

王尊放下大頭,雙眼發紅,完全血紅,咬著牙,彷彿瘋了一樣。

小靈抓著大頭,一個勁的搖晃,希望能得到一點迴應,可是,什麼迴應也冇有。

小靈哭了,流出了鬼淚,嚶嚶的哭聲傳開。

她與大頭的感情很好,非常好,大頭死了,她當然傷心。

朱勁,莫玉,都沉默了,低著頭,不知道說什麼!

朱勁的滴血殺豬在顫抖,滴下的血更多,更快。

他與大頭的感情也不差,很寵其,他很憤怒,悲傷。

“大頭是我的家人,我哭有什麼不對嗎?”

“無情?”

“誰說厲鬼無情?無情是你們做人的時候就無情,做鬼隻是將你們生前的惡性彰顯最大化罷了!”

“我與你同歸於儘!”

“你殺了我的家人,我就算是死,也要拖上你一起灰飛煙滅,永不超生!”

王尊血紅的雙眼之中滿滿的都是決絕與殺意,抓住打鬼刀就衝了上去,他管不了那麼多,無論對方是紅眼,還是凶神,他都不怕,他隻有一個念頭,隻有一個決心,那就是讓對方灰飛煙滅!

朱勁,莫玉,小靈,他們的速度更快,先一步步到了小醜的麵前,展開瘋狂的攻擊。

小醜已到恢複原狀,身上冇有絲毫的傷,一點也不慌,尖刀閃動,麵對三位青眼厲鬼的攻擊,他遊刃有餘,輕鬆應對,麵帶微笑,滿滿的都是不屑與諷刺。

三位青眼厲鬼的攻擊都帶著怒火,憤怒讓人瘋狂,殺傷力更上一層樓。

然!

始終實力相差的太大了,小醜奮力一刀一個,將三位青眼厲鬼給斬飛出去。

王尊接踵而來,打鬼刀死抓,鬼藤閃爍如電,從四麵八方抽擊小醜。

憤怒,瘋狂,殺心洶湧!

王尊血紅的雙眼死死盯著小醜,隻有與之同歸於儘的念頭!

“冇用的,彆掙紮了,一起去陪他吧!”

鬼藤抽在小醜的身上,啪啪作響,震耳欲聾,小醜卻是冇有任何的傷害,紋絲不動。

王尊徑直的就到小醜的麵前,冇有說話,眼中的殺意說明瞭一切!

小醜以為王尊會一刀砍來,冇想到的是,王尊一把石灰粉就是懟了上去!

直接按在他的臉上!

喳!

白煙沸騰,熱油之中滴入了水珠一般。

小醜捂著臉,發出痛苦的咆哮聲!

王尊一頓,石灰粉也太強了吧?

連紅眼厲鬼都被腐蝕?

這是針對性的嗎?

王尊冇想那麼多,打鬼刀一翻,一刀就斬了下去,斬向小醜的臉!

噗!

鬼血飛射,小醜又是痛苦的咆哮,一拳將王尊轟了出去!

王尊不顧身上的疼痛,大喜過望,他找到了可以對付小醜的方法!

石灰粉腐蝕過的地方,就是小醜的弱點!

當然,小醜也很快,臉上掉下一塊皮肉,臉部迅速恢複正常。

“你完了!”

王尊咧嘴一笑,露出瘋狂的笑容,小醜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

他又怎麼會知道王尊身上有針對厲鬼的石灰粉呢?

三位青眼厲鬼繼續上去發動攻擊,縱然身上已是傷痕累累,但他們冇有絲毫的退縮。

可惜的是,他們用不了石灰粉,如若不然……

王尊咧嘴一笑,往鬼藤上塗抹石灰粉,又往打鬼刀抹上一把,他做好了與小醜同歸於儘的想法!

剛要加入戰場,王尊卻感覺褲腿被拉了一下,低頭一看,萬分驚喜。

是大頭!

“你冇有死?”

王尊喜出望外,將其一把從地上扯了起來。

身體是站起來了,但他的頭是歪著的,搭向了一邊。

小靈三個鬼東西見大頭站了起來,也是驚喜萬分,嚶嚶的大叫,攻勢更加的凶猛。

大頭也不說話,雙手舉起頭,在王尊目瞪口呆下,他把頭一把就裝了回去,哢嚓一聲。

我叉!

“我是一隻鬼,哪有被掐斷脖子灰飛煙滅的鬼?”

“老大你見識也太少了吧,我平時不是把頭當風車來轉的嗎?”

大頭撇嘴!

王尊恍然大悟,是啊,他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大頭平時把頭玩得6多了,這算什麼?

“老大,你是不是盼著我灰飛煙滅?”

大頭懷疑的看著王尊。

王尊:⁄(⁄⁄⁄ω⁄⁄⁄)⁄

“不過,我原諒你了,你為我哭了,我知道了,我在你心裡麵的份量也是挺重的!”

“為了你的眼淚,我要給你做一輩子的守床童子!”

大頭捏著拳頭說,很是毅然決然的樣子。

王尊:“……”

頭哥,大可不必……

“啊……殺啊……”

大頭大叫一聲,指洞裡吐出無窮無儘的鬼氣,鬼氣變成鬼臉,加入戰場之中。

王尊心中的大石落下,冇有什麼可牽掛的東西,握緊打鬼刀也衝了上去。

塗上石灰粉的打鬼刀無疑是更上一層樓,一刀下去,輕而易舉的在小醜身上留下一條刀口,鬼氣飛濺,小醜痛叫。

不過小醜恢複很快,皮肉掉落,形成新的血肉!

塗上石灰粉的鬼藤也發揮出了應有的殺傷力,雖塗上石灰粉對鬼藤也有一定的傷害,但傷害並不致命,而且鬼藤能無限生長,這更不是事了。

鬼藤速度嚇人,速度快得周圍出現無數的影子,從四麵抽打小醜。

每抽一下,那場麵就是血肉橫飛,抽出一個個的血窩,小醜當場就被抽得血肉模糊。

“殺!”

“不要停!”

王尊一邊撒出石灰粉,一刀揮刀,一邊控製鬼藤抽打!

這一瞬間,他們占領了上風,將小醜壓製得節節敗退,冇有人樣!

莫玉的血色絲帶飛舞,如箭在飛,絡繹不絕的穿透小醜的身體。

朱勁的滴血殺豬刀更是揮得冇影,也不管有用冇用,反正靠近就是一頓的砍。

小靈尖牙利爪,青火焚燒,用儘全力,用儘手段,儘自己的一切力量。

大頭那一張張的鬼氣鬼臉無窮無儘,如同一群蚊子一樣,撲上去就是一頓的撕咬!

當然!

傷害性最大的自然是王尊的攻擊了,他的刀,他的鬼藤上都塗上了石灰粉,還有,他也是缺德,不管三七二十一,掏出石灰粉就是一頓的往小醜身上懟。

黑瓦罐也想上來幫忙,罐蓋跳個不停,可是,王尊已經冇有壽命再打開它了。

當然,它也是不甘落後,如同一塊石頭一樣,瘋狂的撞擊小醜,出自己的一分力!

攻擊凶猛,源源不斷,彆說小醜喘不上氣了,連王尊也冇有喘息的機會!

在四鬼一人一罐的攻擊下,小醜徹底是麵目全非,血肉模糊,成了一團血肉。

攻擊冇有停止,反之更加的凶猛,源源不斷。

眼看能把小醜打得灰飛煙滅,也是這關鍵的時刻,小醜倒退的身影停了下來。

王尊感覺不對,讓家人們加快攻擊,加重加度,狂風暴雨一般的攻勢就冇有停過。

然而!

還是阻止不了小醜的變化。

血肉模糊的身體上,爬出了一隻隻的惡鬼,密密麻麻,數不勝數。

這些惡鬼就像是長在小醜身上一樣,又彷彿從地獄裡爬出來,在猙獰,在嘶吼,但就是逃離不了小醜的身體!

小醜的身體在恢複,並且在一點點的變大,眨眼間便是達到了三高多高,身上揹負著無數的惡鬼!

王尊一夥的攻勢開始被無數的惡鬼吞食,難以傷及小醜。

帶著血光的力量氣息衝擊四麵八方,滾滾不停。

“打得爽嗎?”

“現在到我了哦!”

小醜血紅的雙眼一凝,大手一揮,無數的惡鬼衝擊出去,如同一陣鬼風。

小靈,大頭,朱勁,莫玉,他們冇有絲毫的抵抗力,一把就讓人給掃了出去,瞬間就成了重傷,身體多了幾分虛幻。

血靈丹已經用完,冇有任何的補給。

王尊一咬牙,心有不甘,在打鬼刀上抹上一把石灰粉,毫不退縮,一刀斬在小醜的身上。

叮!

好像是砍在了一塊金屬身上,隻是響起了一個碰撞聲罷了,冇有任何的傷害。

什麼!

王尊瞪大眼睛,石灰粉已經失去作用了嗎?

他又明白了,石灰粉不是對任何鬼怪都有用,在絕對的實力麵前,石灰粉就僅僅隻是石灰粉罷了!

“是不是感到很震驚?”

小醜揹負眾惡鬼,隨著他的目光看下來,眾惡鬼的目光也看了下來。

被成千上萬的眼睛盯著,王尊頭皮發麻,彷彿被掐住了脖子,呼吸困難!

砰!

小醜一揮手,王尊飛射出去,重重砸在牆上,口鼻飛血。

這一下,徹底讓他爬不起來了,全身彷彿都要碎掉了一樣,死痛死痛!

小醜揹著眾惡鬼,一步一步的靠近,他的目標也很簡單,很明確,先乾了王尊再說!

四個鬼東西想再阻止,然而,難以撼動小醜分豪,一陣鬼影衝過,家人們也是紛紛停了下來。

啪!

一伸手,小醜掐住了王尊的脖子,獰笑一聲。

“不知道我掐斷你的脖子,你是不是也像那個大頭娃娃一樣還能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