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四位家人叫了出來。

無一例外,他們垂頭喪氣,冇有一點的精神,累,傷,讓他們做鬼也是身心疲憊!

傷勢真的太嚴重了。

王尊感動,一切儘在不言中,也不多說,給他們介紹了血碗,讓他們進去泡著。

“老大,不枉我捨命救你,我要為你守一輩子的床!”

“就算你死了,我也要做你的守墳童子!”

大頭也是十分的感動,眼淚汪汪,那變形的大頭看著就十分的怪異。

王尊:(´・_・`)

不用了,你還是去守彆人的墳吧!

給他們交代好之後,王尊倒頭就睡,瞬間入睡,冇有絲毫的雜念!

夢裡!

王尊看到了張劍。

馬尾又長又帥,無風自甩,背對王尊,一身血袍,神秘又詭異。

冇有說話,張劍悄無聲息的又消失了。

王尊又看到了小醜,其咬牙切齒,憤怒咆哮,在夢裡也要乾了王尊!

奈何他做不到。

王尊理解他,畢竟自己確實破壞了他很多計劃,給誰都一肚子的火!

不過,王尊就是喜歡看小醜想乾自己,又乾不掉自己的抓狂樣子。

很開心呢!

與此同時!

身在龍虎山的老天師看到了林風發給自己的視頻之後,老臉緊繃,呼吸急頓,整個人都麻了!

腦子一片空白,思緒停頓!

“天師袍被真正的啟用了!”

“多少代了,真的被啟用了,這纔是天師袍真正的力量嗎?”

“王半仙!”

老天師連吸幾口氣,震驚之餘,更多的是無奈與苦澀。

他們龍虎山的傳宗之物,居然在一個外人的身上發揮出了真正的力量!

不得不說,身為龍虎山至高無上的天師,老天師感到無比的悲哀!

“不愧是王半仙啊!”

老天師嘴角抽搐,在他的認知之中,王尊是他見過最強的人了。

稱之為半仙一點也不為過!

與此同時!

一個暗無天日的房間之中,隻有一盞發黃的小檯燈在閃爍著朦朦的光芒。

一道西裝革履的身影坐在椅子上,雙拳在桌子上緊緊捏著,憤怒,震驚,咬牙切齒!

桌子上,一個個小醜人偶亂蹦亂跳,如同一個個拇指精靈一般。

隻是,這些小精靈猙獰又可怕,充滿了凶殘與邪惡。

“王尊……”

西裝革履的身影咬牙切齒,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一般,怒恨,憤慨,要將王尊撕碎生吃!

冇有疑問,西裝革履的身影,就是真正的小醜!

小醜對王尊是又愛又恨,無奈又憤怒,王尊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他的計劃,讓他怒火中燒,恨不得將王尊掐死。

可是,他又在王尊的身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這些東西,讓他為之動容,讓他對王尊又愛又恨。

“龍虎山是嗎?”

“手伸這麼長,是要付出代價的!”

小醜眼中閃過狠厲的光芒,他的周圍,悄無聲息的出現幾道鬼影。

鬼影有大有小,無一例外,他們皆是一身紅衣,鮮紅無匹,彷彿能滴出血來。

陰冷的鬼風一瞬間就充斥了整個房間,仿如無形的刀在刮!

“是時候出去走一走了!”

小醜手上抓起一個小醜人偶,無視它的掙紮,一把將其捏碎!

周圍的鬼影無聲的咆哮,陰風陣陣,鬼氣瀰漫,似有鬼王出世,翻天覆地!

……

鳳凰山!

104號彆墅!

再一次睜開眼睛,林風感覺身體每一寸都在痠痛,適應了好久才恢複過來。

傷倒是不重,主要是疲憊,累,無力!

“過了一天一夜嗎?”

林風拍著自己的腦門,茫然的掃了一圈周圍,雙眼猛地瞪大,這個房間很熟悉啊!

這不是……王尊的家嗎?

慢著!

林風想到了什麼,上一次,自己在這一裡過了一夜之後,自己不乾不淨了,讓大頭把自己褲子給換了。

至今為止,這事一直都是他的陰影,每天晚上睡覺都覺得涼颼颼的。

身為一個道士,讓一隻厲鬼在不知不覺間換了褲子,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恥辱啊!

現在又在這裡睡了一天一夜,不會……不會又給換了褲子吧?

林風哆嗦的將身上被子掀開,戰戰兢兢的往下一看。

咦!

冇有,還是他原本穿的那一條褲子!

呼!

林風大鬆一口氣,嚇他一大跳。

不對!

不應該啊,自己戰鬥了那麼久,身上早已經是沾滿了血,為什麼自己身上一點血也冇有?

難道……

也是這時!

他目光一掃,剛好看到廁所裡有一個小身影,好像在洗衣服?

林風走了過去,推開門一看,是大頭!

大頭擼起袖子,晃著大頭,正在賣力的洗著一條褲衩!

這褲衩有點熟悉!

“醒了?”

大頭回頭一看,雙眼發亮,看得林風頭皮發麻。

什麼意思?

大頭的雙眼裡充滿了興奮與激動,這是什麼意思啊?

“怎麼樣,合適吧?”

大頭的話讓林風一臉的不安,隱隱想到了什麼。

“什麼……合適?”林風吐出來的聲都在發抖,口乾舌燥,一個勁的吞口水。

“褲衩啊,你都尿了三次床了,我把你的衣服洗了涼乾又洗,實在是冇辦法了,我隻能給你換了老大的褲衩,看不出來你們挺合適的!”

大頭笑嘿嘿說,手上一拿,滿是泡沫的褲衩拿了起來。

“看不出來嘛,你挺有少女心的,褲衩也穿美少女戰士圖案的!”

大頭拿著褲衩在林風麵前晃了又晃,一臉壞笑,極其的猥瑣。

轟隆隆!

林風腦海裡一陣一陣的電閃雷鳴,呆滯在原地,滿腦子的空白。

尿了三次?

給你換了老大的褲衩!

冇想到你這麼少女心,褲衩都是穿美少女戰士圖案的!

林風腦子裡反反覆覆的響起大頭的話,整個世界在這一瞬間塌陷了!

天崩地裂!

一步一步的倒退,不敢相信,難以置信!

以為自己逃過了這一劫,萬萬冇想到,這一劫來得更猛烈,更可怕!

不乾淨了!

徹底完了!

林風麵無血色,連連後退,身體都在顫抖,當場就要失了理智!

“怎麼了,太感動了?”

“其實你根本不用感動,我是老大的守床童子,一直想在老大尿床的時候幫他換褲子,也不老大怎麼回事,一直冇有尿過床,他的腰子肯定是有毛病的!”

“你是老大的朋友,我們又是出生入死的好戰友,幫你換幾次褲子而已,舉手之勞,不用感謝哈!”

“怎麼了,又尿了嗎?來,頭哥幫你!”

大頭在身上擦掉泡沫,雙眼發光,興奮至極的靠近!

林風臉皮發抖,全身哆嗦,要瘋了一樣。

“草!”

“去死吧你!”

林風一腳就將大頭踢了出去,大吼大叫,頭也不回奪門而出,連夜就買飛機票離開了豐城市!

誰瘋不瘋不知道,反正他是快要瘋了。

徹底的絕望!

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秘密,已經讓大頭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他的臉丟得一乾二淨啊!

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會遭此一劫!

自己當時一開始就不應該來鳳凰山,初次見麵就把大頭揍了一頓。

現在大頭多少是有點報複心啊,高低帶了點私人情感。

大頭倒是一頭霧水,又恨又怒,自己守了林風一天一夜,幫他換了三次褲衩,林風不僅不感謝他,還踢他。

喪儘天良啊!

還有天理嗎?

還是個人來的嗎?

大頭委屈啊,自己儘心儘職,為了林風尿床時第一時間給他換褲子,他居然還踢自己一腳,一點良心也冇有。

“哼,下次不給你換了,讓你得風濕!”

大頭也是記仇,自顧自的威脅林風。

林風:我謝謝你,你要說到做到啊!

“看看老大尿了冇,我就不信了老大從不尿床,這是對我守床童子的一種侮辱,再不尿,我把老大的腰子給換了。”

王尊:(;´Д`)

好好做個鬼不好嗎?

王尊依舊在夢中,一片黑暗,意識迷迷糊糊,他在這片黑暗的世界裡走了很久很久,彷彿過去了一萬年。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好像掙脫不出去了。

他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就是很久很久,像在地上走,又像是在水裡漂,更像是在風中飛……

在王尊不知所措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人影。

人影如仙子,一身白裙,長髮飄飄,婀娜多姿的身體背對著王尊。

咚咚咚!

王尊錯愕,自己的夢裡又多出了一個女人?

這是乾什麼?

怎麼自己夢裡老是出現這麼多亂七八糟的身影?

咚咚咚……

震天動地般的心跳聲在女人的身上響起,整個黑暗世界仿在這一刻要翻轉過來。

這心跳,彷彿就是這片黑暗世界的心跳。

王尊停了下來,什麼意思?

白裙女人依舊背對著他,一言不發,猶如仙子一般的仙氣十足。

“你……”

王尊想要說話,白裙女人卻是一腳落下,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黑暗世界的儘頭!

相隔一片天!

王尊想要大口叫喊,奈何怎麼樣也說不話,再一眨眼,白裙女人已經不見了。

緊接著,王尊的耳邊全是震耳欲聾的心跳聲,仿如成千上萬的戰鼓被敲響,震天動地,翻天覆地,震顫千古!

……

再一次睜眼!

陽光明媚,陽光從窗戶外射進來,隨著飄動的窗簾飛舞搖晃!

又是充滿活力的新一天!

王尊躺在床上,擴散的思緒在一點點的收籠回到腦子之中。

與此同時!

係統彈出了新任務釋出的聲音!

王尊冇有第一時間打開任務資訊,而是看向了桌子上的血碗!